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诡神冢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凯旋的代价
【感谢大豪重赏:行走DNA的马甲50000】
  
  之后的事情都在计划范围内处理,陈智等人被急救队送到山下之后,正规的医疗队早已经等在那里多时了,在宁斌唐家的帮助下,他们被送入本地最好的医院进行紧急医疗救助。
  
  鬼刀的主要伤害在内脏器官上,姬盈的膝盖骨粉碎性的骨折了,而陈智的伤势最为严重,他的身上有十二处骨裂点,虽然没有骨折但那种疼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大家都难以想象他是怎样一路挺着走回来的。
  
  从吉林的急救中心出来之后,他们被转回了Z市的鲍家疗养院里,武士们被送回组织内部治疗,也是从那时起陈智就再也没有见过胖威,据说自从他回来之后,就再也没和任何人说过话,他接受组织为他做的医疗安排,接受组织内最先进的医务治疗,但拒绝与任何人交流。
  
  胖威的伤势并不是很严重,他的外伤基本痊愈之后,就默默的带着自己表弟的尸体离开了。
  
  组织方面也曾经派人和他谈过,挽留过他,并提出要进行补偿,又提出过要帮他处理表弟的后事,但胖威甚至都没有去拒绝,就直接消失了。
  
  而陈智知道这个消息后也没有去找他,他不知道该和胖威说些什么。
  
  在此期间,老筋斗来看过陈智几次,他告诉陈智,长白山上的善后工作十分的复杂,那片地域下面现在基本已经破坏了,以后再有人想通过那条路进入地府已经不可能了,阴曹地府真的已经和人间断绝了,但现在事情依然在处理之中,这里面多亏了穆赫和宁斌帮忙,才能将影像降到最低。
  
  而那颗火灵石已经被姬洋带回了组织,大巫们已经将火灵石按放在结界上了,据说,结界的平衡性已经非常稳定了,而且这颗火灵石的力量异常的强大,整个结界的火属性已经完全蓄满了,估计在之后的近千年里都不必担心了。
  
  还有就是,他们这段时间里调查了胖威的那个表弟郝宁,调查的结果让人意料之中,郝宁已经失业多年了,生活非常的拮据,而在前一段时间他却意外的去赌场输了很多的钱,这是在摄像头里查到的。
  
  组织经过调查后,发现郝宁在前一段时间的时候曾经和一个神秘人接触过,这个神秘人给了他不少的现金和黄金,但郝宁的确是一个懦弱没主意的人,和他有接触的人很少,所以没人太了解他的情况,具体的细节已经无从查知了。
  
  但是可以想象到,估计从那个时候开始,郝宁应该就知道胖威会叫他来这里,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巫术控制住的。
  
  他也许不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危害程度,但他的确因为贪心而做出了某种配合暗部的事情,否则以那些蓝带武士的警惕性,不可能轻易的被伤害,估计郝宁从出现的时候,身上就带着蛊术。
  
  所以以此推断,首领当时所下的命令是正确的,决不能将已经被巫术控制的郝宁带到冥舟上,否则郝宁一旦变成傀儡之后,力量之大是大家想不到的,肯定会与他们在忘川河水上同归于尽。
  
  所以,姬盈的行为并没有什么问题,她是一个武士,服从命令是天职,人在关键时候做的抉择必须冷静,不应该带有个人感情的因素,而她的这个行为也救了所有人的命。
  
  估计胖威早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他是个聪明人,他的心里明辨是非,但是明辨是非并不代表可以原谅!
  
  胖威离开好久之后,陈智从没有想过去找他,甚至没有想过去给他打一个电话。
  
  对于胖威的事情,陈智的确表示非常的遗憾,但是对于这件事情,陈智的负罪感尚可以舒缓,但是对于秦月扬那件事……,陈智永远无法放下心理的包袱,他无法忘记,是自己亲自带队,将秦月阳送入地府,也是他让秦月阳带上那条镣铐,被锁在了地府之中。
  
  陈智不止一次地希望豹爷能够联系他,希望听到他解释首领当时为什么口出谎言,为什么给他一条明知道有问题的黑金链子,把秦月阳活生生的禁锢在地府之中,秦月阳并不是叛徒,他对组织立有大功勋,于情于理,都不能处决她。
  
  但让陈智失望的是,在这段时间里豹爷一次也没有来过疗养院,也没有给他打过电话,好像忘记了他这个人一样。
  
  相反的,鬼刀倒是来过几次,他告诉陈智,组织内现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局面有些混乱,让陈智暂时不要回组织,也不要参与进去,以免发生连带危险,鬼刀当天就留在了疗养院里,贴身保护陈智的安全。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在之前那些惊心动魄的日子过去之后,这段日子反倒显得非常的难熬,陈智甚至有些不习惯自己的身体和脑力一直处于无压力状态了,但是他脑中总是在思虑着一个问题,一个他从头到尾都产生着很大疑惑的问题,这个问题很复杂,而且牵连非常大,但是他不敢细想,一想脑子就会剧烈的疼痛,那种感觉就像是被刀子割一样。
  
  终于有一天,有人敲响了他病房的门,鬼刀机警地站起来,把门打开之后,看见外面站着几个伙计,而中间站着的人正是豹爷。
  
  “你们先出去吧!我们要聊聊……”,豹爷依然风轻云淡的说。
  
  “是!”,鬼刀答应了一声之后,便转身出去将门关上了。
  
  这时,就看见豹爷缓步走了过来,坐在了陈智的病床对面,
  
  陈智和他面对面坐着,他发现豹爷真的是变了,在短短的一段时间里竟然清瘦了很多,眼窝有些塌陷,眼圈非常的红,似乎在这段时间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我来和你聊聊……,你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我……”,
  
  豹爷说完之后掏出两只烟,递给陈智一只。
  
  “首领为什么说谎?”,
  
  陈智没有绕圈子,直接干脆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哦!”,
  
  豹爷说完之后点上烟,深灰色的眼睛看了陈智一眼
  
  “首领口出慌言,必须立刻禅位,这是组织内的铁律,但是这件事现在已经不可能实施了!今天凌晨2点钟,首领因为在地府中的战斗受伤,心脉断裂,医治无效,已经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