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全球动物时代 > 第229章 灵魂交互的具现

第229章 灵魂交互的具现

“奥灵师袍的能级强度并不低,会干扰你灵魂本身的交互。
  
  放心吧,老头子我这么多年的生命里什么没见过,你就当我是根木头。”
  
  林幸身为魔兽,又一身毛,还能缩紧身体,没什么羞耻感。
  
  “导师,您平时在这也是不穿衣服吗?”
  
  林幸没来由的问了这么个问问题。
  
  “哈哈,当然,我现在也没穿,你看到的奥灵师袍是我用魔力凝练的圣光。”
  
  林幸看着导师身上罩着的宽大奥灵师袍,不由得嘬了嘬牙花。
  
  林幸将身上的奥灵师袍脱掉后,还有时间将之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桌上。
  
  “导师……”
  
  林幸话还没说完,只见杜美尔导师双手挥动。
  
  原本就明亮的大厅瞬间变的刺目,同时周围再次出现类似模糊玻璃的毫无瑕疵的镜面。
  
  不止是四周,天花板和地面都是如此。
  
  “呵呵,走吧。”
  
  林幸看着没有转身的导师踩着镜面向前走,也跟了上去。
  
  就在他两人快要走到流光隐现的金属房间时,原本看不出痕迹的墙壁上向两侧自动裂开一道小门。
  
  杜美尔进去后,林幸也走了进去。
  
  “嘀嘀嘀……”
  
  刺耳的声音响起,吓了林幸一跳,他看了看四周,房间内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林幸,你现在就处于灵魂能质确权装置里,等下你可以在里边随意的玩耍,它会自动记载你意识体交互产生的共振波。”
  
  杜美尔对林幸交代了一句,便走了出去,刺耳的嘀嘀声戛然而止。
  
  房门合上,仍旧看不出一丝痕迹。
  
  看着房间内上下左右不时有流光划过的金属墙壁,有些意外。
  
  他还想着这个装置内部会有什么复杂的结构呢。
  
  不管是从脚上还是手摸墙壁,传来的触感都是温凉顺滑,他有点怀疑这是不是金属。
  
  “林幸,你可以试着回想一下那些让你难忘的记忆。”
  
  就在林幸沿着墙壁快摸了一遍时,受到了杜美尔导师的精神力传音。
  
  回忆吗?
  
  “导师,这件东西真的会记录吗?”
  
  林幸同样精神力传音询问。
  
  “当然。”
  
  “哦,对了,导师,现在几点了?”
  
  “十二点五分三十三秒半,怎么了?”
  
  “那就半个小时吧,半个小时后您提醒我。”
  
  “恩。”
  
  林幸很干脆的坐了下来,稍微有点凉。
  
  林幸回忆。
  
  从最早的记忆回忆。
  
  按照杜美尔导师的说法,那些经过十几年到现在依然清晰记得的事情,肯定在当时引发了意识体的强烈交互,也就是共振波峰比较高。
  
  林幸从母亲夸他开始回忆,脸上不自觉的有笑容浮现。
  
  片刻之后,他甚至不去想那些稍微有些模糊的记忆,也不再去考虑那些事情的先后顺序。
  
  任由思绪发散,想到哪里是哪里。
  
  上一刻还想着与发小们窜到山林里想要寻狍子的踪迹,下一刻就想到了与孤儿院老大打架的场景。
  
  前一秒还在想第一次陪唐青妗逛街,后一秒就想了罗兰。
  
  上一刻还在想蓝星重生前变成鸡时与鹅搏杀,下一刻就想到了被吸入地心空间飞向太阳即将汽化。
  
  “林幸,林幸。”
  
  杜美尔导师的声音传入耳中,所有的回忆瞬间破灭,林幸睁开双眼,瞳孔在一瞬间恢复焦距。
  
  已经半个小时了吗?这些回忆好像发生了很久。
  
  林幸起身,从流光隐现的金属墙壁裂出的门中走出。
  
  他看到杜美尔导师正在在门外。
  
  “怎么样,回忆是不是很美好的事情?”
  
  林幸点点头,人生也正是有往昔,才会圆满。
  
  “你要不要看看你这半个小时里共振波的具现?”
  
  “看,当然要看。”
  
  杜美尔奥灵师挥手,属于林幸叠的整整齐齐的奥灵师袍穿过层镜面飞了过来。
  
  林幸接过,迅速穿了起来。
  
  “来,让我们看看你具现出来的共振波图。”
  
  在这里吗?
  
  林幸看了看周围什么都没有。
  
  正疑惑时,身旁的杜美尔导师伸出枯瘦的双手,手指临空划动。
  
  约莫五秒钟左右,大厅中刺眼的光芒陡然消失,就连金属房间不时的流光都已经不见,整个大厅陷入了一种黎明与黑暗交融的昏暗。
  
  但昏暗并没有持续多久,一道幽蓝色的丝线从林幸面前划过,笔直的延伸到很远。
  
  这是什么?
  
  疑惑刚刚产生,又一道丝线出现,这一次丝线出现在第一道的上方。
  
  而且并不是笔直,稍微呈现一种起伏。
  
  难道这就是杜美尔导师说的共振波的具现吗?
  
  “咦?”
  
  一声带着疑惑的声音出现在林幸耳中。
  
  “导师?”
  
  “你这个共振波不太对劲啊。”
  
  林幸不知道导师说的不太对劲是什么意思,因为他以前没见过,也不知道装置具现的原理。
  
  “导师。”
  
  “哦,恩,这是你这半个小时呈现出来的共振波图,来,你再看看这个,这是最近一次我自己的试验记录。”
  
  身旁的杜美尔导师一边说着,再一次手指虚空划动。
  
  五秒之后,两人另一侧又出现一道笔直的幽蓝色丝线,与一条锯齿状丝线。
  
  只是与林幸表现出来不同的是。
  
  第二条丝线与第一条有重叠,笔直的丝线从锯齿状丝线中间穿过。
  
  林幸看看这边又看看另一边,虽然不明白这代表着什么,但确实不同。
  
  “导师,您可以给我讲一下吗?”
  
  “呼,恩,你看,这条直线是我根据具有普适性的交互反馈,总结并定义的共振波基线。
  
  这条不规则波纹状的,是灵魂能质确权装置根据意识体的交互事实具现出来的。”
  
  杜美尔指着后来呈现的两道丝线讲述道。
  
  “高出基线的部分就是被我长久记忆的东西,而很明显,这段记录至少两处能被我长久记忆。”
  
  说完之后,杜美尔又指着属于林幸意识体交互具现出来的丝线说道:
  
  “而你这里则全部属于被长久记忆的东西,而且你仔细看,你时实具现的共振波图虽然不是直线,但整体却趋于直线。
  
  林幸,你告诉我你都在想些什么?”
  
  “我就是想着那些让我记忆深刻的事情啊。”
  
  “这简直匪夷所思,哪怕你回忆的全是刻骨铭心的记忆,在你想一件事时也总有高潮与低谷啊,这种趋近于直线的具现简直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