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湘信有鬼 > 第一千柒佰玖拾二章 猫腻

第一千柒佰玖拾二章 猫腻

    
  
      “哼,都以为我是个不知所谓的莽撞,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让你们好好见识一番!”似乎明白彭材心里的想法,所以彭术即使没有睁开眼睛,却也感受到了什么。
  
      他似乎依旧在不住的念诵着什么,看着他的这个样子,彭材知道目前的情形已经算是极好了。毕竟特勤处的两个人,不管是身手不明,就是来意都让人有些纳闷。自己开始的锐意进取,如今看来还是有些冒失了。
  
      彭术不是个没有心机的,所以才会在许多家族进来之后,自己才采取行动,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还是错估了这里的形势。此时心里虽然有着惊讶和稀奇,但是想到刚刚的事情,知道如果自己再主动的话,肯定会为难自己。
  
      这次能够遇见特勤处的人,甚至恰好被特勤处看住,开始彭术还感觉算是自己倒霉。如今看到陈毅和黄舒郎的举止,彭术反而感觉是自己这辈子的幸运。
  
      因为不说秘境的家族,当初已经和特勤处决裂。光是这些家族再次派子弟走出秘境来,光是这点由头特勤处都可以兴风作浪一下。尤其看到陈毅和黄舒郎两个人这身修为,彭术不但没有担心,反而感觉到自己又有了一个新的机会。
  
      “既然大家都进来这里,我倒是不吝和你们周旋一番!”虽然家族没有派人跟着,但是为了感觉到行动有所价值,彭家还是派来彭材这些人襄助。彭术知道彭材会定期的传报,自己在行动里的行踪,所以心里顿时犹如电闪念头。
  
      因为家族里的投资和回报,在每个家族子弟的身上,还是要看到价值的。所以当不能再对彭术有所要求的时候,家族肯定会做出收盘。这次几大家族对付龙峰治,本想对龙十九进行盘根问底的时候,龙峰治的出现,似乎满足了彭术的好奇心。
  
      “向家一向看不起我彭家,这次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有什么手段!还有这些自恃极高的人,看看你们出离了秘境里,到外面这世界,是不是一样可以顺风顺水!”因为任何一件事情只要接触,甚至是深入了解,首先要看值不值。对于今时今日的彭术来说,如果可以接触到外面更深层次的世界,显然面前这些人很关键。
  
      虽然一生都在秘境里纠缠,甚至那秘境依旧没有怎么开化,但是毕竟当初苗疆在江湖上的名声,几十年来即使被外面的征服压制,自然也有着自己生存的方式。这一生在弱肉强食里学到了多少,是彭家许多子弟无法学到的!
  
      要说彭术如今的生活,完全可以比以前稍微好了一些,但是他却没有那么做。因为他明白一个道理,意外的获取终究是需要回馈的。自己这一生虽然看着磨难,其实却也得到的太多,他深深的明白终究会要还的。
  
      在秘境里周旋的彭术,自然更加明白世界的变化。苗疆那片神秘的地方,未来也要发展和改革,那就意味着宁静的苗疆,以后也不再安静。虽然很多大家族都隐世,可是整个苗疆的地盘终究有限。
  
      可以隐世的地盘,更是有限的很。都是世俗上的人,无法到达可开发的地方,可是对于这些有本事的大家族来说,却是最好隐身之处。如果外面的世界真的开进苗疆,那些净土终究会慢慢的显露。
  
      当初七哥虽然处于个人的问题远离龙家,从家乡来到这种繁华的地方生活,其中所经历的心里折磨,显然这些年一直陪伴着他。在外面闲散惯了的龙十九,自然比别人更理解龙峰治。
  
      已经安静生活了这么多年,虽然只是一个人。但是远离纷争和勾心斗角,以龙峰治的性格,肯定是不会想再回去苗疆了,所以龙十九感觉自己要想留在七哥身边,还真的是要想个办法才行。
  
      “有着一个这么好的师傅,难怪在这俗世里面,这个少年年纪小小都能够打通关窍,居然还学习了这种互补的方式。不但技术娴熟,好像还不是单一的采补,这个传他功法的人,果真不简单啊!”龙十九心里的震惊简直不断,心里喃喃自语,却是出奇的没有发出声来。
  
      原来小河在小旅馆里的行为,不但龙峰治看到了,和龙峰治一起的龙十九,自然也是尽收眼底。不过他们这些人为了修炼,在苗疆的时候可以说是司空见惯,所以自然不会奇怪。
  
      龙家掌握着一门奇特的功法,这种功法只有很少的人会去修行,而且修行的人也不一定会有成就。不过龙十九偏偏就掌握了这门绝学。可以利用自己的感官,驾驭着自己的精神穿墙破门而入,甚至可以窥探需要窥探的物体。
  
      龙峰治自然看不透这些,但是他敏锐的感官,却可以感受到了屋里两个人。当时不但有着少年的冲动,自然也有着那体质极佳的女子,主动迎合的意思,这使得龙峰治都没有见怪。
  
      而且这少年也不是一味的索取,在真正进入佳境的时候,自动的采用了一种双修的姿势,和一种运行吐纳的功法。龙峰治见识过张燕的手段,当初张燕虎视耽耽,他便知道这门本事真不得了。
  
      而昨晚的那个少妇,显然不明白这些,但是异性的刺激不但令她愉悦,而且产生的精华不断的被少年吸收,影响着少年已经打通的脉络。龙峰治知道这是骆冉的手段,才会在这个时候成全小河。
  
      “怎么样?”感受到龙十九的聚精会神,龙峰治也算对她有些了解,知道必然是有了收获。
  
      “这个少年果然不简单,七哥如果体谅,一定要介绍这个高人,给弟弟结识一番。!”龙十九虽然淡淡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却也似乎连声音都有了一些颤抖。
  
      龙峰治依旧闭着眼睛,身子却在微微的舒缓,眼皮颤动着最后说道:“以他这个年龄如果让人知道了,肯定会在有些地方引起轰动的!所以这才是我和他师傅,一直不想别人打扰他的原因!”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