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滚蛋吧这该死的钱 > 第9章 演出

第9章 演出

陈熙正坐在位置上跟陈一然说话:“好期待等会儿的吻戏呢!”
  
  陈一然的眸光略变,看着她道:“什么吻戏?”
  
  陈熙惊讶地看着他:“一然哥哥,你没看过白雪公主的故事吗?王子把吃了毒苹果的白雪公主吻醒的啊。”
  
  陈一然:“……”
  
  这是什么不合逻辑的设定。
  
  “他们演的是新编白雪公主,既然是新编,应该没有这个剧情了吧。”
  
  陈熙想了想,点点头道:“也对哦,说不定是白雪公主把吃了毒苹果的王子吻醒呢!”
  
  陈一然:“……”
  
  “琳琳,你在看什么呢?”社长走到舞台上,喊了一声鬼鬼祟祟站在幕布后的厉琳琳。厉琳琳飞快地缩回脑袋,朝他笑着道:“没什么,就是看见观众席又有拉横幅的,肯定又是买黄牛票进来的。”
  
  社长也掀开一点幕布,偷偷往外面看了一眼:“也不一定,这次学校对外也放了一些票,而且听说这次很严格,进校的时候就要查身份证,跟购票身份证不同的就不让进。”
  
  “这样哦。”厉琳琳点点头,朝后台走去,“我再去热热身。”
  
  “嗯,不要紧张,正常发挥就行。”
  
  “好的好的。”厉琳琳勉强笑了笑,她不是第一次上台了,虽说每次上台前还是会有些心跳加速,但已经比第一次登场好多了。
  
  但今天她是真的又紧张了起来,因为陈一然就坐下面啊!
  
  陈一然还是第一次来看她的话剧,毕竟他平时忙得脚不沾地,连吃饭的时间都要挤压,更别说看话剧这种消遣了。
  
  熙熙到底是怎么把他请来的啊!
  
  厉琳琳坐在位置上深吸了一口气,想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陈一然坐在下面,她更要好好演了,绝对不能拉胯!
  
  “琳琳,难得看你这么紧张啊。”宁乐坐在厉琳琳旁边补妆,她等会儿是第一个上场的,但看上去比厉琳琳镇定多了,“哦,我知道了,是不是你喜欢的人来看演出了!”
  
  厉琳琳:“……”
  
  帝都大学的学生,有时候就是太过聪明了。:)
  
  “害,这有什么,陆笙也在下面看我啊。”宁乐画着偏暗黑的皇后妆,却跟护崽的鸡妈妈一样拍了拍厉琳琳的肩膀,“放轻松,用你在舞台上的魅力征服他!”
  
  厉琳琳:“……”
  
  不是说好了是用钱吗?
  
  很快,演出正式拉开帷幕。舞台上的灯光暗下去以后,现场观众也安静了下来。旁白磁性的声音伴着柔和背景音乐,从舞台上传来:“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面魔镜,它知晓世界上所有的事。它的主人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每天,她都会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的美貌。”
  
  灯光打在舞台一侧,原本漆黑的地方亮了起来,宁乐坐在镜子前,问出了那个大家耳熟能详的问题:“魔镜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扮演的墨镜的男演员答她:“是您,我的主人。”
  
  旁白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女人很满意魔镜的这个回答,直到有一天……”
  
  “魔镜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哦,是白雪公主,她的皮肤像雪一样白,头发像乌木一样黑。”魔镜毫无求生欲地回答。
  
  舞台一角的灯光再次亮了起来,白雪公主出现在了舞台上。厉琳琳一登场,观众席上就传来欢呼声,要不是因为有保安重点关注,他们说不定能当场喊起应援口号。
  
  厉琳琳没有被他们影响,专注在自己的表演里。上台前她还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往陈一然的方向看,但站在舞台上后,她却压根不记得这件事了。
  
  他们这次改编的白雪公主,没有刻意做博人眼球的改动,在主线上还是跟童话基本保持一致,只不过将故事的内核改成了一个女权故事。
  
  白雪从一个依附父亲、不谙世事的小女孩,慢慢蜕变成一个有自己思想、人格独立的女性,她没有和王子在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而是赶走了皇后和皇后一派的势力,重新夺回了国家的统治权,自己当上女王庇护百姓。
  
  当故事进行到白雪公主吃下毒苹果,被装进水晶棺材之后,王子第一次登场了。
  
  他一亮相,陈熙就下意识坐直了身体:“来了来了。”
  
  她期待已久的场面终于要来了。
  
  扮演王子的演员留着一头金色的短发,穿着中世纪王子服,裤子的设计本就显得腿长,再加上他脚下踩着的骑士靴,更是从视觉上拉长了线条。
  
  这个男演员是数学系的学生,因为长得帅,在帝都大学颇有人气。他一出现在舞台上,观众席就有女生为他尖叫。
  
  王子扶着腰间的佩剑,走到水晶棺材前,低头朝里面的白雪公主看去。仿佛是被白雪公主的美貌惊艳到,王子明显流露出心动的神情。
  
  看过《白雪公主》的人都知道,此处有吻戏。但因为这是新编版,观众也不知道会不会按照原本情节演。
  
  现场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安静,所有观众都屏息凝神地看着台上,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陈一然微眯着眼,看台上那个小年轻弯下腰,他靠得厉琳琳越近,陈一然的眼神就锐利。
  
  舞台上的王子没来由地感觉到一阵寒意,像是死神正在注视着他。
  
  要不是这是在演出,他铁定要回头看一眼,但现在他只能一边冒着冷汗,一边强迫自己演下去。
  
  “等等。”一个苍老的声音打断了王子的动作,一个老者被七个小矮人围着走了过来,“她需要的是知识,不是王子的吻!”
  
  最开始定剧本时,扮演王子的演员还觉得这段十分不妥,但现在他却升腾起一股劫后余生的喜悦!
  
  因为他感到死神的目光减弱了!
  
  老人是村子里的智者,被七个小矮人找来帮公主解毒的。白雪公主得救以后,跟着老人学了不少东西,在这个过程中,她拒绝了王子的求婚,选择了回到自己的国家,正面刚皇后。
  
  之后基本就没什么王子的戏份了,像极了大女主戏里面的工具人男主。
  
  故事的最后,编剧再一次升华了主题,让白雪公主告诉皇后,女性的价值不仅仅在外表,而外表的美丽,也绝不只有一种定义。就像话剧海报上写的,魔镜一开始就没有资格决定谁是最美丽的人。
  
  演出到这里便完美谢幕,所有演员一起到台上向观众鞠躬。观众对演员们报以热烈的掌声,陈熙一边鼓掌,一边对身旁的陈一然道:“这个版本改编得不错诶,配得上帝都大学学生的水平。”
  
  陈一然赞同地点点头:“特别是帮白雪公主解毒那一段,原版的情节太反智了。”
  
  陈熙斜眼打量着他,呵,男人。
  
  演出结束后,厉琳琳没有跟大家一起出去聚餐,而是去学校外的停车场,找到了陈一然的车。今天陈一然亲自开车出来的,陈熙坐在后座,看见她走过来就隔着窗户朝她招手。
  
  厉琳琳暗自吸了一口气,打开车门坐了上去:“熙熙,一然哥哥。”
  
  “嗯。”驾驶座的陈一然漫应了一声,透过后视镜看她,“把安全带系上。”
  
  “噢。”厉琳琳老老实实地系上安全带,乖巧得像一只鹌鹑。
  
  “吴慧呢?你怎么摆脱她的?”陈熙好奇地问。
  
  厉琳琳看了前排的陈一然一眼,凑到陈熙耳边悄悄告诉她:“我告诉她一然哥哥也在,她立刻吓得不敢来了。”
  
  陈熙知道那天是陈一然去会所把醉酒的厉琳琳给抱出来的,作为直面了陈一然怒气的吴慧,会有这种反应很正常,毕竟连一然哥哥公司里的员工都扛不住他一个眼神。
  
  陈一然开车的时候很专注,也没有跟后排的两个小姑娘闲聊,倒是她们两人在后面嘀嘀咕咕了一路。
  
  到了火锅店点好菜以后,他才开始跟厉琳琳说正事:“今天的演出不错,很精彩。”
  
  得到陈一然的表扬,厉琳琳顿时心花怒放:“谢谢一然哥哥,你能来看我太开心啦!”
  
  “嗯。”陈一然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他之前也担心见面会尴尬,但以他们两家的关系,要想老死不相往来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作为哥哥,更应该主动处理好这段关系。
  
  “我哥可是推掉了一个会议来看的哦!”陈熙在旁边冲厉琳琳眨了眨眼。
  
  “咳。”陈一然轻咳了一声,岔开了话题,“你之前不是说想换一个经纪人吗?我帮你在盛腾娱乐联系了一个资深经纪人,你同意的话,我就让她去你的工作室,专门负责你的事情。”
  
  “啊?”厉琳琳愣住,一然哥哥竟然真的想换掉吴慧儿吗?“那个,我只是说说而已,不是真的想换掉吴慧。”
  
  陈一然道:“她确实不太适合,她只是一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小姑娘,怎么在外面帮你谈事情?”
  
  “嗯……我们现在确实都没有什么经验,但我和吴慧还熙熙,是一起慢慢成长的嘛!而且我们还没有毕业,所以也不会接太多工作。”厉琳琳说到这里,声音渐渐弱了下去,“那天在会所真的是意外,那里很正经的!我们就是唱唱歌,什么都没干!”
  
  “是吗?”陈一然看她一眼,“那你敢告诉厉叔叔跟余晚阿姨吗?”
  
  厉琳琳:“……”
  
  她不敢。:)
  
  “知道不敢就好。”陈一然不需要她回答,就知道她在想什么,“那种地方以后不准再去。”
  
  厉琳琳几不可见地撇了下嘴角,小声嘀咕:“又不接受我告白,还管这么多……”
  
  “你说什么?”陈一然问。
  
  “……”厉琳琳狗腿道,“我说一然哥哥英明神武!”
  
  陈熙拿出手机,偷摸摸给厉琳琳发消息:“别理他,下次带上我一起去。[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