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诡神冢 > 第一百五十五章:诺言 新

第一百五十五章:诺言 新

“你祖先是姜子牙麾下的神将?
  
  你是姜氏的人?”。
  
  陈智对这个答案有些意外,他的那本满是半神图腾的册子里,明显没有关于鲛人这一族的记录。
  
  之后的历代族长,也没有只言片语,似乎对这支海族并不感兴趣。
  
  看来姜子牙从那时候开始,就已经把这一族彻底删掉了。
  
  这是为什么?难道是他认为他们已经没有用了吗?
  
  还是说……,认为这只海族,已经不可能活在世上了!
  
  “那你和我是有渊源的……”,
  
  陈智对那鲛人继续轻声的说了一句:
  
  “契约法的规矩,神约已定,代代相传,你们永远都是我们姜氏的人。
  
  你祖先立下的誓言,作为后代的你,也应该尊重!
  
  当然,我不会视你为奴隶,你的祖先是我的先辈。
  
  我们至少是朋友,你可以信任我啊……”
  
  “誓言?呵呵”,
  
  那鲛人忽然冷笑了一声,那双如海一般湛蓝色眼睛里,充满了鄙视之色。
  
  “你们姜氏的人也配谈誓言吗?
  
  姜子牙昔日许诺我的祖先,会封我他为海神!荣耀我一系海族。
  
  但代价是让我一系族人世代守护这海眼500年,不许外人进出,里面的海族也不可以出去。
  
  他说500年之后,他自会返回将我族人释放,然后封我族人最优异者为神!从此我们一脉便是神的后裔。
  
  昔日我祖先为了我族荣耀,便与姜子牙立下契约,出卖自身为奴,也卖了子孙万代。
  
  而后来呢?姜子牙一去不返
  
  让我空空等了5000年啊,我的祖先早已含恨而去,我族多少勇士屈死在这大海之中,一生未到外面去过。
  
  不要再跟我谈什么誓言!
  
  你们姜氏的人,不配起誓!呀唾”
  
  (呀唾)是上古时的一种语气词,有点儿像是现在的“呸!”
  
  但相比来说,这个语气更加的唾弃,证明对方的人格无比低劣,低劣到不配与之相言的程度。
  
  “你说什么……”,
  
  陈智脑中的那个白衣白须的影子,再次一下子浮现在脑海中,那个影子附加了鲛人所给的这些性格之后,然后再一次混乱起来。
  
  如果在半年之前,这鲛人说出了这些话,陈智会毫不犹豫的赏他一记风雷咒,让她为自己说出的谎言付出代价。
  
  然而现在……,经历了西域兽人的事情之后,陈智已经不敢再那么自信了。
  
  姜子牙这个人的形象在他心中已经模糊了,他的人格也是很矛盾的。
  
  一方面,他是挽救了所有人类的功臣,他所做下的功德是无法磨灭的。
  
  如果说他是罪人,那无疑是反人类的。
  
  在另一方面,他却做出了很多让人不齿的事,言而无信,即便是以几千年前的道德观也无法理解。
  
  如果他能欺骗西域兽人,那么他也很可能会欺骗其他的人!
  
  包括当时的世人,也包括他自己的神将。
  
  那同样的问题再一次出现了,那个维持人类世界的结界……
  
  陈智随后紧紧的闭上双眼,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随后他睁开双眼,盯盯的看向那条鲛人,
  
  “你说姜子牙对你的祖先有许诺,你可有什么证据吗?
  
  要知道,空说无凭,没有任何意义……”,
  
  “何须证据?”,那条鲛人咬牙切齿的伸出了自己的手腕。
  
  他上半身与人类女子非常相似,手臂纤长,皮肤白湛,只是上面满是粘液,比较粗糙。
  
  只见她的左手腕上,有很大的一截符咒,那符咒密密麻麻的缠绕着,像是一团蛇一样。
  
  “这是姜子牙赐予我海族的神印,代代相传,以证明我们的身份。
  
  他对我祖先说过,神子生命有限,远远不如鲛人。
  
  如果在这500年里他死了,他会让他的子孙回来履行诺言。
  
  以此神印为信!
  
  所以你刚到岛上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来了。
  
  但你并不是来释放我们的,而是来寻你想要的东西!
  
  你们姜氏人不守承诺!”
  
  “让我看看!”,陈智接过鲛人的手臂,仔细的看了看那所谓的神印。
  
  不由得心里咯噔的一声。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神印,而是一种特别的符咒。
  
  与武侯谷的那些天狗很相似,印在生物身上之后,这生物就算死了,也会变成凶猛的僵尸。
  
  死后依然可以守护着这里,非常残忍。
  
  估计这就是那些鲛人都变成水僵尸的原因……
  
  这时就听见这条五彩尾巴的鲛人继续说道:
  
  “我海族本子息兴盛,有10万余众,乃海中霸主,巨鲸海怪皆不敢与我等同语!
  
  言而如今,我们被封至这冰岛上5000余年啦。
  
  我们终日惶恐,却无法逃出此地,一旦逃出便会被剥夺法力,鳞片散尽,口不能言,神志尽失,犹如海中鱼虾。
  
  很多同类为了逃离这冰岛,竟然落入人类手中,变成了被人类玩弄的痴儿
  
  如此悲惨的下场,还何须证据?”,
  
  那鲛人说完之后面露悲戚,竟痛苦得无法言语。
  
  而陈智此时却全都彻底的明白了……
  
  [原来真的是这样……],陈智的心中默默的想着,
  
  [那些落入人类手中的鲛人果然是逃出去的,他逃离这里之后就会丧失心智,变成毫无思维的低级兽人,所以说他们才会被人类捕捉到……”
  
  陈智想到这里时,再次查看了一下眼前这条蛟人的气场。
  
  那果然是一种高级兽人的气场,智慧绝对不亚于人类,而她们的生命力和热量极高,在海中一定是非常迅猛的。
  
  这样的生物在海中,即便是鲸鱼也会畏惧,而且这种海生物的寿命极长,活1000年以上豪不费力,是很强的海族。
  
  想想这样的高等生灵,最后沦为人类的玩物,也的确是可悲。
  
  “你们在这里有什么天敌吗?”,陈智看着那鲛人继续问道,
  
  “你们的脂肪内有很高的热量,即便是活在这冰冷的海里,也不会死去。
  
  我估计这就是姜子牙,当初将你们留在这里的原因。
  
  既然逃离这里有很大的危险,那你们何必非要逃出去呢?
  
  为何不等在这里,更待来日呢?”
  
  “等待?我们怎可再等待?”,
  
  那鲛人气得咬牙切齿,无限的怨恨从她身体内生出,她的气场都变得赤红了。
  
  “1000年前,这海下被困之物挣脱锁链,竟然闯了出来!
  
  那东西宏大无比,疯狂丧志,竟然捕捉我鲛人为食。
  
  我鲛人日夜活在惶恐之中,众人齐力,却不能将其诛灭……
  
  多名勇士冒死冲出封印,想出去寻你们姜家,请你们来救我们……
  
  但他们冲出去之后,便被人类捕捉,变成豢养之物!至死没有找到你们。
  
  呜呜”,那鲛人说到这里的时候,无法言喻的痛苦迸发在她的脸上,她的双眼变得通红,几乎要流出血来了。
  
  “可怜从那以后,我鲛人10万余众,尽被那巨物捕杀!
  
  啊呜呜~,如今只剩下我一人啦!
  
  我请问你,昔日的姜子牙在何处?
  
  你们的誓言又在何处啊?
  
  啊呜呜,啊呜呜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