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诡神冢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白石人像
    “少特么吓唬人?就从洞口向下看看而已,还能什么危险?”,陈智满不在乎的说道,但其实心里是有点没底,这是他生平第一次下古墓,之前在黑龙江的白浅墓只是个衣冠冢不能算。之前在电视里经常看到,古墓中有各种机关暗器,一碰到就万箭穿心了,不知道有没有那么悬乎。
  
      “我去吧!”,鬼刀走了过来,绑好刀,向下探进头去。
  
      “不行”,胖威大喝一声,一把拉起了鬼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刀子,不是我说你,你身上的血腥气太重了。一般大型的古墓,墓主人还是有点身份的,像皇室成员之类的,都有很多殉葬的奴仆。他们一般会在墓洞口,活埋两个当时最孔武有力的壮士殉葬,叫做“守尸”,为的就是防备我们这些盗墓的。
  
      这“守尸”可是非常厉害,我们这一行的人都非常忌讳,他们一般都被葬在墓洞门口,因为死时带有怨恨,阴气怨气凝聚于洞口,就怕碰到阳气。要是血腥气太重的人进去,准得诈尸,再变成个带毛的僵尸大粽子,那可活要了我们的命了。
  
      我之前认识的一个倒斗的兄弟,就是在洞口吃的亏,被这么卸了一条腿,那都算他命大了。”胖威说完,看见眼前的陈智脸色都变了。转而笑了起来,拍怕陈智的肩膀说道:“下去吧,先看看墓洞的两边挂没挂尸体,屏住一口气,不管看见什么东西,都别露气,没事的。”
  
      陈智这时的心,已经跳的跟揣了只兔子似的,骂道:“你他娘的就爱吓唬人,哪来的那么多僵尸?行了别废话,快放我下去吧!”。
  
      陈智虽然嘴硬,但心里非常没有底儿,他知道胖威没跟他开玩笑,但事已至此,硬着头皮也要下去了。
  
      他先拉住胖威的手,然后另一只手扶住石板的边缘,以一个倒挂金钩的姿势,头朝下倒进了地宫里。
  
      倒进去后,他先转了个身,屏住气,用手电照了照洞口周围。陈智心里坚定了一个信念,等会无论是看见什么,不管是一张恐怖的鬼脸还是骷髅,哪怕是看见阎罗王本人跟自己脸贴脸,也要屏住这口气,不能喊出来。否则就算不死,胖威也得笑话他一辈子。
  
      陈智拿着手电,在洞口附近照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鬼脸和尸体。
  
      但当他用手电向下照去时,却惊讶的发现,这地下的空间实在太大了。原来这地面上的石阙,只是一部分,而另一部分都埋在地下了。
  
      这地下石阙的规模,可谓宏伟。陈智吊在上面向下望去,感觉地下气温很低,深不见底。
  
      周边的石壁上,刻着大量的经文。经文都是刻在巨型的石碑上的,里面封了朱漆,有的是梵文,有的是一种奇怪的文字。陈智影影忽忽的能辨别几个字,但大部分是完全的看不懂。
  
      但是他本能的感觉到,这周围的经文,应该都是镇魔伏妖之用的,陈智想起了之前的格子裙女人,白浅的生死现在还不敢确定,心底里还是突突的。
  
      他再看向下面,用手电照去,里面布局很清楚,每一层都有一圈突起的外延,上下接应,一层一层的看上去有点像楼梯,每一层上都有一尊白石雕的人像。那白石的颜色雪白雪白的,质感凝重。
  
      雕刻的并不是寺庙古塔中常见的彩塑罗汉或则金刚,而是非常写实的真人雕像,雕工精致,栩栩如生。要不是比正常人大了好几圈,还以为是个真人坐在了那里。所有的白石人像都面部向下,伸出一只单手向下按去,好像在共同压制着下面的东西。陈智俯视着地宫的最底部,整个地宫至少有十几层,摆满了各种样子的白石雕刻人像,足有一百来具。
  
      最近的白石人像离他并不远,陈智倒挂着,看到石人像的表情时,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原来,这所有的石人像竟然都怒睁双目,表情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狰狞,在怒视着擅自进入地宫的陈智。
  
      陈智的手电继续向地下划动,他想看看,除了石人像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东西。这个时候,他的手突然一僵,手电的光斑停在一个位置。
  
      在离他大概有六七层远的地方,他照到了一个奇怪的石人像,这个石人像和其他的都不同,他的体型和正常人一模一样,他正抬着头,脸正对着陈智,直勾勾盯着他的双眼。手电光照上去时,一闪间露出了一张狰狞的白脸,一动不动,似乎是一个冤鬼一般。
  
      陈智顿时吓得浑身冰凉,一下子连动也动不了,只觉得自己的双脚开始发软,差点滑了下去。
  
      这具雕像脸上的狰狞,陈智并不害怕,但是这张脸陈智怎么看怎么酷似一个人。但如果真的是那个人,那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而且如今陈智看到了,他狰狞起来完全是另一幅模样。
  
      陈智提了一口气,稳住心神,动动上面的脚给上面打信号,胖威和鬼刀在上面,一点点的把他拉了上去。
  
      陈智上去之后,先把下面看到的情况,详细的告诉了地面上的几个人。并把刚才看见的那个白石人像的事情也说了,让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秦月阳听后沉默不语,表情又开始凝重起来,脸色相当难看。
  
      胖威听后却表现的很释然,不屑的说道:“娘的,不瞒你说,老子从见到他第一眼起,就特么的知道他不对劲,鬼东西,大不了一死谁怕谁。”
  
      大家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地宫。陈智先尝试着用手机联系老筋斗,但和意料中的一样,内网完全断了,距离太远。
  
      陈智吩咐大家把武器和水带好,所有简易装备都扔在地面上,按之前的战略规划,还是由胖威打前锋。
  
      胖威先从行李中掏出了一只壁虎爪,把一头勾在了地宫顶的石板上,另一头连着一条铅笔粗的绳子,这种绳子是攀岩用的弹力细绳,特殊加工的。听说是用大象筋混合纤维所制的,叫做象筋绳。强度不次于钢绳,但是可以拉伸,价格非常昂贵。是胖威的私房装备,平常被他像宝贝一样的收着。
  
      胖威先把绳子贴身缠绕在腰部,扯了扯试一试,然后转身对大家说道:“这种绳子每次只能承受住一个人的重量,我先下去,等到了底儿,看情况安全,我就给你们打信号,你们再一个一个的下来。”
  
      “好”,陈智答应着,说道:“你自己小心点!”
  
      胖威点点头,先向洞下放下两只脚,一松绳子,从洞口跳了下去。
  
      只听见绳子“哗啦一响”,全都滑了下去,然后立刻卡在石板上,绷的紧紧的。陈智等人急忙从洞口向下望去,胖威已经完全消失在黑暗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