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抗战之第十班 >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被拍马屁
    真田最近几天哪儿都没有去,一直就躲在山洞里面研究那个什么解毒剂,这玩意儿要是能弄出来他的命绝对就能保住。
  
      如果说眼前这位二货少爷只有一半的把握保住他的命的话,那类疫苗一旦研究出来,他的命就绝对有十成十的把握会被救下。
  
      这几天河豚鱼干已经用的差不多了,研究却没有丝毫的进展,倒是毒死了不少的小白鼠。
  
      三少爷不得不让人再次出去买河豚什么的,可不能让这种毒素断口儿了,研究需要的材料一点都不能少。
  
      看完真田以后,李剑就出去了,原因是因为附近中央军来了一个什么上校,军长要他去和这个家伙接触一下,看看重庆那边有没有新的指令!
  
      新四军的人和中央军的人关系不好,原因是因为中央军曾经围剿过他们,而且还是在抗战爆发以后,这样他们心里都憋着一股气呢。
  
      但李剑就不一样了,这个三少爷虽然长得一张不耐看的脸,还有一张令人极度讨厌的嘴巴,可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贱的,李剑到哪都混得开。
  
      无论是商人军方还是重庆那边的政界人士,全都得给他面子,不给那就等着三少爷找他麻烦吧!
  
      如果说对方是商人,那三少爷可以依靠他们李家的势力,相信是谁都会给他们离家一个面子的。
  
      如果对方是军人,很不好意思,他认识委员长,就连委员长都得给他面子,如果这些人敢上来就对你见一顿批,就算是被李剑揍了都不会有人管。
  
      浙江那边的顾长官还欠他一个人情呢,李上将好像也欠他人情,委员长就更不用说了,那人情是手脚加一块都数不过来。
  
      “这帮人来干嘛?陕北那边有没有来新的指示,我可是已经在你们这边多留半个月了,我自己的部队还有事情要处理,你们和重庆那边有没有联系过?”
  
      关于李武成的问题,李剑知道委员长肯定不会让步的,这涉及到美国人的援助,那可是一大笔钱呀,有了武器腰杆子就硬了,这个道理谁都懂。
  
      而美国佬现在需要李武成,因此委员长才会不停的派人来催促吧!
  
      不过李剑猜测,陕北总部那边应该还在和重庆商谈吧,关于李武成身份的事情,李剑不相信委员长一点都不知道,那他也不会这么着急了。
  
      “关于陕北总部的事情,我们暂时还不知道,电台一直在被鬼子监听着,估计要很久以后才能有新的指示下达吧!”
  
      军长和政委都不知道下一步的行动,索性就让他去和中央军的人碰面,李剑的脑子灵活,说不定能从这些人的话里揣摩出一些中央军的意图。
  
      “那也行吧,这群人现在在哪儿?”
  
      “本来是准备来我们新四军总部的,可却临时改变主意,我们见面的地点变成了中央军的xxx师部,不知道他们究竟搞的什么名堂!”
  
      军长和政委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担忧,他们不知道把任务交给李剑究竟是错还是对。
  
      “管他们搞什么名堂,你要是敢从中捣鬼,本少爷揍不死他!”
  
      三少爷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霸气,一言不合就要打人,这种性格虽然怎么看怎么不舒服,可是政委和军长却觉得这二货少爷挺有性格的。
  
      穿着一身新四军的军装,真上挂着一只盒子炮,骑着一匹破马,一群人便往xxx师的师部赶了过去。
  
      与此同时,陕北总部的人现在也在重庆和国府的人商量着下一步的计划,只不过谈判去陷入了僵着的状态。
  
      原因很简单,大家都不肯退让一步。
  
      委员长想把李武成锁在身边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需要美国人的援助,而李武成就是至关重要的一环,没有他的情报,美国佬是一粒子弹都不会援助给他。
  
      而陕北总部的态度这是有些耐人寻味了,按照上级的指示,他们也需要一批武器,而且在华北那边八路军已经展开行动了,就是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线索罢了。
  
      不过僵着归僵着,双方还是有谈下去的必要的,大家都不是傻子,知道鱼死网破只会白白便宜了鬼子,所以谈判还在继续。
  
      而李剑离开了新四军总部这边以后,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纰漏,那就是让鬼狐和老松岛钻了空子。
  
      话说三少爷带着老鼠和打发等人就去了xxx师师部,这边已经有许多人在等着他们了!
  
      不知道这帮家伙是从哪里打听到的,知道大名鼎鼎的李三少爷驾到,因此,连师长都出来迎接他了。
  
      倒不是说他们敬佩李剑,而是这个人在委员长心中的地位很重,表面功夫得做足不是。
  
      “哎呀,这位就是李三少爷吧,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呀,一表人才不说,这对于抗战做出的贡献也是令我等汗颜呀。”
  
      刚到地方,一个少将就走了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嘴就是一顿乱夸,什么话好听捡什么说。
  
      这些家伙投机钻营久了,察言观色的能力,简直是超乎寻常,三少爷都有些佩服他了,脸皮比自己都厚,实乃我辈楷模。
  
      “卢师长客气啦,李某也只不过是做了分内之事罢了,身为军人,当然应该为了国家抗击外辱,卢师长莫有在羞煞李某了!”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一套三少爷已经练的是炉火纯青了,脸皮算个什么东西,他李三少爷的脸皮比城墙都厚,什么肉麻的话都敢说。
  
      卢师长一看,李剑这人好像和传闻中的不一样啊,上面有一位老长官特意跟他说过,不要惹李剑生气,哪怕是委员长的那个亲信说了什么得罪人的话都尽量兜着,要么就置身事外,千万别傻傻的得罪人家。
  
      暂且不论李家对国府的贡献,光是周家的老爷子就已经发话了,你要这么些人善待李剑,要不然他就要不客气啦!
  
      这其中的原因就不用多说,说多了,反倒是得罪人。
  
      “李三少爷既然来了,不如就请进去吃顿饭,我已略备薄酒,你们最近打了一场胜仗,到现在鬼子还在郁闷着呢,这人突然就不见了,听说负责这件事的鬼子愣是被他们的大本营训斥的跟孙子一样。
  
      三少爷好本事啊!”
  
      李剑听这家伙的话,心里总觉得很舒服,难怪有些人喜欢别人拍他马屁,这被拍的感觉还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