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湘信有鬼 > 第一千陆佰柒拾六章 诈尸

第一千陆佰柒拾六章 诈尸

<!--go-->向蔏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似乎明白什么!
  
  感受到她那温暖的手,我的身子顿时一震。看到她那带着关怀,和几分温情的眼神,我浑身顿时如沐春风一样,带着无比的舒坦,低声说道:“没,没事的蔏姐姐,我不怕!”
  
  眼睛虽然已经没有了神采,可是那神色里所显露出来的冷意,和眼角那隐隐的黑暗,却好像是眼角溢出来的血痕,在干枯了之后的效果。这使得这双已经死鱼一般的眼睛,多了令人浑身冰冷的神色。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惊恐,向蔏一把便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小河没事,不要怕哈!”
  
  虽然按道理,我应该怎么叫她,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她其实比张燕也不多,加上从小我就礼貌,这么叫她就和称呼张燕一样。可能因为和她有着几分亲近,我却是没有半分的尴尬。
  
  尤其这些时日的接触,我似乎对她更多了几分,犹如亲人般的感受!我虽然不算特别聪明的人物,但是从小便跟着家人,身边的老人总是教诲着要懂得感恩,所以对着对自己好的人,我心里自然便多了几分依恋。
  
  这个时候看到毛巾掉下来,也没有出现异动,尤其看到大家都没有敢过来,倒是没有人多想。不过这个拿毛巾的人,当再次拿着毛巾去给盖头脸的时候,忽然便有一阵风起。
  
  这阵风来的突然,尤其带着几分寒意,许多人都忍不住迷眼。可是这个公安却依旧正常,不过却突然看到这个吊着的死者,一对眼睛似乎瞪着自己。
  
  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他心里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过想到这不过是个死人,而且身边有这么多的人,于是倒是壮者胆子和一股勇气,直接拿着毛巾便给死者覆上。
  
  站在这具尸体身边,清晰的看到死者那里露着的发紫的脸色,甚至好像有着一股目光,居然从毛巾下侧面射出来。他心里虽然有些发渗,但是心里还是硬实的很。
  
  他不知道这个死人会有什么变化,再说来了这阵寒风,他更没有想太多,以为自己不过是眼花了而已。他却不知道就在刚刚他感受到,这具尸体的眼睛瞪着自己的时候,刚刚要下楼梯转弯的时候的小河,一下也看了过来。
  
  原来就在这一刻,我感觉到自己脖子上的木牌忽然滚烫。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缘由,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的,便朝着吊死的这个人看去。因为我忽然也看到了,这个本来已经死了的人,那双眼睛居然好像会动一样,直直的看着他身前盖毛巾的人。
  
  耳边是下楼人低低的议论声,当然说什么的都有。不过我却丝毫都听不进去,因为我确定自己是没有眼花的。虽然刮起的这阵风我没有感觉,可是看到别人衣襟飞扬还是知道的。
  
  喵!
  
  一声凄厉的喵叫声,这个时候忽然便想起,我顿时忍不住心里便默念《清心渡厄决》。
  
  “小河,你是不是感应到什么?”龙峰治这时候还真没有拉着我往下走,不过感应到我身子的颤抖,不由眼神变得有些清晰了起来,看着我紧张的神色,他居然也低低的出声询问我。
  
  “那个死人刚刚好像动了!”我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发涩,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和龙师傅说。但是想到那个吊死在门框上的男子,刚刚那会动的眼神,我不由有些心里发虚。
  
  龙峰治自然不会认为我是说假话,毕竟骆冉的手段他是领教过的。何况他也听骆冉说过,一些教训我的东西。所以听到我这么说之后,站在拐角位置的他,自然脸色便严肃了起来。
  
  当他的眼神也瞟向那处的时候,虽然他并没有看到什么,不过却看到那个公安的神色有些异常。因为那人虽然没有恐惧,至少脸色在昏暗的灯光下,却看起来有些惨白。龙峰治知道公安一般素质极强,会有这种神色,显然是遇到了什么事!
  
  “现在离天亮还有一阵,这事好像真有些蹊跷了!”龙峰治看着出事的那门边,那个人恐怖的头脸,已经再次被毛巾盖住了。
  
  这个时候虽然没有看出什么来,但是那个公安不安的神态,甚至是这周围静下来的环境,却也让人感觉到了不对!
  
  刚刚那突然出现的猫叫声,这个时候却没有看到猫的影子,显然让人平添了几分诡异。龙峰治和别人不同,他的听力敏觉超出常人何止百倍。那只猫虽然轻灵,但是他也能够感受到,那是藏身在二楼和三楼间的水管缝隙边。
  
  一般人很难发现它的身影,但是龙峰治却知道那对摄人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门框上挂着的尸体。好像因为这具小小的身躯,却发出了巨大的声音,这声音却无疑增添了这里的紧张。
  
  那个刚刚被吓到了的公安,可能一个人不再敢一个人面对这具尸体。回头看到几个死者的同伴在一旁悲伤的样子,心里不知道是黯然,还是被惊吓的没有回过神来。
  
  那个一直在给旅馆负责人做笔录的赵志国,因为负责人召集人下楼了,忽然便看到自己同事的样子,不由眉头皱了起来,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你干嘛呢?失魂落魄的!”
  
  “我,哦,没事!”这个公安虽然有些失魂落魄,但是被领导问起来的时候,瞬间便有些不知所措。虽然嘴上回应着没事,可是眼神里的那丝惊恐却无法掩藏。所以看到赵志国看着自己,只好尴尬的强自露出一丝笑意。
  
  “刚刚,我刚刚,好像看到他的眼睛会动!”虽然有些迟疑,甚至有些吞吞吐吐的,但是他还是把自己心里的疑问,对着赵志国说了出来。
  
  “胡说八道!”几乎想都没有想,赵志国便瞪了这个公安一眼,对于这种荒谬的事情,信仰以党为主的赵志国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不过他还是看了这具尸体一眼,想到他的那副惨样,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