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X( (5}vG (8t55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0 0 CQk"x  X 5057605.txtʼn+CQk"x CQk"x CQk"x CQk"x  5057607.txt+hXʼn+{r {r {r {r   5057608.txtC'hXʼn+m"x m"x m"x m"x  5057609.txtJ+hXʼn+_ _ _ _   5057610.txF'hXʼn+m"x m"x m"x m"x  5057611.txtK'hXʼn+m"x m"x m"x m"x  5057612.txtL'hXʼn+m"x m"x m"x m"x  5057613.txtP+hXʼn+ e  e  e  e  ^ 5057614.txt+hXʼn+aZs aZs aZs aZs  : 505761.txtR'hXʼn+m"x m"x m"x m"x   5057616.txt]'hXʼn+p"x p"x p"x p"x   5057617.txtc'hXʼn+p"x p"x p"x p"x   5057618.txtf'hXʼn+kxr"x kxr"x kxr"x kxr"x  D 5057619.txtH+hXʼn+     B 507620.txt+hXʼn+'/ '/ '/ '/  @ 5057621.txt+hXʼn+} } } }   5057622.txt+hXʼn+      5057627.txt@+hXʼn++ + + +  \ 5057628.txt乖的跟我们回京城!说不定皇帝一时心软,念在你们是同宗的份上,放了你!”来人说道。
  到了这个时候,黄俊居然有些心动,他真的天真的以为皇帝会饶他一命。
  “胡说八道,皇帝连我父王都要杀掉,又怎么可能留下我们呢!我们若是还活着,他能睡得安稳么!”黄婷手持长剑,出现在黄俊的面前。
  “胡闹,你怎么来了!不是跟你说了,快点离开这里!”黄俊焦急地说道。
  “没用的,大家都逃不了的!”黄婷说道。在这个时候,黄婷居然想要跟这些人同归于尽。
  “走!”就在这个时候,老肖与甘誉两人出现,将黄婷兄妹两人拉走。
  “追,你们以为自己的逃得了么!”
  四人在王府当中飞奔,只是慌不择路,到了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路能够离开这里。
  “现在该怎么办!”黄俊问道。
  “王府当中难道没有密道直达城外么!”老肖问道。
  “没有,从来都没有设地这样的密道!”黄俊回道。
  “既然这样,只有冲过去!”
  “别冲,等父王回来了,这些人便没有活着的机会了!”黄俊说道。
  “别做梦了,朝庭既然要对王爷动手,难道会没有准备么!我们现在要在那白眉老者回来前离开王府!”老肖说道。
  “我赞成!”甘誉说道。他头一次拉住黄婷的手,就从王府外面冲去。
  “小子,早就知道你们会从这里来的,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你呢!”门口果然有人在那里守着。只不过这个时候,甘誉根本就不理那人,直接一刀劈了过去。
  那守卫也不恼怒,直接以剑划出一道,想要格开那一刀,只不过他自己的实力不足,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
  黄婷就这样让甘誉拉着手,看着他一刀将那守卫劈倒,她突然间有种很幸福的感觉。
  “你是不是甘誉!”黄婷突然间问道,她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不是!”甘誉毫不犹豫地说道。
  “算了,等我们出了这王府再来跟你算账!”黄婷说道。只不过他们这一次只怕是没有机会离开王府,那白眉老者此时突然间出现的王府的门口。
  “怎么,你们这些人就想这样子离开这里么!那把我们当作是什么人了!”白眉老者说道。
  “你想如何!”甘誉问道。
  “很简单,豫章王府上下全都要押入大牢,直系亲属全都押入京城听候发落。
  “这恐怕办不到!”甘誉说完,直接砍出了一刀,这一刀可是他凝聚了全身的功力。只不过白眉老者只是轻轻的拂了一下手臂,便抵消了甘誉的这一刀。
  “小子,没想到你还有些斤两!”白眉老者震惊地说道,眼前的这个小子居然有武道二阶的境界。这么年轻的武道二阶境界的武者,加以时日,突破到武道宗师境界也只是时间问题。
  “小子,还算是个人才,只不过你选择错了!”到了这个时候,白眉老头往前一冲,想要击杀甘誉,以除后患。
  “走!”老肖怒道,他身上的气势暴涨,居然突破到了武道三阶的后期,这一次的突破直接跨过了几个小境界。他一刀横劈而出。
  “还等什么!”老肖一刀劈出之后,随后一脚踢中甘誉的胸口,将甘誉送出王府大院。
  “没想到你这个时候居然能够突破,只不过你以为自己突破了就能拦得住我么!”白眉老者看了一眼老肖,眼神当中充满了蔑视。
  “别撑着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赢了豫章王,自己会一点事都没有,今天我倒想看看你还有多少的力气来对付我!”老肖说道,没见他如何拨刀,但他的身前却突然间形成了一把巨大的刀。
  “你以为悟出了一些刀意便能打得过我们,就算我今天受了伤,对付你一个武道三阶的人,那是绰绰有余!”白眉老者说道。
  白眉老者说道,在他身前悬着的那把刀,慢慢的有消失的迹像。
  “死!”老肖见状,突然间整个人握住了空中的那把大刀,就犹如一只蚂蚁抓住了一枝粗状的树枝一般。但没有会小瞧这只蚂蚁的力量。
  巨刀轰然砸下,白眉老者双手合扰,便见空中一双手慢慢的将那大刀夹住。
  突然间,那把大刀破碎,老肖也摔落在地。白眉老者也连着退了几步,口中竟然吐出了一口鲜血。
  “大人你!”朝庭的那些人震惊不已,生怕出了什么意外。
  “慌什么,要不是对付黄闯付出了点代价,对付那老小子又会怎么如此费力!”白眉老者说完,转身便走。此刻他再也压制不了自己的内伤,若是被有心人发现,只怕他也得留在这里。
  “你们把王府的人全部押解回京,我先走一步!”白眉老者说道。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
 农门温香第2202章 什么躲!我干什么要躲!,农门温香第2202章 什么躲!我干什么要躲!_女生频道_书包网
书包网 > 农门温香 > 第2202章 什么躲!我干什么要躲!

第2202章 什么躲!我干什么要躲!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说巴士 > 顽劣凤后:相君来接驾! > 第150章赤雷豹.

第150章赤雷豹.


  既然是兽斗就不能依靠旁人,她无需旁人出手虽然是生死悬殊的一场战斗,可她未必会输!
  她已经接了南宫裳娣的战书岂会退缩,望着身旁的娇瘦人儿如此胸有成竹,御穹渊深如寒星的眸底意味难辨。
  “好。”
  单单的字眼却承载着信任,御穹渊眸光缓和了些,他相信这个小滑头只有欺负别人的份,他很放心的。
  苏九卿与他相视一笑,御穹渊手回了玄力,赤雷豹本来忌惮旁边这个男人,只能低吼作态恶狠狠的。
  如今见到御穹渊受回玄力,又给了赤雷豹进攻的机会,等它再度冲上来的时候苏九卿重重给它腹部两拳与它缠斗在一起。
  苏九卿抽出匕首动作利落决然的刺向赤雷豹口齿间,这是她惯用的伎俩,看官纷纷攘攘,姑娘们吓得脸色煞白。
  赤雷豹想啃咬她的脖子,发出低呜的咆哮声,不得不说它劲真大,苏九卿被它扑倒在地,而她匕首死死挡在前面,汩汩的血滴在了苏九卿的脸颊,是温热的而她苏九卿眸子是冰冷的就像是血窟窿。
  苏九卿算好一切,她翻滚着身子轱辘的翻越下了栏杆,要知道这离浩然台下 穿越历险纪第十九章:在河边洗澡时要小心流氓啊,穿越历险纪第19章:在河边洗澡时要小心流氓啊_玄幻奇幻_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穿越历险纪 > 第十九章:在河边洗澡时要小心流氓啊

第十九章:在河边洗澡时要小心流氓啊


  在一个温暖的下午,西崖佣兵团的人经过白狼王篇的苦战后,终于迎来了喘息的机会。此时西崖佣兵团的女生正在一条小河边洗澡,然而。
  “嘻嘻,”苏志龙卧在一处山坡上拿着望远镜正在仔细的·····偷看女生洗澡。“快看,快看。哇塞,老拐这王八蛋真弄到好货色了,”苏志龙看着正在洗澡的女生们。“比咱们家那位强多了,啧啧。整个一飞机场啊。”
  “混蛋,你在偷看啥啊?”林馨从天而降,一拳打到苏志龙的脸上。身上还披着浴巾。“说谁是飞机场呢?啊。”林馨举起被打出血的苏志龙。“说啊,混蛋说谁呢?”苏志龙拍开她的手。
  “让开啊,在偷窥女生洗澡呢。吐鲁番盆地。”苏志龙又拿起望远镜。忽然望远镜的视野全黑了。林馨愤怒的把望远镜打进了苏志龙的眼眶里。“混蛋,老娘的胸不就平点,啊?你没听过那句话。胸不平何以平天下。”林馨举起了苏志龙直到举过头顶。
  “还有乳不巨何以聚人心呢。后半句被你吃了。笨蛋,”苏志龙拿下了望远镜。眼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园痕。
  “我是平胸我骄傲,我为国家省布料。”
  “人家是越大穿的越少,你还要往里塞个苹果呢。”林馨一把把苏志龙扔了出去。
  “臭流氓,你还是去死吧。”苏梓田过来赶忙安慰道。
  “好了好了,别吵了。说不定有男生就喜欢贫乳呢。”
  “笨蛋,谁家牧师不是拿着根棒棒放在胸前。”苏志龙爬了上来。“还能塞到胸里面,感受到强烈的肉质的挤压呢。”
  “喂,怎么你一说就变得超猥琐啊。”苏梓田吐槽道。
  “就凭咱们这个小樱还是算了吧。她拿把法杖放胸前。直接能当战斗法师了。”苏志龙扣着鼻屎,把脸凑到林馨面前,“是吧,寒烟柔。哈哈哈。”苏志龙掐着腰猥琐的笑道。林馨缓缓拿出法杖,法杖上聚集了许多灵力。一下子刺向苏志龙,
  “龙牙,天击,落花掌,园舞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林馨放下了法杖,脚踩着苏志龙被打成猪头的脑袋。俯视着四周一起来偷窥的西北镖团的人。所有人在此时都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跪到了林馨的脚下。
  “贫乳教主,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喂,混蛋你在敢侮辱我的偶像,我就把你的老二切成土豆丝。”林馨举着苏志龙说道。
  “为什么你的偶像是小樱呢?”李匮斗胆问道。
  “因为她贫乳也泡了一个帅哥啊,”林馨扔掉了苏志龙害羞的说道。
  “的确,你跟小樱挺像的,都是贫乳奶妈。”苏志龙站起身来继续作死道。“但是,人家是女猪脚,你不是啊。人家漂亮,你不漂亮啊。”
  “豪龙破军。”
  “啊!!!“苏志龙被打飞了出去,直接落向了女生洗澡的小河里。
  “啊!,有流氓啊。”在河里洗澡的女生大叫到。围着浴巾都跑掉了。只剩下苏志龙在河里留下了鲜血。
  “喂,黄毛白痴。你都看到了什么。”王泉抓起了倒在河里的苏志龙。
  “我什么都没有看到。”苏志龙辩解道。
  “这河里的血是怎么回事?”
  “那是我被豪龙破军打出来的血。”苏志龙擦了擦脸上的血,“相信我,我这么正直的一个人。不信,你看我真诚的眼神。”苏志龙指着自己的右眼说道。
  “我才不要看死人的眼睛,”王泉把苏志龙举了起来。“我多大的?”
  “30B”
  “你还说什么都没有看见。”王泉又把苏志龙扔回河里,“姐妹们,上。做掉这个黄毛臭流氓。”
  “上啊,杀啊。”顿时河里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不过欢乐的并不是苏志龙,而是在那洗澡的女生们。
  “呸。”王泉走的时候一口痰吐到了苏志龙的脸上,苏志龙飘在河上,鼻孔里不断地流着血。
  “大哥。”苏梓田冲了过去,扶起了苏志龙。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苏志龙留下了自己的“遗言”边把头扭向一边。
  “你还是去死吧。”苏梓田把他扔在地上。大声的吐槽道。
  就在这时,苏梓田发现了一个躺在河边的女孩,女孩头梳着蘑菇的发型,身上穿着黄色的连衣裙。从远处看好像一个巨大的黄色的蘑菇。苏志龙也从地上爬了起来。
  “喂,快看有一个好看的妹子。”苏志龙冲了过去一把将倒下的女生扶起来。苏志龙仔细的看着她的脸,突然间表情变得好像见了鬼一样。“小樱快看,你的影分身。”赶过来的林馨诧异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女生,她的脸竟然跟林馨有几分像。“哎呀呀,你的影分身竟然有胸,是用了后宫术吗?”苏志龙看着林馨猥琐的笑道。
    NlS^yX]N͑]\ُ/fNHNXLu gR3_4YQ!k] hQgRpb0 00 00  a"S^yX]N͑]\vXLu NvT?s`eS0 00 00 zzNGr{k[ [Y_S,T0RONv_X0 00 00 ryPzZzz 快穿追妻:男神,喝汤吗第111章:上将留步,我赖上你了27 新,快穿追妻:男神,喝汤吗第111章:上将留步,我赖上你了27 新_科幻灵异_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快穿追妻:男神,喝汤吗 > 第111章:上将留步,我赖上你了27 新

  听到出发前,陆深还要这样警告一下,苏娆月的眸光深了深。
  而陆深更是没有等苏娆月应声就走了。
  看着陆深园区的背影,苏娆月的面色有些奇怪。
  或许她的猜测是对的。
  陆深不是对于她没有感觉,而是因为有某种原因或是误会,所以一直是对她冷着脸的。
  “不管我在打什么主意?”苏娆月轻笑了一声,声音轻的很,“可是我偏偏什么主意都没打啊……”
  也是这个时候,已经走了一段距离的陆深突然停下了步子,他转过头,恰是看见苏娆月站在原地有些失落的模样。
  那双幽深的眸子,有什么东西极快地划过。
  呼吸猛地一滞。
  下一秒,陆深朝着苏娆月冷冷地说道:“傻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走?”
  苏娆月先是一愣,毕竟按照叶余姚的记忆看,上一世在参加陆老爷子的寿宴的时候,陆深可没有等她,就先走了。
  这一次,陆深的意思是……在等她?
  真的不一样了。
  虽然不知道陆深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一定还是改变了什么东西。
  至少她这段时间,改变别人对自己的印象,并不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想着,苏娆月唇角扬起恰到好处的笑,踩着高跟鞋,不徐不缓地朝着陆深看去。
  陆深看苏娆月慢慢过来,也没有催促的意思,大概也知道高跟鞋难踩,这个时候耐心还是很好的。
  等苏娆月走近了,他再次开口。
  “今天是爷爷的寿辰,我不想让爷爷不开心。你我一同进去,会让爷爷认为我们很恩爱。你这段时间不是说要和我好好过吗?那么,今天最好能证明给我看!”
  他的声音依旧冷,可是微长的睫毛颤动,让眼眸里的光暗了些许。
  若是细细看去,可以看见他微微有些皱着眉头。
  一起走,并不是他的本意。
  可是鬼使神差的,他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陆深看看身侧,看似乖巧的女孩,有些不耐地扯了扯自己的领口。
  罢了,给她一次机会。
  如果她这些天一直是装的,那就看她要干什么,如果她是真心想开了……
  “走吧。”
  陆深腿长,刚走两步就注意到苏娆月似乎跟得有些费力,下一秒,他的速度就慢了不少。
  苏娆月自然也注意到陆深的变化,唇角微微勾起,不过面上她就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苏娆月认真的承诺着,不过陆深没有任何反应。
  好在车停得不远,他们也不靠步行前去,走得慢点也耽误不了什么时间。
  ……
  陆家权财皆有,算是上流人家中的佼佼者。
  这一次陆老爷子过寿,来往的宾客自然很多。
  陆深是帝国最年轻的少将,他与苏娆月一同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自然是引起了不少视线。
  落在陆深身上的,大多是倾慕、敬畏、讨好居多。
  然,落在苏娆月身上的视线,大多都不太友好。
  嫉妒有之,不屑有之,冷嘲亦有。。
  这个时候,有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走了过来……
第二千二百九十四章 另一边
第二千二百九十五章 关键的一处
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 交予
第二千二百九十七章 应该做的
第二千二百九十八章 折返
第二千二百九十九章 答案
第二千三百章 肯定
第二千三百零一章 关于羽田一叶
第二千三百零二章 数值
第二千三百零三章 紧张
第二千三百零四章 劝阻
第二千三百零五章 关注
第二千三百零六章 要来了
第二千三百零七章 影响
第二千三百零八章 什么都没有
第二千三百零九章 越来越麻烦了 4000字
第二千三百一十章 试验前 4000字
第二千三百一十一章 放弃
第二千三百一十二章 宣布
第二千三百一十三章 偏袒?
第二千三百一十四章 随机
第二千三百一十五章 对话
第二千三百一十六章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第二千三百一十七章 关系不大吧?
第二千三百一十八章 太明显了!
第二千三百一十九章 隐含
第二千三百二十章 交锋
第二千三百二十一章 狂喜
第二千三百二十二章 羽田龙彦的心思
第二千三百二十三章 狮子连弹
第二千三百二十四章 温热
第二千三百二十五章 观察
第二千三百二十六章 放心
第二千三百二十七章 巧合?
第二千三百二十八章 不行
第二千三百二十九章 询问
第二千三百三十章 怎么知道的?
第二千三百三十一章 异变
第二千三百三十二章 插手
第二千三百三十三章 妄想症?
第二千三百三十四章 最后一次机会!
第二千三百三十五章 变化
第二千三百三十六章 随机
第二千三百三十七章 忽略?
第二千三百三十八章 在意
第二千三百三十九章 去哪里了?
第二千三百四十章 明白
第二千三百四十一章 严肃
第二千三百四十二章 注目
第二千三百四十三章 汇报
第二千三百四十四章 隐忧
第二千三百四十五章 会是谁
第二千三百四十六章 上场
第二千三百四十七章 目光
第二千三百四十八章 准备
第二千三百四十九章 等一下!
第二千三百五十章 我就知道!
第二千三百五十一章 那我……
第二千三百五十二章 开始!
第二千三百五十三章 惊震
第二千三百五十四章 来了!
第二千三百五十五章 鸦雀无声
第二千三百五十六章 忌惮
第二千三百五十七章 没悬念
第二千三百五十八章 异变
第二千三百五十九章 幸与不幸
第二千三百六十章 发现!
第二千三百六十一章 战术
第二千三百六十二章 判断
第二千三百六十三章 会是什么手段!
第二千三百六十四章 致胜!
休息一天
第二千三百六十五章 没想到
第二千三百六十六章 明白
第二千三百六十七章 质问
第二千三百六十八章 确信
第二千三百六十九章 道来
第二千三百七十章 明白
第二千三百七十一章 龙彦的确信
第二千三百七十二章 汇入
第二千三百七十三章 还能进行下去吗?
第二千三百七十四章 已经出现了吗?
第二千三百七十五章 募然
第二千三百七十六章 过了
第二千三百七十七章 下一场
第二千三百七十八章 谁知道呢?
第二千三百七十九章 想要证明!
第二千三百八十章 坚定
第二千三百八十一章 胜负
第二千三百八十二章 尘埃落定
第二千三百八十三章 不屈
第二千三百八十四章 终于……
第二千三百八十六章 应急
第二千三百八十六章
第二千三百八十七章 不可能的行为
第二千三百八十八章 头疼
第二千三百八十九章 举动
第二千三百九十章 异常
第二千三百九十一章 倒下
第二千三百九十二章 伤
第二千三百九十三章 木叶的忍者
第二千三百九十四章 只能这样了
第二千三百九十五章 三代火影的盘算
第二千三百九十六章 可
第二千三百九十七章 安排
第二千三百零九十八章 激动
第二千三百九十九章 解释
第二千四百章 决定
第二千四百零一章 理智
第二千四百零二章 问答
第二千四百零三章 明朗
第二千四百零四章 忧虑
第二千四百零五章 千叶的信息
第二千四百零六章 有话和你说
第二千四百零七章 问清楚
第二千四百零八章 隐含意义
第二千四百零九章 信任关系
第二千四百一十章 理念
第二千四百一十一章 过去
第二千四百一十二章 再一次
第二千四百一十三章 那一段
第二千四百一十四章 其果
第二千四百一十五章 出事了……
第二千四百一十六章 冲动
第二千四百一十七章 目的
第二千四百一十八章 选择
第二千四百一十九章 修改
第二千四百二十章 方略
第二千四百二十一章 延伸
第二千四百二十二章 信息
第二千四百二十三章 阴影之中
第二千四百二十四章 另一方面
第二千四百二十五章 开诚
第二千四百二十六章 揣测与宣布
第二千四百二十七章 传递
第二千四百二十八章 各方
第二千四百二十九章 明白
第二千四百三十章 药师兜?
第二千四百三十一章 到达
第二千四百三十二章 报告
第二千四百三十三章 新的消息
第二千四百三十四章 交谈
第二千四百三十五章 跟我说说
第二千四百三十六章 商谈
第二千四百三十七章 有利
第二千四百三十八章 大蛇丸方
第二千四百三十九章 变化
第二千四百四十章 姜
第二千四百四十一章 不能
第二千四百四十二章 药师兜
第二千四百四十三章 留守
第二千四百四十四章 感觉
第二千四百四十五章 深夜
第二千四百四十六章 交谈
第二千四百四十七章 问题
第二千四百四十八章 月下
第二千四百四十九章 暗处
第二千四百五十章 月光疾风
第二千四百五十一章 返回
第二千四百五十二章 成果
第二千四百五十三章 离去
第二千四百五十四章 碰面
第二千四百五十五章 提案
第二千四百五十六章 选择
第二千四百五十七章 对话
第二千四百五十八章 问题
第二千四百五十九章 会面
第二千四百六十章 紧急会议
第二千四百六十一章 会后
第二千四百六十二章 决定
第二千四百六十三章 指望
第二千四百六十四章 决定
第二千四百六十五章 动摇
第二千四百六十六章 银月黑袍人
第二千四百六十七章 这怎么回事?
第二千四百六十八章 来了
第二千四百六十九章 好久不见
第二千四百七十章 反应
第二千四百七十一章 我太天真了
第二千四百七十二章 别动
第二千四百七十三章 一轮
第二千四百七十四章 修整
第二千四百七十五章 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