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诡神冢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武士的荣耀
    鬼刀的话,让陈智想起了月光下,那五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红带武士。
  
      “刀子,能跟我说说组织中武士的事情吗?”,陈智之前从来不会问鬼刀这些问题,但他现在的身份不同了,他已然成为组织中重要的角色,既然以后需要借力于这些强大的武士,那他现在急需在鬼刀的身上了解到关于这些武士们的信息。
  
      “我们这些武士都是从小在组织内长大的,有一些是武士们的后代,也有一些是组织在外面挑选的骨骼精奇的孩子”,鬼刀看着手中的酒杯,轻声答道。
  
      “我们在组织内部受训,武士的等级制度非常严格,没有一丝的人情。从最初的白带武士,逐渐升为蓝带武士,但晋升为红带武士却是武士一生最高的荣耀。组织内的红带武士只有五个人,自古以来一直是如此,当成为红带武士时,身份就变成了大武士,是所有武士们的领袖”。
  
      “其实你们这个等级制度挺好笑的,听起来好像跆拳道一样”,陈智借酒意笑着说道,
  
      “再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何必还红带白带的教条化呢?为什么不干脆多提拔一些红带武士。我记得在狐狸洞时,那个叫傅叶完达的武士,好像就是因为没有被晋升成红带而被背叛组织的吧?听说红带武士中,有三个都是姬姓后代,看来这种晋升制度,也是看重血统的吧?”
  
      “并不是”,鬼刀坚定的摇摇头说,“晋升红带武士,完全是实力强弱的结果,与血统没有任何关系。傅叶完达是个很优秀的武士,是我从小敬重的人,他在组织内很有声望,但他一直到死也不懂,极限体术并非是蛮力的结果”。
  
      鬼刀说道这里后微微停顿了一下,摸了摸袖口继续说道。
  
      “其实我们腕带的颜色并不是染色的,我们从成年开始,每个人都会得到一条白色的腕带,这些腕带由上古时期炽鸟的羽毛织成,由组织的神巫加持,会根据武士的能力而变色,当我们把这条腕带系到手腕上时,这一生都不可能拿下来。”
  
      “那就是说,你们红带武士不是受封的,而是自然生成的?”,陈智惊讶的问到。
  
      “对”,鬼刀点了点头答道,“其实这些腕带,是在我们的手上自动变色的。
  
      我15岁时,得到白色腕带,在18岁变成了蓝色,在那时,很多年长的白带武士,都还没变色。而我22岁生日的那天晚上,腕带一夜间变成了红色。那时,傅叶完达已经年过五十岁了,而他却一直没有等到这一天。
  
      作为武士,对这种荣耀的追求是你难以想象的,很多蓝带武士终其一生,都没有看到腕带变色,于是他们开始怀疑,这条腕带制度从头到尾就是骗局,是组织上层依据血统高贵而暗箱操作。于是,一些武士就这样郁郁而终了,但还有一些人不甘心这种命运,于是他们叛变了”。
  
      “叛变了?去了哪里,暗部吗?”
  
      陈智对叛变这个词语非常的敏感,他马上想到了在暗地里和组织一直较量的暗部。
  
      “对!”,鬼刀轻轻的点了点头,
  
      “暗部的信息我不太了解,但我知道,它们在大量招纳武士。一些自认为才能卓著,但是却没有晋升的蓝带武士,就这样叛变去了暗部。他们用尖刀将手腕划烂,血染腕带,发誓与组织不共戴天。听说这些人在暗部利用邪术,翻倍增强自己的能力,短时间内变得非常厉害,具体到什么程度现在还不得而知”。
  
      “原来是这样”,陈智点了点头,向鬼刀的手腕处看去,“这些腕带真的可以自己变红啊?”
  
      “是!”,鬼刀淡笑了一下,挽出手腕上那截鲜红色的腕带,
  
      “能力越强,颜色就会越鲜艳。首领说过,这鲜红如血的颜色是组织世代武士血染沙场,用灵魂染就而成的,它是对武力最公正的判决,是武士终生的荣耀。其实在腕带变色之前,武士对自己的能力已经清楚了,体术练到极限的时候,需要悟性来完成后面的那部分,可惜傅叶完达到死都没有明白。”
  
      鬼刀说到傅叶完达这里时,似乎有些伤感,又连喝了几杯冷酒。
  
      陈智看着鬼刀袖口处鲜艳的红色,问了句,“你们几个红带武士之中,那个肩膀上满是刀疤的女人是谁?她知道你得到了白浅的刀,说她想看一看”。
  
      鬼刀的眼睛忽然警惕的闪了一下,随即低下了头,淡笑着说道,“她叫姬盈,是首领的女儿,父母皆是大武士,她很厉害,别去招惹她”。
  
      鬼刀说到这里之后,伸手把一直放在身边的长刀拿了过来,拔出刀鞘,顿时,一股弥漫的霞光带着寒气迸发出来,把室内的白炽灯光都压了下去。
  
      “我正要问问你,这上面刻的字应该是神文,帮我看看是什么意思?”
  
      鬼刀指着雪白刀身上刻着的一个文字说道。
  
      陈智仔细的看去,只见这是一个合体的字,主字比较复杂,而副字则是代表着杀戮。
  
      “这个字念作:诫”,陈智看着鬼刀说道,“如果我没翻译错的话,白浅的这把神刀,名字应该叫做——杀诫”。
  
      “呵呵!看来这把刀非常的适合我”,鬼刀笑着,将这把刀贴身放好,然后继续喝起酒来。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鲍家的伙计在山上把胖威抬了回来,胖威在三子的墓碑旁边睡了半宿,早晨的时候腿已经不能动了。陈智和鬼刀都喝了很多酒,睡在了长厅的桌子上,两个人一夜间不知不觉的喝一桌子的酒瓶子。
  
      所有人在白天醒酒之后,决定要离开别墅,一起返回陈智家了,他们出来了这么久,陈智的老爸早就已经担心的无可无不可。这段时间陈智一直用电话跟他爸联系,骗他爸说自己还在外地公差,他爸对拆穿他的谎言并没有兴趣,只是不停地催促让他早点儿家。于是他们跟豹爷打过招呼之后,决定集体搬回宿命堂了,
  
      所有人现在还不知道,一个巨大的惊喜,马上就要落在他们的头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