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最强开脉系统 > 第11章 入城

第11章 入城


  现在体内的那股力量虽然不足以让他一步登天,但万丈高楼的地基已经打下,就等日后慢慢的往上砌。如果说,以前是靠借用这玉石的力量的话,那现在的他,则已经能初步掌控这玉石的一些基本能力。以后需要做的,就是慢慢的熟练和挖掘更深层次的力量。
  韩逸难掩心中的狂喜,他现在已经跟怀中的领主玉建立了联系。那也就是说他以后也就有了修炼的资格,日后走上修行之道也只是迟早的事情了!
  移山填海,斗转星移,腾云驾雾,以及那长生的寿命,在他的脑海中轮番闪现着。
  小雨说的没错,如果不走上修行之道,人生不过短短的百年,他已经走了20余年。剩下的时间,除去三灾六祸,出去养老守孝,除去吃喝拉撒,除去发呆睡觉!他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去看看这个世界呢?
  他闭上眼睛,细细的沉思着这些事……
  不知过了多久,韩逸从最初的狂喜中平静了下来。
  他与领主玉的沟通已经完成,再在这里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是时候出去了。他静下心来,再次感受了一下这个世界。然后等他思绪清明之后,这个领主玉创造出来的世界,开始慢慢的淡化,直至消失。
  风轻轻的滑过皮肤,摇摆着上面的汗毛。阳光洒在身上,温暖的感觉洋溢全身。树枝被风吹得微微的摇动着,发出沙沙的声音。在密叶间好奇的打量着他们几人的小鸟,发出清脆的鸣叫……
  一切的一切,熟悉又陌生。
  韩逸能清楚的感觉到与以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感官更加的敏锐。他并不惊讶,因为在他未与领主玉有联系的时候。他的感官与体能就已经有了大幅提升。现在已经与领主玉建立了沟通,能有这样敏锐的感官,视乎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他细细的享受了一下这份感觉,然后缓缓的睁开眼睛……
  “哇……”
  “哇……”
  两人同时惊呼一声退开。
  “你…你干什么?”韩逸惊魂未定的朝苏大壮问道。
  苏大壮明显也惊吓不轻:“什么我干什么?我还要问你干什么呢?跟我们说有什么进城的法子,让我们陪你在这里站了半天。结果你自己却站着睡着了……”
  韩逸尴尬又无奈的看了一眼苏大壮,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苏大壮那张挨得几乎贴着他的鼻子的脸,差点没把他吓死。但是又想到自己刚才只顾与领主玉沟通联系,早就忘了时间了。于是不好意思的说道:“哈哈,不好意思。刚才一时失神。现在重新来过。”说着让二人继续准备。
  苏大壮边照做着边嘀咕道:“这么长时间,你是失神还是失身啊?这次可别再睡着啦,再睡着太阳就要下山了。”
  韩逸看着天上的太阳已经微微向西,对着二人投以歉意的微笑。然后再次凝神,几乎在他凝神的同时,怀中的玉石便有了感应。通过玉石的联系,韩逸能感觉到自己脚下的泥土就有如自己的身体的一部分一般如臂指使。
  随着他的思想,四周的地面迅速翻起卷向三人。没等武烈雨苏大壮二人有所反应,就已经将他们完全包裹,沉入土中。随即,四周恢复原样,就好像一行四人未曾来过一般。
  此时的地下的空间跟以前的除了空间大了一些,其他的并无二样,里面依旧漆黑。
  在漆黑中,苏大壮首先爆发了,急声吼道:“韩逸,你干什么了?我瞎了,什么都看不到了!师父,救我…赶紧救救我啊……”
  另一旁的武烈也急声问道:“韩逸兄弟,这是怎么回事?”
  韩逸哈哈一笑,安慰他们道:“我们现在在地下。相信我,这地方很安全。我们就从地下穿过城墙,然后再回到地面就可以了。”
  苏大壮一听,闹的更欢了:“什么?在地下?要是这里垮了怎么办?会不会被活埋啊?你这什么邪术啊?靠不靠谱啊?……”
  听声辩位,武烈从行囊中摸出一件赶路几天没洗的臭衣服朝他口中塞去:“大惊小怪,丢人现眼。韩逸兄弟,我们走。”边说边掏出火折子点燃,于是这地下小空间便被昆黄的火光照亮了起来。
  定好入城的方向之后,韩逸与武烈抬着小雨朝前走去。武烈好奇地打量着四周,而苏大壮着则断地又咳又呕,显然那一件衣服的效果很明显……
  “韩逸兄弟,你这不是土遁吧?土遁应该可以看得清地面的。”武烈突然问道。
  韩逸笑着点头道:“嗯,其实我并不会什么法术。只是在这段时间无意中得到一些机缘巧合,学到这么个控土的小本事,这才逃过了张道士的追杀。还有那晚能伤到熊妖,也是靠它了。”
  武烈还想再问,但是想起之前答应过韩逸的话,又吐了回去。虽然前方的韩逸没看到,但是凭着他此刻大幅提升的敏锐感观,他就注意到了,于是说道:“武烈兄弟见谅,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将此事完完整整的告诉你。”
  武烈刚想说些什么,苏大壮突然朝他扑了过去,亲密的搂着他的肩膀:“师父,你刚刚说的土遁能看清地上面的情况?你会吗?”
  武烈:“是啊!但是我不会,你又想怎么滴?”
  苏大壮贼贼一笑:“没什么。师父,你知道在哪能学这法术吗?我想去学了,以后偷…那个行侠仗义,劫富济贫都不用撬锁了。还有以后夏天沉到马路下面去,那姑娘的裙低……咳咳…我是说夏天可以沉到地下去赶路,都不用晒太阳了。”
  武烈双手提着担架,使不开,于是一脚踹了过去……
  ……
  苏大壮心中的恐惧退去之后,新奇感渐渐占了上风。再与而人打闹了一会之后,最活跃的反倒是他了。不住的在小空间内不停地打量着……
  不久之后,三人估计应该到城内了。于是向上走去,快到地面的时候,苏大壮自告奋勇道:“我先出去看看,别等下从大街突然冒出去就糟糕了!”说着抢先伸出头去。
  “……”
  “咦?”
  他与一位在井边打水的妇人面面相觑。
  乍见地面上突然冒出颗人头,把妇人惊得打翻水桶。看着张大了嘴巴吓呆了的妇人,苏大壮自以为潇洒的咧着嘴笑笑:“……”但是话声都没发出来,那妇人见这人头张着嘴要上来咬她,压下心中的恐惧,一咬牙,抬起脚狠命的朝苏大壮踩去……
  苏大壮鼻青脸肿的退了回来,抹了抹鼻血:“有人……”
  于是一行人又朝前走了一小会。苏大壮又抢先把头冒了出去……
  “嗯?……”
  只听见四周一片哼哼之声,无数条又粗又短的肥腿在他头边踩来踩去。这次轮到苏大壮呆了一呆,只是那么一片刻的时间,已经有一个猪头向他脸面上探来,然后与他嘴对嘴拱了拱……
  苏大壮边呕吐,边退了回来,说道:“有猪……”
  城中不知名的某处地下,苏大壮发出难过的喘息声:“有烟火……”
  城中不知名的某处地下,苏大壮抹去头上的菜叶:“有水沟…”
  ……
  ……
  ……
  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之后,一行人且走且停。在又经历了茅坑,车碾,洗脚水,顶到殓房死人屁股……之后,苏大壮终于崩溃得不愿再出去。也让韩逸心中起了以后这钻地的招式少用的念头。
  “不要,死也不上去了!为什么是我?你们怎么不上去?”苏大壮蹲在抱头咆哮道。
  二人也无话可说。将小雨交予武烈之后,韩逸伸头冒了出去。
  这里是两座大宅高墙间的小巷里。从两座大宅内伸出的树木枝叶被阳光照着,将影子投在地上,地上落叶四散,随着阵阵微风轻轻的翻动着。树上的小鸟有一声没一声的慵懒的叫着。从两端巷口隐隐传来街市上车水马龙的喧闹,使得此处有种隔绝人世的奇异气氛。
  韩逸看看这四周空无一人,返回对二人说道:“就这里了,上去吧!”
  “不来九黎不知道神州之盛,不来天水不知九州之广”
  天水城做为九黎国乃至整个中原神州最大的对外海港,每天都有无数的海外之客沿着海线来到此处,再由这里转途各州。同样也有无数的中原神州的人民由此去乘渡船其它洲。
  不管是商人,求学者,游客,盗贼,骗子,奇人异士,还是逃亡海外或者由海外逃到神州的各州罪犯,都在这熙熙攘攘的天水城中来来往往。使得这里成为一块充满机会与奇迹,财富与白骨的迷幻之地。
  在九黎国皇帝的刻意经营之下,天水城的海运空前的繁荣。无数载满奇货异宝的大船由外开来,也有载满无数九黎国土产的船队向海外驶去。
  当然,还有无尽的犯罪,欺诈。然而这都不重要,在神州乃至天下四方的人心中。天水城永远是那个魅力无穷,可怕却又极具吸引力的魔都。甚至有人宣称:天下有的,天水城就有,天水城没有的,天下也就没有了。由此可见,天水城在天下人们心中的地位。。
  ……
  “……除去朝歌和暮雪两国没有能力之外。天泽国和真武国无时不刻的在觊觎着这块肥肉。特别是我们真武国,因为与天水城临近,所以觊觎之心更甚。若是天水城出了乱子,那整个九黎国估计都要颤上一颤。所以才由五大名将之一的苏天洋前来镇守。”武烈向二人介绍着天水城,最后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