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一百二十章 佳人的尴尬
“快起来吧,自家人,不必这么大礼。”苏哲笑着上前,忙将两位佳人扶起。
  
  苏小小方一站起来,便一把搂住苏哲的胳膊,象是搂着块宝似的,撒娇般道:“公子啊,你可算是平安归来了,可把小小我担心死了。”
  
  “咳咳,小小,注意形象。”苏哲轻轻拍了拍她的头。
  
  “不管不管,我才不管呢,我就要搂着公子。”苏小小嘟着嘴,反而是把他越搂越紧。
  
  苏哲没办法,只好任由她搂着,苦笑着看向了貂蝉。
  
  “公子辛苦了,快回府吧。”貂蝉微红着脸庞,轻声细语,眼神脉脉。
  
  她言行之间,不自觉的就带着几分媚惑之术,听的苏哲心头一酥,骨头跟着也一软。
  
  心潮这么一澎湃,苏哲便左手搂着苏小小,右手顺势把貂蝉一搂,笑哈哈道:“有你们两个在家等着,公子我也不枉在外面跟西凉人血战了,走,咱们回家。”
  
  苏小小早习惯了跟苏哲亲近,自然没觉的什么,貂蝉被他当着众人这般亲昵一搂,顿时脸畔生晕,心跳加快,眉目间掠起了几分难为情。
  
  她却也没有挣扎反抗,只抿嘴浅笑,任由苏哲搂着一同入府。
  
  回往府中,接风美酒好菜,早已经备好,就等着苏哲这个英雄归来。
  
  苏哲在行宫中本来已经吃过了一顿御宴,肚都有五六分饱了,但又不忍拂了两位佳人一片心意,便又乐呵呵的再吃一顿。
  
  他方一坐下,苏小小便端起了洒杯:“公子,你这回大破西凉军,可真是威风极了,真给咱们苏家涨脸了,小小替苏家的祖宗敬公子一杯。”
  
  “好,这一杯酒当喝。”苏哲成就感爆棚,举杯欣然饮下。
  
  接着,貂蝉又端起了杯来,一脸叹服的说道:“蝉儿在长安时,天天听王司徒说西凉军有多厉害,当年若是董卓铁了心坚守洛阳,关东诸侯加起来也不是对手,那孙坚更不可能屡战屡胜,最后攻入洛阳,这样强悍的西凉军,却给公子轻松击败,公子当真是比那孙坚还要厉害啊。”
  
  男人的成就感来源之一,自然就是女人的赞叹。
  
  更何况,还是貂蝉这样的绝世美人。
  
  她的这番话,着实让苏哲感到了一阵莫大的成就感,甚至还有几分飘飘然。
  
  也仅仅是片刻间的飘飘而已。
  
  苏哲旋即摆了摆手,谦逊一笑:“行啦,你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公子我击败西凉人,那是借了天时之利,若论用兵之能,那孙文台可是在我之上的。
  
  貂蝉却是笑道:“公子也莫太过谦虚,那孙坚可是打了多少年仗的老将,公子还年轻,前途无可限量,早晚会超越孙坚,蝉儿坚信。”
  
  “就是就是。”苏小小忙跟着附合,“公子不是常念叨什么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最上乘的兵法么,公子都不用动手,借天象变化就把西凉人给灭了,这难道不是最厉害的兵法么。”
  
  她俩人你一言我一语,毫无吝惜赞溢之词,俨然苏哲在她们的眼中,已如军神一般的存在。
  
  苏哲也不好拂了她们的心意,便举杯哈哈一笑:“好好好,你们说的对,公子我就是厉害,来,咱们喝酒。”
  
  当下苏哲兴致极佳,在她二人的轮番劝进下,不觉十几杯下肚,醉了七八分。
  
  天色已晚,夜色正浓,酒宴已尽兴,她二人便扶着苏哲,还往了他的房间去休息。
  
  苏哲是左搂着貂蝉,右搂着苏小小,柔躯在怀,一路左摇右晃的回到了房间。
  
  她二人把苏哲好容易安放在榻上时,已累的娇喘吁吁,粉额边香汗淋漓而下,浸湿了俏脸。
  
  “怎么别人家出去打仗辛苦,都要变瘦,公子怎的还好象变重了呢,真是的……”苏小小揉着腰,小嘴嘀嘀咕咕抱怨道。
  
  貂蝉笑道:“那是别人吧,咱们这位公子心宽体胖,天塌下来也吃的好的睡的香,变重了些也不稀奇。”
  
  说话间,两个少女都直起来身子,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对方。
  
  四目相对,二女脸庞不约而同的浮现晕色,眼神中流过一丝尴尬,忙是把头偏开。
  
  她们想起了上一回的情景。
  
  那时,也是这个房间,也是这样撩人的月色,苏哲也是喝多了酒,被她二人搀扶着回房间。
  
  然后,就发生了那让人脸红的羞羞事。
  
  一想到当时的画面,二女都心觉尴尬,不知该说什么好,一时间房中的气氛有些不自在。
  
  “蝉儿小姐,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事,不如你帮公子脱衣,伺候公子睡下吧。”苏小小红着脸推辞道。
  
  貂蝉忙是摇手:“不不不,还是你来听,你伺候公子伺候惯了,我太笨手笨脚了。”
  
  “没关系,一回生二回熟嘛。”
  
  “算了,下次吧,我想起来我女红还没做完,我先走了。”
  
  “我也先走了,公子就交给你了。”
  
  二女上回还你争我抢的要伺候苏哲,这一回却把苏哲当成了烫手的山芋,彼此推脱,争先恐后的逃离了房间。
  
  砰!
  
  房门狠狠关上,恢复了沉寂。
  
  酒醉七八分的苏哲,迷迷糊糊中睁开眼来,发现自己鞋子也没脱,被子也没人给盖,一脸的不高兴,嘴里嘟囔道:“什么嘛,也没个人伺候我就寝,就这样把我一个人丢这里了么,太过份了……”
  
  还没抱怨过,他便仰头倒在了榻上,呼呼大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