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末世之暗血猎人 > 第四百一十章陨神域

  洛凡狂呼一声,一步迈出,霍然伸手向天空抓去,耀眼的金光从掌心涌出,成为了世间唯一的光芒。
  他大手一抓,漫天金光都被握在掌心。
  “给我破!!!”洛凡暴吼一声,掌心的浓郁金光霍然暴射出去,连带着其余的十来道金光,一齐向天空冲击过去!
  轰!!
  整个金色掌印都在微微颤抖,下压之势骤减,仿佛被千钧之力给生生抗住,并且一寸一寸上升,在伟岸男子等人惊愕的目光中,生生地被举了起来!
  狠狠举起!
  洛凡神情凄厉,逆天而上,运起全身力量,向那金色掌印撞击过去。
  嘭!
  掌印,缓缓地,龟裂开来,整个掌印轰然爆裂开来,化作点点金光,飘散在半空中。
  洛凡如不屈的魔神,眼眸幽幽死死盯着那伟岸男子,他忘乎了生死,咆哮着冲了过去,就这样不顾一切地冲去!
  伟岸男子清醒过来,眉头微皱,缓缓抬起手掌,体内的伪神力再次暴涌而出,凝聚成一个大掌印,向洛凡轰击出去,在他另外一个手掌中,抓着两块伪神石,迅速补充体内的消耗。
  嘭!
  这掌印轰然而来,撞击向洛凡,在千钧一发之际,洛凡抬手连点六下,六道璀璨的金光暴涌而出,撞击在这金色掌印上,微微一颤,便轰然爆裂开来。
  洛凡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体内的生命力只有300年左右,完全不足以支撑再次施展血脉之力。
  轰!
  整个金色手掌,取代了天空,倒压下来。
  洛凡喷出一口鲜血,血液被蒸发成气雾,他整个身体向下轰然坠落过去,全身仿佛被火车撞上,骨骼寸寸碎裂成渣,体内经脉混合成一团烂泥,皮肤毛孔中渗透出殷殷鲜红血液,将神焰套装染得血淋淋。
  在洛凡耳中,只剩下狂风呼啸声,视线之中,天空离自己更为遥远,那硕大的血红妖月,似冰冷的眼眸,凝望着自己。
  深心处,慢慢地有一丝疲惫。
  他整个人忽然平静了下来,仿佛全世界的声音都消失不见了,只有那天空,离自己越来越远。
  就这样,向下跌去。
  洛凡忽然很悲凉地想到,如果我死了,她会不会为我伤心,为我流泪?
  她会不会知道,在遥远的地方,有一个人在为她浴血奋战厮杀?
  多年过去,她还记不记得当初的承诺?
  他伸手抹掉了眼角的血,和水。
  那金色手掌,似是无情之物,冰冷地轰击下来,将叶晨的整个天空取代,占满了他的视线。不知为何,洛凡神色间忽然平祥下来,他就这样望着那不断逼近的金色掌印,甚至可以感受到这掌印上的炽热温度,携带的万钧劲风,将他满头黑发吹的飘扬。
  是不是,就这样死去?
  他慢慢闭上了眼睛,整个身体,被那耀眼的金光给包围,笼罩,吞没进去……
  天空中,伟岸男子和那英俊男子二人,心头一阵松懈下来,那面色清冷的女子,居高临下,俯视着那炽热掌印,神色间一片淡漠。
  原本厮杀混乱的战场,忽然间安静下来,似是一切风波都平静下来。
  就在这时……那伟岸男子脸上的笑容,忽然间凝固,随即眼瞳一缩,低下头,带着几分惊骇地望着那炽金色的大掌印。
  只见这金色的大掌印,忽然间微微颤抖起来,似下方有一个庞然大物,将它硬生生顶起,随后,整个掌印霍然间龟裂开来,完全崩溃。
  随着金色掌印崩溃,一缕黑光破开层层金浪,散发出一道浓郁的黑色气雾,包裹着叶晨全身,缓缓悬浮起来。
  伟岸男子等人连忙看去,只见这是一个乌黑色的铁片,约莫两个指头大小,似一个葫芦状,静静地旋转,带着一阵阵神秘而浩瀚的威压。
  伟岸男子等人神色震惊,难以置信地望着这块黑色铁片。
  “那人都意识昏迷,这铁片竟然自动护住!”
  “难道是神器?”
  “只有神器,才有自主灵魂!”
  “神器?有没有搞错!!”
  在这几人震惊时,这铁片微微旋转,似是环视了一眼这伟岸男子等人,随即向霍然黑光一闪,向远处疾速冲去。
  “它要跑!”英俊男子连忙道。
  伟岸男子眼眸中寒光一闪,大手一拍,“破!”一道炽热金光冲出,宛若一柄尖锐小刀,劈砍在那乌黑色铁片上面。
  嘭!
  这金色小刀自动崩溃开来,乌黑铁片纹丝不动,大摇大摆,依旧向远处悠悠然飘飞过去。
  伟岸男子等人怔了一下,旋即连忙道,“快追!”
  几人乘坐战舰,开启最大的速度,连忙向包裹着洛凡的黑色铁片追击过去。在众人走后,过了良久,在这下方草丛里才缓缓窜出一道身影,全身包裹着白色绷带。
  “呼,吓死爷爷了。”卡巴拍了拍胸口,感受到天空中的几道强大气息消失不见,才微微放心,“这几个混蛋不知道去哪了,等我实力变强了,一定抄你们全家,竟然把爷爷逼的这么惨!”
  他骂骂咧咧一会儿,忽然想到什么,连忙向四处打量,却看见一些绿荫树木上,有点点鲜红血液,缓缓流淌,任狂风吹拂,都纹丝不动,并非普通血液。
  “这似乎是那小子的血。”卡巴眉头一皱,四处看了一眼,喃喃自语,“这几个混蛋,不会是将那小子给鞭尸了吧?”
  他摇了摇头,“倒霉孩子,等我变强了,也帮你把他们给鞭尸了。”说着,他不敢多留,身影一晃,向远处疾速冲去。
  “趁他们还没有通缉我,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去远古大陆才是王道,刚好那小子给我留了一点血神石,足够做传送费了。”
  他飞行在半空中,望着下方许多树木,忽然间,心中一阵难受,停了下来,然后,转过身来,望着背后远方,咬紧嘴唇,“混蛋小子,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话落,他似下定决心,毅然转身,向远处冲去。
  漆黑夜空中,血月悬空,繁星点点。
  无数草丛灌木中,兽吼声阵阵袭来,一道乌黑光芒霍然从远处天空,疾驰过来,在这道黑芒后面,有三道耀眼的流光,赫然便是三艘星际战舰。
  “瞄准!”
  “开启最大功能!”
  “倒计时……”
  “发射!”
  几艘战舰内,伟岸男子等人在战舰的中央控制室,一艘艘命令发布出来,从这几艘伪神级的星际战舰上,延伸出一道道大炮管,对准了前方一片渺小的乌黑色铁片,轰然发射!
  嗖嗖嗖!!!
  十几艘璀璨光芒,轰然暴射出去,每一道激光炮都足以令伪神境初等强者身受重伤,此刻却交织在一起,向那渺小的乌黑铁片狠狠撞击过去。
  轰!!!
  整个激光和铁片撞击在一起,轰然爆炸开来,狂猛的冲击波肆意整个夜空,辐射出去,下方的许多树木,大山,都寸寸崩溃,化为灰烬。
  伟岸男子等人不敢冲入爆炸冲击波中,怕战舰的磁场被干扰,只有停下来在不远处,静静观望,只见那爆炸冲击波缓缓消散,随风而逝,在那里面,忽然有一道黑光破开迷雾,向远方冲掠过去。
  伟岸男子等人视力惊人,凝望一眼,便看见这道黑光正是那乌黑色铁片,不由满脸惊愕,没想到这么强烈的轰击,都不能将他毁灭,哪怕是伟岸男子自忖,若是自己被如此强烈的冲击波击中,只怕也得重伤乃至陨落!
  可是,这枚小小的铁片,平凡无奇,却似人贱命硬一样,硬生生抗住,并且似乎没有受到多大伤害,悠悠然地飞向远处。
  “怎么办?”那英俊男子忍不住道。
  伟岸男子咬了咬牙,“追!”
  三艘伪神级的星际战舰,微微嗡鸣,喷射器中焕发出强烈的光芒,嗖地一声,便向那乌黑色铁片追击过去。
  轰轰轰……一道道毁灭气息的激光炮,从这星际战舰里喷射出来,轰击在这乌黑色铁片上面,却没有半点反应,如蜉蝣撼树,没有半点涟漪。
  一路炮轰之下,乌黑色铁片都轻易承受,一路向前,仿佛飞向不知名处。没过多久,便来到一道天堑处,远远望去,只见一片荒凉的山壑之间,荒漠无边,没有树木和沙石,灰沉沉一片。
  “不好!”星际战舰控制室内,伟岸男子看见那前方的地带,忍不住脸色一变,“这是陨神域!”
  那英俊男子等人脸色一变,看着前方那地方,也认了出来,神色变得有几分难看。
  “陨神域,在白莲神州中,属于三大险地之一,寻常伪神境强者进去,有死无生,连神灵境强者都不敢轻易进去!”
  “这片区域,看似平平无奇,实则里面空气的压力密度,和外界完全不一样。”
  “一个伪神境强者进入里面,连飞行的能力都会丧失,只能够依靠步行走路,若是半神强者进去,骨头都会被里面的压力挤碎成渣!”
  “在这里面,还会埋伏一些可怕的妖灵……”
  所有人想到一幕幕关于陨神域的传说,忍不住心头惊骇,不敢再前行,实际上一路追杀下来,几人心里都有点疲惫。
  那黑色铁片太变态了。
  怎么轰都轰不烂,哪怕追击上去,也没用用处,对方的防御力太可怕,只怕需要神灵级的强者,才有可能破开!
  “怎么办?”英俊男子不由道。
  伟岸男子凝视着那缓缓飞向陨神域的乌黑色铁片,皱眉沉思片刻,道:“先回去,传令下去,严加放手传送门,他只要在白莲神州一天,就逃不出这里!”
  “只要将九大城的传送门守住,就不怕他会逃脱!”
  “另外派遣人去城内的监管部,打通一下关系,让他们留意一下,此人在赤殒门留下了虹膜印记,一旦进城时,就会被扫描出来!”
  “不允许传送离开,也不允许进城!”
  “时间一久,他长期在荒野待着,就会自动被弥漫荒野的有害气体给感染,到时候,就会成为一头失魂者!”
  伟岸男子眼眸中森冷光芒绽放,“若是让我再遇上这混账小子,一定要将他的身体捏碎成渣!!”
  想到自己一艘价值不菲的伪神级星际战舰,就被洛凡那样直接霸占,他心里就忍不住有点肉痛。
  这时,那乌黑色铁片已然冲入了陨神域,在进入的刹那,忽然微微向下一沉,旋即整枚乌黑铁片,焕发出强烈黑光,重新悬浮上来,依旧悠悠然向前飞行。
  伟岸男子等人望见这一幕,忍不住苦笑一声。
  “走吧!”
  “别耽误时间了。”
  嗖嗖嗖!
  三艘星际战舰转身掠向远处天空,消失不见。
  在这星际战舰消失以后,那乌黑色铁片,依旧慢吞吞向不前飞行,忽然,四周空气倏然紧锁,一头近乎透明的妖兽,从旁边凝聚而出,张牙舞爪地向乌黑铁片撕咬过来。
  嘭!
  这妖兽的尖锐牙齿,凶残地咬在乌黑铁片上,时间仿佛定格了几秒,它的牙齿寸寸断裂开来。
  乌黑色铁片没有停下,依旧悠悠然从这头近乎透明的妖兽身边飞掠过去,这妖兽捧着自己的牙齿,欲哭无泪。
  没过多久,乌黑色铁片便缓缓飞出了这片令人闻风丧胆的陨神域,来到了不远处的一座星辰碎片上,缓缓降落在一座孤峰顶,光芒一闪,似有几分疲倦,笼罩洛凡的乌黑色气雾消散,它仿佛也失去力量,掉落在洛凡的怀里。
  山风习习,吹拂着洛凡的身体,沾在神焰套装上的血液,已然干涸,凝为一块块血疤。
  夜空中,繁星点点,血月高悬,不远处的幽深丛林中,隐隐有几道低低切切地兽吼声响起,还有骨骼咀嚼声,撕裂声。
  这夜色,又多了几分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