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白月光替身逃跑后 > 第 19 章
“表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说你是狗,都是她,是她说你是狗!”少女解释不清,急得直跺脚。
  
  “你再嚷嚷,整条街都知道你表哥是狗了。”韩月歌笑嘻嘻地提醒了一句。
  
  “你!”少女手中的剑化作一道虹光,直刺韩月歌。
  
  韩月歌抽出芳意剑,迎向少女的剑。
  
  “叮”的一声,两柄雪白的剑刃,交击的瞬间,擦出刺耳的声音。
  
  强大的灵力将韩月歌震得往后退了几步。
  
  韩月歌小瞧了这名少女。这两人约莫是世家大族的出身,倒不像是妖魔。
  
  韩月歌思索间,少女的剑再次刺过来。
  
  她是个暴脾气,每一招都来势汹汹,韩月歌想将她引向自己的摊子,反而被她的剑影困住。
  
  玄衣男子目光沉沉地盯着二人,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韩月歌心知自己孤立无援,再打下去,摊子砸不了,自己还要挂彩,应付少女的期间,摸着戒指默道:“小白,快帮我一把。”
  
  白少渊懒洋洋道:“要我帮你也可以,我欠你的十幅春.宫图一笔勾销。”
  
  那可不行,没了白少渊,韩月歌哪能再找到肯画春.宫图的免费画师。
  
  “停!方才是我不对,我口出不逊,向这位公子道歉,还望公子和小姐大人有大量,莫要计较我的胡言乱语。”韩月歌突然停下动作,老老实实道歉。
  
  少女听她肯道歉,怔住,收回了剑:“算你识相。”
  
  白少渊:“没骨气,丢脸。”
  
  玄衣男子不置可否,他自始至终都是拿着一双探究的眼睛盯着韩月歌,似乎在琢磨些什么。
  
  韩月歌不理会白少渊,扶了扶脸上的面具,拿起折子,翻开春.宫图,对玄衣男子道:“公子方才的点评一针见血,我认了,公子不妨再说说这幅画如何?”
  
  玄衣男子淡淡扫了一眼,即使见了上面的火爆内容,眼神也未有一丝波动:“画功拙劣,不值一提。”
  
  玄衣男子话音刚落,韩月歌感觉到指间戒指一阵微烫,只听得白少渊声嘶力竭地吼道:“什么?他居然说我画功不行!老子自打破壳以来就开始画画了,他算哪根葱哪根蒜,也敢点评老子的画作,他懂个屁!老子今天要在他的脸上作画!”
  
  想不到白少渊也是个火爆脾气,稍加刺激就发飙了。韩月歌指间的戒指越来越热,一股力量带着她的右手,拔出腰间的芳意剑,直刺玄衣男子。
  
  玄衣男子不慌不忙躲开韩月歌的剑。
  
  韩月歌小声道:“你我双剑合璧都打不过人家,这回丢脸的不是我一个人了。”
  
  指间的戒指猛地泛起一道白光,两股灵力合璧,注入芳意剑的瞬间,韩月歌有如神助。芳意剑化作一道流光,逼向玄衣男子,刺目的白光将他的身影罩住。
  
  玄衣男子的眼神终于有了波动。
  
  他抬起手臂,掌中幻出一把古朴的铁剑,挥向韩月歌。
  
  两道剑气轰然相撞,白光炸裂。
  
  玄衣男子脸上的面具被剑气波及,“啪”地从中间断裂,滑落下来,露出一张俊美无俦的年轻面庞。
  
  韩月歌像是突然被电击了一下,半痴半呆地愣在原地。
  
  纵使她的忘性再大,这辈子也不会忘记这张脸。
  
  玄衣男子面具脱落的瞬间,屈指弹出挥出一道气劲,击中韩月歌的桃花面具。
  
  韩月歌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反应极快地扭过头去,抬起手臂,以宽大的袖摆遮脸,同时左手从袖中摸出一包红色粉末,洒向玄衣男子。
  
  玄衣男子是迎风而立的,粉末立时被风吹做一阵红雾,遮住了他的视线。
  
  他的眼前一片艳红,仿若无数绯红桃花灼灼盛放,被他击落面具的蓝衣少女,化作一只蝴蝶,翩然转身,往桃花深处奔去。
  
  玄衣男子伸出手,抓到一片冰凉的衣角。
  
  他扬袖挥开红雾,向前走了几步,眼前哪里还见韩月歌的身影,只余一张桃花面具孤零零地躺在他的脚下。
  
  他五指微张,将面具吸入掌心,目中神色诡谲。
  
  “表哥,你没事吧?”陆清芷咳嗽两声。
  
  韩月歌挥出的粉末,是女子常用的胭脂,一股子浓烈的香气,呛得她喉咙发痒。再看她的表哥薄霆,平日里极矜贵的模样,此刻却是满身红粉,略有些狼狈。
  
  陆清芷拿出帕子,擦着他面颊上的殷红:“此等贼人,实在狡猾,下次再遇上,定要他们尝尝凌霄阁的厉害。”
  
  韩月歌跑了,陆清芷本想找翩翩和小艾算账,谁知一回头,摊子上空空如也,那两人早就趁乱卷走东西溜之大吉了。
  
  “这里是魔域的天渊城,切忌生事。”玄衣男子握紧桃花面具,望着绰绰灯影,眉头不可察觉地拧了一下。
  
  皓白明月照着苍茫大地,月色将韩月歌的影子拉得极长。韩月歌扶着一棵树,弯下腰去,喘着大气道:“跑不动了。”
  
  “月歌。”翩翩和小艾朝着韩月歌奔来。
  
  韩月歌转向她们,张了张嘴,还未开口,喉中泛起腥甜,呕出一口血。
  
  “月姬,您受伤了!”小艾面色大变。
  
  韩月歌脸颊隐隐发白,抬手抹掉唇边血痕:“无事,是轻伤,我们快回去。”
  
  回到寒桐殿后,小艾将内殿的池子灌满热水,侍候韩月歌沐浴。韩月歌解下衣裳,趟入水中,缓缓沉下身子。
  
  殿内云雾缭绕,水汽蒸腾,韩月歌眯起眼睛,脑海中浮起满城灯火中见到的那张脸,隐约觉得胸腔里的那颗没有任何感情的石头心砰砰乱跳着。
  
  许是错觉吧。
  
  石头心又怎么会跳动。
  
  “薄霆。”她在心底默念着那个男人的名字。
  
  咬牙切齿地念着,恨不得嚼碎了,全部咽下去。
  
  薄霆,这两个字如同魔咒一般刻入她的骨血中。
  
  她是个没出息的,这辈子做了两回替身,两回做的都是同一个人的替身。
  
  薄霆,仙盟五大派之首的凌霄阁少阁主,出身高贵,天资聪颖,年纪轻轻就已扬名仙域,是仙域里无数仙子的梦中情郎。
  
  可惜,薄霆的眼里心里,向来只有李玄霜一人。
  
  他与李玄霜年少相识,对这位长乐公主不知不觉间生了情根,从此念念不忘,每个梦里都是她的影子。
  
  他等了她三百年,等来的是她殒身上古罅隙中的消息,于是,就有了韩月歌这个替身。
  
  韩月歌是平生头一回当替身,当得十分惨烈。
  
  她在席初身边当替身时,因清楚得知晓自己是个仿品,且与席初是互惠互利的平等交易,除了损失点血,倒也没吃什么亏。
  
  在薄霆这里,却是栽了大跟头。
  
  她跟着薄霆时,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薄霆的眼里,是李玄霜的替代品。
  
  她懵懵懂懂,从来没看懂过,薄霆通过她这张皮相在看另外一个人。她甚至愚笨迟钝到,在席初的重华殿里偶然发现李玄霜的画像时,才恍然大悟自己这辈子做了两回替身。
  
  画像上的少女与她有着一模一样的容貌,但不是她。她在那时是不会笑的,画上的少女有着向日葵般明媚的笑容。
  
  她望着画中的少女发呆,想起她初次化形后,薄霆说的“你是照着她的模样所化”疑问又似肯定的一句话。
  
  看到这幅画时,她终于明白薄霆所言真正的含义。
  
  那时她刚刚化形,遗失全部记忆,对这个世界很是陌生,刚睁开眼就见身着玄衣的薄霆站在眼前,嘴角弯起一抹惊心动魄的笑容,一下子被吸引了所有注意力。
  
  她在看薄霆,她以为薄霆也在看她,然而薄霆真正看的,是她身后壁上的李玄霜画像。
  
  李玄霜失踪后,他请了天下最好的画师,画出长乐公主最美的模样,悬在屋中,以解相思之情。
  
  韩月歌被妖镜吞噬全部修为,打回原形,在这个世界修行百年,机缘巧合之下,被人以草木的形态送入凌霄阁。
  
  她借了凌霄阁的灵气,再次修出人身,一化形就是李玄霜的模样,李玄霜的画又日日悬在她的眼前,薄霆自然以为她是照着画中的李玄霜的模样化出的人形。
  
  他将她当做李玄霜,对她温柔以待,细心呵护。他给她裁最美最华丽的衣裳,买最贵最精致的首饰,宠她爱她,将她捧在手心里珍爱着。
  
  那些衣裳和首饰都是李玄霜穿戴过的样式,除了脸上乏善可陈的表情,韩月歌几乎与李玄霜一模一样,对他百依百顺,堪称这世上最完美的替身。
  
  她在凌霄阁待了七年。
  
  这七年来,她藏在薄霆为她打造的小院子里,一步也不曾离开过。
  
  ——凌霄阁禁止妖邪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