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诡神冢 > 第二百三十五章 鬼刀的失落
    “你说你略欠考虑,鲁莽行动,但这些不是实话……”,
  
      鲍平改变了刚才的语气,灰色的眼睛中,闪出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感,
  
      “刀子,你这么做的真正理由,是因为对我失望了对吗?”。23US.COM更新最快
  
      “我……”,
  
      刚才一直牙关紧咬的鬼刀,这时忽然变得吞吞吐吐了起来,他没有回答正面鲍平的问题,而是低垂着头看向了地面。
  
      这时就看见鲍平肯定的说了一句,“你从那个时候起,你就不再相信我了………”
  
      鲍平坐在了椅子上,他的两只手臂放在膝盖上,也垂着头,深灰色的眼睛中,竟然看到了一丝落寞。
  
      “你当时向我汇报姬盈是叛徒的时候,我没有相信你,并命令你不许再提此事,姬盈是老首领的女儿,这个消息会让人心生变~~~
  
      你从那时候开始,就对我失望了,你觉得我不再信任你了,所以你选择了去找陈智……”
  
      “豹爷,您不要这么想,刀子是想保护你的安全,所以才会这么做……”,
  
      陈智赶紧在旁边解释道,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鲍平以这样的语气说话,让人有一种不忍的感觉,原来那双深灰色的眼睛,竟也有这么软弱的时刻!
  
      但鲍平依然落寞的坐在那里,他双眼低垂,看着地面,
  
      “陈智……,还记得在狐狸洞的时候,你是如何将我身负重伤的我,一步步背回来的吗……”。
  
      “我……,记得!”,陈智答道,一股难言的感觉升了上来。
  
      “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忘记过!”,
  
      鲍平继续说道:“那一次,如果不是你,我已经死了很久了,是你救了我…………
  
      但是你可能不知道!从我少年时起到现在,鬼刀像你那样的救我,已经无数次了!”
  
      “这……”,陈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从没见过鲍平这个样子,一种酸楚的感觉,凝聚在他们的心头。
  
      陈智看了旁边的鬼刀一眼,只见鬼刀表情看起来虽然没有变化,但陈智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鬼刀此时的情绪十分激动,这时就听鲍平继续说道,
  
      “那一年,就在老首领认我做义子的时候,我才刚刚13岁,鬼刀就被派到我身边了……
  
      在那之后,我们一起去过很多地方,一起慢慢长大,我看着鬼刀从小孩子变成武士,然后再一步步的晋升红带。
  
      鬼刀陪我出生入死,在无数的性命攸关的时刻,他从没有犹豫过的替我挡刀,如果他想要害我,我早就已经死了很多次了……
  
      而当他离开西岐王城的时候,我对他的信任竟然动摇了。
  
      陈智你知道,在那个时候,我竟然做出了,要将他们共同处决的决定……”
  
      “豹爷!别说了……”
  
      陈智厉声的说了一句,随后看向了鬼刀,只见鬼刀的嘴唇哆嗦着,眼睛中竟然有泪光闪动。
  
      然而鲍平却没有停止,依旧继续说道:
  
      “这大概就是我的无情吧!
  
      我从小就背着太重的担子,而义父留给我的这个王座,也太沉重了!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但男人,是不能退缩的,因为我们无路可退…………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鬼刀为什么要走,我也曾经愤怒过!
  
      但我后来慢慢想通了,他是对我失望了!在过去那么漫长的日子里,鬼刀身上为我留下的伤疤,多到无法计算,而在关键时刻,我却舍弃了他!”
  
      “您不必这么说自己,这并不是你一个人的意思……”,陈智劝慰道:
  
      “当时,你是迫不得已下的决定,我也同意了!而且你那时已经说了,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才能那样做……”
  
      “在万不得已的时候,也就是说,还是有这个可能性……”,鲍平打断陈智的话说道,
  
      “而鬼刀从十几岁时就为我舍命的时候,从没想过会这样的可能性,他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想要杀他……”
  
      鲍平的声音非常低沉,到最后,竟然有些沙哑了......
  
      他沉默了很久很久,最后才轻轻的说了一句:“刀子,对不起!”
  
      屋子里瞬间安静了,好像空气也静止了一般,不知为何,陈智的心头竟然生出了一种难言的酸楚感!让他的内心隐隐作痛,他看着鬼刀,只见他的喉咙在微微颤动,眼中闪着微微的泪光。
  
      大家又沉默了很久,大家都在自己情绪中安静着。
  
      这时鲍平忽然站起来,他的脸色又恢复镇定了,他看向了陈智和鬼刀。
  
      “今天我把你们两个集中到这里来,是要告诉你们一个事,一个本来不应该让第三个人知道的秘密。
  
      而且,我还要正式许下一个诺言…………
  
      从今天开始,我会完全的信任你们!哪怕有一天,你们两个中的一个用枪指着我的头,我也会依然信任!这就是我的承诺!!!!!”
  
      鲍平说完之后,严肃的看向鬼刀和陈智,
  
      “我告诉你们一件事情,姬洋!是我派去暗部的卧底…………”
  
      “小心隔墙有耳……”,
  
      陈智听到鲍平的这句话后,立刻将手指中的气流弹了出去,在他们的周围弹出了一个厚厚的结界,这个结界非常密实,任何声音都传不出去。
  
      “没关系,这个房间非常安全……”,
  
      鲍平轻轻地说道:“这个秘密,按理说只应该我和姬洋两个人知道,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保护他的安全,但现在,我要告诉你们……
  
      让姬洋去卧底,是老首领临死前安排的,让他打入暗部,然后在里面配合我们,将暗部一举剿灭!
  
      否则以暗部的发展速度,它们只要再袭击组织一次,西岐就彻底的灭亡了……”
  
      “那姬洋将来怎么办……”,提起姬洋,鬼刀的情绪有些激动,
  
      “按照武士的内部传统,他已经攻击了同为红武的我们,他将来即便是回来,也没有宗籍,进不了长老院,再也没有荣誉了……”
  
      “对!的确如此……”,
  
      鲍平声音低沉的说道:“但只有这样,才可能让人相信,姬洋是真的被逼到了绝路。否则没有人会相信,组织的首席红带大武士,会轻易的叛变西岐!
  
      这对于武士来说,也是最大的牺牲……”
  
      “那姬洋武士探听到情报了吗?”,陈智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些情报,应该都是他送回来的吧……”
  
      “是的!这就是我叫你们两个聚到这里的目的……”,
  
      言及此处,鲍平的语气非常严肃,“姬洋一直都在秘密的向我递送情报,但就在前两天,他和我的联系却忽然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