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史上第一驸马爷 > 第四十一章、闻社的诞生 二

第四十一章、闻社的诞生 二


  又休息了两天后,张翔的伤基本已经痊愈,他也开始修炼起了秦挽歌教给他的‘九道破内功’。
  这套内功心法他早已背得滚瓜烂熟,只要按照秦挽歌教给他的方法去运行经脉,在体内修炼出内力即可。
  虽然已如今的身体条件,不能修炼外功让张翔多多少少是很遗憾的,不过只要能修炼内功也不错了,至少关键时刻,能够保命。
  被追杀的时候,也不至于再那么狼狈。
  内功修炼过程虽然缓慢,靠的是时间的积累,不过依靠个人的天赋领悟能力,资质好的人其实也快的。
  当然,张翔不属于这一类,用秦挽歌的话说,他练武的资质也就平平而已。
  对他的打击虽然不小,不过只要还能修炼,也就不计较了。
  这天,他做了一套广播体操活动了一下筋骨后,便坐在院子里盘腿修炼起来。
  大概也就一个多时辰后,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袁沉。
  在他有感觉睁开眼时,袁沉就坐在他身侧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
  一身黑衣,怀抱长剑,平静的看着他。
  那晚被刺杀,袁沉救下他,他对袁沉的印象是深刻的,此番再见面也就觉得不那么陌生了。
  “袁沉。”张翔对他笑笑,站起来。
  袁沉没起身:“张翔。”
  “挽歌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告诉我了。”张翔走过去。
  “她也把你那日被追杀过后的事情告诉我了,你能够被铁前辈所救,也算是万幸。她对你还挺好,把师父这套‘九道破内功’都教给你了,这是师父传给她的独门内功,我都没学到。”袁沉酸酸的说了一句。
  张翔哈哈一笑:“我倒是希望有你这一身的绝世武艺。”
  袁沉平淡道:“她说你练武的资质平平,给你五十年,你也练不到我这个境界。”
  “说话不要太实诚,这样容易找不到媳妇。”张翔闹了个大红脸,恨恨说了一句。
  袁沉环抱的双手一放,起身道:“行了,她托我来看你的伤势好了没有,现在看完了,已无大碍,我也得走了。”
  “这么快就要走?你来多久了?”
  “半个时辰,见你能够运功修炼了,证明已无大碍。”
  “别急啊!我还有很多事要问你呢!”
  张翔连忙挽留,然后邀请他进屋。
  袁沉也就没推迟。
  进屋后,张翔看了院子一眼:“对了,你进来的时候,驸马府有人看到吗?”
  袁沉瞅了他一眼:“这平州我想去哪,没人能发现。”
  “也是。”张翔恍然,以他的武艺,神不知鬼不觉来到驸马府,确实没人能够发现,毕竟来了他身边半个多时辰他也才察觉。
  坐下后,张翔把早上吃剩的一些点心递给他,说道:“那日我和挽歌被铁前辈救出城后,她还担忧你的安危,如今见你无恙,我也就放心了。”
  袁沉面无表情的吃着点心:“目前这个江湖上,能伤我的人,不多,能致我于死地的,除了师父那样的人,没有了。”
  这比装的好!
  张翔伸出大拇指:“那那晚我们出城后?你去哪了?”
  袁沉道:“那晚我与管胜,杜二娘夫妇追打着追着你们而来,不过我来到的时候,你和师妹已经被救走了,石广顺和贺司南也不知去向,我寻着路迹,来到城东城门,见城东城门大门紧闭,只听见守城官差说有人逃出城,我不知道是不是你和师妹,还有石广顺,贺司南,见守城官差加紧了布防,我也就暂时出不了城,只好再回去寻管胜夫妇,不过这二人也不知何时不见了,我找了一晚都没找到你们,第二天一早我才收到了师妹的飞鸽传书,得知你们安然无恙,她让我在城中继续寻石广顺四人。”
  “那情况如何?”张翔连忙问。
  袁沉摇摇头:“诺大的平州城,他们一旦藏起来,如同大海捞针。”
  “但他们应该也出不了城是吧!”张翔补充道。
  袁沉点头:“你被刺杀过后,平州府衙加强了防哨,四城城门每天都要盘查进去人员,捕快和官差每天也都在城内寻找,如此紧张的局势下,我若是刺客,我都难出城,他们应该也出不了。而且他们既然刺杀你,应是得到了密令,没有成功,他们是不会放弃的,现在只是暂时躲起来,应还会再找机会。”
  张翔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我不会再给他们机会。”
  袁沉嗤笑一声:“我们在明,他们在暗,我也不是随时随刻都会在你身边暗中保护,你要是整天这么乱跑,他们一找到机会,恐怕你就没有上次那么幸运了。”
  “那你就随时随刻都在我身边呗!”张翔没脸没皮的嬉笑一声。
  “你要想送死,我可没辙。”袁沉瞥了他一眼。
  张翔讨了个没趣,这家伙,就不会笑么?
  他正色道:“你和官府都找不到他们,我倒是有办法。”
  “说说看?”袁沉也抱着好奇。
  张翔道:“府衙官差整天只知道拿着画像找,好比警察抓人都要开着警报一样,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等官差到了,人早就跑了,你一个人暗中寻找也人力有限,我自是要发动全城的百姓一起找,这平州城处处有人,我就不信一城的人还找不出四个刺客。”
  “哦?”袁沉顿时感兴趣起来:“你如何让全城的百姓帮你一起找呢?”
  “这你就不用管了,我自会有我的办法。”张翔神秘一笑:“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到时候等这个方法奏效的时候,我一有消息就会传给你,你就负责帮我去当打手就行了。”
  “那我拭目以待。”袁沉点点头。
  张翔道:“对了,待会你回去的时候,帮我带句话给挽歌,就说明日晚上我会去凝香居。”
  “你和她之间的关系不能暴露在外人面前。”袁沉嘱咐道。
  张翔道:“放心,我就是约个朋友去喝喝花酒,这很正常的好吧!”
  ……
  次日一早,张翔便让驸马府的人送了一封书信去杨府,杨黎的回信也很快收到了。
  傍晚过后,张翔便坐上马车前往了杨府。
  杨黎提前在府门口等着他,然后上了他的马车,两人一起前往了凝香居。
  “哈哈,张兄,多日不见,气色不错啊!”杨黎爽朗的对他拱手。
  张翔呵呵一笑:“杨兄,我哪日气色不好了?”
  “听闻张兄前些日子遭到刺杀,杨某还担心了好些时日,专程派人上驸马府问候,只是未能见到张兄。”杨黎说了一句。
  他那晚被刺杀过后的消息不知被何人所传,传遍了全城,闹得沸沸扬扬,杨黎知道也不奇怪。
  只不过他失踪几日的消息并未透漏出去,所以除了驸马府以外,是没人知道他受过伤的。
  张翔笑着道:“不过是一些烧杀抢掠的匪寇而已,是我运气不好,恰好碰到了,并无什么大碍。”
  杨黎轻轻点头:“张兄无事就好。”
  很快,两人说笑着就来到了凝香居。
  此时刚好入夜,凝香居的姑娘们已经开始在门外招揽客人。
  杨黎俨然是这些风月场所的常客,他刚一下马车,就受到了许多青楼女子的追捧,他也是熟络的与那些女子打招呼。
  然后凝香居的老鸨亲自把他和张翔迎了进去。
  这是张翔第一次进青楼。
  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新奇感,好奇的左看右看,那在大厅陪着客人喝酒,伸展着婀娜腰肢的风尘女子,在舞台上跳舞,唱着歌的清倌人。
  和他印象中的青楼差不多,只是亲身经历其中,才能真正的感受到这种时代下这种传统所弥漫出来的风花雪月。
  “张兄是第一次来青楼吧!”
  一旁的杨黎好笑的说了一句。
  张翔点点头:“不瞒杨兄,还真是第一次来。”
  杨黎笑道:“高平公主绝色倾城,张兄有这样的夫人,想必普通的女子也入不了张兄的法眼,在这凝香居中,也只有秦挽歌一枝独秀。”
  “今日约杨兄来此,就是想再见见这位秦姑娘的。”张翔微微点头。
  杨黎给了他一个臭味相投的眼神,哈哈笑道:“莫不是上次与秦姑娘见过一面后,令张兄恋恋不忘?”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哈哈,怪不得张兄约杨某来此,这秦姑娘平日里还真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若是她不愿意,哪怕给她千金,万金,她都不屑一顾,若是她愿意,哪怕一分钱不要,她也会邀你入帐,杨某与这秦姑娘私交还算不错,今夜她若是没有别的客人要见,应是能见到的。”
  “不然我怎可邀杨兄来此呢?”
  杨黎笑着道:“张兄有如此雅兴,那杨某怎可让张兄失望?”
  说罢,杨黎拍了拍手,把一旁的老鸨叫了过来,吩咐了几句。
  老鸨离去一会后便回来了,对两人笑道:“秦姑娘今夜有空,已在房中备好酒菜,杨公子,张公子,且随奴家前来。”
  这老鸨姓崔,双名莺莺,凝香居的姑娘们都称她为崔妈妈,也不过三十上下的年纪,保养得极好,身材也不错,年纪虽大了些,但风韵犹存,比起一般的小姑娘更添成熟韵味,年轻时想必也是一方花魁。
  跟着这崔妈妈上了楼,来到了一间屋子前,开了门后,这崔妈妈便离去了。
  房内,穿着一身青衣的秦挽歌看起来素雅了很多,比穿着黑衣的她更显温柔,她盈盈一笑对两人施礼:“杨公子,张公子,奴家有礼了。”
  “秦姑娘不必多礼。”杨黎笑着指了指一旁的张翔道:“今日杨某是陪客,专程陪张兄来一睹芳颜,秦姑娘招待好张兄便可,不必管我。”
  “两位公子,请,奴家上次与张公子在画舫上见过一面,很钦佩张公子的才学,早就想邀张公子前来指点一下挽歌的音律,今日张公子屈身前来,让挽歌甚感开怀。”秦挽歌看了张翔一眼,盈盈一笑,两人的眼神接触的瞬间,张翔感觉到她神色中的一抹戏谑,连忙咳嗽了一声。
  杨黎笑着道:“看来哪怕是张兄这样的人,也难抵挡秦姑娘的魅力。”
  “杨公子说笑了,挽歌不过一介风尘女子,杨公子乃江南四大名士,张公子又是高平公主驸马,才华横溢,两位皆是人中龙凤,能够来捧挽歌的场,是挽歌的荣幸才对。”秦挽歌轻轻施礼。
  随后,秦挽歌陪着杨黎和张翔喝了几杯酒,然后起身到后方的珠帘中为两人弹琴。
  在她那弹奏出来的天籁声中,张翔也和杨黎说起了正事:“杨兄,实不相瞒,今日约杨兄前来,是有件事想请杨兄帮忙。”
  “今夜美人当前,琴音乐下,我与张兄这样的知己对酒言欢,人生幸事不过如此,不知张兄还有何事想说的?”杨黎洒脱的饮下一杯酒。
  张翔道:“正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不遇知音不与谈,张某才想与杨兄说这事的。”
  “说来听听?”杨黎放下酒杯。
  张翔道:“杨兄人脉甚广,想必对平州城中有名的包打听都很清楚吧!”
  “张兄想买消息?”杨黎奇怪道。
  张翔摇摇头:“我想把这些包打听都雇下来。”
  “雇下来?”杨黎不明白的皱起了眉头。
  张翔明白给他科普那些新闻的运营方式他估计也听不懂,只能简单道:“对,我想把这些包打听雇下来,让他们帮我收集消息。”
  杨黎道:“张兄想要什么消息,直接找他们买下就行了,何必要雇呢?”
  张翔解释道:“这不一样,我雇下来,以后他们的消息就只能由我掌握,没有我的允许,他们不能泄露,如果只是买的话,他们还会卖给其他人,这样的话,消息就不具备太大的价值了。我雇下这些包打听,也只是一门生意手段,让这些消息发挥出更大的价值罢了。”
  “杨某听不懂,还望张兄赐教?”听张翔的意思,杨黎明白了个大概,知道他要拿来做生意,但是他不明白这如何做?
  张翔笑着道:“简单说,我就是想雇下他们的人,他们以后的消息只能由我掌握,然后我会把这些消息进行整理和分类,并记录下来,再制定成一种纸张的形式,再卖出去,这样的纸张叫做‘报纸’,这样一张‘报纸’就可以容纳许多的消息,每个人都可以买到,一张报纸容纳下消息之后单份消息的价值虽然降低了,但是重在数量,平州城近百万人口,折算九成,就算只有十万人买,一文钱一份,每天的收益也是很可观的。”
  “而且,我会把消息的不同重要性分出等级,重要的消息价格肯定要高些,不重要的就低些,这样一来,每个人要买什么消息也就有明确的目标了。”
  杨黎听得那是一个头,两个大,目瞪口呆:“这消息还能这样赚钱?”
  张翔笑着道:“效果如何,我现在不知道,不过只要做出来,相信也不会很差。毕竟只要是人,都有好奇心理,若是有了消息的途径,总有人会好奇的去获取,就算是普通人,也不会吝啬花一文钱去买一份报纸。”
  对于杨黎这样的读书人,张翔也不怕他会盗去这种经商手段,说给他听也无妨,一来杨黎这样的名士是不屑于做一个商人的,二来就算他知道了这种经营方式,他也是做不好的。
  做生意,讲究的不是知道要做什么,而是运营手段。
  杨黎细细的想了一下,充满兴趣道:“没想到你还能想到这样做买卖的方法。”
  张翔微微一笑:“这人要是闲了,总能想出办法的。”
  “我倒是有点期待了。”杨黎爽快的一挥手:“没问题,我可以发动杨府的力量帮你找,不知你需要多少这样的包打听?”
  张翔道:“也不需要很多,就需要那种消息灵通的,平州城每个区域的都需要,目前我只需要能够覆盖整个平州城的就可以。”
  杨黎答应下来:“那你等我消息。”
  “多谢杨兄!”
  “客气了!”。
  然后两人继续一边饮酒,一边听着秦挽歌的琴音,时间逐渐流逝。
  张翔要找的包打听自然就是‘记者’了……(四千字大章,大家情人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