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超星空崛起 > 第三十二章 治疗韩妍曦

  锦绣山庄,韩家豪宅。
  客堂之中,韩虎臣、王兴龙相对而坐。
  韩虎臣打量着王兴龙,道:“王公子,你风流四方,云游全球,今日怎么有空,来到韩府寒舍?”
  看着王兴龙,韩虎臣心中便很是不爽,这个花花公子,整日里就知道游山玩水,泡妞寻乐,可偏偏武学天赋高得出奇。
  王兴龙年仅二十二岁,便踏入归元境,成为正式武者,年仅二十八岁,便突破真气境,成为先天,今年四十岁,已经是真气境巅峰,号称长江以南,最有希望突破宗师之人。
  韩虎臣做事,兢兢业业,虽为政一方,却勤修武道,二十五岁踏入归元境,成为正式武者,然后在归元境停留了二十三年,四十八岁才踏入真气境,成为先天,今年五十三岁,还是真气境初期。
  修炼武道,资质很关键,起步越晚,成就越低,虽然也有人大器晚成,但那是极少数极少数,机率低得比天罡宗师还少见。
  像王兴龙这般,游玩天下,每个月都要换一个女人的风流浪子,却偏偏是个武学天才,前程无限,的确是很让人绝望……或者说嫉妒。
  韩虎臣内心,的确是有些嫉妒。
  王兴龙一身花色西装,随意的坐在沙发上,道:“韩市长,我王兴龙喜欢直来直往,我就开门见山直说了,牧云风此人,我王兴龙一定要,韩市长有什么条件,尽管提,依我之见,你交出牧云风,华南王家助你入主湘南省,如何?”
  王兴龙神态随意,似乎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华南王家,不仅仅是宗师家族,家族长辈也曾有人入主华夏中枢,无论是权力,还是实力都强大得很。
  华南王家出力,助韩虎臣入主湘南省,的确不算难事。
  傅朝生若是没有成为宗师,王兴龙的提议对于韩虎臣还真是有不小的吸引力。
  不过现在……韩虎臣入主湘南省,已经是板上钉钉,无需华南王家出力。
  韩虎臣微笑着摇摇头,道:“王公子,韩某的仕途,就无需华南王家费心了,韩某并非要庇护牧云风,而是小女的病,只能牧云风治。
  牧云风给小女治病期间,我不希望他受到任何干扰,等小女病愈后,你们爱怎么对付牧云风,韩某没有任何意见,也不会在你们之间插手。”
  王兴龙脸上随意的态度消失,神色顿时严肃:“这么说……韩市长是不给面子了?”
  傅朝生突破宗师,令韩虎臣的底气强了许多,面对华南王家的宗师嫡子,亦毫不示弱。
  他的脸色同样严肃起来,道:“韩某不过是想要小女病愈而已,王公子这也不许,不觉得欺人太甚吗?”
  王兴龙冷冷一笑:“牧云风一介高中学生,并且出身低贱,他懂个屁的医术,韩虎臣,你不要给我讲这些没用的,我只问你一句,牧云风你交还是不交!”
  韩虎臣起身:“慢走不送!”
  王兴龙立身而起,两眼之中跳跃着怒火:“韩虎臣,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给我华南王家面子,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后悔今日所说的话。”
  言罢,气冲冲的离去。
  韩虎臣目送王兴龙离去,双拳紧握,直到王兴龙消失不见,才冷哼一声:“狂妄!”
  ……
  王兴龙的到来,牧云风并不清楚,他若知道,对于这个当年曾打断他父亲两条腿的人,恐怕不会让他双腿完好的离开。
  次日,牧云风来到韩家豪宅,约定给韩妍曦治疗的日子,到了。
  “牧先生。”
  傅朝生、韩虎臣、韩妍曦、韩北廷都在家迎接。
  “傅老。”
  牧云风对傅朝生点点头,然后看向韩虎臣:“韩市长,我要的东西都准备好没有。”
  韩虎臣道:“牧先生,三株五百年份的药材,三十块玉石,都备好了。”
  牧云风道:“好,先拿出十块玉石,碾成粉末,其余的先不动。”
  有了三株五百年份的药材,牧云风就能够将星辰战体再进一步,修炼至第三层‘银筋’,肉身强度、力量,将大幅度提升。
  韩虎臣道:“北廷,去碾磨玉石。”
  韩北廷应声去了。
  韩虎臣继续道:“牧先生,先在客堂坐坐,稍待片刻。”
  牧云风点点头,一行人在客堂坐下。
  牧云风的目光落在韩妍曦身上,见韩妍曦正一脸期盼的看着自己,两眼微微放光。
  自从知道自己是什么九世玄阴体,活不过三十三岁,虽然韩妍曦现在还年轻,还不到十七岁,但心理却像是蒙上了一层枷锁,一直开心不起来,就盼着牧云风能够将她的病治好。
  所以,韩妍曦看着牧云风,自然是神色期盼,两眼放光,对于今天的治疗,她已经期盼甚久。
  牧云风突然想到了什么,向傅朝生看去,道:“傅老……你知道我治疗的时候……等下给韩妍曦同学治疗,还请傅老和韩市长务怪。”
  韩虎臣一头雾水,不知牧云风言下何意,傅朝生却是清楚,牧云风治病,要在身上‘画符’,韩妍曦是女儿身,所以牧云风提前打声招呼。
  傅朝生对韩妍曦道:“牧先生的治病手法,有些特殊,世间仅有,妍曦,到了房间,你要听牧先生的指示,懂吗?”
  说着,傅朝生又看向牧云风,继续道:“牧先生,在医生面前,只有病人,你该怎么治就怎么治,就连医院妇科里面,都有男医生,先生不必为难。”
  听傅朝生拿妇科里面的男医生做比喻,韩虎臣明白了,牧云风治疗韩妍曦,应该要看到一些平时不该看的,或者是碰到一些平时不该碰的。
  作为父亲,韩虎臣心中的确有点不好受,但他清楚,医生治病,哪能分男女之别,该看的还得看,该碰的还得碰。
  韩妍曦这几天,脑海中都在考虑着生与死的问题,心中,只关注着自己的病能不能治好,傅朝生的话她似懂非懂。
  韩妍曦点头:“哦……牧先生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会听话的。”
  韩虎臣看着女儿的样子,心中有些担忧,牧云风治疗的时候不许外人观看,该不会把他女儿给上了吧?
  虽说牧云风在韩虎臣心中是高人奇士,但也是个男人,他知道自己女儿在东廷市第一高中,可是公认的校花,是个万中无一的大美人,对男人的吸引力很大。
  心中这么一想,韩虎臣竟然又暗暗生出期待之意,觉得牧云风年纪与他女儿相近,又是深不可测的高人,若是做了他的女婿,也没什么不好。
  韩虎臣心中,两种念头交织。
  很快,韩北廷将十块玉石研磨好,拿了过来,牧云风带着韩妍曦上了二楼。
  韩妍曦的房间。
  关上房门后,韩妍曦微微露出羞涩之色,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与亲戚之外的男性,呆在一个封闭的房间。
  并且,这个封闭的房间,还是自己的香闺。
  牧云风进入房间后,随意的打量一眼,便将装着玉石粉末的盒子,放在了书桌上。
  韩妍曦看着牧云风的背影,道:“牧先生,我……我要做什么?”
  牧云风头也不回的道:“先把衣服脱了吧。”
  “哦……!”
  韩妍曦细若蚊鸣的哦了一声,脸上泛上一层红潮。
  在韩妍曦眼中,牧云风是高人,是医生,再加上傅朝生交待了,韩妍曦也没有太抗拒,只是有些不好意思。
  牧云风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韩妍曦正在脱衣服。
  过了片刻,韩妍曦细若蚊鸣的道:“裤……裤子呢?”
  牧云风道:“我得对你全身做治疗,也得脱。”
  牧云风依旧没有回头,怕韩妍曦在自己的目光注视下更加不好意思。
  又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韩妍曦轻咳了一声,小声的道:“好……好了。”
  此时,韩妍曦的脸已经红彤彤的像个鲜红的苹果。
  牧云风转身,看着韩妍曦微微一愣。
  韩妍曦此刻,一丝不挂,她的皮肤雪白,就像是个被剥光了壳的鸡蛋,虽然她的身材还没有完全发育好,但整个人透露着青春无敌的气息,对于男人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牧云风不是一般的男人,前世身为宇宙帝君,各个种族的美女都见过,其中不少比韩妍曦更加漂亮,更加诱惑,云龙帝君早已经到了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境界。
  牧云风转身回去,道:“你脱那么干净干嘛?内衣可以留着。”
  “啊……?”
  韩妍曦惊呼一声,顿时大窘,神色尴尬无比,此刻只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她连忙穿好了内衣,这才细若蚊鸣般的说道:“好……真好了。”
  牧云风无语的摇摇头,道:“你站着别动,我要在你身上刻画星纹,驱除你体内的阴毒寒气。”
  韩妍曦点点头,直接闭上了眼睛,一副任由牧云风摆布的模样。
  牧云风拿出兽凶毛笔,沾上玉石粉末,来到韩妍曦身旁,开始刻画星纹,笔尖在那如同鸡蛋白一般的肌肤上轻轻滑过,便留下了一道纹印。
  牧云风一笔又一笔,韩妍曦身上的星纹痕印越来越多,逐渐遍布全身。
  韩妍曦感觉笔尖滑过肌肤,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随着纹印越来越多,已经开始牵引星空元气入体,那酥酥麻麻的感觉顿时强烈了十倍,舒服得韩妍曦几乎想要叫出声来。
  她闭嘴牙关,全力隐忍,才没有出声,只是呼吸不由自主的粗重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