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湘信有鬼 > 第一千捌佰肆拾八章 味道不一样

第一千捌佰肆拾八章 味道不一样

这个时候阵里虽然经过一阵回亮,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依旧漆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时候了。不过当我奇怪的时候,忽然隐隐感觉到,自己也是有些不对的。
  
  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脑海里产生了一种幻觉,脑海里却依旧清醒自己在干什么一样,而且我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虽然知道自己这是不好,可是脑海里混乱一片,就好像从来没有羞涩这个概念。
  
  当听到黄舒郎的话,眼睛也看到了他看着这边,脑海里升起了这个念头之后,简直就是一发不可收拾。虽然心里也是很好奇,自己这个是干什么,但是只是一闪而过,就被那种亢奋的念头所扑灭。
  
  我自然不知道的是,空气里那股淡淡的味道,一直在空气里散发着。很多人已经闻到了,但是没有人说出来,似乎各人有着各人的想法。
  
  而阵里的其他人,其实早就已经陷入了一种幻境。不但我不知道原因,就是一直没有动静的彭家、冉家和张家这些人,也不知道自己再次成了这里变化实验的一件工具。这说起来似乎有些残忍,可是在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人会发现。
  
  “你恢复的怎么样了!”彭材临时所弹拨的,可以说也是一种蛊物,不过这不是他自己的蛊,只是一种他暂时可以控制的蛊而已。当然这也是一种奇妙的药水,可以让人彻底的放松,最重要的就是和阴阳蛊这类一样,可以令人产生幻觉。
  
  此刻因为这些人本身已经高度紧张,有着内家功的人都不时释放着劲气,防止自己意外中蛊。但是他们也不可能一直坚持,何况彭材所释放的这类蛊和药物一样。
  
  不但会对人影响,在空气里飘荡着,随着这种小蛊在这附近的施放,只要稍微劲气暂停,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能力反抗。彭材虽然因为张家人的现身,自己不是蛊师无法防备。但是他出来家族的时候,还是准备了很多蛊物来防备。
  
  “还好,有事但行无妨!”彭术知道彭材毕竟不是靠蛊物擅长的,所以这个时候施放这种,完全就是为了防止自己中道,先下手为强的一种手段。
  
  这边如果我知道了,彭材的这种心态,不知道心里会有何感想?
  
  因为向蔏和张芝麻对外是蛊师,自然会有东西防备蛊物,但是这种蛊物对我没有太大影响,但是像沈伊珍这种人就麻烦了,简直是只要碰到这种蛊物,就会剧烈的反应起来。不过彭材却不知道,我脖子上有血乌桃木木牌!
  
  所以这时候我不知道的是,在我脑海醒来之前,其实因为蛊物的影响,已经几乎暴露了丑态。这个时候再次醒来感受,却是是体内那蛊基,因为这空气里的蛊,居然再次蠢动,主动吸收这东西为营养。
  
  尤其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空气里的这些东西,似乎没有拒绝蛊基的意思,反而在我有了一些举动之后,主动和我体内的蛊基,又进行了一些调和。我当然不知道的是,这是因为彭材刚刚所施放的蛊物,在空气里根本就还没有消化。
  
  作为一个修炼吐纳不久的人来说,真正引导自己的,还真不是自己体内修炼气机的欲望。而是脑海里那不断回旋的念头,以及那种对异性莫名的冲动。何况是我知道这种的运气,吐纳修行方式,当初在张燕身上,试过太多次了。
  
  像她受伤那么重,都可以获益匪浅,何况是普通人平时受了这种伤,自然会有着无尽的好处。其实骆冉一直有些私心,毕竟他知道自己的境况,为了让我吐纳修炼极快入门,他真的偷偷使用了,许多常人无法接受的手段。
  
  此刻在这相对于比较寂静的阵里,谁都不知道,在这个有些凄冷的阵里,这里却再次有了练习的机会!打死彭材可能都想不到,在这种情形之下,蛊对蛊基互补的调和,对于我这种激进修炼的方式来说,却是最好的一种方式了。
  
  不过似乎在场的人,并不知道我体内这一切,就是作为首当其冲的我,也只是在身体冲动之后,自然而然的使用运气吐纳方式,才感觉到体内蛊基是饿了,居然在空气里找到了食物。
  
  这种不算主动的操作,虽然效果不是最好。但是最后还是在异性的刺激下,加上蛊基对蛊物的反应,彭材却完全付出了应有的代价。那就是空气里大量的子蛊,不断的被我体内的蛊基蚕食。
  
  想必就是这时彭材明白,这种事情关键的利弊。在施术的一方如我,主动切断了运功的路线后,对别人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是因为我毕竟修行的时间短,在真正的享受了一把蛊食之后,也只是索取了异性有用的元气。
  
  就是在一直遭受的过程之中,我隐隐感觉到了这一切。我虽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甚至没有想到,为什么自己心里迷糊,脑海却会不困!
  
  不过可能看到沈伊珍在身边,我还是有着得意的膨胀,随后在入定里顿悟,似乎要再次慢慢的睡了过去,但是我始终咬牙保持着清醒!
  
  “事情不简单,看来咱们暂时不能动作了!”彭材静静的站在那里,却恍如傻了一样。其实他的状态还好,而且精神状态也好。不过因为感受到蛊的状态,却是丝毫不敢异动。
  
  虽然究竟发生了什么,对于现在的彭材来说,还真的无法一一了解。毕竟他不是蛊师,就好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不过忽然想到了家族里的人告诉放蛊,以及这里的反应,他心里便有着一阵阵的发寒。
  
  “小四哥莫非发现了什么!”彭术还算淡定,虽然明白自己体内的伤,暂时不可能复原,但是如果真的遇到危险,他自认还可以竭力自保无虞的。
  
  “我刚刚使了点手段,不过现在看来没有什么用!”传说有蛊师在个人身上施展了蛊术,但是因为种种原因,那个中蛊而亡的人,离开现场不久,那位蛊师居然也死了。想到蛊师的利弊,彭材自然极为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