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之孙氏强敌 > 第三百六十二章 荀游青州

第三百六十二章 荀游青州


  (哈哈,今天,就这一章了~~果然很难坚持更四章)
  苏烈又回到了熟悉的北疆战场,这次他是带着光环回来的,他是代表北府军参加孙策建国典礼的唯一一人,尽管实质上在回临淄之前,他并不属于北府军,但这就是一种荣耀。
  至少其它军团的人,要想听这里面的故事,就得找周瑜问
  这是一种喜庆的光环,不少人都缠着他,让他讲述庆典之上的一幕,到底有多辉煌,有多泪目。
  他们征东军,哦不,现在应该是他们齐国,从来都会把这种庆典和仪式弄得非常震慑人心,令人情不自禁的落泪,情不自禁的满怀热血跟着高歌,在现场如果有任何一个人,对这种景观冷言冷语,会当即被愤怒的群众撕碎,这就是只有在孙策治下才存在的,向心力。
  苏烈讲的非常细致,没有落下任何一个环节,渐渐地,围着他的人越来越多,就连典满和孙皎也端了个小板凳,坐在苏烈跟前。
  “……想想吧,这么多人,临淄哪里还能站得下,后来工部就把高台筑在城外的操场上,周边全是彩旗,地上还有红色的绸布,我是不知道那是什么,可人走在上面,特显气派,然后在一阵漂亮的烟火之后,主公缓缓登上高台……”
  “……紧跟着,主公就高呼,齐国成立了!……在最后,我们的主公,齐王殿下说,无论是齐人还是汉人,当你遭遇危险,不要放弃!请记住,在你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话音落毕,先是短暂的安静,而后欢呼如潮。
  不少人兴奋异常止不住手舞足蹈、欢呼雀跃,甚至还有满面春风的,热泪盈眶的,有的还很可笑的僵住舌头,半天说不出话来,但从潮红的面上可以看出,他是有多么的激动。
  正如典满,刚开始还在聚精会神地苦苦思索,但下一刻就兴奋得面脸通红,只见他的脸憋得通红,双眉拧成疙瘩,就连胳膊上的青筋都看得清清楚楚,下一幕,他才不管什么军规军制,直接脱了衣甲在咆哮、拥抱。
  相对于典满来说,孙皎就会斯文很多,但也很夸张的用双手捶着朐,像人猿泰山似的嗷嗷叫几声,直到嗓子沙哑起来,可这并没有阻止他,他仍旧一直在喊,在叫……
  “上将军,这群小子,是疯了啊”
  谢安红着眼,面带笑容,哽了哽,想回徐庶的话,却发现自己竟然哑了声线“没事,让他们疯吧,为了等这一天,为了等这一句话,他们在这里付出了太多”
  齐国的成立,自然会让孙策治下举国欢庆,连着几个月,街上都插满了喜庆的旌旗,尤其在夜晚灯笼会把城市照亮得宛如白昼,就为了让大家看到自己门前迎风飘舞的旌旗,同样是欢庆,兖州就显得非常低调了,低调到似乎非常害怕别人知道他们建国一样。
  这是荀攸来到青州后的第一感觉。
  跟着就是整齐的街道,以及隔不了多远就会有一个奇怪的箱子,他刚开始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久而久之,不用问也知道那是用来装垃圾的,他甚至怀疑一路上的驰道,也存在着这个东西。
  而后,他又注意到每个人,都是由心发出的微笑,无论穿着麻布衣还是锦衣绸缎,大家都非常友好,见着不认识的人,也会如此。
  为什么荀攸会知道这个?
  因为这个对他点头微笑的人,荀攸敢肯定他绝对不认识,或许有一个两个的情况下,他会认为是自己忘了,可这个情况,就眼下看来已非偶然。
  街道两旁,偶尔会有几个木牌,仔细一看那是路标,标志着你现在在那条街上,旁边又是什么街。
  再然后是每条街,会有一个刊物牌,上面贴有齐国每天最新的新闻,上到国家大事,小到招工启事,都会一一呈现在上面。
  荀攸很想找孙策问问,他是怎么想到这些的,他就不怕百姓议政吗?
  治理百姓最好的方式不就是愚民吗?
  念及此,他不由迅速出城,找到那所谓的公共马车,虽然要收费,可收取的费用,根本微不足道,这无疑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民建举措。
  伴随着公共马车上越来越多的人,荀攸听着他们谈天论地,面色也是非常意外。
  这群人竟然正好在谈论孙策的其中一个夫人,糜环。
  通过谈话,荀攸了解到,孙策治下还有孤儿院和养老院,这都是糜家出资开办的,所有孤儿和老人,都是糜家出钱养,可据他所知,糜家虽然是官宦,却也是商贾世家,这种没有利益的事,糜家怎么会愿意做?
  “兄台是外地人吧?”
  一言道出他的身份,荀攸也不觉得奇怪“然”
  “是这样,齐国的大商贾,在进入华夏商会后,只要挣了钱,其中的20%必须要拿出来做公益和慈善,如果这样的话,华夏商会就只会征收10%的利润,否则是征收40%,所以商贾更宁愿用20%的利益做好事,这样也算是名利双收”
  原来如此,荀攸不由暗自叫好,像这种事情,他这一辈子,不,他这几辈子恐怕都想不到。
  他对孙策的脑子不由越发好奇起来,想起荀谌说的让他来看看,才知道,原来自以为是的荀家,实际上一直都在闭门造成。
  曹操,和孙策比起来,至少在治国上的差距,用的已经不是一个计量单位。
  两个时辰之后,荀攸就从泰山郡抵达了临淄,超乎寻常的速度,令其啧啧称叹。
  到了临淄,荀攸所看到的东西就更多了,包括体育场,戏台子这种大型建筑,以及每个街口都能看到的公共厕所和公共休息区,再加上城市别出心裁的道路规划。
  俗话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荀攸总算明白,为什么曹昂在兖州会描述种种青州的好,这不是趋炎附势,而是在看到两地百姓之后的真心叹服。
  “请问是荀攸荀公达先生吗?”
  “是的,请问阁下是?”
  “在下齐国相纪韵,奉齐王殿下之命,特来恭请先生往齐王府”
  荀攸刚出兖州,就被孙贲的探子查实到,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一路朝临淄前来,告知孙策之后,后者才想起,似乎很久很久以前,荀谌曾说起过这件事,既然如此,那就请过来说说话吧。
  荀攸来临淄也并不全是因为荀谌的原因,还有曹操的书信,算是假公济私。
  先说曹操的书信,既然够格指派荀攸前来,首先这就肯定是一件重要的事,但有多重要,这就取决于孙策的决议。
  曹操打算迁民,将之前那群从黑山来的民众,迁一大半去并州,用来充盈城池和村落,袁绍穷兵黩武,高干肯定也有样学样,以至于现在并州地广人稀。
  后来一核实,才知道原本并州的百姓,大部分都跑到黑山里去当山民了。
  移百姓自然应该是曹操自己的事,可是这么多人要渡河,曹操又没有足够的船舶,思来想去,最后只好厚着脸找到孙策,请他派水军帮忙。
  “赵王想要本王出船,这没问题,不过本王也有一个小要求”
  “请齐王明示”
  荀攸可不认为孙策会白帮忙,之前郭子仪借道,曹操要了三千士卒,跟着马超借道,曹操又要了五千兵甲,要是孙策真什么都不要,荀攸反而还不敢要他帮忙。
  “本王打算修一条道路,连通冀州和豫州,途径东郡和陈留”
  剩下的话,就不用明说了,孙策相信荀攸的智力。
  修路这种事,荀攸不好说,尽管曹操来之前给了他很大的权利,由他自行决定。
  但是偏偏孙策,就如传言那样,不按常理出牌,一句话就把荀攸说死在那里,半天不知如何回答。
  良久“齐王殿下,您这条路打算怎么修?何时修?途中可会设置公共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