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湘信有鬼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各有手段

  “那里好像是一只兔子!”唐玉宝好奇紧张的紧紧抓着我的手臂,又有些兴奋的低声和我说道。
  我自然是看到了,但是有些紧张的神经质一样。因为在没有看到一个人的雪地里,居然看到一只大灰兔子在跑,自然是让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好在兔子不知道是冻坏了,还是在这种冰天雪地里饿坏了,居然在松软的雪地里跑不快。它开始慢慢移动的时候,我们还不觉得稀奇,可能是它感觉到危险之后,想跑的快一点的时候,没有想到反而一跳便陷入了一个雪窝,一跳便是一个大坑。等它再次爬出来的时候,它几乎已经移动不了。
  唐玉宝如果不是在夜里的话,想必一定会哈哈大笑。即使是这样,我也感觉到她身子已经颤抖个不停,笑得腰都弯了下去。
  我还真的没有见过她这么开心过,尤其是在这种尴尬的时候。这个时候看到她这么自然,我呆呆的站在那里,居然有些发痴了起来。
  “要不要去抓住它!”我忽然说出一句傻傻的话来!
  “不要!”唐玉宝却紧紧的抓住了我:“你看,那边的水田低那么多,雪没有一米也差不多了,这要是过去的话能不能出来还是个问题。何况咱们不还是有事吗?”她言语有些迟疑,那依依不舍的眼神显然是有些心动。
  我头脑发热,自然很想去把这只大野兔给她抓过来,这种表现自然是有的。不过看清下面矮了一截的水田,心里也有些发虚的。因为我是知道这丘水田平时比较肥沃,就是往常水田里都是很湿润的。不说我这要是去抓的话,必然是要趟进去的。这么冷的天,鞋要是湿了的话,肯定难免大病一场。
  唐玉宝没有在意我的迟疑,因为她根本就没有让我去抓的意思,她只是看着感觉到好玩而已。“你说说多奇怪,这么冷的天,它居然敢从洞里出来。”
  “下了这么多天的雪,想必它的洞窟也掩住了,如果准备不足的话,它们也是会饿的!我倒是相信它是出来觅食的,不过如今看来它想回去很难了!”我忽然静静的看着那只进退两难的野兔,也感觉到它有些乌龙。想必即使我不去抓它的话,它照这个情形下去,应该也很难回去自己洞穴了。
  “这大院的狗没有出来,如果有狗的话,它可就遭殃了!”唐玉宝忽然感觉这只野兔很可怜,居然紧紧的抱着了我的手臂。
  我也很奇怪,唐玉宝一说,我倒是想了起来,确实我们这个院子近段没有人养狗。以前我没有感觉到奇怪,可是这个时候唐玉宝一说出来,我忽然有些感觉到愣了下。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唐玉宝忽然紧张的和我说,可能已经回避了羞涩,这么晚也没有见到人,她忽然贴近我不安的说道。
  “什么味道?”我明显的愣了一下,不过马上确实感觉到了一股味道,这是一种熟悉的味道,因为这段时间我接触的有点多了好像。寒冷的空气里本来只有寒意,还有那冰凉的雪花味道。不过这个时候在空气中,居然隐隐的传来了一股淡淡的烧纸味道。
  大院很宁静,这个时候也没有人发现,在大院后面的棕榈树下,一堆纸钱正在烧起。
  周围是洁白的积雪,还有沁人的寒意。
  向茜菲苍白的脸呆呆的看着前方,那里是茫茫的积雪。她一双眼睛似乎完全的茫然,手里捏着一把纸钱,一张一张的不断扔到燃着了的火堆里。
  一对美丽的大眼睛完全没有了生气,那有些性感的唇部不住的哆嗦着:“我的孩子,我个崽也!你为么子会这样啊!你为么子要丢下爸爸妈妈呢?崽呀!我苦命个崽呢!”她开始还低低的念叨着,可能是想到了伤心处,居然泪如雨下的浑身抖动了起来。
  寒夜里太过寂籁,大院的乡亲都已经入睡。她幽灵一般的低低呼唤,在这后院回荡,传散到后面空旷的野外,让人听到不寒而栗。
  “喵!”
  一声突然的猫叫,在这轻轻的抽泣声中更加的妖孽。
  如果换一个人的话,肯定会吓得寒毛直竖,但是偏偏是陷入了悲伤中的向茜菲。即使她听到了这声猫叫,可是心中的悲伤远远大于这种突然的惊悚,她呆呆的蹲在那里,连头都没有抬一下,自顾自的抽泣着。
  一直巨大的黑猫,忽然出现在大院的墙垛上,一对漆黑闪着金光的眼睛,在寒夜里犹如两道利剑。它站在截下墙垛的房梁上,紧紧的盯着这个哀伤的女人。忽然它似乎感应到什么,一对眼睛居然看向后院那处倒塌了一般的土墙,似乎看到了那里有什么存在。
  喵喵!
  黑猫看到向茜菲没有反应,居然紧盯着远处那里,似乎那里有什么引起了它的愤怒。不过它似乎知道,自己如果跃下房梁,一定会陷入那深深的积雪一样,它居然虎踞龙盘一般,站在那房梁上示威。
  但是它似乎注定要失望,那个方向没有动静传来,也没有出现意料之中的事物。空气中只有向茜菲烧纸的味道,散发到飘飘摇摇飘荡着雪花的空气中。
  向茜菲虽然似乎感觉到什么,可是她没有在意这只黑猫,而是忽然抬头看向飘雪的天空。她蹲在那里似乎像一个受伤的精灵,一对绝望的眼睛,空灵的看着飘荡的雪花,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呐喊:“我的孩子啊!,你是不是听到妈妈在叫你,你为什么要这样,要离开爸爸妈妈呀!”
  这种断断续续的抽咽,在她身处黑暗中的呐喊声中里,让人听来浑身都有些发抖和难受。可是没有人来回应她,让她在绝望的黑暗中几乎跌坐在地上。看着黑暗中纸钱燃气的光亮,向茜菲似乎看到每一次光亮中,都是自己孩子的笑脸。于是她发疯一般的烧着纸钱,希望看到这种笑脸不断在自己面前闪现。
  可是有人按捺不住了,房梁上那只大黑猫,忽然虎立起来,再次紧张的看着远处。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看到什么,它再次看向下面蹲着的向茜菲的时候,一对乌亮的眼睛居然迷离了一般。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人看到了一件美丽的事物,心中不舍和不忍离开目光。
  虽然听到猫叫声,向茜菲并没有在意,因为她根本就不会关注,这只一直关注着自己的大黑猫。陷入过度悲伤的她,不断烧着手里的纸钱,想到了和孩子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心里不由更加的悲伤,情到深处更是放声的哭了起来。
  “它会不会过来!”唐玉宝紧张的贴紧我,眼神里全是恐惧。
  虽然我也不敢肯定,那只张牙舞爪的大黑猫会不会过来,不过感觉到自己胸口那块木牌微微发烫,想到临走时骆伯伯的嘱咐,我的胆子顿时便大了许多:“不要怕,别说只是一只黑猫,就是一只大狗咱们也不用怕!我手里不是有这个木谠吗?它敢过来我一谠把它砸到雪里埋了!”
  可能听到我的说法好笑,唐玉宝忽然轻笑道:“你和以前是不一样,现在胆子倒是肥了!”
  我不知道她这话是真是假,一时不敢接话,倒是看到蹲在阶前哭着的向茜菲,心里忽然有股不好的感觉。我慢慢把骆伯伯给我的东西拿出来了,在雪夜里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因为开始看的清楚,所以我也没有太在意。
  “你说这东西有什么用呢?”唐玉宝依旧好奇的看着我手里的木剑,虽然不过半尺长,但是在剑柄中间的位置,骆伯伯用血乌桃木雕了一个指头大的八卦,就镶在那个位置。
  “开始我还真的不知道做什么的,不过现在我隐隐感觉到它的作用了!”我似乎有些喃喃自语,手里摩挲着这柄木剑,眼光却紧紧盯着这边。
  向茜菲哭着伤心,居然已经已经坐到了地上去。而她头顶房梁上那只凶狠的大黑猫,正在焦躁的移动着,显然似乎要从房梁上找合适的地方下来。
  不过它显然不是想下到后阶向茜菲的位置,而是不安焦躁的找到了一处土砖砖缝,飞快的窜到一处空档不见了。待到它再次现身的时候,居然已经到了这片棕榈树旁的那株古柏边。也不知道它怎么从雪地上跨过,居然渡过了十多米的距离。它凶狠的想朝那个方向过去,虽然不知道它想干什么,但是看着它焦躁的神情,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它过来了!”唐玉宝紧张的在后面抱着了我的左臂,不安的看着古柏树下的大黑猫。
  我首次有些紧张了起来,本来以为它会和那只野兔一样,踏步这松软的雪地便会陷进去。没有想到它不但没有陷进雪地,而且以超乎我想象力的速度来到了面前。我忍不住拿起了手里的木谠,这个位置有些方便,那就是站在后阶棕榈树下的向茜菲应该看不到。
  喵!
  它终于对我的挑衅而愤怒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在雪夜的雪地中,居然快速的朝我们冲了过来。我紧张的举起木谠看到它越来越近了,忍不住便要挥扫过去的时候,忽然怪事发生了。
  只见它好像一只被人突然踩住了尾巴的狗,就在离着我不过三四米的时候,忽然便凭空跳了起来。再次在口里发出一声尖叫,我本来以为它会扑过来。谁知道它在跃起两三米高之后,突然便毫无征兆的一声凄叫,身子便如石头一般,直接的便落进了雪地里,直接的砸出了一个雪坑来。
  我以为这只死猫真有猫腻,紧紧的盯着面前的雪坑不敢异动,谁知道盯了好久也不见动静。
  “快看,快看,流血了,流血了!”唐玉宝忽然紧张的低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