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湘信有鬼 > 第一千伍佰章 影响
在向蔏看来这股新的力量,居然可以在人脑海里产生一种幻象,就好像令人感觉到,自己到了另外一个环境里一样。
  
  不过以向蔏的眼光看来,自己却是越来越熟悉了。因为在巫师操控巫术里,就有着类似的技法。一个高明的巫师,往往可以操控着天地灵气,让某个范围内的区域,变成一个异象的天地。
  
  这里不但可以影响人的目光,还可以迷幻人的思维。向蔏自然还没有这个境界,但是苗疆里的口口相传的说法,在苗疆的历史上,是有着这种大能的。
  
  向蔏随即也明白了过来,这里诡异的情形出现,可能就是阵法的原因。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那个隐藏的鬼东西,给识海带来的巨大影响。
  
  因为向蔏明白它一直都在,从自己这些人进入这里开始,它就在发挥着渗透,老影响着自己这些人。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它一直没有现身出来。但是它好像一开始,就发现了自己这些人的到来,并且试图影响到自己这些人。
  
  向蔏甚至毫不怀疑,它就是开始自己和小河到山谷时,感受到的那个强大诡异的东西。虽然当时自己两个人逃离了,但是明显它是有着强大记忆的。
  
  从自己迈步离开开始,它应该就在开始左右自己识海,或者说是引导着自己前行!
  
  是福是祸是未知,但是向蔏都已经不在乎了。
  
  因为从涉身这里开始,到决定离开小河两个人,向蔏就做了最坏的打算。
  
  当初在山谷遇到强大鬼东西的时候,恐惧莫过于此刻的心情。要知道这世界上,强大如杨小环、张燕那种大蛊师,看到鬼蛊时的惊惧,都几乎和普通人无异。何况向蔏还不是大蛊师,更不是大巫师。
  
  即使向蔏心里明白,不是自己心里真的害怕到无解,那是因为对这种强大鬼东西的未知,完全的颠覆了自己以往,对蛊和阴魂的认知!而此刻的自己,却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这种东西强大的摆在面前。
  
  就好像没有见过恐怖的人,突然看到面前摆着惨状的时候,便也是一样的心情罢!
  
  这种强大的鬼东西,自己居然是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便想做出彻底的了解,这显然有些一厢情愿了。但是向蔏更明白,自己面对它的时候,居然感觉到没有半点的办法对付,这才是向蔏心里恐惧的所在。
  
  这个时候感觉到无法的向蔏,忍不住微微闭上了眼睛,静静的放出了自己的触觉思维。
  
  如果因此而付出自己的生命,向蔏也知道自己此时不会回头,因为也无法回头了。
  
  这一生从家族里当初选择,学习巫蛊术开始,就一直在经历着各种各样的危险。不过可能因为从来没有过,面对如此巨大的危机,所以这个时候的向蔏,自动的把这种感觉,列为了此生最大最强的危险。
  
  随着身体里的感知力微微的释放,蛊和小鬼都还在自己操控的范围。向蔏的思维和感知,却随着两个本能慢慢的延伸出去。随后在一阵仔细的分辨里,果然便隐隐感觉的到什么。
  
  自己此刻所站的位置,和开始进入山谷,所看到的情形其实是不一样的。因为方位的不同,甚至那条小溪都改变了,其实它虽然还在原来的位置,不过看去的时候,却已经有些截然不同。
  
  这是自己蛊和小鬼所见,在这个阵法里的景象,自己两个本能都没有受到节制。不过向蔏心里也明白,只要自己睁开了眼睛,这一切都会变成了另外一种景象。
  
  这可能就是阵法,和鬼东西影响识海,产生幻象对自己双重的影响了。向蔏能够马上想到这一点,才会在眼前和脑海里,产生如此强大真实的感觉。
  
  虽然说方位变了,向蔏心里却微微一动。这么说来那个怪物,应该还是在那个地方?
  
  虽然开始看到的那丛藤蔓,如今看去已经没有了,但是它应该依旧还在,那间早就腐朽的房子里。自己此时受到了这幻象的影响,那么说来那个怪物应该也是一样。
  
  向蔏忽然有些后悔,没有把小河带在身边。因为小河身上有着某种东西,会对这个鬼东西产生巨大的影响。而且有小河在的话,它似乎受到的限制应该更多。不然以它的那种凶悍,应该早就攻击自己,或者脱离了这个地方才对。
  
  想到这里的时候,向蔏的心里,倒是稍稍的平复了一些。既然小河没有跟来,自己也已经来到这里。不是为了证明它的存在,而是为了一探究竟,它究竟是什么东西,或者说自己能不能够接近它!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当初究竟是什么人把它留下,或者说是镇压在这里。如果自己可以接近,不知道会不会是一个,极好的机缘!
  
  如果它真的是苗疆里传说的,是那个蛊王汪阚曾经留下的传奇。永远不死蛊这么牛的蛊,在这里显现的话,一定说明它要么是巫蛊教留下的,要么和蛊王汪阚有着极深的关系!
  
  想到苗疆里那个风云人物,向蔏心里瞬间浑身便沸腾了起来。
  
  静静的感受,似乎在脑海里,听到一阵阵怒吼,那里好像是,从某处地底下,发出来的阵阵嘶吼。好像在对着自己示威,也好像是在对它自己,无法从这里脱困而呻吟!
  
  这种真实的感受,确实令向蔏震撼,也令向蔏心里十分激动。
  
  就在在这个时候,向蔏忽然似乎明白一些什么。即使还没有目标,也便动了起来。
  
  因为自己的蛊和阴魂,感受到了那些真实的情形,自然明白这里的一切,便会随着这阵法的变化演变。但是向蔏似乎都不敢睁开眼睛,倒不是她因此而害怕了,而是因为她怕自己不能坚守心神,被这一切幻象所迷惑。
  
  所以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看到的话,一定会发现向蔏站在那石板的未知,好像在那里缓缓的摇摆身子一样。脚下不时的进进退退,也不时的迂回转折。甚至还不停的跳跃停顿,眼睛却一直没有睁开过。
  
  当然她最后身体的距离,却已经越来越挨近了,那条一直存在的小溪边。
  
  如果没有蛊和阴魂为依仗的话,就是再厉害的人,来到这里的话,可能也只会目瞪口呆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