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湘信有鬼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看不见的手

  殷红的鲜血在雪里里,犹如浓墨倾倒在白纸上一般,迅速便晕染开了去。
  那个深深的雪坑没有窜出大黑猫来,而是被一股鲜血快速的融化。鲜血从下往上隐出,因为温度和血水活跃的原因,快速的融化了周边的积雪。
  那殷红的血水快速渗开之后,周边的积雪都飞速的塌陷融化。因为是在晚上,甚至因为没有光线,这鲜血被周边的积雪辉映,恍如一池化开的浓墨一样。
  这突然的变化,让我们看得目瞪口呆,也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恍如遭受了一只魔手的牵引,情不自禁的便呆呆的看着那处,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这只诡异的黑猫突然间怎么了,甚至不知道那边的向茜菲怎么样了。我们离得不算太远,但是在这雪夜的笼罩下,刻意藏身的我们还是有着极好的隐蔽。向茜菲在那边也看不到我们,也许她根本都不知道有人这么晚会躲在这里。
  四周寂籁,随着黑猫最后一声尖叫的寂灭,四周又变得死一般的寂静。我们甚至都能听到飘雪的声音,和自己那急促紧张的呼吸声音。我们都想让自己放松一点,可是空气中似乎有个古怪的声音在吼叫,就像一个被掐住了脖子的人,在发出临死的挣扎一样。
  这种恐怖的情形,不说我吓得毛骨悚然,就是唐玉宝都忘记了尴尬,紧紧的抱着我浑身发抖。
  “小河,小河!这,这是怎么了!”唐玉宝发现自己的牙齿都打颤。
  “不要怕!”虽然对她这么说,其实我心里也很紧张,甚至也感觉到后背凉飕飕的。其实她比我还大很多,她是个真正的成年人。虽然现在我比她看起来还高一点点,但是面对她的惊恐,我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勇气,低声的安慰着她。心里默默的念着《清心渡恶决》,一手把那把桃木剑举着,一手紧紧拿着木谠,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个雪洞。
  不知道是不是我念诵的咒语经过加持,懂得了真正修炼的技巧,它真的发挥了作用。还是我心里那股王八之气在作怪,居然感觉到自己胸口一热,似乎连手心都热了起来。这个时候甚至以为,哪怕是雪洞里的那只黑猫窜出来,我也能一杆把它再次扫到雪地里去。
  其实四周没有什么大的变化,雪花依旧在空中飘飘摇摇的洒落,天空似乎更加的阴暗了一点点。
  我当然看不到手里的桃木剑发生了变化,一股淡淡的清气从剑柄那颗镶着的八卦升起,快速的贯通了整个剑体。然后整柄不长的木剑居然发出一股无形的气机,快速的从我身周散开,犹如一股无形的气波一样荡漾开去。
  这好像是白日里的一股威风,或者水面上荡起的一片涟漪。虽然有着一些外在的形象,可是没有恰逢其会的话,谁又会发现这种小小的变化。何况这种微博有质无形,当这股气波笼罩雪洞上方的时候,一团怪异的气体突然从雪洞里窜出来。仿佛发出一阵惊悸的怪叫,然后在空气中变形,快速的往大院逃窜。
  这种尖叫居然没有人能够听到,只是感觉到面前的空气里似乎有着微风拂动,然后吹动了一些雪花的乱舞。
  天上的雪花忽然间好像密集了一些,在我们面前飘落,在我们的眼前犹如一树繁花摇落,甚至纷纷落在了我们身上。
  这股气机虽然有质无形,这是较对于能够看到的人来说。我这个时候自然不具有这种眼力,更不知道这其中的奥秘。表面上看来这股升起的气机,好像对这雪花也没有影响,却以我手里的桃木剑中的八卦为中心,一直散发着一股无形的气机。
  当然这股气机是先以桃木剑为媒介,贯通了整个桃木剑之后,然后从整柄桃木剑往外散发。虽然我握着桃木剑感觉到这木质的木剑有些温暖,可是剑柄中间的血乌桃木八卦颜色在慢慢改变,但是我和唐玉宝根本就发现不了。我还煞有其事的念着《清心渡恶决》,紧紧的盯着面前雪洞的变化。
  其实我们穿着古怪的接近雪色的衣服,别人没有用手电筒直接照着的话,还真的不会有人发现我们。可是我们两的胆子都不大,何况遇到了这只古怪的黑猫,这让我们心里都发毛了起来。本来还肩负着任务,这个时候任务都忘了,只希望身边不要蹦出什么古怪的东西来吓人,我们甚至都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这边雪洞随着血水的侵蚀,已经变得越来越宽,甚至已经要看到了黑猫那黑乎乎的身体,可是一直都没有发生再古怪的事情,它一直静静的在雪洞里没有什么变化。倒是大院那边忽然有了动静,甚至那动静在黑夜里让人听来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吼!吼!吼!”
  后院残破阶前的棕榈树下,向茜菲一直蹲在那里伤心,也一直喃喃自语的念叨着烧着纸钱。后院拆掉的建筑裸露着,可以看到浓密葱郁的树林,和后面开垦的农田。她甚至也听到了黑猫的惨叫,虽然心里感触到了一丝波动,但是相对于自己心里的痛来说,这些根本就不能激荡她的思想转移。
  而且就在这个时候手里的纸钱将尽,再次想那纸钱点燃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抱出来的一捧纸钱居然全烧没了。即使手里抓了个空,可是她的眼睛似乎在余光中忽然发现了什么。那是几张将要完全消失的灰烬,还有着几丝殷红的光亮闪现。而就是这些妖艳的火光余烬,她似乎突然看到了一些令人惊恐的东西。
  这是一种怪异的场景,她眼睛的前方实际上什么都没有,有的也是积雪和黑暗,可是她却好像看到了什么极度恐怖的东西一样。本能的便后退坐到了后阶地上。而且突然也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一双眼睛突然有些往外鼓出。她忍不住伸出自己双手,便往自己脖子上抓去。
  如果有人看到这个情形的话,看着她就好像是要抓开一双掐住自己脖子的手,或者是自己喉咙里有什么东西难受,她恨不得挠开了自己的脖子,把那样东西抓出来一样。
  这真是一件怪异的事情,甚至是一种诡异的情形。因为黑暗的大院里没有人出来,寂静的冬夜没有因为她的动静而喧嚣。甚至可以听到远处不时传来的鞭炮声,可是对于这座古老陈旧的大宅来说,在这破败的后院阶前,随着那纸钱最后火光的幻灭,一切都犹如进入了地狱。
  呃!呃!
  一阵孤独无助的恐惧,掩盖了迷茫的伤心。即使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和伤心,其实她心里一直隐隐明白。但是她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可是又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的残酷。所以她真的很想逃避,逃避这种真实带来的悲痛。甚至掩盖了平时的恐惧,和黑暗寒冷带来的无助。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她心里似乎又有些清醒,好像有些不甘愿一样,想让自己一双手离开自己的喉咙。于是她的那双修长的手指,便好像被什么定住了一样,挨着自己的脖子,使劲的想掰开了。她双眼里充满了恐惧,鼻孔里发出的呼吸声好像吼叫一般。眼看着自己无能为力的坚持,不由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呻吟。
  “姐姐,姐姐,你在干什么!你这是怎么啦!”终于有人感觉到向茜菲不对,因为没有睡的很深,听到动静之后,在这关键的时刻,从大院的屋里冲了出来。
  后院阶前顿时光线大作,一个棉衣都没有系好的少妇,拿着手电筒过来找人,因为看到情形的紧张,不由失声的惊叫了起来,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害怕,居然手电筒慌乱的朝天乱射起来。
  因为看到倒在地上的向茜菲,不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脸色惨白,而且在地上不断的抽动。更吓人的是,在她看来向茜菲就是想自己去掐自己的脖子,看到这么恐怖的情形,紧张的她不由吓得一声尖叫:“来人啊!快来人啊!救命啊!快来救救我姐姐啊!”
  这突然间的呐喊,在夜空里传出老远,似乎在雪夜里有着足够的穿透力。不但激荡了飘飞的雪花,甚至让人感觉到一股无助的凄厉。虽然一时间没有人回应,但是逐渐的大院这边,甚至不远处的人家,都逐渐的有人亮起了灯。
  因为看到向茜菲双眼发突,脸色苍白的样子,躺在地上披头散发的形状恐怖。她一边叫着紧张,一边浑身发抖的恐惧和害怕。确实此刻向茜菲躺在地下的样子,就好像受到了惊恐的厉鬼一样!不说那张苍白惊悸的脸色,光是那双发直的眼神,和突出的眼球,就令人浑身发寒和颤栗。
  而这个少妇正是向茜菲的胞妹向菁菲,因为向茜菲的孩子突然没了,这边去人通知向茜菲娘家的人,很快周边的亲属都得到了消息。向菁菲虽然比姐姐小了不少,但是两个人感情深厚。她因为就嫁在弘扬堂隔壁的遥巨村附近,便也跟着报信的人一起过来安慰姐姐。
  这个晚上唐殿风和向茜菲都精神失常的厉害,这边的家人虽然悲痛,但是还特意把两个人分开了。向菁菲和娘家的人陪着姐姐在这边住,晚上好不容易看着姐姐睡了,但是她心里却一直有些不踏实。
  迷迷糊糊的隐隐约约听到外面有动静,向菁菲却看到姐姐不在床上,便吓得魂不附体的。甚至来不及叫大家,自己便匆匆的出来寻找。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果然在后院发现了不对劲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