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诡神冢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召唤之术
随后,陈智和鲍平又简洁的聊了一些其他事情,便结束了这次的谈话……
  在鲍平临走前,陈智将在肯特山树杈上,找到的那块秦月阳嫁衣的碎片,拿给鲍平~~,让他留着做个念想~~
  鲍平摇摇头说不用了
  说这已经是死人的东西,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没必要再提起,应该忘记的事情,就去忘记吧……”
  等鲍平走后,陈智将所有的窗帘都拉开,让阳光再次通过窗子照射进来。
  他闭上双眼,感受着窗外阳光的温热,心中已经不像原来那样烦躁了,那团一直堵在他心里的乱麻,也已经解开了~~~~
  这就是鲍平处理问题的方式,他从不去纠结任何无法改变的问题,而是挑一条最可行的路去走,然后再一步步走出困局,所以组织内总有人说,新首领是一位解决复杂问题的专家!!!
  此刻,陈智已经做了一个决定,就以手中的这个银盘为线索,今晚就去查一查,这个东西到底为何物…………
  等到傍晚的时候,胖威和丁宁从医院回来了,两人嘻嘻哈哈的说着今天老筋斗被挤兑之后的样子~~~,并说着大夫已经开出诊断,老筋斗过几天就能出院了,这回再想躲在医院里不出来是不可能了!!!
  胖威看见陈智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非常高兴,笑着跟丁宁说,
  “这回可好了,你陈智哥的自闭症终于好了!
  前几天这小子像失恋了一样,天天窝在窝子里不出来,都他娘的快长白毛了~~~,我还以为是那个校花妞回蒙古了,他心碎了要自杀呢!!!现在看来已经好了!!!
  走~~~,晚上我请客,咱们去吃顿好的!!!”
  男人素来没有做饭的天赋,知道不用做晚饭都异常高兴,晚上的时候就跑到刘小红那里去吃火锅。
  刘晓红家的火锅店现在在这一带很有名,说实话,店里卖的都是大陆货,味道也是普普通通,但是所处的地段却非常好,所以往来的人很多~~~
  现在正是吃饭的时间点,刘晓红给陈智他们找了一个包间,吩咐厨房多送他们几个菜,便去忙了~~~
  偌大的包间里只有他们三个人,在吃饭的时候,胖威告诉陈智,老筋斗其实已经全好了~~~,脑子也完全恢复了正常~~~
  今天老筋斗偷偷的打电话给银行对账,让胖威逮了个正着。
  但一提起在蒙古的诺言,老筋斗立刻又装傻充愣,好像脑袋又出毛病了~~
  老筋斗那五个亿的存款,现在成了胖威永远的把柄了,但医生提起老筋斗现在的身体状态,他却表现的非常含糊!
  医生说,老筋斗的身体状态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老筋斗前些年每年都做体检,所以现在那些体检单子都在,原先的身体状态绝没有这么好~~~,而且老筋斗原先有高血压,现在也没有了~~~
  至于那个癌症嘛……,
  医生说了,有一段时间老筋斗好像特别讳病忌医,拒绝来医院做检查,而且情绪非常激动,开了很多抗癌药物~~~
  但至于老筋斗是不是得过癌症,要问他自己才知道。
  但事实上,老筋斗好像也记不清自己到底有没有过癌症了,而且对于当时遇见神仙的事情,他也说的模模糊糊,就像是暂时失忆了一样……
  三个人吃好了饭之后,便回宿命堂去了。
  郝英俊这段时间,一直在北京试镜,但似乎每一次都不顺利,总是被拒绝~~
  胖威这几天又变成了知心大表哥,天天晚上跟他这个表弟视频,在视频里,郝英俊扮男角,胖威扮女角,俩人一起背剧本。
  而丁宁这段时间则疯狂的迷恋上了一款叫绝地求生的游戏,整天在自己房间里嚷嚷着要“吃鸡,吃鸡!”,和一群游戏友大喊大叫~~~,满屋子吵吵~~~,那种疯狂程度,比精神病更严重,搞得陈智的脑袋晕晕的。
  终于到了晚上12点多钟的时候,胖威和丁宁都消停了,陈智一个人拿着一沓黄纸下了楼,走到了后面的院子里……
  自从黑鲸的事情之后,陈智就让人将后院的栅栏全都提高了,这里本来就挨着后山荒芜地区,周围又架起了栅栏,已经没有人会注意这里了……
  来到后院后,陈智先找了一个朝东的位置站好,然后在地上画了一个圈,拿出一把混合谷物埋进土里,最后拿出了一张黄纸,咬破指尖,在黄纸上画出了一个鸟形的图腾。
  最后,他用两根手指夹着这张黄纸,放在嘴边,轻轻吐出一口气,随后念出一阵冗长的咒文,而那咒文的声音若有若无的混在风中,在这个院子中慢慢回荡......
  陈智手中的黄纸缓缓的抖动起来,就像是被风吹动了一样,须臾,这张黄纸的抖动频率越来越大,好像随时能从陈智手中飞出去一样。
  陈智随后一指,那张黄纸居然燃起了火焰!
  见时机成熟,陈智作势将黄纸向空中一甩,
  “玄鸟~~
  速来!”
  “呼——————————”
  随着一阵冷风吹过,那些黄纸化成灰烬随风而去,整个院子里,开始漂荡起一股淡淡的焦糊味,那焦糊味很独特,就好像鸟的羽毛被烧焦了一样~~~,
  “呼————呼————呼——————————”
  随后,院子里忽然狂风大作,整个院子上方的夜空被大风席卷,一切都开始变得混沌起来,
  而在此同时,一阵西南风从空中狂卷而来,一团带着火焰的硕大的黑影从空中飘然下来!它张开巨大的翅膀,奋力扑打,将羽毛上的火焰打灭,烧焦的羽毛带着火星,在风中飘散~~~
  随后,一张极为狰狞的面孔,面向陈智,凶狠的尖叫了一声!
  “吱————————————————————,
  该死的庶子……”
  伴随着一声凶狠的鸟啼,玄鸟之子简狄,出现在陈智的面前……
  “吱————————————————————,
  该死的庶子……”
  伴随着一声凶狠的鸟啼,玄鸟之子简狄,出现在陈智的面前……
  “吱————————————————————,
  该死的庶子……”
  伴随着一声凶狠的鸟啼,玄鸟之子简狄,出现在陈智的面前……
  “吱————————————————————,
  该死的庶子……”
  伴随着一声凶狠的鸟啼,玄鸟之子简狄,出现在陈智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