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末世之暗血猎人 > 第六百三十三章奴隶大军

  嗖!
  血光一闪,洛凡满头红发披散,暴掠到恨离天等人面前,眼眸散发着红芒,狞笑一声,大手向恨离天的肩膀抓去。
  恨离天浑身汗毛竖起,背脊冷汗涔涔,他毕竟是文明之主,应战经验丰富,当即迅速施展出体内所有秘笈,汹涌能量暴冲而出,他怒目喷火,手指如利爪向洛凡的手腕反扣过去。
  洛凡满脸沾满鲜血,并没有理会他的反扣,手掌用力地抓在了他的肩膀上。
  恨离天扣住洛凡的手腕,暴喝中用力翻转过来,想要将洛凡的手腕直接卸掉,却不想这一用力,立即便感觉扣住的并非是血肉手腕,而是两只铁棍,根本就难以扣动半分,反而在手指扣上去时,从洛凡的手腕中传出两股汹涌能量,将他蕴含劲力的手指震得发麻。
  “死!”洛凡牙齿缝中挤出这一个字,他眼眸中红光暴涨,仰头狂啸着两臂用力拉扯,恨离天惨叫一声,两个肩膀被硬生生撕扯开来,内脏和鲜血泼洒在洛凡身上,冲洗着他身上的盔甲,几根大肠悬挂在盔甲的倒刺上,令人看得作呕,心中说不出的冰寒。
  洛凡望着昏迷过去的恨离天,舔了舔嘴角,意念一动,将符文空间开启,将恨离天的身体丢入了进去,随即看向其余等人,嘴角弯起了一抹弧度。
  这是恶魔的微笑!
  所有人皆是遍体生寒,手脚冰凉,望着这个如邪魔的人,惊恐的眼眸几乎要凸出来,充满了惊悚。
  这时,洛凡并没有再进攻,只是站在那里,他浑身骨骼发出咔咔响声,满头血发缓缓蜕变,成为了白银似的白发,沾染了斑斑血迹,看上去更为可怖,他眼眸冰冷,森然道,“臣服者,免死!”
  在场还没有遭受击杀的,约莫有八个文明,一共三十多名巅峰神帝强者,此刻看见洛凡这般模样,一个个既惊又惧,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凭他们的眼力,一下子便看出洛凡刚才施展的是自爆类秘笈,以焚烧生命为代价,而自爆类秘笈,一般都不持久,一个个心中不知是否趁机出手,还是应该顺从洛凡。
  “三秒时间考虑。”洛凡两手负背,淡漠道。
  广场内的气氛刹那变得沉重抑郁,所有人皆是感到有些难以喘息,三秒很快便过去,立即便有人站出来,恭敬道,“我们史诗文明,愿意臣服阁下。”
  “我们古礼文明,也愿意臣服阁下,侍奉在你左右。”
  “我们仪仗文明,也愿意臣服阁下。”
  随着有人出头,其余人也暗叹中放弃了拼搏一把的想法,一个个鞠躬臣服。凭他们的心智,已然看出洛凡的不简单,从之前倒现在,这个神秘青年都没有施展出任何兵器,他能够得到如此珍贵秘笈,自然会有一两样超越巅峰道器的兵器,若是施展开来,在场众人依旧难以抵挡。
  因此唯有臣服一路。
  “阁下?”洛凡眉头一挑,瞥了一眼八个文明的众人,冷漠道,“你们似乎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莫非还要我亲自来教?”
  八个文明的众人皆是心头一颤,不但生不起怒气,反而更为惊惧,一个个屈辱地低下了头,有的人握紧拳头,有的咬紧牙齿,最终还是一字字道,“属下愿臣服主人!”
  洛凡微微点头,解开了体内的秘笈增幅,身影一动,回到了伏羲等人面前,先是向不远处的白以君微微点头,才看向伏羲道,“始祖,你这里有禁锢巅峰神帝的奴隶符箓么?”
  伏羲怔了一下,愕然道,“你是要将他们都禁锢起来,作为你的俘虏?”
  “嗯。”洛凡点了点头。
  伏羲和黄帝,以及女娲等三人面面相觑,最终哑然无语,没想到洛凡竟是如此胆大包天,将八个文明都禁锢起来,这是何等霸道作风!
  “有是有一些……”伏羲从怀里摸索一下,取出六片晶莹的血色符箓,“这个是最高级别的符箓,只要没达到十殿之主那个层次,都能够奴役!你只需要将这符箓打入他们脑海,符箓会自动锁定他们大脑,进行记忆修改和记忆注入,让他们一秒钟化身为最恭敬的奴隶!”
  洛凡眼眸一亮,没想到还有如此宝贝,当即直接接了过来,随即看了一眼黄帝和女娲二人,摸了摸鼻子,“二位始祖,你们有没有?”
  女娲和黄帝二人皆是苦笑了声,从各自怀里取出了五六张这样的符箓,从这符箓的功效来看,便知道这符箓价值连城,并且是限购的,哪怕是远古大陆的顶尖交易会所,也很难弄到,他们无数年累积过来,就是为了遇上几名云游的神帝,对方无门无派的话,便可抓来奴役,成为仆人!
  洛凡将二人手里的符箓接来,随即回到天空中,走到史诗文明的几人面前,将手中符箓取出,“你们是自己打入脑海,还是我来?”
  几人看见这符箓,皆是脸色皆变,自然知道这符箓的恶毒之处,一个个面有难色,阴晴不定,似是随时会爆发,可是最终还是隐忍了下来。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几人伸出颤抖的手掌,将几张符箓抓住,怨毒地看了洛凡一眼,随即望着手里这一张柔软的符箓,知道若是打入脑海中,日后想要脱身,只怕是千难万难!
  不过,在经历了刚才的屠杀事件,几人还是咬牙将符箓打入了各自脑海中,对于这几个人来说,漫长的岁月中什么样的凶险情况都遭遇过,这并不是第一次,只要还活着,就有机会报仇!
  率先打入符箓的,是史诗文明几人里,为首的英俊男子,他将符箓奴隶光脑打入脑海中,眉头拧了一下,旋即痛哼一声,眼眸中闪烁着妖异的绿光,无数数据在瞳孔中闪烁,良久之后,才清醒过来,立刻对洛凡跪倒恭敬道,“奴才拜见主人!”
  洛凡微微点头,摸着他的脑袋仔细查看了一下,发现那符箓奴隶光脑确实打入了脑海中,当即点头道,“起来吧,将这些符箓,发给其余人,将你身上的符箓也拿出来,让他们打入各自脑海,若是不从的,格杀勿论!”
  “是,主人!”这英俊男子恭敬道,神情谄媚,带着几分讨好意味。
  旁边的几人看见这一幕,浑身不寒而栗,虽然往日这样的情景,他们见过多次,习以为常,可是目前发生到自己身上,才感到头皮发麻,心中如堵着一块大石,无法喘息。
  在这英俊男子的带头下,其余人咬破了嘴唇,却还是强忍着将符箓打入了各自脑海,在场众人虽是一代枭雄,然而在生死面前,却还是选择了屈从。这并非是没有骨气,只是经过了漫长岁月,他们身上缠绕的羁绊太多,像情人,老婆,子孙后代,事业,财富,未来,对死的畏惧等等,有太多的放不下,不能死!
  “哼!”一名彪壮大汉望着冷着脸走到面前的英俊男子,知道他注入了符箓奴隶光脑后,已然成为了一个十足的奴才,心中又是惊惧又是悲愤,狰狞地接过符箓,望着不远处的洛凡,狞声道,“大丈夫能屈能伸,我一日为奴,却不会终生为奴,等日后我破开这符箓奴隶光脑时,便是你血溅九泉之日!”说着,将符箓一掌打入脑海中,眼眸中绿光一闪,立即恭敬跪下来,神色谄媚地看着洛凡,恭敬无比道,“主人!”
  旁边的其余等人见到此景,皆是心中哀叹一声,为洛凡的狠辣手段感到怨愤,也对未来的命运感到几分悲凉。
  就在这时……
  天画文明中的一名青年,浑身气得发颤,向洛凡怒目而视,咆哮道,“欺人太盛,老子和你拼了!!”怒吼着扑了上去。
  他虽然愤怒,看中的时机却是极准,此刻伏羲和黄帝,女娲等人相距颇远,想要援手也来不及,其余被收服的人,也都是离自己有些距离,等反应过来时根本来不及,只要面前的洛凡无力再施展之前那凶猛力量,便可以被他血溅当场!
  这忽如其来的变故,使得其余众人皆是一惊,洛凡静静地望着扑过来的青年,手指缓缓握紧,准备出手,突然间一道白光掠过,接近着,面前急扑过来的青年身体如被人定住,一动不动。
  微风,似是屏息。
  迟来的呼啸声响起。
  噗!
  青年的身体一分为二,胸口爆裂出漫天鲜血,身体垂直掉落了下去,如沙包似的摔在广场地面上。
  一道香风袭来,白以君飘然站在了洛凡身边,清冷眸子瞥见下方死去的人,缓缓收起目光,轻柔地看着洛凡,“你没事吧?”
  “没事。”洛凡放开手掌,微笑道。
  其余众人看见一身白衣飘抉的白以君,心头充满震骇,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适才那凌厉一击,竟是这个貌若天仙的娇柔女子发出的?
  陨落的可是一名巅峰神帝啊!
  而面前这个女子,只是白天的女儿,哪怕是白天亲临现场,也无法做到一击秒杀巅峰神帝!"},"over":true,"preChapterId":"2093925","hasHongBao":false,"code":1,"alreadyAttention":false,"nextChapterI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