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没时间了
宛城,尹府。
  
  书房中,黄月英正指挥着下人,把一卷卷的书简,搬入苏哲的书房中。
  
  鉴于苏哲跟刘表的战争已迫在眉睫,为了避免殃及黄家,黄承彦以出游为名,已带着女儿黄月英,带着黄家的产业,不动声色的搬至了宛城以南暂居。
  
  黄月英便带着几车的书简,来到了宛城,把这些书赠送给办哲。
  
  看着书房中一排排被填满的书架,苏哲不禁啧啧赞叹道:“黄家果然是厉害,竟然藏了这么多书。”
  
  “我南阳黄氏,虽然是黄氏一族的偏支,却比江夏黄氏宗家更注重学问传承,这些书只是我家藏书的冰山一角而已,我只挑了一些对你眼下有帮助的书带了过来。”
  
  黄月英说起自家的门风,语气中洋溢着几分引以为傲的气势。
  
  苏哲随手翻阅了几卷,都是《孙子兵法》,《六韬》等等经世致用,用于乱世争雄,兵法谋略的实用书籍。
  
  “不错不错,这些书正用于平定乱世,正合我胃口。”苏哲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说着,他便拿起一卷来,准备伏案闲读。
  
  黄月英则陪侍在一旁,红袖添香,气氛甚是融洽。
  
  苏哲刚刚读出点味道,外面亲兵来报,言是一位叫作小云的女子,自称是蔡家小姐的贴身婢女,有急事求见。
  
  “蔡姝的贴身婢女?”苏哲神色一奇,放下了手中书简,看向了黄月英。
  
  距离前番蔡姝来向他泄密示警,已过去了快要一个多月,一直再没有她消息,却没想到她会在这开战前夕派人前来,不禁让苏哲心生狐疑。
  
  黄月英神色也是一动,却道:“那小云确实是姝儿的心腹婢女,她在这里个时候来找你,说不定又有什么机密要透露给你,还是赶快见一见吧。”
  
  苏哲点点头,便叫请那小云进来。
  
  片刻后,小云行色匆匆的步入书房,黄月英一眼认出了她,便向苏哲眼神示意这小云身份无误。
  
  “奴婢小云,见过苏大人。”小云福身见礼,拜倒在跟前。
  
  “小云姑娘免礼。”苏哲拂了拂手,问道:“你不在襄阳侍奉你家小姐,来找本官何事?”
  
  小云从怀中取出那枚金簪,双手捧给了苏哲,“奴婢是奉了小姐之命,专程来把这支小姐最喜欢的簪子交给苏大人。”
  
  金簪?
  
  还是蔡姝最喜欢的金簪。
  
  苏哲接过了那支簪子,仔细看了几眼,又目光狐疑的看向了黄月英。
  
  “这确实是姝儿妹妹的东西。”黄月英点点头。
  
  苏哲把玩着簪子,不解道:“你家小姐好端端的,送我这支簪子做什么?”
  
  “我家小姐让我告诉苏大子,她这辈子真正喜欢的人,只有你一个,她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那刘琦,这枚簪子便是小姐留给苏大人的信物。”
  
  苏哲心头一震,这一刻,他内心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这一刻,他也真正确认,那位刁蛮霸道的蔡家大小姐,的的确确是钟情于自己了。
  
  只是,黄月英在侧,他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黄月英神色也是一动,不禁轻叹一声,看了苏哲一眼,那眼神的意思,好似在说:现在,你总算该相信我了吧。
  
  苏哲沉默,他知道,在这种时刻,作为一个男人,他绝不能装袭作哑。
  
  他将金簪轻轻放下,轻叹道:“能得蔡小姐这份垂青,苏某确实受宠若惊,只是她为何不亲自来,却偏要你送这支簪子。”
  
  “小姐她来不了啦。”小云眉色间涌起了伤感。
  
  “为什么?”苏哲眸中闪过一丝不安。
  
  小云几乎用哭腔道:“因为小姐被主人给软禁起来了,主人要逼着她跟那刘大公子成亲,我和小姐好容易逃了出来,本来想逃到宛城来找苏大人的,可在汉水边还是被主人给追到,小姐知道逃不了,才把这金簪给了我,让我来找苏大人的。”
  
  苏哲身形猛然一震,眼神中涌起惊异之色,心头不禁涌起了一股深深的感动。
  
  他着实没想到,蔡姝钟情于自己也就罢,竟然还不惜做出逃婚,这种有辱家族门风的激烈举动。
  
  这一刻,他的内心受到了深深震撼,原先对蔡姝的厌恶,已然烟销云散。
  
  他甚至感觉到了一丝心跳的悸动。
  
  就连身边的黄月英,也倍感意外,不禁感叹道:“姝儿妹妹虽然表面上任性霸道,内心之中,却终究是个痴情的女子,没想到她会对你情深如此啊!”
  
  情深如此,情深如此么……
  
  苏哲重新拿起了那支金簪,看着这支簪,他的脑海中,不禁浮现起了跟蔡姝的一幕幕画面。
  
  望江亭外的初见。
  
  军营一面,她是如何骄傲的要自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不久前,她为救自己,不惜放下身段,前来宛城示警,又是如何放下骄傲,说她喜欢自己。
  
  再到今日,这支金簪,小云转达的那些,听起来竟似生离死别般真情表白……
  
  往昔的一点一滴,在心头渐渐燃起了火焰,融化掉了苏哲对她的那颗冰封的心。
  
  “一个女子,为了我不惜跟家族决裂,情深如此,苏哲啊苏哲,你若还能无动于衷,与野兽有什么分别……”
  
  苏哲蓦然握紧手中金簪,如刃的目光看向小云,喝问道:“你家小姐和刘琦的婚期,定在何日?”
  
  “小姐的婚期定在十天之后,当天午后刘大公子会往我蔡家庄接亲,傍晚时在襄阳州牧府中拜堂成亲。”
  
  说着,小云扑嗵跪了下来,泣声哀求道:“苏大人,我家小姐对苏大人一片情深,苏大人千万要帮帮她啊。”
  
  苏哲忙是站了起来,伸手将小云扶起,一脸决毅道:“你放心吧,她待我如此,我苏哲岂能负她。”
  
  当下,苏哲便把苏小小传来,叫她先安顿小云住下。
  
  紧接着,苏哲又下令,即刻召集李严,甘宁,前往正堂议事。
  
  黄月英冰雪聪明,从苏哲的言辞语气中,已猜到了他想要做什么,却也知苏哲苦衷,并没有阻拦。
  
  半个时辰后,李严和甘宁匆匆赶到了正堂,看到苏哲已高坐上首,神情凝重,眼神锋利,浑身透着强烈的杀伐之气。
  
  这种气息,与苏哲平素的轻闲悠然,截然相反,竟是令他们感觉到了一丝压迫之气。
  
  他们隐隐已感觉到,有大事要发生。
  
  见二人已至,苏哲便问道:“李正方,目前我们有多少兵马,能够用于跟刘表一战。”
  
  “回府尹,除却留守宛城的三千兵马外,我们可以调动七千兵马跟刘表一战,如果能再拖一个月,就能凑齐八千。”
  
  苏哲又看向了甘宁,问道:“兴霸,你秘密训练的水军方面呢?”
  
  “我已秘密为公子练出了一千水军,不过战斗力还有些欠缺,不如我原来那帮弟兄,如果能再给我一个月,我可能保证,他们的战斗力绝对可以超过荆州的水军。”
  
  一个月,想要准备周全,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可惜,苏哲却没有时间再等。
  
  他缓缓的站起来,深吸一口气,厉声道:“我现在下令,各军将士即刻做好准备,我要十日之后,先发制人,向刘表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