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神说世界之风起云涌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八刀八剑

第二百一十二章 八刀八剑

    看到“满成谷”在一黑一白的天羽飞云夹击下,屡屡受伤,其他鬼皆是露出了一脸凝重之色。
  
      他们可以看得出,并非“满成谷”不敌天羽飞云,更多的却是受到了限制一般。
  
      “满成谷”此刻的神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本来是想要拿天羽飞云泄愤的,现在倒好,变成沙包了?
  
      这让“满成谷”如何忍受得了?
  
      “该死的小子,你这到底是什么妖法?”“满成谷”最终忍不住吼了一声。
  
      其他鬼听到“满成谷”的话,不由得轻蔑一笑。
  
      “妖法”?
  
      就算他们是鬼,都能看得出这是武功招数,并非其他法术什么的。
  
      但,“满成谷”其实是不善表达出来,天羽飞云的招数确实是诡异得很,不单可以身外化身,还能限制敌人?
  
      “南宫焱”眯着眼露出怨恶地语气说:“名师出高徒,你们还没看得出他的招式来路吗?”
  
      说出这话后,“南宫焱”完全没有理会其他鬼愕然的神情,继续说:“只不过是把刀改成了剑……”
  
      “刀改剑?”其他鬼是越听越觉得有些糊涂了。
  
      “南宫焱”不由得摇了摇头,重重地说:“是谁在十八层拦住我们的?都忘了吗?没感觉到这凡人的招式跟那些家伙的很像吗?”
  
      经“南宫焱”这么一说,其他鬼还是一脸半信半疑的神态,向天羽飞云看去,可他们横竖也没能看出个当然所以来。
  
      毕竟,除了“南宫焱”真正在十八层跟阻拦他们的家伙交过手外,其他鬼都没有正面交锋过。
  
      也就是,在十八层真正跟楼兰交手的鬼,唯独“南宫焱”一个逃脱了出来。
  
      看到天羽飞云施展出眼前这套剑法,开始“南宫焱”还没觉得如何,可仔细一品味起来,神色骇然巨变。
  
      从十八层地狱杀出来的时候,碰到楼兰强者,如既逃出酆都后,竟又撞上了楼兰之人,而不是鬼。
  
      细细想来,“南宫焱”觉得整件事背后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动……
  
      从一开始他们在十八层地狱里面,察觉到凡人的气息……然后杀出十八层地狱……逃出酆都……这?似乎有些过于“顺利”?
  
      “南宫焱”眉头紧皱,他发现在这个过程中,所遭遇的强者除楼兰那些鬼外,就只有地狱的【狱卒】以及楼层的【狱主】。
  
      逃出十八层地狱后,意外的没有碰到地府强者?
  
      就连十殿阎王都没有看见一个,单单是这一点,就很不可思议。
  
      逃出十八层地狱时,还身处酆都之内,个个都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一味地只想逃出酆都。
  
      如今回头想想,整个越狱过程都散发着阴谋的气息。
  
      十殿阎王到底想干嘛?
  
      放我等出来,有什么阴谋?
  
      “南宫焱”并没有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而是向“满成谷”看去,喊道:“速战速决,此地不宜久留。”
  
      “满成谷”现在可是浑身挂彩,听到“南宫焱”的话后,不满地吼了一声:“你行你来啊。”
  
      “满成谷”也是无奈得很,因为在遭受到一黑一白天羽飞云的夹击下,自己的攻击越发无力,让“满成谷”误以为自己的魂魄还没有完整的跟这具身躯融合,导致自己的力量无法彻底发挥出来。
  
      “哦,这么说来,我是不是可以出手了?”“弑血”说完后,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一圈。
  
      “南宫焱”应了一声:“夜长梦多,杀光他们先。”
  
      瞬间“弑血”、“御青木”、“明落戒”、“华破清”几个直接向天羽飞云冲了过去。
  
      不远处守着令狐和白绝的北冥有鱼见到这一幕,不由得大惊喊道:“两位快点醒啊,飞云可挡不住这么鬼。”
  
      说着话的同时,北冥有鱼右掌凝聚内力,瞬间整个右手掌变成了漆黑色,远远向冲向天羽飞云的其中一只鬼“御青木”打了过去。
  
      一边按兵不动的“南宫焱”看到黑色袭击向“御青木”的黑手掌,不由得眼皮一条,惊呼:“黑魔神掌!”
  
      同时,“南宫焱”的手也不慢,一枚【蛇灼月铩】瞬间发出。
  
      在“黑魔神掌”即将要袭过之处,撕裂开一道空间裂缝,使得“黑魔神掌”直接没入了空间裂缝里面。
  
      紧接着,北冥有鱼和“南宫焱”远远对视了一眼。
  
      北冥有鱼浑身一颤,心中惊惧无比,在他看来这个夺走南宫焱身躯的鬼,比南宫焱还要厉害,能轻易就施展出南宫焱的绝学暗器,更能轻易撕裂开空间裂缝。
  
      “死。”“弑血”露出狂虐的神色,浓厚的鬼力缠绕在拳头上,向黑色天羽飞云猛然轰击了下去。
  
      另一边,“御青木”黑色长剑也直夺白色天羽飞云的后背心。
  
      一黑一白天羽飞云都在全力对付“满成谷”,虽然知道其他鬼向自己袭击过来,可是他无法去理会其他突然杀来的鬼,只得全力重创“满成谷”,先削弱对方一大战力。
  
      可惜,天羽飞云并未能如愿。
  
      还没重创“满成谷”,就被“弑血”和“御青木”两只鬼给打得烟消云散。
  
      看到一黑一白天羽飞云如烟般消散无踪,众鬼皆是一愣,露出一脸无法理解的神色。
  
      天羽飞云又不是“鬼”,怎么被打得灰飞烟灭呢?
  
      一黑一白天羽飞云被打散,本尊天羽飞云第一时间就显露出了身影。
  
      毕竟,“夜阴阳八卦剑”中衍生出来的一黑一白天羽飞云犹如“掩眼法”一般,隐匿了本尊的身影。
  
      另一边的“南宫焱”已经对上了北冥有鱼。
  
      可是,“南宫焱”一时间却无法击杀北冥有鱼,毕竟北冥有鱼的“黑魔神掌”也不是吃素的。
  
      “南宫焱”发出暗器,北冥有鱼直接就是一张将其击飞。
  
      如果北冥有鱼不是要护住令狐和白绝的话,凭着一身超凡的轻功,足以躲避“南宫焱”的暗器。
  
      北冥有鱼一个人站在令狐和白绝身前,嘴里已经咬着好几颗药丸,随时准备咬碎,服用下去恢复内力的。
  
      不管怎么说,“黑魔神掌”所消耗的内力是庞大的,不得不让北冥有鱼做好完全的准备。
  
      另一点,北冥有鱼却也非常害怕。
  
      害怕一直没有出现的无耻老贼跟采薇的歌,他们这一对情侣会不会也被“夺舍”?
  
      要事,夺舍无耻老贼的鬼,跟眼前夺取南宫焱身躯的鬼这般,那真的就完蛋了。
  
      “哟,古怪的小子露出真身了?”看到天羽飞云本尊出现,“弑血”怪笑了一声,一个箭步向天羽飞云冲了过去。
  
      天羽飞云立即拔出【寒光刀】,刀剑在手。
  
      巅峰战力七十重天,龙虎法决,十罚。
  
      天羽飞云已经很少动用到“龙虎法决”,毕竟对比起“十六夜斩决”和“十六夜剑诀”,“龙虎法决”要弱上很多。
  
      可眼下敌人众多,天羽飞云刀剑难敌四手,唯有施展出“龙虎法决”来应敌。
  
      十道交叉的刀剑光劲直杀向箭步冲来的“弑血”。
  
      “弑血”丝毫不敢大意,在刀剑光劲袭来之前,他就感应到这光劲的威力非比寻常。
  
      怎么说也是用【鱼肠剑】所发出来的剑劲,如何会寻常?
  
      “弑血”挥拳击散第一道交叉光劲后,立即察觉到,自己拳头上的鬼力,竟被削弱了?
  
      当第二道交叉光劲杀来时,“弑血”不得不继续凝聚出更强大的鬼力,猛然一吼,强劲的鬼力波动轰出,同时凝聚有鬼力的拳头也是向交叉光劲打去。
  
      后面所有的交叉光劲直接被“弑血”轰散,同时怒吼鬼力波动轰上了天羽飞云。
  
      天羽飞云双眼瞳孔猛然放大,握住刀剑的双手更紧了。
  
      巅峰战力七十重天,龙虎法决,万伤。
  
      快速无比地刀剑攻速,仿佛无数刀剑一般向前挥砍而出,一刀一剑挥击在空气上,抨击上怒吼的鬼力波动。
  
      “弑血”见状眉头直接皱了起来,在他眼里天羽飞云就是他随意可以捏死的小小凡人而已,怎会有如此能耐?
  
      竟可以硬撼自己怒吼出来的鬼力波动?
  
      天羽飞云硬撼鬼力波动,别看是全然抵消掉了鬼力波动,可天羽飞云本身也是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若非是在之前施展出“夜阴阳八卦剑”的时候,早早把疗伤圣药放在嘴里,等受伤的时候,瞬间恢复满血。
  
      怕,天羽飞云早就被鬼力波动的余劲震伤至重创。
  
      “弑血”看着天羽飞云脸上无法再笑得出来,咬着牙说:“果然古怪。”
  
      “一起上。”“满成谷”越过“弑血”喊了一声。
  
      他们现在都确定天羽飞云身上肯定有什么秘密,不然的话,凭他们这些顶尖强者,怎么会连一个不入流的小子都拿不下?
  
      “御青木”也是冲向天羽飞云,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说:“活捉他,指不定这小子身上有什么惊天秘密。”
  
      “好主意。”“弑血”听到这话后,再次恢复之前戏谑的神色。
  
      巅峰战力七十重天,龙虎法决,霸绝。
  
      被“满成谷”、“弑血”、“御青木”、“明落戒”、“华破清”几个围住,天羽飞云一下子多出了七对手臂,八刀八剑!
  
      “十六臂?”
  
      “这岂不是比神界三头六臂的哪吒还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