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诡神冢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团队再聚首
    陈智一个人穿过了别墅区,走进了温泉湖的后方,他知道,所有人都在那里等着他,他的伙伴们没见到他是不会离开的,从天狐神墓中回来之后,这是团队第一次聚在一起。。:。
  
      在鲍家的‘私’人公墓,墓山的脚下,有一个专供守墓工作人员吃饭休息的长厅,和温泉别墅豪华的风格不同,这个很长厅内很简陋,只有一个长条的木头桌子,和几张简便塑料凳子,临冬的天气逐渐转凉,室内放了一架很大的火炉用来取暖。
  
      豹爷定的规矩,为了表示对墓山上逝者的尊重,温泉别墅内不设餐厅,不能宴席,所以他们今晚就在守墓人的屋子里将就一下。
  
      长条木桌子上放了很多的酒菜,胖威已经喝的满脸通红了,他用胳膊勾着身边的鬼刀,在鬼刀耳边叽里咕噜的不知说些什么,鬼刀明显也喝了很多,眼睛发红,脸上的表情依然平静。
  
      所有人看见陈智回来后都很高兴,坐在桌面上的还有秦月阳,她一直没有走,明显是特意留在这里等陈智的。秦月阳最近的变化非常大,喝了些酒后,本就漂亮的眼睛‘波’光闪闪,笑起来十分娇‘艳’。
  
      胖威大呼小叫的叫陈智赶快过来,陈智笑着走过去坐在了鬼刀身边。
  
      这是从神墓出来之后,陈智第一次看见鬼刀,鬼刀依然是那副闷不作声的扑克脸,像个闷葫芦一样,陈智看见他却有些小‘激’动,当时在神墓里,让胖威把他背出去后,自己从没想过还有活着和他见面的一天。
  
      看见陈智坐过来之后,鬼刀淡淡的笑了一下,“印记拿到了吗?”
  
      “哦!拿到了”,陈智一愣,没想到鬼刀会先问他这个,立即笑着打开了自己的右手,把手掌上的双龙印记,晾给所有人看,“原来这个印记会这么重要啊?”。
  
      鬼刀看到印记后,立刻站起身来对陈智施半跪礼,陈智怎么搀扶也没有拉住。
  
      “我靠!这是什么破玩意儿啊?跟两条大长虫似的,凭什么还让刀子拜你,刀子快起来!”
  
      胖威明显已经喝的太多了,没说两句就开始胡言‘乱’语起来,“橙子,你小子刚才是让人给打了吧?怎么脸这么白?是谁欺负了你?告诉我,哥哥给你报仇去。”
  
      “这是姜氏继承人的印记,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姜子牙的继承人了,是姜氏的族长”。
  
      陈智把自己的新身份,告诉自己这些同生共死的伙伴,在他们面前,陈智不想有任何的隐瞒。
  
      “什么狗屁组长?还大队长呢!你当你是小学生啊?我告诉你,橙子,你做的缺德事,我刚才都告诉刀子了。三子死的时候,你还把我当成叛徒,还打了我,你太他娘的让老子伤心了,老子对你真心真意的,全都喂了狗了。你看人家刀子就相信我,他说他一直都知道我不是叛徒”。
  
      “是吗?”,陈智扭头看向了鬼刀。
  
      “是!”,鬼刀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他。”
  
      “为什么?你没看到当时的情况……”,陈智一时之间竟然有一种羞愧感,感觉自己是团队中,唯一怀疑兄弟的人。
  
      “我看人不用眼睛,用感觉”。
  
      鬼刀给自己的杯子里倒酒,冷冷的说道,“我信任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你听见了吗?你听见了吗?这才叫兄弟。什么叫做信任?”,胖威看起来对陈智之前怀疑他的事积怨很大,大声抱怨着。
  
      “信任就是哪怕我用枪指着你,枪响了,你也他娘的也会认为是枪走火了。靠的!你就惭愧吧!你个瘪犊子玩意儿良心让狗给吃了。”
  
      胖威真是喝多了,抱怨够了之后,又转头看向了秦月阳,“你行啊你芹菜秧子,别看你长的跟非洲难民似的,却傍了豹爷这棵大树,也不知道豹爷的眼睛是怎么长的。不过说实话,你最近是越来越漂亮了,以后你就是豪‘门’贵‘妇’了,来喝酒喝酒,你出头了别忘拉兄弟一把!”
  
      胖威说完后举起酒瓶子给秦月阳倒酒,之后他的情绪一直很‘激’动。一会大声骂陈智没良心,一会儿又大声的哭着三子,已经进入半疯状态。
  
      陈智也默默的喝酒,不知什么原因,他觉得今晚的酒格外的好喝,但临冬的深夜有些冷,长厅内四处透风,这些白酒喝到心里感觉有些**辣的。
  
      秦月阳不胜酒力,再加上豹爷回来之后,她一直不放心,所以早早的就回别墅了。胖威喝大了之后,说要上山去陪三子,半疯半癫的谁也拦不住,自己拎着酒瓶子上山了。
  
      长厅里只剩下陈智和鬼刀坐在这里对饮,陈智觉得鬼刀刚才说的那些话,非常有趣,笑着问道。
  
      “既然你看人只凭感觉,那你看我是个什么人?”,
  
      “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鬼刀毫不犹豫的回答,他今晚的兴致非常好,不停的自斟自饮,两个眼底有些发红。
  
      “我在神墓里昏‘迷’之后,你让胖威背我出来,把自己留给白浅……,我总以为可以保护你,但最终都是你救了我……”。
  
      鬼刀说到这里后停顿下来,好像不知道说什么了,他举起酒瓶给陈智倒酒,然后就沉默了。
  
      “呵呵!”,陈智想起自己当时的壮举,也颇感为自豪,觉得自己关键时刻也‘挺’爷们的,笑着说道。
  
      “呵呵!像你这么强大的人,能救了你也算是一种荣幸吧!”。
  
      “我并非那么强大”,鬼刀喝口酒后沉默了一会,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也有弱点”。
  
      鬼刀说完之后,敞开自己衣领,把衣服拉到‘胸’前的位置,指着那条淡淡的青龙印记说道,
  
      “我们组织的武士都有死‘穴’,这条护心龙的龙尾处就是我的死‘穴’,这个位置连着我血脉的尖端,不管任何时候,就算是青龙浮现出来,只要,刺到我这个死‘穴’上,我立刻就会倒下,再无还手之力。所有的武士,都对死‘穴’的位置严格保密,哪怕对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三缄其口。”
  
      陈智立刻怔了一下,刚才喝的酒好像全都醒了。
  
      “那……,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我信任你,我知道,你永远都不会背叛我”。
  
      鬼刀说完之后把自己的衣领拉上,然后继续喝桌子上冰冷的白酒。
  
      “你见到我们的首席武士,姬洋了吧?”,鬼刀呷了一口白酒后继续说道,
  
      “他是我的师傅,对我恩重如山,刚才他告诉我,你是个很不错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