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湘信有鬼 > 第七百九十四章 意外的猜疑

  此刻她就站在那排大树边,其中的一棵槐树底下,似乎看到了我之后,居然笑盈盈的看着我,就好像看着一个许久不见的朋友。
  
  这些人应该都是一些挑水的,所以没有过多的停留。所以别人都在往回走,她却站在那里看着了我。这个时候太阳虽然已经起来了,但是在这乡间的一偶,却似乎依旧有着安静。
  
  尤其井水里冒起来的淡淡薄雾,却更加让这里多了一些娴静。所以她那对清澈的眼神,似乎在这种淡淡的迷离之间,瞬间便印入了我的心底深处。
  
  初升的太阳懒洋洋的,在这个上午再次显露了出来。虽然还不是那么强烈,可是在淡淡的秋意中,已经令人感觉到无限的温暖和舒坦。
  
  可能还没有被破坏的环境,使得这个时候四季还是分明。到了这种秋季的时节,早晚便已经有了凉意。所以当太阳还没有发挥真正作用的时候,留下的却是暖洋洋的感觉。
  
  她真的好像一朵盛开的红玫瑰,让人惊叹和不忍触碰她的美丽。但是就是因为她的这种美丽,却偏偏令人不得不驻足看着她。
  
  这排大树底下还站着几个人,其中有人在水井边洗菜。因为有男有女的原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还是没有马上走过去。不知道是这个时候太早,还是我的相貌实在有些陌生,这些人的眼里还是有些惊讶和好奇。
  
  不过令我惊讶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凑巧,还是真的有着某种冥冥之中的意外。这个时候和唐金枝站在一起的,居然是她的姐妹唐玉叶。
  
  这是一副多么熟悉的情景,本来做客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唐玉叶的出现,在我看来还是有些突兀的。她虽然和唐金枝年岁相仿,甚至容貌都差不多,可是她身上那股淡淡娴静的气质,却让人看来和唐金枝完全有些不一样。
  
  如果说换了衣物的唐金枝,此时在阳光下是一朵盛开的玫瑰花。那么这个时候端着菜篮的唐玉叶,一定是一朵娇柔淡雅的蔷薇花。
  
  唐金枝穿着的是一件带着红色的对领上衣,下面是一条紧身的带熨线的蓝黑西裤,浑圆的双腿完美的紧绷着裤子,让人感觉到她浑身的活力。加上一头长长的头发,都烫着时髦的卷发,让她整个人多了几分当下时髦潮流的气息。
  
  可能她确实是很漂亮,加上正在青春年华的当头,看去甚至有着画报上明星的派头。她即使是在弘扬堂,那也是引领潮流的主,何况是来到了这县城郊区的地方,自然更多了时髦的感觉。
  
  此刻在晨光里,她额前被微微秋风拂动的刘海,虽然看去稀薄飞散,却让人感觉到了她的俏皮和活力。上上下下的状态,还有那一举一动之间的自然,也衬托的她的脸蛋更加迷人。
  
  而端着小菜篮的唐玉叶,手里的青菜还在滴着水,一看就是刚刚把菜洗好。她正含笑看着拿着毛巾看着我的唐金枝,心里自然也是极为惊讶。
  
  她身上却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薄毛衣,虽然也醒目漂亮,但是因为这毛衣极长,却无疑遮盖了那翘翘的臀部,和大部分美好的身材。她这件毛衣是少见的,因为很少有人会织这么长,可偏偏在她身上别有韵味。
  
  而且她的长发似乎比唐金枝的更长,不过这个时候满头的长发,都扎在后脑勺晃动,看起来和唐金枝的都差不多长短了。她虽然眼眉五官细腻,比唐金枝看起来更加清晰,浑身上下却少了唐金枝的那种时髦。所以这无论是衣着打扮,都显示出她的内敛和不事张扬的性情。
  
  对于这个唐玉叶,其实我是不太熟悉的。当然听说前段时间,弘扬堂传着她的一些事情,而且还传的有些凶。所以我后来听到许多八卦,也故意去偷听了一下。
  
  虽然这些事情说什么的都有,可是我也明白这些东西乡里人猜测居多。不过因为那件事情还涉及到别人,尤其那个人在弘扬堂有些说一不二的派头,所以倒没有人敢公开的张扬。
  
  但是这个时候的乡里人,除了农忙的时候辛苦,平时基本上就是无事。所以尤其一些堂客喜欢坐下来,就是家长里短的容易入耳。唐玉叶的事情因为涉及复杂,难免传到娘家里人的耳朵里,所以她很久没有在弘扬堂露面了。
  
  我确实也是好久没有见过她了,说来也有些奇怪,其实唐玉叶的美丽还真的不输于唐金枝,但是我似乎对她没有什么印象。不过因为接触过唐金枝,所以我曾经也在稀里糊涂的时候,便想到过她的样子。
  
  看到另外的人似乎都走了,一直没有吱声的唐金枝,倒是这个安静的时候朝我招了招手。唐玉叶似乎这个时候才想到是我,看到我也是格外的惊讶,不由朝自己姐姐看过去,显然不明白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已经看不到龙师傅两个人,我自然不知道他开始话的意思,但是到了这里看到她们两个,我心里隐隐便有些想法了。因为看到她们也没有说话,我才能真正的静静的看向唐玉叶,有些意外的欣赏了她一阵。
  
  因为发现她看着自己姐姐,眼神的这种自然纯真的神态,真的令人感觉到漂亮非凡。尤其看到她靠近和唐金枝低低的窃窃私语,虽然不知道她们在说些什么,但是这刻却看到唐金枝忍不住掐住了她。、
  
  唐玉叶脸儿也有些发红,却偷偷的笑了起来。不过当她再次转头看到我的时候,似乎也心情极好的:“你怎么一个人来这里了?”她虽然被唐金枝掐着手臂,还是忍不住问出来了。
  
  站在水井边看着她们的身影,我忽然发觉自己的心里居然有些别扭,因为我忽然记起这个唐玉叶也没有嫁到这里的。她在这里显然是来唐金枝家里做客,而这么早的时间,她不可能是从家里来的。如果早上看到唐金枝回家,我又跟着了过来,她自然有着一些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