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最强开脉系统 > 第9章 血影门

第9章 血影门


  蔡将军见他穿着可笑,便戏笑道:“哪来的风流才子?来本将军这里讨赏吗?”
  那人摇头晃脑道:“是也!非也!”
  蔡将军听完,笑骂道:“踏马的,别什么狗屁的是是非非也也的!少在本将军面前晃你的书生脑袋!说吧,要什么!?”
  那人唯唯诺诺的说道:“是是是,我正是踏马的想跟你这鳖孙要点东西!只是怕你这鳖孙不肯!所以也不知道是是也还是非也,你踏马的明白了吗?”
  在旁观的众人都想不到这疯子竟然用如此唯唯诺诺的语气,跟蔡将军说这样的话,一时竟全部愣住了!
  还是蔡将军的侍卫首先反应过来,纷纷拔剑出鞘!只等蔡将军一声令下,就将这疯子给分尸了!
  而正主蔡将军也是一愣,不怒反笑道:“好!你今天算是把本将军逗乐了,等下给你留条全尸!说吧,要什么?”
  那人只是笑笑不道,然后伸出左手朝着虚空中做出一个抓起的动作。然后众人只见疯子整个人变得淡了一些,犹如镜中虚影一般!
  蔡将军见状,显然大感兴趣,头朝前探了一些。好想要把虚影看清楚似的。
  但紧接着,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一轻,然后觉得头顶被人抓住,再往前看,只见自己赫然看见疯子的前胸,然后世界便陷入黑暗.........
  众人也正在用力的的看着那人,都想看清那人的到底怎么就一下变虚了。随即看到那人身子一下变实,然后手中多了一颗头颅,赫然是那蔡将军的头颅!然后胆小的便都惊呼起来,稍微胆大一点的心中寒气也顿然升起。
  “要你的脑瓜子……”那人文绉绉的疯疯癫癫的说道。
  话声刚落,身体前倾的蔡将军好像才知道他的首级已经不在,然后从马上翻落下来。
  武烈低声惊呼一声:“境中取月!!!”
  那人转过头,朝武烈灿烂一笑:“识货。”然后转身骑上毛驴,背对着对呆立当场的众侍卫说道:“我要取的东西取到了,你们把剩下的我不要的带回去吧。各位,后会有期!”
  一名侍卫长模样的人,双脚打着颤上前喝道:“站住,你…杀了蔡将军,今天还想走吗?给我拿下!”
  几个胆大点的侍卫刚犹豫着准备要动,那人回头笑道:“我杀人是要收费的。今天谁敢动一下,明天我就上他家找他妻儿老母收钱去。你们谁要试一下吗?”这话像是威胁,却又像是在诉说即将要发生的事。
  在他那疯疯癫癫的目光的注视下,众侍卫竟无一人敢踏出一步,目光在身边的同僚上打量不已。
  先前的那侍卫长模样的然又道:“阁下杀人,可敢留下名号?”
  这次那人头也不回,只是骑在毛驴上,缓缓的向前行,摇头晃脑袋回道:“血影门,落残血。以后有不便自己出手的生意,不妨来照顾一下我的生意。”
  在场知道血影门的人勃然色变,不知道的人也从旁边的人的神色中,看出此人来头定然不小!一时之间,全场景鸦雀无声……
  “影过血流兮,魂归故里!唯剩飘落残血……”
  还是来时的那一阵悠悠的吟声。
  只不过来的时候是一疯子,走的时候是一杀神。
  他悠悠的来了,又悠悠的走了。不曾见他挥过刀口,首级却已带走……
  “啊……”
  突然落残血惨叫一声!众人急忙望去,只见他焦急的低头左右看了看自己在毛驴肚皮两边的鞋子。
  在众人迷惑不解的目光之中,他提着手中的首级往外移了一些,叹了一口气道:“唉……!又做了次赔本生意,我刚买的新鞋都弄脏了。虽然是才二两银子的货色,不过……”说着,他看了看蔡将军的首级继续说道:“杀你,我才收了一两银子啊!!!”然后在众人的愕然中扬长而去。
  等到落残血走之后,众侍卫急忙回过神来,群围至蔡将军的无头尸体旁,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堂堂一个将军,虽然是个副将。但是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就这样被人杀了,还被取去首级,这还得了?恐怕等着他们这群侍卫的,不是充军就是发配边疆。想到这,众侍卫无不惶惶然失色。
  随后侍卫长与几个年长的侍卫首先镇定了下来,连忙组织人保护现场,并要扣下几名旁观者当“人证”。
  直到此刻,围观的众人才急忙轰然而散!谁愿意跟这样的事情扯上关系啊?一个不小心被当做顶罪羊,那才叫飞来横祸呢!一时间快速逃离的快速逃离,赶回酒馆内拿行囊的也从后门和门窗上翻越而逃。
  “你去干嘛?”武烈一把扯住正要往酒馆走去的苏大壮道。
  苏大壮急道:“人这么乱,当然是浑水摸鱼啊!我去看看能不能溜到里面弄点免费的酒肉。”
  武烈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叹道:“老天真是不长眼,我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徒弟?”
  随后将跃跃欲试的苏大壮扯回,与韩逸抬着小雨溜之大吉。
  ……
  ……
  ……
  “师父。那个落残血是谁啊?怎么大家都很怕他啊?”边走边啃着干粮充饥的苏大壮突然说道。
  武烈道:“他就是神州血影门的创始人,谁不怕啊?”然后有些激动地说道:“想不到今天竟然能见到这个传说中的人。”
  苏大壮将一大口干粮塞入口中,含糊不清的说道:“哦,原来如…此……”然后狠狠的咽了一口,继续问道:“不过,那血影门是干嘛的啊?”
  听苏大壮说完,武烈刚要暴动,韩逸见状,急忙打了个圆场,说道:“武烈兄弟。我也只是知道有个血影门的杀手组织。其余的还一概不知,要不趁现在有时间,你就多讲讲吧。”
  武烈瞪了一眼苏大壮,教训道:“看看,学学韩逸兄弟,不懂就多问问。”随即讲了开来。苏大壮则莫名其妙的嚼着干粮,完全搞不懂,疑惑的想着“我这不也是在问吗?”
  血影门是与风流门并称为神州最神秘的两大组织。对于这两个组织,基地在何处,有多少人,规模多大,主要成员都有哪些等,世人一概不知。甚至连如何联系这两大组织,知道的人也极少。所以一众江湖豪杰和官府中人,多次对其围剿却效果渺渺。
  在血影门中,分为“血”与“影”两大部。
  “血”部。一般都是血影门的新人,一般执行较为低级的刺杀任务。因为刺杀技巧不是很熟练,因此被刺杀的人往往血肉横飞,血流满地。因此称之为“血”部。
  而“影”部则高于“血”部。一般均为组织内部核心成员,刺杀技巧超绝,被刺杀者往往在未察觉之前就已经身陨。而外人却查不到被刺杀者就是是如何被刺杀的,因此外人称之为影子刺杀。
  而“血”部与“影”部又各分为天、地、人三级。与一般的人习惯不同,在血影门最低是天级,然后是地级,最高的是人级。而落残血则是血影门唯一的“影”部人级,由此可见落残血此人行事乖张并非毫无来由。
  血影门接手的任务几乎从未失手过,并且也从不挑任务。上至王侯将相,下至走卒商贩,接到任务一律皆杀。
  曾经有人向落残血提议说应该加以选择刺杀对象,免得使血影门看起来犹如不入流的杀手组织似的,什么人都杀,档次过于低下。而落残血0;156680249916864则只是淡淡的回道:“管他什么身份?被杀掉的就都是死人了,有什么好分的?”所以时至今日,血影门依旧什么任务都接。也因如此,这世上所有的人都有可能成为它的猎物。因此,倒是让血影门越来越让人恐惧。
  这多年来,死在血影门手上的人不计其数。甚至传说除了人族之外,其它族的刺杀任务血影门也接,并且也取得相当好的风口。因此也有人推测,血影门除了人族,可能也还有其他族的人存在。
  提起血影门,神州上知其名号的人无不谈虎色变。对于血影门的创始人落残血,外人只知道他是人族绝顶高手之一。性格时而疯疯癫癫,时而冷酷无情,但却也有过亲自诛杀调戏妇女的地痞流氓传言。因此众人对他的行事完全无法推测。
  在落残血的众多传言中,有亲自出手刺杀行走游商的,也有袭杀同为绝顶高手的暮雪国离恨水,朝歌国朝易的。虽然离恨水与朝易依然健在,但是落残血也依然安然无恙。可见落残血的实力深不可测。
  至于他的习惯、爱好甚至是年龄等,均知之甚少。但是其仅凭一人之力,便在数年间将血影门发展壮大成现在的模样,这人自然并非表面这般简单。
  最后,武烈又说道:“这境中取月,是习武之人所追求的至高境界之一。能达到此境界者,整个神州,不过五指之数。我师父林君雄的正道刀,也是另一个至高境界之一,可凝气成刀,端厉害无匹。就是不知道我师父跟他,究竟谁要更胜一筹!”说到这里,脑子里出现二人比武时的场面,脸上露出神往的的表情。
  韩逸也听得心潮澎湃,心中暗道“如果有一天,我也有他们那般的本事……”边想着边摸了摸胸口。。
  正在二人痴痴的想着武侠梦的时候,一边的苏大壮边挖着鼻孔边道:“武功再高又有什么用,一两银子的生意都接!到时候爷发财了,那他还不也还得乖乖的听我的话?”说完将挖出来的鼻屎在手上轻轻地搓成团,然后随手一弹。
  鼻屎堪堪从武烈脸前飞过,随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