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三十九章 有仇必报!
“公……公子是怎么看出来的?”貂蝉声音微颤,神情颇是不好意思。
  
  苏哲依旧不答,继续反问道:“如果我还没有猜错的话,王允之所以训练小姐的媚惑之术,就是想用小姐你实施美人计,先把小姐你献给吕布,再把你献给董卓,好引的他们父子为了你争风吃醋,闹到反目成仇,最终自相残杀,我说的没错吧。”
  
  “苏公子你!?”
  
  貂蝉脱口一声惊呼,眼神目光已瞬间从惊奇不解,变成了匪夷所思。
  
  此时此刻,她的内心之中,着实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如果说先前酒宴之时,苏哲坐怀不乱的表现,只是令她对这位寒门公子略有些乱目相看而已,那么现在,这位寒门公子轻描淡写说,不揭穿了王允密密谋划许久的计划,此等智计,如何能不叫她震撼到手足无措。
  
  “公子怎么……怎么全知道?”貂蝉的声音都变的沙哑起来。
  
  “听小姐这口气,原来真是这样的啊。”苏哲故作惊讶之状,却自嘲道:“其实我只是瞎猜的,没想到还真被我猜对了。”
  
  苏哲当然不会告诉她,自己来自于未来,对王允,对她的人生轨迹了如指掌。
  
  所以,只能用这种无厘头的理由来搪塞。
  
  貂蝉虽然不是绝顶聪明,却也不傻,当然知道苏哲是在随口搪塞她,如此重大的机谋之事,怎么可能是他猜出来,多半是有什么隐情,不便向她透露而已。
  
  貂蝉便也不好就此事过问太深,便道:“就算苏公子猜到了王司徒的秘密,可公子为什么要破坏呢?”
  
  一直闲然的苏哲,眼眸中掠过一丝寒芒,冷哼道:“我苏哲向来是有仇必报,当日王允在董卓面前进言,差点置我于死地,我只破坏了他的美人主,已经算是对他客气了。”
  
  “原来如此,公子还真是恩怨……恩怨分明呢。”貂蝉轻声一叹,一颗悬而不解的心,总算是落地。
  
  她便不再多问,转头向着车窗望去,透过那时隐时现的帘缝,看着长安城的街景飞驰而过,忽然间心中产生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我原以为,自己的命运就是被送给那两个男人糟蹋,却没想到,竟会意外的被这位苏公子改变了命运,难道这当真是上天对我的可怜吗……”
  
  ……
  
  司徒府。
  
  王允高坐于上,依旧在不动声色的闲品着小酒。
  
  身为堂堂司徒,还酝酿着诛董这样的惊天计划,又岂会因为这一场小小的纵火案,就乱了分寸。
  
  许久之后,西院方向嘈杂声渐渐沉寂下,隐隐约约的火光也已褪色下去,想来是火势已得到了控制。
  
  须臾,王凌喘着气走了进来,拱手道:“叔父,西院的火势已被扑灭了,只是烧了两间屋子而已,其他的没什么损失。”
  
  “可抓到了纵火奸人吗?”王允面无表情的问道。
  
  王凌摇了摇头,声称那纵火的奸人,黑衣蒙面,轻身功夫极好,抢在被合围之前翻墙逃走。
  
  “蛇鼠之贼,只敢做些见不得人的勾不。”王允不屑的讽刺道,拂手喝道:“传令下去,即日增加岗哨,严加戒备,同样的事本公绝不允许发生第二次。”
  
  “是,侄儿这就去安排。”
  
  王凌领了命,看了看空荡荡的大堂,便又问道:“叔父,貂蝉可从那姓苏的嘴里套出了什么吗?”
  
  “此人定力极高,貂蝉没能诱惑得了他。”王允的语气中透着几分遗憾。
  
  “怎么会?”王凌吃了一惊,“貂蝉的媚惑之术已经练到那种地步,就连侄儿都险些把持不住,那姓苏的怎么可能坐怀不乱?”
  
  此言一出,王凌脸顿时一红,神情尴尬,意识到自己出言不妥。
  
  要知道,貂蝉名义上乃是王允的义女,跟他便是兄妹关系,他堂堂世家子弟,竟对自己的妹妹起了淫念,岂非无耻。
  
  王凌便忙干咳几声以掩尴尬,解释道:“叔父千万别误会,侄儿怎么可能对义妹有非份之想,侄儿的意思是……”
  
  “你不用解释了,为叔明白。”王允拂手打断了他,“当初若非为叔看中了她,打算训练她去实施美人计,此刻她说不定已是你的侍妾,你对她有非份之想,为叔也能理解。”
  
  王凌这才松了口气,忽然间内心中又产生几分憋屈,想着这样的美人自己不能碰,却要献给吕布和董卓享用,心里边就觉的一万个不爽。
  
  “凌儿,你要记住,你是我们太原王家的嫡长子,将来是要干大事的人,绝不能为一个女人耿耿于怀。”王允似乎看出了他心思,便拐着弯的训戒道。
  
  “是是,叔父教训的是,侄儿谨记。”王凌连连应承。
  
  话音方落,数名婢女急急匆匆的闯入了大堂,打断了他叔侄二人的对手,一众婢女你一言我一语的乱成一团,不知她们在说些什么。
  
  “都给我闭嘴!”王凌大喝一声,指着其中一名婢女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来说!”
  
  那婢女战战兢兢的跪着,颤声吱唔道:“禀公子,适才奴婢们护送小姐回房,经过东侧门时,突然间闯入了几个贼人,打晕了门卫,把小姐诱上了一辆马车逃走啦!”
  
  轰隆隆!
  
  婢女这番话,无异于晴天霹雳,瞬间轰在了王家叔侄头上。
  
  王凌自不必说,立时骇然变色,而王允那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表情,也瞬间被震惊所取代。
  
  “是谁掳走了小姐!?”王允一跃跳了起来,厉声喝问,竟有些乱了阵脚。
  
  毕竟,貂蝉乃是万中挑一的美人,乃是他用了多少心血,苦心训练出来的一枚棋子,关系到他诛杀董贼,匡扶汉室的惊天大业,这枚关键的棋子一失,如何能不叫他惊慌。
  
  “奴婢看那马车上的贼人,长的好象是刚才来坐客的那位苏公子。”婢女结结巴巴的答案。
  
  苏公子?
  
  苏哲!
  
  王允眼眸一凝,思绪飞转,似乎猜到了什么。
  
  “这怎么可能,貂蝉以为她的父母还在我们手中,她怎么可能乖乖的被那姓苏的诱骗走?”王凌一脸质疑,大声叫道。
  
  王允沉默不语,指尖点头额头,仔细回想着方才宴会上的情景,回忆着貂蝉与苏哲之间的每一句对话,每一次接触。
  
  蓦然间,他恍然省悟,不禁怒道:“好你个苏哲啊,原来一切都是你在幕后搞鬼,竟然这般精心策划,拐走了本公的义女,坏了本公的大事!”
  
  “叔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姓苏的怎么坏我们的大事了?”王凌尚没转过弯来,茫然问道。
  
  王允便阴沉着脸道:“西院那场纵火,必是那姓苏的安排,为的就是把府中的家兵引往西院,事发之后,他又趁我不注意,让貂蝉从东侧门经过,介时他正好趁着东侧门家兵少的机会,破门而入,拐走了貂蝉。”
  
  “可是,貂蝉就这么跟那苏姓的走了,她就不顾自己的亲生父母了吗?”王凌还没有想明白。
  
  王允冷哼道:“如果不出我所料,劫走貂蝉父母的幕后之人,正是那姓苏的,貂蝉也是知道真相之后,才会无所顾忌的跟着他走。”
  
  “该死,那姓苏的狗胆包天,竟敢如此!”恍然惊悟的王凌,咆哮大骂。
  
  王允却沉声道:“现在不是生闷气的时候,凌儿,你即刻带一队人马,即刻赶往馆舍,无论如何也要把貂蝉给我夺回来。”
  
  王凌得令,不敢稍有迟疑,即刻召集府中家兵,直奔馆舍而去。
  
  去不到半个时辰,王凌又急匆匆的赶了回气,恼火的声称,馆中荆州使团早在一个多时辰前,就已经提前离开馆驿,说是打道回府,还往荆州。
  
  王允脸色又是一变,拳头一击案几,骂道:“这个姓苏的好生狡猾,他竟然连本公会派人去馆舍夺人都已算到,提前安排手下逃离,本公当真是小看了这个人的诡诈了。”
  
  “叔父,那我们该么办?要不要侄儿带人追出长安城去?”王凌急切道。
  
  “不可!”王允却断然否决,“长安四门皆是西凉军在把守,你这般大张旗鼓的带人出城,动静闹大了,势必会打草惊蛇,万万不可。”
  
  王凌更加急了,苦着脸道:“那咱们该怎么办?难道就坐视姓苏的奸贼拐走貂蝉不成?若是失了貂蝉,我们长久以来花在她身上的心血岂不白,想要再找一个人来代替她,谈何容易啊。”
  
  王允陷入了沉默,一时间,也想不出个两全之策来。
  
  正当这时,正门家丁来报,言是温侯吕布登门前来拜访。
  
  吕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