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末世之暗血猎人 > 第六百八十九章沉睡的血脉

  喧嚣的战场,狂风将天际上的乌云撕裂成一条条絮状,无数地咆哮声,如巨大的战鼓,震得山峰上的碎石抖动得快要蹦跳起来。
  无数的杀喊声,嘶吼声,哭泣声,疯狂地咆哮声,在整个边荒的战场响起,刀光剑影肆掠,断剑破刀飞扬而去,身上不朽的盔甲上刻下一道道深深痕迹,在风霜岁月中掩埋。
  一切的一切,都如浮光掠影,在风云变幻的时候,天地肃静的刹那,变得悄然的拉远……身边,是谁在哭喊着狂呼?
  那黏稠的鲜血,飞溅在脸颊上,是温热还是冰冷?
  在整个战场中,一个小小的角落,没有人注意到的地方,那一个仰天倒下在狂风中的绝美身影,身上轻纱软裙翻飞起来,一道浓郁的白光如冰晶白雪,从她圣洁光滑的额头上闪耀而出,然后,冲破了天穹,仿佛贯穿了天和地!
  瞬息万变的战场,刹那间仿佛都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人回过头来,包括那些狂暴中的死尸凶兽,仿佛也感应到什么,不安地转头望了过来。
  耀眼纯白的光芒,从洛凡的小小身体上荡漾而出,从雪白肌肤的毛孔中一缕一缕飘出,笼罩了整个身体,在一股神秘浩瀚的能量托着下,她的身体缓缓向天空上拉去,似是腰间有一根无形的绳索,将她掉了上去。
  墨黑如玉的柔顺秀发,在凛冽的狂风中飞扬,她身上的纱裙翻飞滚动,若隐若现的肌肤仿佛细致美瓷一样圣洁,在无数死尸恶兽和漫山遍野密密麻麻的人影注视中,她成为了天地间唯一的一束光芒。
  在飘飞到天空上后,她的身体缓缓从横着变得站起,像是背后有一双看不见的手掌推着她的后背,让身体站起来,她身上的纯净白光,逐渐地凝聚成了一套朦胧而模糊的银白色盔甲,若是洛凡此刻在这里,就会惊讶的发现,洛凡身上的这套银白色盔甲,外观造型和他的光铠极其相像,不过上面刻画的纹痕更精美和细致,坎肩和裙摆处都有着浑然天成的美感。
  在洛琳的额头上,有一个旋转的白色印记,构造极其复杂,像是一朵洁白的莲花,带着能够净化一切的气息。
  在忽然间安静下来的战场中,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洛琳的眼眸缓缓地睁开,柔和的白光从她的眼睛里闪现出来,像是天地诞生时的最早光芒,这是一双清澈而水灵的眼睛,像深海里的黑珍珠,美丽而纯净,不染一丝尘埃,令人看得生不起半点亵渎之心,反而感觉自身的所有细微缺点都被无限放大到足以羞愧的程度。
  洛琳凌空站在狂风中,身上白色模糊的战甲衬托着妙曼有致的娇躯,肩后披着圣洁而纯白的长袍披风,在凛冽寒风中飞扬翻滚,她俯视着整个世界,清澈的目光中只有淡淡的忧伤,似是为这世上一切东西所哀伤,包括快乐,欢喜,死亡和诞生。
  “都停下吧……”她的嘴唇细微地动了动,圣洁而富有一种威严的声音像是从头顶遥远的天国中传来,响遍整个战场,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呢喃,就连飞扬而起的鲜血和腥气,都似乎被覆盖了下去。
  所有的死尸凶兽原本嗜血的红色瞳孔,一时间都变得有些迷茫,红芒微微闪烁而翻滚,时而闪现出一缕清明的黑色瞳仁。
  在各大山头上,许多光明神殿的执事长老,荣誉长老团里的长老,看着这忽如其来的一幕,都是目露震骇,难以想象这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力量,能够凭一个人的气息,压制住无边无际的死尸怪物。
  在那最高的山头上,站着一个银白色长袍的老者,修长的身体矗立在狂风中,身上的长袍吹得高高翻滚,他的身体却如钉在地上,笔直得动都不动,他狭长而锐利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天空上的叶竹的身影,银白袖袍中的手掌因为激动或是亢奋而微微颤抖着,甚至连他的腮帮脸颊,都呈现出一抹热血上涌的红色,“没错的,一定没错的,这,这是光明女神的气息,是她的气息!!!”
  他的声音被狂风吹得断断续续,激动得像是浑身血液都要爆炸掉,他猛地突然间回过神来,连忙转身向身后咆哮道,“快去调集人手,跟着我来护卫光明女神的转世人!”
  身后的许多白色长袍老者,都是光明神殿里位高权重的长老,此刻听到这银白色长袍老者的话,不禁吓了一跳,在看到他激动得有些充血的面容时,更是满脸错愕。
  “光……光明女神的……转世人?!”所有人的大脑忽然间成为一片黏稠的浆糊,有些迷糊和发懵。
  “快去!!!”银白色长袍老者咆哮着。
  所有人苦笑着来不及多问,直接转身去调动所有神帝实力以上成员,进行集合。
  在无数的死尸凶兽大军中,有一头体积格外庞大的凶兽,身体如蛟龙般长达上千公里,腹下有十二只雄狮般粗壮的蹄子,背上还有八只支离破碎的肉翼,说是肉翼,实际上是一排排白森的骨骼架子支撑着,上面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灰白色的肉膜,带着令人恶心反胃的柔软,残缺不全地牵连在白森骨架上。
  这头死尸怪物有八只琥珀般的血红色眼睛,如燃烧的火焰,额头有锐利的尖角昂然刺天。
  然而,真正引人注目的却是这死尸怪物的背上,懒洋洋地坐着一头雪白色毛发的狮子,十人高的体积,身上是雪白的柔软绒毛,头顶有一根黑色尖锐长角,眼睛温顺而柔和,带着天真无邪的顽皮,东瞧瞧西瞧瞧,仿佛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心。
  在这白色狮子背上,坐着两个人类小孩模样的身影,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两人的胸腹上都围着一个红色小兜兜,上面写着一个古老的文字:尸!
  这两个人都只有六七岁的模样,身体一米左右高,肌肤像奶酪一样雪白而柔软,缎子般柔顺的黑色头发披在肩上,小男孩的脸颊上有着和外表不符的成熟,他温柔而微笑地看着身边的女孩,白皙的小手抚摸着她的头发,轻轻地说,“那天上的人,似乎是光明女神这一脉的使者,她额头上的刻纹,挺复杂的,应该是比较高位的使者吧。”
  “嗯啊。”那小女孩有着精致可爱的脸颊,乌溜溜的眼睛转动着,笑嘻嘻地说,“不过呢,她似乎还没有完全觉醒,这个时候只能够发挥出本体的十分之一的实力吧,若是能够杀掉的话,她的血肉应该能够让我们体内的‘尸符’力量大增。”
  “嗯。”小男孩微笑地看着她,“你喜欢吗?我去给你弄来。”
  “真的啊?”小女孩惊喜地望着他,“你能够弄给我?她虽然还没有完全觉醒,不过毕竟是光明使者,可不好对付哦。”
  “你在这稍微等一下。”小男孩宠溺地看着她,微笑着,身体缓缓飘飞起来,向着天空上的叶竹暴掠而去,瞬间就出现在了叶竹的面前,他望着这个圣洁而纯净的女孩,眼睛里没有了之前的温柔和笑意,整个脸都沉了下来,狭长的眼睛锐利地看着洛琳,冷声道,“你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觉醒,妨碍我的大事不说,还浪费我的时间。”
  洛琳低下头来,平静地望着他,声音如从遥远天国中响起,“你就是【牧尸人】吧,让制作你的使者过来,我不想多浪费力气。”
  “嘿。”小男孩冷笑了一声,身体向后一靠,柔软的云雾自动凝聚成一把椅子,他翘着脚,斜视着洛琳,“凭你这点力量,还没本事去见我的主人,你可要打起精神哦,我可不是普通的【牧尸人】呢……”
  “是么?”洛琳的表情很平静,缓缓抬起了一根白玉似的手指,“杀了你,就知道了。”一缕圣洁而遥远的白色锐光在她手指尖凝聚,将空气撕裂得扭曲成一波波水纹。
  …………
  金山帝国,龙骨森林。
  辽阔的森林上空,一望无垠的碧波蓝天,十几艘漆黑色的飞船呼啸着划过,推进器喷射出的白色炽光将空气都烤焦,摩擦出一道道透明色的痕迹。在为首是两艘飞船并列,分别是八卦号和天道神舟。
  洛凡通过飞船内的能量转换系统,连接在了八卦号上,直接将身体能量化传输将那了八卦号中,他带着白以君坐在大厅里静静等候,盘古在休息舱内沉睡,只有出现重大事故才会叫他。
  “过了金山帝国,就是光明帝国了,只有一个帝国的差距,以我们的行驶速度,再过三天估计就到了。”少昊笑着丢给洛凡一瓶龙血酒,“若是那个人能够将白灵山占据下来,以后我们族内的发展将是坐火箭式的提升,在那么多资源的培养下,我还不信诞生不了几十个神帝强者。”
  洛凡嘴角微微牵动,算是勉强笑了一下,他回过头来,白以君坐在身边的柔软沙发上,虽然脸颊上带着微笑,可是眉间始终有一抹忧虑。
  洛凡轻轻握着她的小手,没有出声。
  就在这时,舰队的前方的卫星系统突然发出了警报声,飞船内的所有人猛地惊起,就连坐在休息舱的盘古都睁开了眼睛,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八卦号的主控制室的舷窗外,便猛地出现了一道黑色身影,身体如水波一样渗透进来,出现在了大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