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滚蛋吧这该死的钱 > 第8章 冰山融化

第8章 冰山融化

厉琳琳工作室不远的地方,陈熙的工作室下午也来了个不速之客。
  
  她正在帮厉琳琳改之前被划烂的白雪公主裙子,就听自己雇的小花匠跑过来喊自己:“老板,外面有个美女找你的。”
  
  他说着还偷偷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道:“我看着好像哪个明星哦。”
  
  “明星?”陈熙扬了扬眉梢,放下手里的活走了出去。
  
  她的小庭院里,站着一个穿灰色菱格大衣的女人,她脸上戴着一副大墨镜,捈着枫叶色的口红,瞧见陈熙出来,便单手摘下脸上的墨镜,朝她笑了笑:“你好,我是卢思雨。”
  
  卢思雨已经很多年没有跟人自我介绍过了,毕竟她这张脸在国内没有人不认识。陈熙自然也是认得她的,只不过她不是这位影后的粉丝,也跟她没有任何交集,她突然出现在自己小小的庭院里,陈熙就觉得事情有些玄幻。
  
  卢思雨似乎已经对大家看见她时流露的惊讶目光习以为常,她踩着高跟靴走到陈熙跟前,朝她笑着道:“突然来访多有冒昧。”
  
  “哪里哪里。”陈熙总算是回过神来,将这位大明星请进了屋里,“卢影后你里面坐。”
  
  卢思雨跟在她身后走进去,打量着陈熙的工作室。工作室里摆着不少人台模型,都穿着陈熙设计的衣服,地面上还有一些裁剪过的布料,和散落的几张设计稿。
  
  “不好意思,有点乱。”陈熙把东西稍微收拾了下,让自己请的小花匠给卢思雨倒水。
  
  “不用麻烦了。”卢思雨手里拿着墨镜,冲陈熙笑了笑,“我今天主要是想请你帮我做件衣服。”
  
  陈熙愣了愣:“做衣服?”
  
  卢思雨平时应该没有什么机会穿自己的衣服,而她出席活动,又会有品牌方提供她衣服,她怎么会突然跑来找自己做衣服?陈熙自认为她还没出名到这个地步。
  
  卢思雨很快解答了她的疑惑:“上次在慈善晚会,我看见琳琳妹妹穿的裙子很好看,跟她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是你帮她做。我很喜欢你设计的衣服,所以想请你也帮我做一件。”
  
  “哦,这样啊。”陈熙点了点头,没有立刻答复她。她不知道卢思雨说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她也不想去猜打她的心思的,反正她现在是真没时间给别人做:“不好意思啊卢老师,因为我现在还在上学,平时空闲的时间也不多,我目前只帮琳琳一个人做衣服的。”
  
  厉琳琳时不时会在微博上发她做的衣服,微博上也有不少人问她衣服能不能通贩,但她现在是真没有这个精力。
  
  卢思雨笑了笑,似乎不介意这个问题:“没关系,我也不急,你可以慢慢做。”
  
  陈熙想了想,跟她说:“要不这样吧,我给你推荐一个我的学姐,她做的衣服也非常好看,而且经验也比我丰富。”
  
  卢思雨眸光动了动,笑着看她:“如果熙熙妹妹实在忙不过来,我也不勉强,那等你以后正式经营工作室了,可一定要给我预留个档期哦。”
  
  “好的好的。”下次一定。
  
  把卢思雨送走后,陈熙也没有心思改衣服了。卢思雨跟陈一然的报道,今天还在微博上挂着呢,她不相信这种报道是陈一然授意的,而卢思雨方面过了这么久,都没有辟谣的意思,简直是想默认了啊。
  
  她肯定是看上一然哥哥了!
  
  她立刻给厉琳琳打了个电话,把卢思雨来找她这件事告诉了厉琳琳。厉琳琳一听,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慈善晚会那天,她还阴阳怪气我的裙子了,怎么转头就找你去做衣服了?她肯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猜也是。我觉得她是想拉拢我,然后让我帮她追我哥。”
  
  “岂有此理,这个办法明明是我先想到的!”
  
  陈熙:“……”
  
  呵,这塑料姐妹情。:)
  
  “你放心吧,我没有答应她,而且我哥有那么好追吗?我帮了你这么久你不也没追上嘛。”
  
  厉琳琳:“……”
  
  说得好有道理呢。
  
  “对了,我的白雪公主裙你改好了吗?马上就要演出了。”
  
  “明天就能弄好,你明天来找我拿吧。”
  
  “好,那我顺便把票给你。”
  
  厉琳琳他们话剧社只是一个学生社团,演出也都是在学校内的剧院演,帝都大学的学生可以通过校内网购买,票价比外面的商演要便宜很多。社里也会给社员发一些亲友票,可以邀请自己的亲友来观看,厉琳琳每次都给了陈熙的。
  
  因为有粉丝想进来看厉琳琳的话剧,帝都大学部分学生投机倒把,把票拿到外面高价卖出,虽然校方一直在严厉打击这种行为,但总是有漏网之鱼。
  
  厉琳琳每一次有演出,都会特地在微博上号召大家不要高价买黄牛票,但也没有起到多大作用。
  
  这次社里给她发了两张票,她全都拿去给了陈熙:“还有一张票可以找你同学陪你来看。”
  
  厉琳琳原本是想把这一张票给陈一然的,但经过了告白和KTV的双重打击之后,她最近都不太敢见到陈一然了。
  
  陈熙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改好的裙子拿了她:“你看看裙子,这样子可以吗?”
  
  原来被划烂的地方,任凭陈熙有再高超的手艺,也做不到完全不留痕迹地补好。为了不让衣服留下疤痕,她特地多加了设计,用一些刺绣和蝴蝶结,把坏掉的地方修补好了。
  
  “我的天呐这是你自己绣的吗!”厉琳琳看着裙子上多出来的刺绣,惊叹了起来,“熙熙你也太厉害了吧!”
  
  这些刺绣不仅把裙子缝合好了,图案还精美细腻,增加了裙子的细节不说,也看不出一点违和。
  
  “这裙子我爱了。”厉琳琳拿在身上比了比,将裙子小心翼翼收进了行李箱里,“我还要回学校彩排,等演出结束了请你吃饭哦!”
  
  “好啊,我们还是去上次那家火锅吧!”
  
  “嗯,不要告诉吴慧儿,我们两个偷偷去。”吴慧天天只会叫她节食节食,她才不要带吴慧去吃火锅呢。
  
  回到话剧社里后,厉琳琳给大家展示了一番修补好的裙子,就去化妆换衣服了。她弄的头发的时候,扮演皇后的宁乐也在,她已经换上了服装,坐在旁边给自己补妆。
  
  厉琳琳看了她一眼,开口问她:“宁乐,上次彩排你去哪里了啊?”
  
  宁乐一边夹睫毛,一边回她:“我跟陆笙不是去外地看星星了嘛,他说有什么天文奇观,结果回来没赶上飞机,害我还被社长骂了一顿。”
  
  “哦……”厉琳琳刮着头发,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
  
  “上次听说社里很热闹啊,错过了这么大的瓜仿佛错过了一个亿。”宁乐夹完睫毛,又拿起了睫毛膏,“不过沈洁还愿意继续上台,我也是没想到。”
  
  “时间这么急,要换人也不好找的,而且她也练了这么久。”厉琳琳继续刮着自己的头发,好奇地往宁乐的方向靠了靠,“宁乐宁乐,你是怎么追到陆笙的?”
  
  宁乐看了她一眼,问她:“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小妹妹也想谈恋爱了?”
  
  虽然厉琳琳跟宁乐是同一级的,但因为厉琳琳跳过级,所以实际年龄比宁乐小。
  
  厉琳琳笑了笑,含糊其辞地说:“我就是好奇嘛,大家都说陆笙都是我们学校最高冷的男神,你给我讲讲,你是怎么让冰山融化的?”
  
  然后她好在陈一然身上试试。
  
  “怎么让冰山融化的?”宁乐放下睫毛刷,看着她,弯唇露出一个笑,“那都是我用钱一点一点焐热的啊。”
  
  厉琳琳:“……”
  
  她沉默了一会儿,问宁乐:“那要是对方比我还有钱呢?”
  
  宁乐拿指尖点了点她的小脑袋瓜:“你傻呀,谁让你真的给钱啊,那多俗气啊。你得投其所好,送他喜欢的东西。”
  
  “哦!”厉琳琳一锤手心,若有所悟。
  
  “像陆笙,他就喜欢天文,所以我帮他淘了各种原版书籍,请他去看天文展,还送了个单反给他拍星星。”宁乐把自己的经验倾囊相授,“你家那位喜欢什么啊?”
  
  “他……”厉琳琳想了想,“喜欢买房。”
  
  宁乐:“……”
  
  那这可能得多费一点钱才焐得热。
  
  厉琳琳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也好愁。在她的记忆里,陈一然确实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读书的时候他一门心思在学习上,回国以后他一门心思在工作上,唯一一个小爱好,就是买房了。
  
  难道她要送一套房子给一然哥哥吗?可是他也不缺啊,她甚至怀疑他自己都记不清自己到底有多少套房子。
  
  厉琳琳觉得她正在面对一个世纪难题——如果她有钱,她就离爱情越来越远,可如果她没有钱,她拿什么去焐热冰山呢?
  
  她怀疑狗老天就是在故意为难她厉琳琳。
  
  正式演出的当天,帝都大学的剧院内座无虚席。厉琳琳还没上场,就听见外面有很整齐地喊她名字的声音传进来。她偷偷出去看了一眼,见观众席里果然有一小撮举着应援横幅的人。
  
  有进步的是,这次没人带灯牌荧光棒了。
  
  她叹了口气,朝亲友席位的方向看了一眼。剧院内专门划了一个小区域,用来接待社员邀请的亲友。陈熙已经到了,而她的旁边,赫然坐着陈一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