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安安还要急着回海岛去照顾女儿,所以桑兰兰答应认周思源当干爹的第二天,她就给了桑兰兰一个地址,让她跟桑最直接上门来拜访,美其名曰跟干爹干妈见见面,培养培养感情。
  
      因为桑云峰的缘故,桑兰兰这些年在家里家外其实是见过不少老总的。但像周思源这么随和,而且家庭地位这么低的,桑兰兰还真是头一回见。
  
      桑云峰在家里可向来都是大爷,一来家里有阿姨,二来江帆为了在桑云峰面前塑造贤妻人设,向来是把桑云峰伺候得妥妥的。别的不说,就说桑云峰每次进家门,拿拖鞋挂衣服这些事情几乎都是江帆一手包办。桑云峰只需要站在门口充大爷就好。
  
      但在周家就完全反过来了。
  
      周思源在太太面前完全是24孝好老公,而且几乎对老婆言听计从。老婆一个眼神,他就知道该加水还是该递水果,看得桑兰兰艳羡不已。
  
      桑兰兰既然答应了沈安安要认干爹干妈,那态度肯定是很认真的。所以这次过来不仅准备了很多贵重的礼物,而且还亲自给周思源夫妇斟了杯茶。
  
      其实她本来还准备下跪向他俩磕三个头的,只不过刚作势要跪下去,就被周妈妈一把给拉住了:“别跪别跪,我们还没死呢!等哪天我跟你干爹死了,你再来好好跪我们。”
  
      桑兰兰:“……”
  
      沈安安在周家早就已经掉马掉得彻彻底底,所以关于桑最的身份,沈安安也没瞒着周思源夫妇。
  
      周爸爸周妈妈这些年见过的海洋生物多了去了,什么稀奇古怪的都见过,但虎鲸还真没见过。于是跟桑兰兰聊了一会之后,周妈妈又兴奋的把桑最拉到了自己跟前:“你小女朋友都叫我们干爹干妈了,你怎么不跟着改口啊?是不是嫌我们没给红包?”
  
      桑最被她逗得脸通红:“……不是不是,我们不是您想的那种关系,我俩就是……”
  
      周妈妈顺口接道:“普通朋友是吧?”
  
      桑最:“嗯!”
  
      周妈妈一脸回忆往事的表情:“当初我家随遇刚跟安安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打死不肯承认是在谈恋爱,也说就是普通朋友。现在你看怎么样,双胞胎都那么大了。”
  
      一旁突然被cue的周随遇:“……您说桑最就说桑最,说我干嘛。”
  
      周妈妈:“我就是想告诉小桑啊,这个普通朋友做久了,是要生双胞胎的呀!”
  
      桑最:“……”
  
      一旁的桑兰兰:“……”
  
      -
  
      午饭桑兰兰跟桑最是留在周家吃的。
  
      以前桑兰兰回桑家,最不喜欢的就是饭桌上的氛围,因为吃饭根本不像是在吃饭,完全就是在上演宫心计。每个人都各怀心思,话里有话,以至于再好吃的饭菜吃到嘴里都味同嚼蜡。
  
      但周家的吃饭氛围就特别好,轻松又自在。
  
      而且吃饭的时候桑兰兰还第一次见到了安安的儿子咕咚。
  
      小咕咚简直是完美遗传了沈安安
  
      和周随遇的话特别讨喜,看到桑最的时候直接叫虎鲸叔叔,但一转向桑兰兰,立刻就改口叫“漂亮姐姐”。
  
      桑兰兰笑眯眯的看着他,说:“没事,你可以叫我阿姨,我不介意的。”
  
      咕咚立刻摇了摇头:“那怎么行,女孩子不管多大,都是姐姐。”
  
      桑兰兰忍不住嫌弃的看了一旁的桑最一眼:“你还不如一个三岁小孩会说话呢!”
  
      咕咚:“姐姐,我已经不是三岁小孩了,我今年都四岁了。”
  
      大家都被咕咚逗笑了。
  
      吃完饭,周妈妈和周爸爸又邀请桑兰兰和桑最去院子里赏花,顺便喝茶聊天。
  
      桑兰兰本来想主动
  
      跟周爸爸周妈妈聊一聊桑氏集团的事情,但她一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开口,就被周妈妈温和的打断了:“你一个小孩子不用操心那些。你今天既然叫了我们一声干爹干妈,那以后你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了。商场上的事儿,有你干爹替你出头,你呀,就好好当你的好孩子,安安心心念你的书,踏踏实实的谈你的恋爱,以后有时间多来陪我们说说话,聊聊天就行。”
  
      桑兰兰感动得眼泪一瞬间就出来了。
  
      自从父母离婚之后,桑兰兰都已经快忘了当孩子是一个什么样的滋味了。她一直在强迫自己要快点长大,要快点变强。因为只有长大了,变强了,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才能更好的保护妈妈。
  
      从来没人跟她说过,你才十几岁啊,你还是个孩子啊,你可以什么都不用管,安安心心的去当你的孩子。大人的事情,交给大人去做。
  
      周妈妈看到桑兰兰的眼泪,一时也心疼得不行,忍不住伸手把她抱进怀里,轻轻抚了抚她的背:“好孩子,不哭啊,不哭。”
  
      明明是非常温馨的氛围,最终被桑最一句话幽幽打破:“好好念书可以,谈恋爱就免了吧!恋爱有什么好谈的。”
  
      周妈妈睨了桑最一眼,也幽幽的回过去:“……等你以后开窍了,可千万别来干妈这儿哭。干妈是不会安慰你的。”
  
      桑最:“……”哭?开玩笑,他可是虎鲸,流血不流泪的好吧?
  
      -
  
      桑云峰这段时间过得特别的志得意满。毕竟50来岁又当爹了嘛!而且还是个大胖小子。这搁谁谁不高兴?
  
      所以他早早的就开始让助理筹备满月宴,准备大肆庆祝一番。
  
      他让助理给不少商场上的合作伙伴都发了邀请函,也给周氏集团的总裁周思源夫妇发了一封。往年有什么聚会啊,宴会啊,他也每次都给周氏集团的周总发邀请函,但周总夫妇从来没有回应过。但今年去送请柬的助理却回来说,周总答应了亲自前来恭贺他喜得贵子。
  
      这就让桑云峰越发得意起来。
  
      看看看看,这儿子果然是他桑云峰的福星。有了儿子之后,果然什么好事都跟着来了。
  
      虽然是给儿子举办的满月宴,但这样的场合桑兰兰和江欣然也是必须要出席的。不然别人该说
  
      他桑云峰有了儿子忘了女儿了。这对桑云峰来说是万万不能忍受的事情。所以他早早的就给桑兰兰打了电话,提醒她当天一定要准时出席。
  
      桑兰兰已经提前从周妈妈那儿得到了消息,所以接到桑云峰的电话时丝毫不觉得意外,甚至还微笑着回了句“放心吧爸爸,我一定到。”
  
      桑太子的满月宴定在9月的第一个周末。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江帆提前半个月就开始预订礼服,做美容,做发型。在江帆看来,这个满月宴虽然是给他她儿子办的,但主角毫无疑问是她这个亲妈啊!
  
      到时候宴会上所有的人都会来祝福她,恭喜她,所以她一定要打扮得美美的,要让所有人都来见证她的幸福。
  
      若有换了平时,她这么折腾桑云峰肯定会不耐烦的。
  
      但如今桑云峰心情好,所以不仅不觉得她折腾,还特意托人从国外给她订了一套珠宝。江帆特别喜欢,决定到了满月宴那天就戴上桑云峰送她的这套珠宝出席。
  
      转眼之间,宴会的日子到了。
  
      这天天气也特别好,接连下了好多天雨的鲸市终于放晴了。盛装打扮的江帆和桑云峰早早的站在了宴会大厅门口,等着迎接来参加满月宴的客人。
  
      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周思源夫妇依然没来。不止周思源,连他特意打了电话去通知的桑兰兰都没到,桑云峰忍不住就有点沉不住气了。
  
      催周思源夫妇他没这个勇气,但催自家闺女他还是敢的。所以他摸出手机
  
      ,直接就调出了桑兰兰的电话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号码。还没来得及拨出去,就听到电梯门叮的响了一声,然后从电梯里走出了几个人。
  
      桑云峰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为首那个穿着纯黑色订制西装,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不正是桑云峰试图结交多次,但却始终都没有拿到友谊号码牌的周氏集团总裁周思源?
  
      至于他旁边那位明艳动人的女士,应该就是他的结发妻子了。传闻周夫人深居简出,甚少会出席这样的商业场合,没想到今天竟然赏脸来了他儿子的满月宴,这可真是让意外之喜。
  
      桑云峰脸上堆满了笑,正准备抬脚朝周思源夫妇走过去,就看到周夫人停下脚步,朝身后的人说了句:“来,乖女儿,到妈妈身边来。”
  
      乖女儿?
  
      不是说周思源只有一个独生子叫周随遇吗?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了一个女儿啊?难不成是他们的儿媳妇?
  
      真要是儿媳的话,那他这面子也太大了吧?这完全就是举家出席啊!
  
      结果桑云峰刚这样想着,就看到从周思源身后站出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
  
      对方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小礼服,长发柔顺披在白皙柔润的肩头,看上去明眸皓齿,娇艳如花。再加上头上戴着的亮晶晶的钻石皇冠,简直就像一个不小心堕入凡间的精灵公主。
  
      当然了,漂亮不漂亮的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被周夫人叫乖女儿的姑娘,明明就是桑兰兰啊!
  
      虽然化了妆精心打扮的桑兰兰比平时更惊艳,可他自己的女儿他总归是不会认错。
  
      所以谁来告诉他,为什么桑兰兰摇身一变成了周思源的女儿?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桑云峰有了儿子忘了女儿了。这对桑云峰来说是万万不能忍受的事情。所以他早早的就给桑兰兰打了电话,提醒她当天一定要准时出席。
  
      桑兰兰已经提前从周妈妈那儿得到了消息,所以接到桑云峰的电话时丝毫不觉得意外,甚至还微笑着回了句“放心吧爸爸,我一定到。”
  
      桑太子的满月宴定在9月的第一个周末。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江帆提前半个月就开始预订礼服,做美容,做发型。在江帆看来,这个满月宴虽然是给他她儿子办的,但主角毫无疑问是她这个亲妈啊!
  
      到时候宴会上所有的人都会来祝福她,恭喜她,所以她一定要打扮得美美的,要让所有人都来见证她的幸福。
  
      若有换了平时,她这么折腾桑云峰肯定会不耐烦的。
  
      但如今桑云峰心情好,所以不仅不觉得她折腾,还特意托人从国外给她订了一套珠宝。江帆特别喜欢,决定到了满月宴那天就戴上桑云峰送她的这套珠宝出席。
  
      转眼之间,宴会的日子到了。
  
      这天天气也特别好,接连下了好多天雨的鲸市终于放晴了。盛装打扮的江帆和桑云峰早早的站在了宴会大厅门口,等着迎接来参加满月宴的客人。
  
      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周思源夫妇依然没来。不止周思源,连他特意打了电话去通知的桑兰兰都没到,桑云峰忍不住就有点沉不住气了。
  
      催周思源夫妇他没这个勇气,但催自家闺女他还是敢的。所以他摸出手机,直接就调出了桑兰兰的电话号码。还没来得及拨出去,就听到电梯门叮的响了一声,然后从电梯里走出了几个人。
  
      桑云峰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为首那个穿着纯黑色订制西装,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不正是桑云峰试图结交多次,但却始终都没有拿到友谊号码牌的周氏集团总裁周思源?
  
      至于他旁边那位明艳动人的女士,应该就是他的结发妻子了。传闻周夫人深居简出,甚少会出席这样的商业场合,没想到今天竟然赏脸来了他儿子的满月宴,这可真是让意外之喜
  
      。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    桑云峰脸上堆满了笑,正准备抬脚朝周思源夫妇走过去,就看到周夫人停下脚步,朝身后的人说了句:“来,乖女儿,到妈妈身边来。”
  
      乖女儿?
  
      不是说周思源只有一个独生子叫周随遇吗?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了一个女儿啊?难不成是他们的儿媳妇?
  
      真要是儿媳的话,那他这面子也太大了吧?这完全就是举家出席啊!
  
      结果桑云峰刚这样想着,就看到从周思源身后站出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
  
      对方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小礼服,长发柔顺披在白皙柔润的肩头,看上去明眸皓齿,娇艳如花。再加上头上戴着的亮晶晶的钻石皇冠,简直就像一个不小心堕入凡间的精灵公主。
  
      当然了,漂亮不漂亮的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被周夫人叫乖女儿的姑娘,明明就是桑兰兰啊!
  
      虽然化了妆精心打扮的桑兰兰比平时更惊艳,可他自己的女儿他总归是不会认错。
  
      所以谁来告诉他,为什么桑兰兰摇身一变成了周思源的女儿?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桑云峰有了儿子忘了女儿了。这对桑云峰来说是万万不能忍受的事情。所以他早早的就给桑兰兰打了电话,提醒她当天一定要准时出席。
  
      桑兰兰已经提前从周妈妈那儿得到了消息,所以接到桑云峰的电话时丝毫不觉得意外,甚至还微笑着回了句“放心吧爸爸,我一定到。”
  
      桑太子的满月宴定在9月的第一个周末。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江帆提前半个月就开始预订礼服,做美容,做发型。在江帆看来,这个满月宴虽然是给他她儿子办的,但主角毫无疑问是她这个亲妈啊!
  
      到时候宴会上所有的人都会来祝福她,恭喜她,所以她一定要打扮得美美的,要让所有人都来见证她的幸福。
  
      若有换了平时,她这么折腾桑云峰肯定会不耐烦的。
  
      但如今桑云峰心情好,所以不仅不觉得她折腾,还特意托人从国外给她订了一套珠宝。江帆特别喜欢,决定到了满月宴那天就戴上桑云峰送她的这套珠宝出席。
  
      转眼之间,宴会的日子到了。
  
      这天天气也特别好,接连下了好多天雨的鲸市终于放晴了。盛装打扮的江帆和桑云峰早早的站在了宴会大厅门口,等着迎接来参加满月宴的客人。
  
      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周思源夫妇依然没来。不止周思源,连他特意打了电话去通知的桑兰兰都没到,桑云峰忍不住就有点沉不住气了。
  
      催周思源夫妇他没这个勇气,但催自家闺女他还是敢的。所以他摸出手机,直接就调出了桑兰兰的电话号码。还没来得及拨出去,就听到电梯门叮的响了一声,然后从电梯里走出了几个人。
  
      桑云峰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为首那个穿着纯黑色订制西装,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不正是桑云峰试图结交多次,但却始终都没有拿到友谊号码牌的周氏集团总裁周思源?
  
      至于他旁边那位明艳动人的女士,应该就是他的结发妻子了。传闻周夫人深居简出,甚少会出席这样的商业场合,没想到今天竟然赏脸来了他儿子的满月宴,这可真是让意外之喜。
  
      桑云峰脸上堆满了笑,正准备抬脚朝周思源夫妇走过去,就看到周夫人停下脚步,朝身后的人说了句:“来,乖女儿,到妈妈身边来。”
  
      乖女儿?
  
      不是说周思源只有一个独生子叫周随遇吗?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了一个女儿啊?难不成是他们的儿媳妇?
  
      真要是儿媳的话,那他这面子也太大了吧?这完全就是举家出席啊!
  
      结果桑云峰刚这样想着,就看到从周思源身后站出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
  
      对方穿着一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身大红色的小礼服,长发柔顺披在白皙柔润的肩头,看上去明眸皓齿,娇艳如花。再加上头上戴着的亮晶晶的钻石皇冠,简直就像一个不小心堕入凡间的精灵公主。
  
      当然了,漂亮不漂亮的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被周夫人叫乖女儿的姑娘,明明就是桑兰兰啊!
  
      虽然化了妆精心打扮的桑兰兰比平时更惊艳,可他自己的女儿他总归是不会认错。
  
      所以谁来告诉他,为什么桑兰兰摇身一变成了周思源的女儿?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桑云峰有了儿子忘了女儿了。这对桑云峰来说是万万不能忍受的事情。所以他早早的就给桑兰兰打了电话,提醒她当天一定要准时出席。
  
      桑兰兰已经提前从周妈妈那儿得到了消息,所以接到桑云峰的电话时丝毫不觉得意外,甚至还微笑着回了句“放心吧爸爸,我一定到。”
  
      桑太子的满月宴定在9月的第一个周末。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江帆提前半个月就开始预订礼服,做美容,做发型。在江帆看来,这个满月宴虽然是给他她儿子办的,但主角毫无疑问是她这个亲妈啊!
  
      到时候宴会上所有的人都会来祝福她,恭喜她,所以她一定要打扮得美美的,要让所有人都来见证她的幸福。
  
      若有换了平时,她这么折腾桑云峰肯定会不耐烦的。
  
      但如今桑云峰心情好,所以不仅不觉得她折腾,还特意托人从国外给她订了一套珠宝。江帆特别喜欢,决定到了满月宴那天就戴上桑云峰送她的这套珠宝出席。
  
      转眼之间,宴会的日子到了。
  
      这天天气也特别好,接连下了好多天雨的鲸市终于放晴了。盛装打扮的江帆和桑云峰早早的站在了宴会大厅门口,等着迎接来参加满月宴的客人。
  
      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周思源夫妇依然没来。不止周思源,连他特意打了电话去通知的桑兰兰都没到,桑云峰忍不住就有点沉不住气了。
  
      催周思源夫妇他没这个勇气,但催自家闺女他还是敢的。所以他摸出手机,直接就调出了桑兰兰的电话号码。还没来得及拨出去,就听到电梯门叮的响了一声,然后从电梯里走出了几个人。
  
      桑云峰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为首那个穿着纯黑色订制西装,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不正是桑云峰试图结交多次,但却始终都没有拿到友谊号码牌的周氏集团总裁周思源?
  
      至于他旁边那位明艳动人的女士,应该就是他的结发妻子了。传闻周夫人深居简出,甚少会出席这样的商业场合,没想到今天竟然赏脸来了他儿子的满月宴,这可真是让意外之喜。
  
      桑云峰脸上堆满了笑,正准备抬脚朝周思源夫妇走过去,就看到周夫人停下脚步,朝身后的人说了句:“来,乖女儿,到妈妈身边来。”
  
      乖女儿?
  
      不是说周思源只有一个独生子叫周随遇吗?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了一个女儿啊?难不成是他们的儿媳妇?
  
      真要是儿媳的话,那他这面子也太大了吧?这完全就是举家出席啊!
  
      结果桑云峰刚这样想着,就看到从周思源身后站出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
  
      对方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小礼服,长发柔顺披在白皙柔润的肩头,看上去明眸皓齿,娇艳如花。再加上头上戴着的亮晶晶的钻石皇冠,简直就像一个不小心堕入凡间的精灵公主。
  
      当然了,漂亮不漂亮的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被周夫人叫乖女儿的姑娘,明明就是桑兰兰啊!
  
      虽然化了妆精心打扮的桑兰兰比平时更惊艳,可他自己的女儿他总归是不会认错。
  
      所以谁来告诉他,为什么桑兰兰摇身一变成了周思源的女儿?
  
      这其中到底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  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