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湘信有鬼 > 第十三章 小鬼老鬼一窝鬼

  国道建成新路开通,县里的官老爷们决定下来,我们村里和附近村里都沸腾了。
  因为县里的官老爷他们通过了一项议程,那就是把国道通路揭幕仪式,安排就搞到了我们村里。
  对于紧挨我们村里,又靠近国道两边的乡里人来说,这是一项莫大的荣耀。
  虽然大家没有明说,但是谁都知道这是魏翰公的功劳。作为我们村北方上游的一个村万福亭,他们派出了所有劳力来助威。
  据说我们住在这个村子里同姓本家,最早就是定居在万福亭的。只是到了前清初年,才逐渐的迁移到现在这个弘扬堂的。最后发展成了本姓三家分支,如今万福亭的本姓,都和村里一支同源。
  那时候因为人太多,村里的富户以魏翰公为主,捐献了不少粮食出来。自然便需要人手来碎磨谷物,和各种下手帮忙的活计。大家一片高兴兴奋,而村里人也第一次见到了魏翰公的汽车。
  那是一台美式的绿皮大卡车,车上能够坐下几十个人。据说当时村里的族老,和附近村里有名望的老人,都被魏翰公请到车上坐了,就在新修的路上跑了一圈。
  据说其中一个老人第二天就死了,但是因为坐了这个绿皮大卡车的原因,临死都和后人激动的说道,自己这辈子值了。就是在此后很多年以后,一些老人还记得当时的情形。
  据说当时十里八乡好多人,都通过亲戚朋友的转告,或者闻知特意赶来看热闹。那种轰动乡里的情形,许多年以后除了那个乱哄哄,麻糟糟的串联时代,再也没有什么时候可以比拟当时的盛况。
  村里的人固然欣喜,自此魏翰公的名声,也再次的风高浪急。
  不过魏翰公也没有太在意,继续行走于全国支持抗战,他的大名也逐渐的扬名到外界。而家里的一些生意,自然都交给了家族里的人管。
  国道对乡里的人的利益来说,自然是莫大的。
  短短的时间里,我们这个小村自然也热闹了起来。老百姓很简单的看到了目前的利益,也有一些老人却在杞人忧天。
  当然这些都不是主流,而最大的改变便是,这个沉寂了几百年的小山村,居然多了许多外来的人。因为谁也不知道,就在这个欣喜的时候不久,村里发生了一件事情。
  这是一件突然发生的事情,除了当事的一些人,甚至村里有许多人都不知道。不过当时因为在场的人不少,后来还是慢慢的传开了。让本来忘却了战乱危机的人们,心头再次多了几分压力。
  国道虽然修好了,那些有力气的劳力,大部分都被征集去了前线打仗。倒是有一些人便留在了村里帮工,因为村里当时有四家大户,每家都有不少田产需要打理,而这些人便成了最好的帮手。
  我们这家大院的主人,说起来便是我家太公的父亲,他曾经是前清手里的大御医,前清退朝之后归家开了药房。可是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太公却没有秉承家业,反而做了一个商人。
  太公在东安薄有家产,和魏翰公同是堂兄弟,而且还替魏翰公管着东安一些产业。而家里这边因为魏翰公的家属不多,他们家大院里的事物,我家太婆也便给照料一些。
  这天魏翰公家有个长工叫华守的,祖籍乃是中原河南人。他受命挑着三四百斤的谷物,来我们大院这边碎磨。当时大家都是在谷物里掺杂粮,顺便加上一些地瓜,准备做杂粮饼充饥。
  谁知道我们大院这边,有个老妈妈名叫马晚怜怜(奶奶)的,在帮忙清扫石窝边的谷物时,不知道怎么就被砸碎了右手小臂。那老对坑榔头镶着二三十斤的铁头,砸下来足有一尺距离和力度。
  那时候的马晚怜怜还很年轻,但是据说也被这一下杂碎了手臂。当时踩老对坑踏板的,也是一个长工的堂客,不光她被吓呆了,旁边诸多的人也被吓坏了。
  这个马晚怜怜我没有见过,但是她是我奶奶两个陪嫁丫鬟之一,据我奶奶提过一嘴,在那个****的年代里,她被人吊死了。后来我才隐隐知道,据说原因就是封建思想流毒猖狂分子。
  一个人的手被几十斤的铁榔头砸碎,而且据说是碎断了,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其中的惨状。当时我们这边大院的人都要疯狂了,虽说马晚怜怜不过是一个长工的堂客,但是她毕竟是我奶奶家陪嫁过来的人。
  我家虽然是医学传家,可是后人却没有行医的。
  加上我爷爷他们这些男人,那时候都跟随太公在东安做生意,家里不过几个妇孺而已。那些帮工的长工和短工,更是小事都怕的苦哈哈,大家当时都吓呆了六神无主。
  谁知道,那个华守居然不慌不忙叫人打了一碗水,那个打水的年轻人虎胜,后来就是我的外公。后来具体的细节如何,却是许多人都没有提过。
  但是大家都知道,那华守凭借一碗水,喷到马晚怜怜砸断的手上,她居然没有事了。
  许多人也许会认为说神话,包括我那老实巴交的外公虎胜公,后来却没有和人提过一句。当时还有一个年轻人帮忙,他就是牛爷堂叔辟第的弟弟开第公。
  这个开第公也算很有力气,不过那时候他年纪不大,不像他哥哥辟第公,那时已经跟随我太公在东安帮忙。这个前辈我也没有见过,据说在那个大超越的时代,因为食量太大吃不饱,最后吃树根撑死了。
  华守因为这件事情,外人传说他会淬水生肌,自此被魏翰公带在身边到全国行走。后来魏翰公回来乡里,华守却再也没有回来过。他留下的传说却依旧在,甚至还传了一些小道之术,给一些年轻人防身。
  他曾经说村里有股很大的邪气,是因为槐树底下的老龙气引起的,当时的人没有引起重视。但是那年的下半年,几个假鬼子陪着两个鬼子进村,在老槐树上吊死了几个革命党,有人传言村里有了冤魂。
  我对这些没有不信,因为我从小就怕鬼,所以我想我是很难遇到猛鬼。可是这天小华父亲吊唁,老对坑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于是有老人便说村里要出事,又提到了当年这件事。
  大家似乎一下被这件事情蒙上了阴影,最后在大家的要求下,去求壹太婆。目的自然便是让她和牛爷说,帮忙打电话给骆伯伯,问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第一次听到一个人有如此自信的预测,因为在牛爷打电话之后,省城骆伯伯传话回来说,村里西北方阴气冲天。
  说道具体原因,就是因为找细脚替身那只落水鬼,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有投胎,居然又找到了十九娘这边惹事。骆伯伯当初便没有剿灭那只落水鬼,因为知道他(她)是要投胎了。
  没有想到的是,它不但没有投胎,而且在四处游荡的时候,居然遇到了另外一只老鬼。骆伯伯没有说这老鬼怎么来的,但是显然应该属于村里某个地方,被人压制着一直没有动静,如今竟冒出头来了。
  还说不出一个礼拜,西北方必定还会出大事!
  骆伯伯的预测很快传开,让村里人人自危了起来。
  虽然说有些年轻人不屑一顾,但是还是有很多老人千叮咛万嘱咐。他说的方位的是大院的西北方,但是这边的大人们也人心惶惶。
  像我这种小孩子都感觉到了气氛不一样,就是我父亲都回来,特意嘱咐我妈妈,天天去接我上下学。我虽然感觉到紧张,但是更多的是有些高兴,因为居然有妈妈接我上下学。
  我后来之所以后来去了解骆伯伯,那就是因为牛爷打完电话,居然不到一个礼拜,村里果然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就是人凤的堂客突然喝农药了,这个惊天的消息震惊了所有人。
  作为村里的新提拔的党员,人凤这两年确实是春风得意。加上他天生多才多艺,自然走到哪里都是闪亮的。村里老一辈的领导要退,就是牛爷据说都是要退的,大家都看好人凤接班。
  不管是乡镇府派来村里驻点的领导,还是村里的新老领导,那都是对人凤交口称赞。大家看来未来提拔他做领导,也只是个时间的问题。所以在大家都看好他的时候,他稍微有些漂浮了起来。
  我当时对这些逐渐有些明白了,因为毕竟经常见到他。看过他英俊潇洒的样子,有时候站在一旁很是羡慕的。
  人凤的堂客刚刚喝了农药,便就有人说她撞鬼了,而且是骆伯伯说的那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