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湘信有鬼 > 第七百六十六章 旅馆有鬼
    楼下的大堂里,那个女子依旧被人按着。因为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她的到来是不是巧合。
  
      “她肯定是撞鬼了,不然怎么会这样?”门口有人低低的念叨,可能是怕冥冥之中有鬼神,居然一边东张西望的到处看着。
  
      “是哟!昨晚来了个吊死鬼,这还没有收敛呢!肯定是要找替死鬼的,不然怎么回家去呀!”似乎为了回应,有人更是绘声绘色的低声说着。
  
      人群嘶的一声,显然大家既是认同,又有着一些惊惧的敬畏。
  
      大家看着这个女子躺坐在那里,按着她的人束手无策,便招呼那个更夫:“这是怎么回事?”
  
      “我哪里知道?神叨叨的跑进来,大门也没有关,大半夜的吓死个人。”更夫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些人,可能他本来也老实,所以也不敢出声呵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呢!”那个站在一旁的男子,看到大家的议论,他自然听的清清楚楚的:“我这同事从小是个孤儿,有着一个臆病在身的,晚上折腾了一阵,忽然便跑了出来!我们怕她有事,这一路跟了过来,却没有想到变成了这样。”
  
      这些人显然还不知道,这旅馆里便有着死人,所以说话的时候还算是正常。不过看到大家惊恐的表情,以及这更夫沉着的脸色,隐隐便感觉到哪里不对,却想不起来究竟怎么回事!
  
      楼上房里却是另外一幅光景,虽然我这个时候年纪不大,但是我不会天真的认为,自己因为跟了骆伯伯学习就真的厉害了。
  
      这次去到苗疆回来,经历了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使得我更加明白。不会认为我有了这些法诀咒语,就会万无一失的有了保障。
  
      自己这个时候,其实和普通人没有丝毫的区别,甚至在思维上还不如许多成年人。平时遇到这样的事情,可能最大的依仗,便是脖子上的血乌桃木木牌。
  
      屋里忽然居然有种冷风鼓动起来的感觉,虽然沉重的木窗和透明的玻璃阻隔,其实是没有什么能够飞进来,但是空气里透进来的寒意,还是让人浑身上下都感觉到阴冷。
  
      这好像是一阵莫名其妙的妖风,居然有种让人昏昏欲睡的感觉,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心里的幻觉,但是真的好像感觉到那有些磨砂的玻璃,似乎变成了一片模糊。
  
      楼下的动静因为人多,我们反而听不清说什么了!这个时候在我们耳朵里,那令人心寒嘶嘶的声音,似乎就清晰的在耳边,
  
      我好像感觉到,在那里有着一条长长的腥红的舌头,在那裂开的猩红口腔里伸了出来。虽然隔着玻璃隔着距离,我却感觉到它一下便缠住了我的脖子。
  
      这种实际的感受,令我浑身和后背都湿透了。然后感觉到这腥风扑鼻的长舌,紧紧的勒住了我的脖子往回拉。这一刻里我似乎看到了,有着一张血盆大口,尖利流着血滴的牙齿,还有那腥风扑鼻的一阵恶寒。我扭动着自己的身子,似乎想摆脱那阵恐怖,然后我居然虚空里伸手,去阻止那要将我带走的巨舌。
  
      呀!
  
      一声低低惊叫的声音,让我整个人都惊醒了过来。才发现自己还是坐在床边,鼻息里那股熟悉的淡淡的清香,似乎夹杂着一股焦急的哭腔。我才发现的双手,居然还抱着一个人的腰,应该说是把着了一个人的身子,而唐金枝在黑暗里正惊恐的看着我。
  
      我几乎吓得魂飞魄散,却也感觉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虽然心里有些小小的纳闷,但是也马上被那种畸形的恶念所冲击掉。
  
      屋里这个时候出奇的安静,但是面前一个令人亢奋的低低的喘息声,却让我极为不安。
  
      因为唐金枝的反应是明显的,这种近身火热的刺激,还有那种明显潮湿的诱惑,让她似乎根本就无法回避。虽然外面的这种惊恐依旧在,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她心里有着迷茫。或者说是她和我开始一样,脑海里有着不一样的遭遇,已经迷惑了她的心思。
  
      虽然面前的人,曾经有过逾越的界线,但是不知道究竟是她正在激情的年龄,还是她无法回避异性的刺激,她居然没有推开我贴身带来的刺激,反而紧紧抱住了我。这让我不由想到了弘扬堂的那个夜晚,同样有着一个人这样抱着我,那种旖旎和迷茫,让我瞬间也有些迷失。
  
      这个时候即使我其实一直是坐在床边的,身边本来挨着的人,也完全被被子盖着。不过因为我的坐起,所以把她一下也带到了床边。想到开始在梦里的忿念,虽然只是外面的灯笼余光看着她。可是那白嫩细滑的肌肤,在我身前完全贴着露出来,却让我反而清醒了许多。
  
      我几乎咬掉了自己的舌头,我自然知道她是有知觉的,因为她虽然没有吱声,不知道是因为那身体厮磨的尴尬,还是已经成人少年的刺激,她的身子显然在微微颤抖着。但是不知道她是心里害怕,还是有着真正的尴尬,她完全不舍放弃。
  
      对于一个已经成人的少年来说,不管前面这个人是谁,这无疑是致命的诱惑。
  
      吱吱!
  
      一阵愤怒清晰的低叫,却似乎打破了这里的尴尬。外面那东西可能感觉到自己被忽略了,似乎想尝试着进来,但是无法冲破窗户上的玻璃,居然直接用那手一样的东西,不住的来挠窗格上的玻璃。
  
      但是似乎它的这种举动,瞬间便激发了一阵常人难以看见的电流,这连串的电流好比致命的武器,直接便袭击了这对手臂。虽然不知道这股电流来自于哪里,旁人也无法看到这种情形,然后使得它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嘶吼,连隐藏在暗处的身子都往回收。
  
      似乎楼下都没有人发现,偏偏那发狂的女子,再次传来一声巨大的吼叫,听着好像是一只野兽的声音。但是好像又像是人发出的声音,夹杂着一阵不安的骚动和癫狂的哭叫,让人听来感觉浑身颤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