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 第九百四十八章:死人

第九百四十八章:死人

看书网..LA,最快更新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最新章节!
  
  苏雯澜莲步芊芊走过去。
  
  面对太后不耐烦的神色,她仿佛看不见似的,语气如平时那样。
  
  “听说御膳房新进了一批新鲜的莲藕。澜儿想着太后最喜欢吃这个,就想给太后娘娘做点心。不曾想莲藕是有的,但是因为数量不多,已经被各宫娘娘定下来了。澜儿吩咐御膳房的管事明日再多定些。”
  
  “这种小事哪里需要你?宫里的丫头都是闲着的?以后别去忙乎那些。不要忘记了,你可是苏家大小姐。”太后冷静下来,语气恢复平时的样子。“对了,外面在闹什么?”
  
  “澜儿也不知道。等会儿嬷嬷回来就知道了吧!”苏雯澜端来香茶。“太后请喝茶。”
  
  老嬷嬷很快赶回来。见到太后和苏雯澜有说有笑的,猜测太后的心情恢复了不少,便开口解释外面的情况。
  
  “死人了。禁卫军统领正在调查。说那人穿着宫女的衣服,长相又是个老婆子。只怕是潜进来的杀手。”
  
  “杀手?”太后震惊。“那还不快点查?要是伤着皇帝,还要他这个禁卫军统领做什么?”
  
  “正在查呢!太后娘娘放心。尸体已经搬走了。刑部的大人也赶来调查。宫里居然出现杀手。不仅禁卫军难辞其咎,管事大太监也受了训。皇上为此特别不高兴,还罚了管事大太监几十板子。”
  
  “罚得好。这些没用的狗东西,平时只知道中饱私囊,真让他们做事了,又这样没用。”太后冷道:“扶我起来。我去看看皇上怎么样。”
  
  “是。”老嬷嬷扶太后起身。
  
  太后走了几步,回头看苏雯澜:“你也跟我去。”
  
  “是。”苏雯澜福了福身。
  
  太后带着几人前往皇帝的宫殿。皇帝此时忧心忡忡,也没有处理朝政的心思。见到太后过来,皇帝站起来迎接。
  
  “见过母后。”
  
  “免礼。”太后扶起皇帝。“宫里出现刺客,哀家不放心,特意来看看你。”
  
  “母后放心。刺客已经死了。朕身边也有不少暗卫。再利害的刺客也近不了我的身。只是这刺客是谁杀死的。这个就需要调查清楚了。御医查了尸体,他的身上没有伤口,也没有中毒,更没有内伤。可是这人就这样死了。只怕宫里还有比他更利害的高手。这人反而是朕想找出来的。宫里有这么危险的存在,朕始终不放心,就怕伤着母后。”
  
  “的确应该好好调查,必须查出一个结果。虽说皇帝身边有暗卫保护,但是要是那人比暗卫利害呢?天下之大,高手无处不在。暗卫又不是万能的。最好是把这个毒瘤彻底地拔了,皇上的身边才算安全。”
  
  “儿臣也是这样想的。”皇帝说完,看向旁边的苏雯澜,笑道:“刑部那些东西真是没用。朕让他们查清楚原因,他们左推右让的,就想推脱责任。朕就把阿骁和黎辰这两个聪明的小子宣进宫了。希望他们不要让朕失望。”
  
  苏雯澜垂着眸子。除了刚进来的时候行了礼,其他时候都是看着地
  
  (本章未完,请翻页)
  
  面的,一幅规矩老实的样子。
  
  “那两个小子不错。”太后拍了拍苏雯澜的手背。“既然皇上有了安排,哀家就不打扰了。你忙公务吧!”
  
  “是。”皇帝拱了拱手。“儿臣恭送母后。”
  
  苏雯澜跟着太后出了宫殿。太后看着旁边的她说道:“肃王世子要进宫,就给你们两个年轻人留点时间说说话。你也不用一直跟着哀家了。”
  
  “不用了,太后娘娘。我们也不急于一时。”苏雯澜微笑。“女子出嫁之前还是别见外男吧!容易让人觉得轻浮。澜儿进宫是为了陪伴太后娘娘的,那当然是随时都要陪在娘娘身边。”
  
  “你这不解风情的性子随了谁?你爹吗?虽说成亲之前不宜见外男,但是那是你未婚夫,怎么是外男?哀家给你时间,你倒好,这么不懂得珍惜机会。哀家告诉你,成亲前就保持良好的关系,这对你们婚后是有帮助的。”
  
  “太后娘娘……”苏雯澜撒娇。“相比见他,澜儿更想见见祖母。太后娘娘,澜儿能回家吗?”
  
  太后的笑脸沉了下去。
  
  他蹙眉,不悦道:“哀家这里有什么不好吗?”
  
  “宫里再好,澜儿也是苏家的女儿,哪能整天呆在宫里。不知道外面是怎么传澜儿的。”苏雯澜故作忧虑。
  
  “你管别人说什么劳什子?哀家愿意宠着你,别人羡慕不来。俗话说得好,不被人羡慕的是庸才。越多人羡慕嫉妒,越说明你比他们更好。”
  
  苏雯澜笑了笑:“那澜儿得让更多人羡慕嫉妒才行。”
  
  最终,苏雯澜还是没有出宫。原本说的几天时间,在呆了一个月之后还是出不去。她得想个法子才行。
  
  一个小宫女走进来,将一张纸条塞到苏雯澜的手里。苏雯澜正在看书,突然看见一张纸条,连忙藏了起来。
  
  旁边还有好几个伺候的宫人。淡竹正和一个懂得刺绣的宫女讨论着刺绣的窍门。其他宫女收拾房间。
  
  “我先出去一会儿。”苏雯澜对淡竹说道:“如果太后问起,就说我去御花园走走。”
  
  “是。”淡竹放下针线活儿。“宫里刚出现悬案,小姐千万小心,不要去人少的地方。”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打开纸条,上面写着见面的地址。
  
  苏雯澜之所以应邀,因为这是秦骁的字迹。她是见过秦骁字迹的,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
  
  “你找我?”
  
  远远看见一道身影,苏雯澜加快速度走过去。
  
  秦骁听见她的声音转过来。
  
  这段时间他被皇帝指派出京了。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担心他闹出什么名堂。
  
  原本他是很想做点什么的。可是想到在这个时候动手,只会让皇帝戒备,还容易让肃王府与皇帝合作起来。
  
  “你在宫里呆得够久了。苏府不想管了?”
  
  “世子爷,但凡我能回府,也不会在这里呆着。刚才还向太后提起这件事情,太后避而不谈。”
  
  (本章未完,请翻页)
  
  苏雯澜道:“你找我就是为了问这个。那问清楚了,该我说话了。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秦骁看着苏雯澜。
  
  为了她突然冒出来的赐婚,他整个人处于躁动的状态。虽然他不会让她嫁给别的男人,但是一日没有处理好,他就放不下心。总觉得秦黎辰那小子变得太大,有点让人猝不及防。
  
  可是这丫头好像精神状态很好。难道她一点儿也不介意嫁给秦黎辰吗?在她眼里,嫁给秦黎辰比嫁给他还好?
  
  压着心里的不高兴,他非常安静地听苏雯澜说着。苏雯澜既然开口了,当然是有事情找他帮忙。
  
  “太后不让我离开,是因为她总是做噩梦。你能不能找些帮助她睡眠的香料?当然不是普通的。要是普通的香料就能治疗太后的失眠症,太医院的御医就做到了。”
  
  “你离不离开皇宫与她的失眠症能不能治疗有什么关系?难道你留下来还能治好她的失眠?”秦骁嗤笑。
  
  “是的。你没说错。还真能治疗。”苏雯澜靠在旁边的假山上。采摘起那里长出来的野花,拿在手里捏着玩。“只要我在宫里,太后娘娘就能睡个安稳的觉。我可比那些御医有用多了。你说她怎么可能放我离开?”
  
  “只要心里没有鬼,哪里需要人压邪?太后做过什么?”
  
  苏雯澜捏花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她抬头看向秦骁,说道:“你觉得她能做什么?”
  
  “如果我知道,就不会问你。”秦骁走过来。“瞧你刚才提起太后的神情,那眼里可没有任何仰慕。这说明你从内心是厌恶她的。以你的性子,如果不是伤害过你的人,其他人在你的眼里就是大街上的陌生人,没有任何意义。”
  
  “我不是让你来猜我心思的。”苏雯澜睨视他。
  
  “那你来猜猜我的心思。我让你过来,只是为了见面说话吗?”秦骁将她搂在怀里。“我离京一个月。你在这里呆得还挺好。所有人都知道你和秦黎辰是未婚夫妻。这对你来说无所谓是不是?本世子对我说过的话都忘了?”
  
  “没有忘啊!可是圣旨已下,我能怎么办?难道赌上苏家所有人的性命陪你疯吗?”苏雯澜扳开他的手。“不要这样。我不想让别人唾骂,说苏家的女儿不知廉耻。”
  
  “够狠。”秦骁没有松开她,反而将她抱得更紧。“真有人看见也好。正好趁这个机会找皇帝算账。”
  
  “平阳王府的翅膀硬了,可以单飞了?在这个时候惹怒皇帝,整个平阳王府都得倾覆吧?为了一个女人,你觉得值得吗?”苏雯澜和秦骁隔得太近。抬头就能看见他愠怒的脸。“等会儿肃王世子也会过来。有什么话我们快点说完。免得皇上又要找你麻烦。你进宫的时候,宫里的人都盯着的呢!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
  
  “就算皇帝知道我和你在偷情,也会装作不知道。反正他的目的达到了。如果我越表现出迷恋你,他只会更加放心。这代表着他离间计成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