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湘信有鬼 > 第七百八十八章 现实和幻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种举动过于逞强,或者说是有些力不从心。23US.COM更新最快唐金枝在这一刻里,居然迷迷糊糊的感觉到,和自己在空中融合在一起的男子,突然间便暴怒起来。
  
      看着他愤怒的样子,已经愤怒的变化,好像是骤然之间的感觉。只见他在空中发出了尖利的吼叫,身边的浓雾就像煮沸的开水,不断的翻滚着。
  
      这种诡异的气氛衬托着他的怒气,看着他那刀削一样的脸庞,似乎都变得阴暗了起来。而且看着他不住扭动的身子,好像想直接便要扑向床上这个怪物。
  
      难道他已经感受到了这个怪物的危险,或者是明白这个怪物正要对门板上那个男人不利?
  
      门板上的人就是他,他就是门板上的人,在唐金枝看来就是这样的。也就是她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这个愤怒的男人看着有些竭斯底里,好像这个怪物要夺命一样。
  
      可能被这个男子的动作,带的她的身形都快速的动了起来。本来她竭力想往下扑都没有做到,而这刻因为这个男子的带动,她却发现自己的身子在虚空里不住的晃动着。心中惊骇绝望的叫着,被这个男子带着她和浓雾,一起如同一阵狂烈的阴风,朝屋里的那个猴样的怪物袭去!
  
      “砰嚓!”
  
      一声尖利裂耳的巨响声,似乎突然在夜空中炸响。就好像是乌云相聚,诱发了电闪雷鸣一样。
  
      这阵巨大的声响,震得人耳膜都差点裂开之后,虽然没有冲透那个似乎笼罩在旅馆之外,无形带着枷锁般巨大的泡泡,但是依旧响彻了整栋旅馆的楼房。
  
      就好像是有人在屋里,听到外面电闪雷鸣一样。然后同时可以看到,这道黑色翻滚的乌云,缠着一股透明般的光线,直接的冲向了那个停着木板的房子。
  
      随后一道黄红色的光芒,迅速的从着开着门的房里穿出,也发出了一声凄厉带着愤怒的声音。不知道有没有人可以看到,然后四周一下便寂静了下来。
  
      好像一颗巨大的炸弹,瞬间便在这栋旅馆的大宅子里炸开。宏大的光线似乎耀的人睁不开眼睛,随后无形里让人感觉到,好像有着一蓬巨大的蘑菇云,从这房里冲击到旅馆大宅的各个角落里。
  
      这刻醒着的、睡着的、睡不着的动武杂草,还有本来一直在旅馆外面的这些人,突然在这黑夜里好像感觉到眼前一亮。就像是黑暗的夜空,忽然闪起了一片闪电或者流星绽放一样。
  
      剧烈的强光,让人有着那么一阵茫然短暂的失明,甚至是一阵刹那记忆的缺失一样,然后四周这无尽的黑暗,似乎继续坠入了茫茫的黑夜。
  
      然而就在这旅馆某处房间里,在一张床前忽然辉映出一蓬巨大的红光。
  
      在这耀眼的红光里,似乎烘托有着一颗心脏,血红的心脏就像一个新生的生命,正在不断的充满活力的搏动着。
  
      在寂静的夜色里听来,这心脏所发出来的声音,就好像是不断拨打低频的鼓点一样。它丝毫没有受到这阵巨响,和那阵耀眼黄红光芒的影响。反而好像因为这阵光芒在旅馆里的烘托,使得这团心脏的红光似乎更亮了起来。
  
      一阵寒风似乎从旅馆大门外吹进来,居然带着一阵凄厉的呼啸,当然也有着那随风曼舞的纸铜钱。
  
      这家旅馆原先是县城一家富户的大宅子,改朝换代之后变成了政府的资产。后来在这楼里的二层以上,用红砖和小青砖改建,才形成今天这旅馆的规模。
  
      原先的天井都显得有些残缺不全了,不过随着二楼的木扶栏都加新,反倒是使得这天井更有了许多活力。这旅馆进屋的大门平时很少关,所以现在连门上的锁把都没有了,所以外面进风之后,房子一下便前后通风!
  
      这阵秋风刺骨吹进来,二楼的更夫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伸手便抱着了自己的身子。他依照规矩不时的撒些纸钱,给这个可怜的吊死鬼增些福禄。可是看到那个年轻男子背着杨紫跑了,他站在窗边还是有些茫然。
  
      天井那边似乎安静了下来,因为另外两个人也左右扶着那年轻男子,一起往路外面跑了。虽然街上那老男人昏迷了,可是因为那堂客的耽误,大家没能去追这些人。
  
      更夫背负着双手没有吱声,不过可以看到旅馆门口这边。看着大家虽然在帮忙,可是似乎眼神里有些什么想法。更夫这生也算是老实巴交,也没有见过什么大人物。不过因为老实的缘故,当年一些故去的老人,临走还是给了他一些东西。
  
      可是看到这么乌龙的事情,想到刚刚杨紫把那老男人咬的样子,在他看来自然是不正常的。此时看着下面的情形,他蠕动了一阵嘴巴,最终却没有说出话来!
  
      看到那个堂客站在街上,脸上在手电筒的照耀下似乎有些阴郁,她情不自禁的朝旅馆天井这里看去,眼神里带着了一些怨恨。那里有旁边醒了的人家透出的光线,也有旅馆大门透出的光线,虽然有不少人站着,却似乎有些死寂。
  
      忽然听到这阵声响,更夫脸色骤变,几乎伸手去抓窗栏。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动静这么大,外面的人似乎没有人听到。因为那些出来的人都在忙着给那老男人架躺椅,连站在门口的人居然也没有惊动。
  
      更夫的脸色似乎有些冷漠,可是身子却在微微的颤抖,不知道是不是他想到了什么。但是回首看向这旅馆里面的时候,他的身子甚至有些打摆子了。
  
      “吼!”
  
      一声怪异的嘶吼响起,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声音,更不知道来自于哪里,传到更夫耳朵里的时候,既像是野鸟的怪叫声,又像是野兽哀鸣的嘶吼。
  
      尤其让人不安的是,这声音似乎在天井和旅馆里回荡着,在这秋夜里显得格外怪异,也令人毛骨悚然!
  
      “太上老君使我杀鬼,教我神方驱鬼神,,,,,,左唤六甲,右来六丁,,,,,,神师杀伐,不避诸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至尊急急如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