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二十一章 震惊四方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黄射顾不得身上被洒的酒水,腾的跳了起来,大喝一声。
  
  那亲兵吓了一跳,只得颤栗着,把苏哲大胜的消息,重复了一遍。
  
  大帐中,瞬间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黄射一股屁跌坐下来,神色愕然无语,两眼中涌起了深深的困惑,脸上只剩下难以置信四个字。
  
  陈就也是惊到目瞪口呆,嘴巴张到老大,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二人震惊了半晌,黄射总算是稍稍平静几分,急喝问道:“那苏哲不是只有几百新兵吗?他怎么可能击败十倍的黄巾贼?”
  
  “回禀公子,那苏哲率军背城列阵,跟黄巾贼决战,谁知关键时刻忽起大风,那苏哲趁着顺风大放狼烟,扰乱了黄巾贼的视线,趁机发动骑兵,一举击垮了三千黄巾贼。”
  
  忽起大风?
  
  黄射心头一震,蓦然间想起了招贤会那一幕,想起了樊口水营那一幕。
  
  “莫非,他真有预断风云变化的能力,靠着预知的大风,设计击破黄巾贼?这实在是……”
  
  黄射惊到口中喃喃惊语,眼眸中涌起深深的茫然,忽然之间,有种看不透苏哲的错觉。
  
  这时,陈就也回过神来,却是扁着嘴,酸溜溜道:“我就不相信,这世上当真有人能预测风雨,这必是那姓苏的运气好了罢。”
  
  “一个人就算运气好,能连着好三次吗?”黄射瞪眼反问。
  
  陈就一震,哑口无言。
  
  半晌后,陈就才苦着脸叹道:“不管怎样,那姓苏的确实是平了比阳黄巾之祸,按照当初州牧大人答应他的条件,就要任命他为南阳太守,到时候公子就要成了他的下属了,公子难道真能忍受被他踩在头上吗?”
  
  黄射脸色一变,眉宇间顿时燃起丝丝羞恼。
  
  显然,让一个出身寒微,一向他看不顺眼的人,骑在自己的头上,身为黄家大公子,他是无论如何也忍受不了这等羞辱的。
  
  暗暗咬牙之后,黄射嘴角钩起一抹不屑冷笑,“和心吧,那蔡叔才当了南阳太守几天,怎么能坐视被苏哲赶走,父帅和蒯先生他们,也绝不会坐视一个寒门小族的子弟,当上南阳太守这等要职,他们自会想方设法在州牧面前进言阻挠。”
  
  陈就恍然省悟,方松一口气,笑道:“公子言之有理啊,那姓苏的想踩在公子头上,作梦去吧。”
  
  黄射冷哼了哼,负手走出帐门,远望着比阳方向,背对陈就之时,原本不屑的脸上,却悄然流过一丝失落。
  
  ……
  
  宛城,太守府。
  
  书房之中,蔡瑁与蔡姝叔侄二人,正在对奕。
  
  蔡姝棋力不佳,所执白棋一条大龙,被蔡瑁的黑棋围的水泄不通,眼看就要无路可走。
  
  蔡姝急的额头直滚香汗,一颗棋子攥在手里边,犹犹豫豫半晌,方才不安的落下去。
  
  “姝儿,你又输了。”
  
  蔡瑁呵呵一笑,手中黑子落下,正好将白子整条大龙困死。
  
  蔡姝顿时就急了,忙把落下的子又抢了回来,叫道:“我放错了,这一子不算。“
  
  “落子无悔,你怎么能收回去呢。”蔡瑁把脸故意一板。
  
  蔡姝就不爽了,索性把手里棋子哗啦啦扔在了棋盘上,嘟着嘴不高兴的抱怨道:“不玩了,不玩了,一点意思都没有,大伯你总是羸,也不让着姝儿点。”
  
  蔡瑁顿时一脸无奈,苦笑道:“对奕形同战场,生死相杀,自然要出全力,怎么能随便让呢,战场上的敌人会对你手软吗?”
  
  “姝儿不管,姝儿不管,大伯你不疼姝儿,净欺负姝儿~~“蔡姝抱住蔡瑁的胳膊就撒起了娇。
  
  蔡瑁是哭笑不得,只好无奈道:“好啦好啦,是大伯错了,大伯怎么可能不疼姝儿呢,大伯下次让着你便是。”
  
  “这才是疼爱姝儿的好大伯呢。”蔡姝的俏脸方是转阴为晴,喜笑颜开,欢欢喜喜收拾起棋盘,“咱们再下一盘,这次我一定杀的大伯你片甲不留。”
  
  蔡瑁只能无奈苦笑,暗暗摇头。
  
  棋盘清干净,就在蔡姝刚准备落子时,堂外亲兵匆匆而入,将一道帛书拱手奉上,声称是比阳县令送来的捷报。
  
  “比阳捷报?”
  
  蔡瑁目露疑色,接过那帛书,拆开扫过几眼,脸色蓦然一变,眼中涌起深深惊奇之色。
  
  “大伯,那苏哲怎么了?”蔡姝好奇问道。
  
  蔡瑁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眉头已凝,沉声叹道:“看来这个苏哲当真有几分过人之能,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然一战击灭了十倍的黄巾贼,就此解了比阳的黄巾之祸。”
  
  “什么?这怎么可能!”蔡姝大吃一惊,一把夺过帛报。
  
  细细扫过那每一个字,蔡姝的小嘴渐渐缩成了夸张的圆形,杏眼中闪烁着前所未有的惊骇之色,匪夷所思之极。
  
  半晌后,蔡姝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喃喃道:“怪不得月英姐对这苏哲那般青睐,原来他确实不是浪得虚名,苏哲苏哲,你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寒门小子呢……”
  
  不知不觉中,蔡姝的杏眼中,流转起了深深的好奇。
  
  沉吟半晌,她忽然想起什么,忙道:“大伯啊,我想起来了,当时招贤会上,刘州牧似乎答应过那苏哲,三个月内他若能平了比阳黄巾之祸,就任命他为南阳太守,那现在他只用了不到半月就实现了,大伯这南阳太守之位,岂不是要拱手让给他?”
  
  蔡瑁的表情,却从新恢复了淡然自若,不以为然道:“这个苏哲确实有几分本事,可惜啊,他毕竟还是太年轻,他以为,仅凭个人的努力,就能弥补出身上的缺憾么,呵呵~~“
  
  蔡姝恍然省悟,便道:“大伯的意思是,是刘荆州要顾及咱们蔡家的影响力,哪怕是苏哲平了比阳黄巾之祸,也不会把大伯的南阳太守之位给他了?”
  
  “这等小事,不值得为之伤神,来来来,姝儿,咱们继续下棋,你不是说要杀的大伯片甲不留么?”
  
  蔡瑁谈笑之间,已将苏哲的威胁抛之脑后,重新捻起了棋子。
  
  “苏哲苏哲,这个苏哲,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蔡姝却是神思恍惚,手握着棋子迟迟没有落子,满脑子都是那张清瘦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