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谁敢与我食铁兽夺笋 > 第232章 熊霸天下

第232章 熊霸天下


  
  门外的一幕简直是给潘达打了个措手不及,他看到熊二十站在门口,嘴里叼着一只嘤嘤怪---刚长满一身黑白绒毛的六七个月大小的熊猫,像个绒毛玩具。
  熊二十回道:“我的!”
  “不可能吧!”
  潘达之所以那么惊讶,因为熊二十的这个崽不简单,潘达在他身上嗅到了灵力波动。
  一出生就能修行的熊猫幼崽,像熊十六一样。
  还惊讶于一点是,这个世界上妖也是野妖,与野人一般,孩子生下来都是母亲带,很少有知道自己父亲是谁的。
  像熊十六就不知道自己父亲是谁。
  潘达忍不住对坐在课堂里的熊十六道:“你娘什么时候给你生了个弟弟?还给你找了个熊球当后爹。”
  “怄!”熊十六气得吼了一声,说道:“你别乱说,不是熊七生的,她今年没生。”
  潘达走出教室在熊二十身边坐下,伸出熊掌将那个小可爱抓了过来在掌中把玩,小可爱还张开嘴咬住潘达的熊指吸吮。
  潘达对熊二十开口道:“熊球,你跟我说,这小东西真是你的孩子?谁给你生的,除了七姐,熊族里没有哪只成年母的熊妖了吧,难道你随便找了只没成妖的母熊?过分了啊,你那么大,会死的。”
  “别胡说,我怎么会随便找没成妖的母熊。”熊二十也坐了下去,用力挠着自己头,用力想。
  还真想不起这小可爱的母亲是谁了,呢喃道:
  “刚刚就是他母亲让我带他过来找你的,我怎么想不起他母亲是谁了?是谁来的?”
  潘达同样一副在用力想着的样子,嘀咕道:
  “我们是不是忘了谁?谁来的?”
  熊二十用力一敲脑袋:“哦~!”
  潘达:“谁?你想起来了?”
  熊二十摇摇头:“没有,想不起就别想了,我带他过来跟你借点羊奶的,顺便让你给他取个名字。”
  潘达差点就把掌中的小可爱给扔掉,竟然是跟他抢盆盆奶来了,看在他那么可爱的份上,就决定分一点点给他吧,反正现在羊多盆盆奶也多。
  “来找我给他取名就对啦,要是你们自己取,这个小可爱估计就要取名为熊又二。”
  潘达调侃一下,想了想,说道:
  “就叫他熊霸,这名字,够霸气。”
  熊二十一击掌:“好,就叫他熊霸天下。”
  潘达一把将熊霸天下塞熊二十怀中,挥挥掌:“滚滚滚,你那么会,还找我取名,快带着熊霸天下找细虎要盆盆奶去。”
  熊二十抱着熊霸天下走出去不远,潘达又问道:
  “你确定小天下是你的孩子?”
  熊二十头回道:“确定,他娘说春天时只跟我一头熊交好,所以就是我孩子。”
  “他娘到底是谁?”
  “想不起来了……”
  潘达觉得自己对飞鱼村民的亲情改造很成功,还能影响到熊族,连公熊都会照顾孩子了,这是他没想到的。
  接着他想到一个问题,招掌示意熊十六出来,对她问道:
  “十六姐,你重生后的天赋神通是什么,不会还是那个一到春天就不受控制的超级魅惑技能吧?要还是那个技能,你成年后到春天时可要躲起来,不然以后生了孩子都不知道孩子他爹是谁。”
  “怄!”
  熊十六气得大吼一声,朝潘达伸出利爪,在他脸上抓下了一大把熊毛,留下五条粉嫩的爪痕。
  潘达走回课堂,对下面捂嘴忍笑的学生们开口道:
  “这节课,给你们上生理课……”
  下了课后,潘达驮着竹,带着熊十六按照惯例朝羊圈走去,这是他们的喝盆盆奶时间。
  到了羊圈旁,发现羊圈里的母羊们都是一副很虚弱的样子,有些都跪在地上站不起来。
  负责养羊的村民见到大熊来了,赶紧过来告状:
  “大熊,刚刚熊二十叼着一只小熊过喝羊奶,那小熊一口气喝了五盆,今天的羊奶都被他喝光了。”
  两熊一人顿时石化在原地。
  “给我找块木板来,在上面写【熊霸天下不得入内】,立在桥头!”
  为盆盆奶被喝光了发火的同时,潘达也为熊二十擦一把汗。
  难道熊霸天下这孩子那么早就觉醒了天赋神通---饭量大?
  熊二十以后要拿什么来养这个孩子?
  既然盆盆奶没了,就用别的美食来代替。
  潘达第一时间想到了烧鹅,他发现那些被鸭子孵出来的鹅都已长大,还很肥,正是做烧鹅的好时候。
  现有的条件,烧鹅的做法只能与上次做烤鸭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这个时候不敢去找蜂丫头拿蜂蜜。
  还未到春天百花盛开时,蜂丫头得留着蜂蜜养孩子,若是现在去找她拿蜂蜜,估计就被头铁带着女王卫队把熊头蛰成猪头。
  没了蜂蜜,只能用甘蔗汁代替,效果就差了很多,烧不出嘣嘎脆的烧鹅皮。
  竹偷回来的鹅蛋品种繁多,白的灰的红的绿的都有,潘达看上了两只最肥的大白公鹅,叫竹与熊十六去抓。
  他是万万没想到,连他自己都打不过的竹,竟是被大白鹅在城墙边追得抱头鼠窜。
  
  鹅,真乃村中恶霸!
  熊十六也好不过哪去,虽然把一只大白鹅压住了,可眼角被鹅给琢破了一个口子,血流进眼眶使得她不停地揉眼睛。
  揉了好一会,才勉强能睁开眼,就看到竹朝她跑来,嘴里喊着:“十六妹妹救命啊!”,身后跟着一只发怒的大白鹅。
  正这时,头顶传来人们的呼喊声,熊十六抬头一看,是正在建设中的城墙塌了,几块巨大的石砖从高处落了下来。
  “快躲开!”
  熊十六大喊一声,就朝竹冲了过去,用头将她顶飞。
  可那些巨大的石砖却重重地砸到了熊十六头上,她只觉得头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眼前开始变红,再由红转黑,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最后隐约听到竹的哭喊声,一切归于沉寂……
  “嗬~~~!”
  熊十六突然发出一声怪叫,像是被淹在水中许久终于能抬起头重新吸了口气。
  这时她看到自己还压着那只大白鹅,一只熊掌还在停留在眼睛上,且听到了竹的喊声:
  “十六妹妹救命啊!”
  熊十六下意识地抬头望去,看到正在建设中的城墙轰然坍塌,城墙上的打工仔惊慌呼喊,巨大的石砖开始往下坠落。
  而竹距那些石砖的坠落点仅有两三步之遥。
  怎么回事?
  熊十六想冲上去顶开竹,可她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事,就没再犹豫,抓起被她压住的大白鹅朝竹甩了过去。
  “哎呀!”
  竹被熊十六扔出大白鹅砸中,往后摔了一跤,完美的错过石砖的坠落点。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