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最强开脉系统 > 第10章 玉世界

第10章 玉世界


  这一路上不时有一队队神色凝重的官兵,急冲冲的在官道上急驰而过,卷起漫天尘沙。
  武烈看着一队人马远去的背影,对韩逸说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估计天水城城防可能会有异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看来我们得快些赶路了。”
  韩逸只是点点头,望着这不时飞驰而过的官兵,不知道在思考着些什么。
  苏大壮则伸出手在额头上一抹,望着手上汗水与尘沙掺杂的脏污,抱怨道:“真是的,吃灰都快吃饱了!就依师父你吧,快些赶路,不然进城晚饭都不用吃了……”
  加快前行的脚步之后,大概走了一个多时辰,天水城城门终于出现在视线范围内。
  比起栖云城与厚土城来,这天水城比之二者更加高大厚实,也比二者多了分精致美观。
  天水城城墙高约八丈有余,角楼里一个个守卫威然而立,而城墙上不时有巡逻的官兵来回巡视着,估计若是飞进只苍蝇,都要被守卫扫视几遍。而城上主楼则高达三层,如同蹲伏在城墙上的巨兽,俯视着周边的一切。显得威武雄伟无比。
  城门是厚木门,用的是北方的红松所做,在木门的外层则包裹着一层铜皮,上面还钉着九九八十一根铜钉。城门完全打开足以并排三辆马车通行,一条甬道贯穿城墙通到城内,即深且阔。可想而知,这样的城门在打仗时,如果有敌人想要攻破这样的城门,估计少不了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看着远处城墙上那如同木桩般的守卫,武烈忍不住赞叹道:“以前只是听说天水城的城主苏天洋将军是九黎国五大名将之一,治军极其严厉。今日见这天水城都已经有数十年没经历过战事,但是守备依然如此严谨,从这一点来看,果真名不虚传。只是就是不明白,他怎么能容忍像蔡将军这样的副将?”
  苏大壮:“九黎国的将军足有……很多人,不出几个坑爹货,你真当九黎国的将军都是仙界的仙官啊?”
  ……
  ……
  ……
  三人来到城门口时,立即被吓了一跳。
  在城门口两边各有五十名守军,严格的盘查着进出之人,形成两条长长的长龙。看来是蔡将军之死已经在城中掀起滔天巨浪。
  韩逸看了看苏大壮背着的两把大刀,然后再看了看武烈,心里有些没底的问道:“现在这个样子,背着两把刀没事吧?”
  武烈皱着眉头:“现在非常时刻,不好说。搞不好会被带去盘查几天也说不定。”
  苏大壮边挖着鼻孔边说道:“愁啥?不就两把刀吗?丢掉就好了!以后再弄两把就是了。”
  “啪!!!”
  武烈揉了揉手道:“哼,孽徒!当初拜师时怎么跟你说的?”
  苏大壮小心翼翼的把插在鼻孔里的手指拔了出来,然后痛苦额揉了揉揉鼻子:“什么“握刀者”,什么“刀在人在,刀亡人亡”什么的嘛!但是不就一把破刀吗?至于吗?换一把不就好了?”
  武烈大怒,将苏大壮背后的刀抽了出来,拍得啪啪作响:“这是我们天刀堂的魂,你懂不懂?现在就遇到这么点小事,就要丢刀?你这要是被堂内长老们知道,不得罚你扫三年茅坑才怪呢。”
  苏大壮嘀咕道:“要不要这么夸张啊?这把刀虽然是你逼我去渡口扛了三天麻袋,累得我差点命都没了才赚得几两银子去铁匠铺打的,但怎就成什么魂了?”
  “你说什么?”
  “不不不,没什么。我会用我的生命去爱我们的刀魂。”
  韩逸见到二人就要在城门口闹了起来,担心的提议一行人暂时道旁边的树林内商议对策。入到树林之后,武烈又在“掏心掏肺”“呕心沥血”的教导着苏大壮。
  看着争闹的二人,韩逸在一边沉默不语。最后他看了看担架内仍旧昏迷不醒的小雨,一阵心疼。终于下定决心,他起身对二人说道“我有进城的办法。”
  武烈闻言,停下对苏大壮的“教导”,说道:“韩逸,先说好,怎么都行,就是齐刀不行。其它的一概好说。”而在边上的苏大壮,终于停止了被“教导”之后,向韩逸投来感激的目光。
  韩逸不理会他,说道:“这个自然。嗯,不是我不信你们,只是此事关重大,而且我也有好多难言之隐,暂时不能对二位解释。希望你们能在事后守口如瓶,也不要向我追问些什么。如果以后有机会,我自然会向你们说清楚的。希望你们理解!”
  武烈哈哈一笑:“都是兄弟,别说这些。不管这么样,兄弟信你!”
  于是二人在逼迫苏大壮发下守密的毒誓之后。韩逸便开始要他们来到小雨周边,然后与武烈抬着小雨,开始准备沟通领主玉。
  韩逸在默然静立之后。便开始心神集中于怀内的领主玉,并试图想起那晚遭遇熊妖时的那种感觉。但是过了许久之后,仍旧毫无异状。但是此刻的形势容不得他放弃,所以只能更加努力的凝神去感受怀中的玉石。
  突然,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却又实实在在的感觉在他心中升起。
  就像是一根细丝般的虚线,由他的体内穿出,与怀中的玉石相连。然后透过它,韩逸能微微的感受到玉石之中的信息。最后,细丝般的线越来越实,越来越粗,越来越大,最后将他与玉石包裹入其中。
  一道黄绿相间的霞光照得韩逸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等他感觉霞光过后,睁开眼睛,赫然发现他此时正在一处奇异的空间内。四周犹如混沌世界般,无边无际空旷幽远,但是却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只有他、大树、脚下数丈见方的土地。
  韩逸看了看四周,虽然身处一个奇异空间。但是他的内心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或者疑惑,反倒是心中一片祥和宁静。似乎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这般的理所当然。
  韩逸走了两步来到大树之下,轻轻抚摸着树干,手指接触之处,传来温暖柔和的感觉,好像这棵树是活着的一般。于是他伸出手按在树干上,仔细的感受着这棵树。
  突然,这棵树翠色微微一闪。然后韩逸感觉有股莫名的信息从大树传入他的脑海中。庞大的信息量撑得韩逸的脑海几欲炸裂。剧痛使他不自觉的想要把手抽离开来,但是却发现他的手好像是粘到树上一般,挣脱不开。他脚上一用力,想要挣脱开树干,却发现脚下的泥土已经附到膝盖处。
  从树上传来的的信息上一个又一个的画面。以正道之名屠戮天下的仙神、愤怒咆哮着的妖魔鬼怪蓄势待发、秃头的佛陀喊着慈悲举起屠刀、人族声势浩大的军队横扫千军………
  “啊……”
  头疼欲裂,使他不住地惨叫!
  却挣不开这树与土地!
  “主人………”
  在他即将崩溃的时候,那股源源不断向他传递着的信息突然戛然而止。
  他剧烈的喘着粗气,要去回忆刚才他所收到的那些画面,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正在他疑惑不已的时候。突然,大树上传来一股水流般的不明物,从他那粘着树干上的手掌,透入他的身体,进入他体内的脉络。然后快速的流转起来,犹如平静的溪水突然变成了湍急的大河。它不可思议的高速流遍韩逸身上的每一处经脉,一轮又一轮,一遍又一遍,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到最后,韩逸只觉得这股元力似乎要将自己全身的骨肉冲散。冲得他全身痛到麻痹,让他忍不住“啊”“啊”“啊”的高声大叫起来……
  就在这剧痛要将他毁灭的时候。韩逸感觉到体内那0;156680249916864流水般的不明物流速慢慢的缓了下来。
  韩逸的剧痛感在慢慢的消失,一点一点的,一点一点的,然后直至恢复平静。
  狂风暴雨之后是绚丽的彩虹。在恢复平静之后,那股水流般的不明物开始融入他的身体,成为他的一部分。在这过程中,韩逸感受到无尽的舒爽……
  等他的意识被拉了回来的时候,只剩下四周一片混沌。但是刚才的那种撑爆脑袋的炸裂感、自己身体上的血肉仿佛要被冲散的剧痛感、还有那不明物资融入自己身体的那种舒爽感,依然历历在目。就是那些传入脑海中的信息自己却脑子一片空白,完全想不出一丝一毫。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脑袋想不出东西,但是身体却是挺舒服的。
  从他身体的感觉上来讲,与之前不同,此时他感觉到他的身体有一种充实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饿了很久的人,突然让他吃上一大碗饭,虽然“饱”的感觉说不清,但是他却明白自己吃过饭后,体内有无尽的力量。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与玉加深熟练沟通,然后更好的把玉石用起来。到时那些让他不解的事情,玉石自然会慢慢地让他知晓
  韩逸身躯突然一震,已经明白了这一切。
  刚才,就在刚才!
  他已经跟玉石顺利的完成了一次全面的沟通!灵魂与躯体上的全面沟通!!
  此刻他体内充盈的力量,正是那玉石那无穷无尽的能量。而这份力量不仅仅是力量,还是与玉石相呼应的介质。
  此刻,他终于明白妖王君山所说的:“等到你有一天能跟它有所感应,自然会知道怎么去使用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