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湘信有鬼 > 第一千陆佰零一章 再次暴起

第一千陆佰零一章 再次暴起

    
  
      “真的能行吗?”这个刚刚过来的杨志田,忽然看着向蔏,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这具没头没尾的话,却让人不知所措!
  
      看到他盯着这边的龙峰治和骆冉,大家才恍然大悟。显然他是担忧,这种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那个向萱都不知道去向,这边又来一个彭杨。
  
      不过向蔏没有在意,却看着这个显得有些陌生的杨志田。显然因为他开始和骆冉、龙峰治一起,向蔏心里便把他也当初非同一般了。不过听到他的质疑,心里倒也没有惊讶,毕竟遇到这种情况,谁心里也是没底的。
  
      “可能吧!”向蔏的回话也让人听来,却感觉到有些更加的莫名其妙。看着这边的骆冉和龙峰治,她的眼神里清澈气度从容。
  
      对于这个名扬苗疆的龙峰治,还有这个愈加神秘的骆冉,她心里更多的是敬畏。两个人对苗疆的大家族,都丝毫没有半分的畏惧和敬仰。而且看着他们负手站立,气定神闲的样子,不像刚刚和这个彭杨对手过,正承受巨大风险的样子。
  
      这些人看到两个人的对话,自然听的莫名其妙。
  
      不过因为向蔏的身份和状态,一时间倒是没有人敢质疑和出声。可是看着这边的两个的男人,有些世外高人的气势,大家已经在猜疑骆冉的身份。
  
      虽然有些人看着龙峰治似曾相识,可是偏偏又没有想到他是谁。因为这张脸孔确实陌生,可是在陌生中又带着几分熟悉。因为骆冉也没有马上出声,所以一时间倒是还没有人知晓,这个人究竟是何方高人。
  
      当然看到这个彭杨浑身邪气,并且刚刚杀了一个苗疆子弟,自然恨不得马上冲过去就对他出手。不过地上唐家子弟唐洪俊的尸体还在那,顿时让人激愤的心情强行自抑一些。
  
      大家见到他刚刚的出手,心里自然要掂量着,自己面对他究竟会有着几分胜算。如同双眼喷火的唐洪金,站在那里就不敢贸然进取。
  
      所以这里暂时只有阵阵呼吸声传来,仔细听来还是靠近那几个人,强行控制自己的情绪。当然还有彭栖的吟唱声,在空间里低沉的回荡着。
  
      因为见到唐洪俊惨死,而自己却无能为力,还要想办法逃避。想想自己作为一个苗疆的高手,作为一个家族的兄弟,唐洪金就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
  
      这些人都不是庸手,自然知道一个人的身手再强,要如此轻易的枭首一个人,也非简单易事。他们一样可以开碑裂石,但是这般去肢断首,却自问还是远远做不到。
  
      因为人体的柔软,和碑石的坚硬,那完全就是两个概念。而彭杨却犹如探囊取物一般的行径,完全显示了非是普通人的身手!
  
      不过更加令人心惊和迟疑的是,彭杨开始便被龙峰治斩去一臂。那份无助和遭遇,看着和普通人无异。如今却如此诡异神秘的逆转,显然黑巫师的身份,加上请黑巫神附体分不开。
  
      大家都听过黑巫师,苗疆也有不少的巫师,但是真正见过他们诡异手段的极少。
  
      这些黑巫师往往心狠手辣,但是平时平淡无奇。只要是得罪他们的人,往往都不能得到善终,甚至殃及到家人。平时如果有人愿意付出相应的代价,去央求他们出手的话,他们一般也不会拒绝。
  
      就和苗疆的蛊术一样,黑巫师和蛊师的手段一样可怕,都是苗疆一般人无法消受的。所以这些人明明知晓敌人就在眼前,却丝毫没有办法。只有心绪难平的看向骆冉和龙峰治,几乎都是希望他们,可以为唐洪俊的屈死报仇。
  
      不过此时的骆冉,似乎忘了面前的彭杨,却看着对面的龙峰治:“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甚至都不敢相信,黑巫居然如此霸道残忍!”
  
      龙峰治听到骆冉这么说,想到昔日在苗疆云麓寨子的接触,心里却没有太多的波澜。毕竟自己早已经退出了苗疆,更没有打算回龙家,所以龙峰治对于这一切,心里并不计较。目前最大的难题就是,这些人不要伤及无辜。
  
      不过眼光看到彭杨,在几次施展手段之后,居然还能袭杀了唐家的高手,果然不是普通人物。如今彭栖诡异的在那里依旧施法,龙峰治虽然有些不明就里,但是也带着了几分期待。
  
      毕竟知道彭杨在利用血祭之后,这附体的巫神肯定还有动作。彭栖虽然一直没有发作,但是这份状态,显然是早就准备了对付彭杨。
  
      此时龙峰治所担心的,倒不是这个附体的巫神会有多强大,而是深深的顾忌到,彭杨这样运用黑巫术,会不会让这空间漫布的尸毒,无节制的发散开去,最后使得外面的弘扬堂都陷入死地,那到时候可就造孽极大了。
  
      毕竟小河还生活在村子里,村子里都是无辜的百姓。虽然阵法按说不会渗透,但是谁敢保证阵法不会溃散的一天。这是龙峰治心里最担心的,虽然也相信彭栖和骆冉的手段,但是想到杨小环的死亡,证明这个世上有着许多的事情,不是想当然可以控制的。
  
      所以看到彭杨那对暴突的眼睛,似乎好像闪现出几分凶光,龙峰治不由朝骆冉这边走了过来。毕竟刚刚唐洪俊的死,证明了彭杨为了某些事情,可以是不择手段的。
  
      “咱们平时所看到的,不一定全部是真实的。但是现在咱们所看到的,就绝对是真实的!”似乎是喃喃自语,也好像是对着骆冉说着。不过龙峰治往这边走的时候,却看着了彭杨:“如果想收拾他,只怕不如那个女的容易了!”
  
      听到这话骆冉的眉头立起,眼中都射出一丝精光,自然明白龙峰治指的是向萱。不过看到龙峰治的眼睛,一直紧紧盯着骆冉,他心里也隐隐感觉到不安,所以忍不住出声:“让大家赶离这个人远一点先!”
  
      但是似乎骆冉说的还是有些慢了,因为在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便看到那个诡异的彭杨,突然就动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