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诡神冢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幸存者
    那个人明显被吓坏了,他浑身紧紧的缩在一起,在寒风中如无助的叶子一样哆嗦着,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刮成一条条的碎片了,满身都是结痂的血口子,他的头蓬乱,神情恍惚,正是胖威的表弟郝宁。』
  
      大家看见郝宁之后立刻就愣住了,随后急忙走了过去,刚才经历了那么长的时间,大家心里其实都有这个猜想了,只是没人说出来,没想到郝宁这小子命这么大,真的活下来了。
  
      “郝宁!我老弟呀!”,胖威大叫了一声,第一个冲了过去,
  
      “弟呀!我可真是把你给坑了,你这么久到底去哪儿了,我心里一直都像压了块石头似的担心你,你说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啦……”。
  
      胖威说的一点都不假,其实在刚才的很长一段时间,胖威都十分的担心他这个表弟,因为他们的肩上背着组织艰巨的任务,团队又一直处于生死之间,那时候个人的情感必须抛下,所以胖威虽然一直心急如焚,但也不好表现出来。
  
      在看到那些蓝带武士已经被吓得丧失了心智之后,胖威其实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那么强大的武士都变成了那个样子,像郝宁这种软脚虾肯定活不下来了,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浩宁还真的是活下来了,这让胖威大感意外,十分的惊喜。
  
      此时的胖威再也没有了其他牵挂,失而复得的表弟让他倍感安慰,他觉得,这世界上再也没有让他放不下的事情了。
  
      而浩宁看见胖威之后,眼泪立刻就流了出来,大嘴一咧哇哇的大哭起来,浩宁本就是个胆小懦弱的人,长这么大鸡都没杀过一只,虽然是盗墓贼的兄弟,但是自己连乱坟地都不敢去。
  
      在地府中这一条艰辛的路程,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趟过来的,虽然他现在没有什么大损伤,但已经吓得半死了,精神已然接近崩溃,这里的气温非常低,如果陈智他们不来,冻也把他冻死了。
  
      他看见胖威来了之后,立刻扑了过去,把胖威抱得紧紧的,放声大哭,“哥……哥……,你可坑死我了,哇哇哇~~~~~”
  
      郝宁一时之间什么也说不出来,就是不停的哭,不停的埋怨胖威,陈智本想问他些话,也只好作罢了。
  
      郝宁和胖威两个人抱在一起像大熊抱小鸡一样,郝宁哭成了一锅粥,大家看着心里都非常不舒服,其实按原来的计划,郝宁只是个渡者的角色而已,非常安全,甚至都不需要他下船,没想到最后会变成这个样子,真是难为他了。
  
      “对了!”,胖威陪着郝宁哭了一会后马上恢复了理智,问他道,
  
      “你们那队人到底是出什么事了?不是让你和那些武士们等着第二班冥舟过来吗?你们怎么都消失了?你是怎么自己跑到这地方来的?”。
  
      “我也不知道啊!我还以为我已经死了呢……,呜呜!!!”,
  
      郝宁边哭边说,他的眼泪像止不住的水龙头一样,每个人的承受能力都有一定的底线,当过了这个底线的时候就会崩溃,郝宁已经大大的过了他的承受范围,他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眼睛中也出现了精神崩溃前的涣散状态。
  
      “你们走了以后,我们就在河边等着冥舟回来,那些武士们太吓人了,我站的离他们远远的,我正在河边等着冥舟回来呢!忽然嗡的一下,我的脑袋忽然一疼,好像被人打了一棍子似的,然后我就晕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就现那些武士们都没有了,我人已经在这林子里了,我到处的跑哇!这林子里的树枝都跟钢刀一样,刮一下就是血,我衣服都被刮破了,我还怕疼,我只好坐在这里了,哥……,你终于来救我了,你可把我给坑死了……,哇哇哇~~~~”。
  
      浩宁说完之后又放声大哭起来,他现在已经彻底崩溃了,无论胖威如何去劝都制止不了。见他这个样子,胖威的心里十分愧疚,当时让郝宁加入团队也是无奈之举,现在想想看真是坑了他……”
  
      “老弟!你快起来吧!别在这里哭,我们现在赶时间,等到了忘川河坐上船了我们再说……”,
  
      胖威是个明白的人,他知道这里可不是抒感情的好地方,他连拉带扯的把郝宁拽了起来,郝宁浑身哆嗦着无法站立,胖威只好用肩膀把他撑起来,扛着他继续向前走。
  
      看到郝宁归队了,大家都替胖威高兴,而胖威的情绪也明显的开朗了,刚刚失去同伴的痛苦有了一点缓解。
  
      他们接下来的路程就顺畅的多了,前方直走往下就下了野狗岭,穿过了望乡台,再之后,他们直向酆都外城的出口走去。
  
      越向前走,大家活下来的**就越强烈,那是一种想返回到阳间的兴奋,最后,他们终于在云雾弥漫之中,看到那条忘川河模模糊糊的出现在眼前,估计再走个千八百米之后,他们就会抵达忘川河了。
  
      而这一路上,陈智却觉得姬盈十分的不对劲,姬盈不是一个容易产生质疑的人,她的心智非常的坚强,做事豪不犹豫,素来以武士尊严和忠诚为最高准则,是一个忘记自我,使命至上的优秀武士。
  
      但是自从救了郝宁之后,他们这一路走来,陈智的明显感觉到姬盈的眉头一直紧锁着,闷闷不乐,脑中好像在想着什么事情一样,而这件事情却让她非常的烦恼,让她一路上都默不作声……,
  
      陈智几次问她,但她都没有反应。
  
      而当他们终于要走到忘川河的时候,身边的林子也已经到了尽头,前方再走几步就看见水汽弥漫的忘川河水了,这时,就见姬盈提着长刀轻飘飘的拦住了胖威的去路。
  
      “这个人,不能跟我们一起走了……”,姬盈一只手推住了胖威的肩膀,轻声的说。
  
      “你说什么意思?你说谁不能和我们一起走?”,胖威立刻就停了下来,他被姬盈搞得莫名其妙,他肩膀上背着的浩宁本就吓坏了,现在圆圆的睁着眼睛看向姬盈。
  
      这时,就看见姬盈的双眼垂下来,不去正视胖威的眼睛,手中默默的抽出了长刀,阴冷凛冽的刀气射了出来,
  
      “领有令,让我处决这个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