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诡神冢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夜入沙漠

      大门外车喇叭声响起,加油站的伙计把大卡车送来了,一起送来的还有很多防风用的沙漠大帐篷。【鳳\/凰\/小说网更新快无弹窗请搜索f/h/xiao/shuo/c/o/m】
  
      这种帐篷是埃及本地人自己的品牌,据说比德国人的帐篷还要结实,在沙漠中可以有效防风,而且外面涂着臭果漆,可以防止沙漠中的狐狸袭击。
  
      埃及的女孩子非常擅于处理食物,普娜早已经准备好了足够的淡水和肉干,他们把大大小小的行囊放在车上,然后把骆驼赶上了卡车,开始向前方的沙漠出发。
  
      阿特巴自己有一辆很好的越野车,车轮很宽厚,防沙耐用,车后舱装满了大帐篷和装备物资,借的那辆大货车超级巨大,上面载着几匹骆驼,这是埃及人进沙漠的常用的方法,用句阿特巴的话说,公路总有尽头,到了茫茫的大漠里,车辆已经无法再继续前行的时候,能真正帮助他们的只有骆驼。
  
      车子沿着笔直的柏油路飞驰,刚才的世界就象是梦一样消失了,眼前再没有了人烟和光亮,只有车子发动机的声音和风吹过窗口的呼叫声。
  
      透过车窗看去,前方是看不到头的黄色沙漠,一条公路势如破竹,将无垠的沙漠一分两半,夜晚的路上一辆车都没有,只要浓浓的砂土味道。
  
      车子一路向前行驶,道路上的沙子不时的被大风吹成了一阵阵的沙尘暴,那场景很是壮观,不过另一辆卡车上的骆驼都很安静,努力的伸着脖子向远方眺望,专心的让人觉得他们好像能看到人力不可及的什么地方。
  
      沙漠是极限的生存环境,对人的生存耐力是一种考验,在埃及领土中,适合人类居住的绿色面积仅占了国土面积的4%,而那96%全都是沙漠,埃及人从古至今都是在与沙漠打交道,早已经学会了在沙漠中求生。
  
      公路很快就到尽头了,在这里有个简陋的小车站,周围除了沙子还有一些被遗弃的破水袋,已经像是仙人掌一样的暗绿植物,阿特巴把汽车停在了这里,然后把骆驼赶下来。
  
      现在正是半夜十分,一望无际的沙漠上漆黑一片,当汽车在这里停下的时候,前方的沙尘暴突然停止了,阿特巴说这是个好兆头,说明这片沙漠欢迎他们。
  
      西部沙漠整体属于金色沙漠,这是一个属于埃及巴哈利亚绿洲以南的荒蛮沙地,褐金色的沙漠金茫茫一片看不见人烟,在夜晚中显得极为神秘。
  
      他们把骆驼解下来之后,把物资和水袋放在骆驼背上,然后骑上了骆驼继续赶路,他们在沙漠中行走了几个小时后,天渐渐的发亮了。
  
      早上的朝霞将整片沙漠从沉睡中唤醒,在阳光的照射下,前方的整片沙漠看起来犹如一片金色的海洋。
  
      当天边的朝阳照耀在沙漠上时,陈智发现沙漠深处似乎发出了一点点璀璨的光辉,光辉如同钻石般闪耀。
  
      陈智曾经在资料中看过,那些发出光芒的并不是钻石,而是特殊的矿物质,沙漠百万年前也曾经是汪洋大海,历经环境巨变,海枯石烂,海底火山和红藻类化石形成的白垩岩都露出了地表,火山爆发时,熔岩冷却后凝固成粗粒铁石英砂,铺满于整片沙海之中,让这片沙漠在阳光下光芒璀璨。
  
      天越来越亮,气温也逐渐升高,灼热的太阳立刻毫不留情的照射在他们身上,陈智感觉自己身上的水分快速蒸发干了,身体被无情的烈日烧烤着。
  
      白天的沙漠也会看见人烟,在他们的身后有一辆越野车与他们相交而过,车上的人都带着面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他们的眼睛中充满了敌意,死死的盯着陈智的团队,又看着米娜和姬盈,手中长枪一直对着他们,直到消失。
  
      阿巴特告诉他们,在沙漠中没有法律,任何人都可以以任何理由向对方开枪,然后把尸体扔在沙坑里,也许永远都不会被发现,也没人会去追究,如果没有男伴相随,女人独自行走沙漠,就是自寻绝路。
  
      等到下午时分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身体水分消耗的极快,尤其胖威,已经彻底中暑了,哼哼唧唧的骆驼上抱怨着,现在他们知道埃及人为什么习惯带头巾了,在烈日的沙漠中,皮肤裸露在外面就会随时被灼伤,他们把围巾都围在了头上,感觉自己的身体像在蒸笼里一样冒着汗气,太热了。
  
      阿巴特口中的那个绿洲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遥远,他们在炎热的沙漠中向前走了七个多小时,而这个时候,太阳的光芒渐渐变暗,沙漠中的大风刮了起来,阿巴特说,现在是时候休息了。
  
      他们把两辆车停在了一起,作为晚上抵挡大风的基础,然后在车的周围用一圈布围上,作为遮挡,准备今晚就在这圈围挡的下面用餐和睡觉。
  
      普娜临行前带了几只收拾好的鸡,现在趁着太阳没有落下,她用油纸把鸡包好,埋在了沙子里,这就是沙漠烤鸡了。
  
      在烈日下,沙子下面的气温极高,就像是烤炉一样,而且加热均匀,胖威和阿巴特一起架起了帐篷,陈智帮着米娜架起了篝火,对于沙漠骤降的气温而言,这一团火带给他们的不仅仅是温暖,还是安全的信号,普娜则为他们煮在沙漠中喝的薄荷茶,听说这种茶可以有效的防止中暑,在沙漠中像是避暑药一样。
  
      篝火的下的沙子加热的很快,过了一会后,普娜把沙子挖开,新鲜出炉的沙漠烤鸡散发出的阵阵的香气,那诱人的味道能飘到七里外,真不是盖的。
  
      大家走了一天没有吃东西,全都围在一起掰开烤鸡来吃,烤鸡外脆里嫩真的一级棒,虽然上面有点沙子,但大家还是吃的很痛快。
  
      等吃完之后,阿巴特告诉他们,必须要把这些吃剩下的骨头扔到帐篷外的地方去,沙漠里的狐狸嗅觉很敏锐,很快就会被吸引而来。
  
      他们将鸡骨头扔出帐篷后,果然就看见了一群沙漠小狐狸出现在沙漠里,那一个个瘦小的身影在黑暗中看起来像幽灵一样,双眼中闪着蓝色的寒光,争抢着撕咬鸡骨头。
  
      他们围在篝火旁边饮用着薄荷茶,这时的太阳已经完全落下来。
  
      夜色弥漫,整个沙漠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中,这里的天空通透度非常的高,银河的细节十分清晰,天空中不时的有流星划过,美的如一场梦境。
  
      胖威在酷热中走了一天,喝着薄荷茶后感觉好多了,现在找个没人的地方方便去,对于这个浩瀚的沙漠中,文明没有了意义,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厕所。
  
      阿特巴虽然是个粗人,但能看出非常疼爱自己的女儿,他把普娜的营帐安扎在自己的旁边,并表示今晚愿意为大家守夜,主要也是想在一群外国人中确保女儿的安全。
  
      晚上大家睡在帐篷里,阿特巴建议大家一定要多穿点衣服,因为到了下半夜气温就会骤降。
  
      阿特巴说的果然没有错,陈智在半夜里的时候被冻醒了好几次,睁开眼睛就看见外面依然是璀璨的星光,阿特巴忠诚的在篝火旁为大家守夜。
  
      陈智最后一次被冻醒后就睡不实了,一直闭着眼睛半睡半醒,现在是开罗凌晨三点多钟,深夜中的沙漠非常宁静,只有旁边的胖威传来一阵阵呼噜声。
  
      而这时,帐篷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在这宁静中非常清晰。
  
      陈智反射性的坐了起来,仔细看去,只见帐篷的外面映出了一个人影,那个人影很矮小,像是个小孩一样,正对着陈智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