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滚蛋吧这该死的钱 > 第6章 宿醉

第6章 宿醉

陈一然的车就等在会所外面,司机见他出来,便动作利落地帮他打开了车门。
  
  陈一然把厉琳琳放在座椅上,打算从另一边绕上车,厉琳琳却抱着他的脖子,像是抱着最喜欢的玩具熊,说什么都不肯撒手。陈一然没有办法,只能抱着她坐进车里。
  
  厉琳琳坐在陈一然的腿上,才总算又安分下来。
  
  司机把车往厉家的方向开,陈一然坐在后座,一直没有说话。厉琳琳趴在他身上,喝醉了也很乖。
  
  她的脸在酒精作用下浮起红晕,反而显得她的皮肤更白了,像是久居城堡的公主。陈一然拨着她脸侧的黑发,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就算心里有气,对着这样的厉琳琳也发不出来。
  
  车子一路通畅地开到厉家的别墅,管家提前出来在门口等着他们。厉深这段时间在国外开全球巡演,余晚也跟着一道去了,家里只有管家和几个女佣在。
  
  陈一然的司机把车稳稳停在门口,然后下车帮他打开了车门。陈一然抱着厉琳琳,从车上走了下来。
  
  “陈先生。”管家上前,礼貌地跟他问了声好,然后朝他怀里的厉琳琳看去。陈一然抱着厉琳琳走过去,跟他道:“晚上参加晚宴,琳琳喝了点酒,睡着了。我抱她上去吧。”
  
  “麻烦陈先生了。”管家微微颔首,走在前面帮他带路,陈一然一路走到厉琳琳的房间,将她放在了床上。
  
  “让女佣帮她换下衣服,再准备点解酒药,明早醒来她可能会不舒服。”陈一然站起身,跟管家交代,“早上给她熬点粥,吃清淡点。”
  
  “放心吧陈先生,我们会照顾好小姐。”
  
  “嗯,厉叔叔跟余晚阿姨不在家,没人管她,你们也不能由着她的性子乱来。如果有什么事,可以随时联系我。”
  
  “好的,麻烦陈先生了。”
  
  陈一然又回头看了眼床上的厉琳琳,目光不经意就扫过了她放在床头的相框。
  
  那是厉琳琳的宝贝,放着她五岁生日时,跟陈一然的合照。
  
  陈一然微微一愣,他都不记得自己曾经还跟厉琳琳照过这张相片。照片上的他还是高中生的模样,厉琳琳更是小小一只,坐在他腿上,对着镜头比了个心。
  
  管家见他在看相框,便说了一句:“这个相框小姐一直摆在床头,先生曾经还吃过醋,说小姐不放跟他的合照。”
  
  陈一然没来由地觉得心绪有些紊乱,他又想起了晚上厉琳琳跟他的告白。
  
  她难道真的一直都喜欢他吗?
  
  他微微抿了抿唇,收回了目光:“我先回去了,你们好好照顾她。”
  
  “好的陈先生。”管家微微侧身,方便他离开,“我送您下去。”
  
  陈一然走了后,管家叫来了女佣,帮厉琳琳换衣服卸妆。厉琳琳睡得是真沉,这么一通折腾,都没有醒,只不耐地哼哼了两声。
  
  她再睁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她晕晕乎乎地看着自己的房间,记不起昨天是怎么回来的。
  
  她竟然喝断片了?
  
  ……幸好她爸妈都没在家。
  
  她揉了揉脑袋,觉得头有些疼,大概是昨晚喝多了的后遗症。她坚强地爬起来洗漱了一下,就走下楼去找管家。
  
  “小姐,你醒了?”管家见她下楼,快步迎了上去,“厨房熬了些粥,你现在要吃一点吗?”
  
  厉琳琳原本没什么胃口,但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又想吃两口:“好啊,最好还有点爽口小菜,开胃的那种。”
  
  “都有的,我这就去吩咐厨房上菜。”
  
  厉琳琳给自己接了一杯白水,喝了一口,就坐在餐桌上等饭。管家过来得很快,给她盛了白粥和几碟小菜,还有酸辣胡萝卜丝,看着就很开胃。
  
  “这是解酒药,您要是觉得不舒服,可以先吃一粒。”管家把准备好的解酒药也放到了厉琳琳跟前。
  
  “哇,李叔你想得好周到啊,我就是觉得头有点晕晕的呢。”
  
  管家朝她笑了笑:“都是昨晚陈先生特地吩咐的。”
  
  厉琳琳脸上的表情一凝,拿筷子的手都停了下来:“陈先生?哪个陈先生?”
  
  管家和蔼可亲地微笑:“还能有哪个陈先生,当然是陈一然先生。”
  
  “啪嗒”。厉琳琳手里的筷子落在了桌子上。
  
  “昨、昨天不是吴慧儿送我回来的吗?”
  
  “不是的,是陈先生送你回来的。”
  
  “……”厉琳琳呆滞了两秒,飞快地冲回房间,去找自己的手机。
  
  她的手机昨晚在KTV就关了机,这会儿一打开,手机就跟中风了一样不停地震动。厉琳琳心里紧张死了,他看见陈熙给她发了好多消息,还有三个陈一然的未接来电。
  
  “……”完蛋了。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三个字。
  
  她去KTV撩骚小哥哥,被陈一然当场抓包了!!!
  
  她在一然哥哥心里的形象,彻底垮塌了!!
  
  假酒害人啊!
  
  她在一堆信息中,找到吴慧的电话,飞快地给她拨了过去。电话响了两声,就被吴慧接了起来,厉琳琳听见她的声音,就厉声质问:“吴慧儿,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然哥哥怎么会知道我们去了那里!”
  
  “……”吴慧差点没忍住,汪的一声哭出来,“是我发给陈熙的定位,我是大傻逼,呜哇——”
  
  厉琳琳:“……”
  
  她这个样子,她都不好意思再骂她了。
  
  “那什么,你先冷静点,然后展开跟我讲讲。”
  
  吴慧在那头擤了把鼻涕,才开口道:“昨晚慈善晚会结束后,陈总就说我把你送到家后,给陈熙发个消息。后来我们不是被邱太太拉到会所去了吗,我就把这件事忘了……再后来,陈熙发消息给我,问我们在哪里,我就顺手发了个定位过去……”
  
  厉琳琳微笑:“吴慧儿,这次你说的非常正确,你就是个大傻逼。”
  
  她气呼呼地电话挂了,吴慧又给她打了过来:“你还好意思骂我,好像你自己没玩嗨一样!你知道陈一然昨晚多吓人吗,还说要把我这个经纪人换掉!哦对了,邱太太也被他迁怒了,他们家的生意好像黄了!”
  
  “啊?”厉琳琳瑟瑟发抖,“我们、我们就去唱个歌,一然哥哥不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吧?”
  
  “我们还点了两个小哥哥。”
  
  厉琳琳:“……”
  
  不要提醒她。
  
  “我先冷静一下,再见。”厉琳琳挂断了电话,心里慌得一批。一然哥哥应该不会通知她爸妈吧?被她爸妈教训一顿还算轻的,问题是她之后还要怎么面对一然哥哥啊?
  
  本来昨晚告白就搞得很尴尬了,现在还被抓包点小哥哥……她的人生一片灰暗。
  
  她现在是怎么都不敢跟陈一然联系,只好先给陈熙发了条消息解释了下,然后又点开了邱太太的微信。
  
  厉琳琳:邱太太,昨晚的事我听吴慧说了,是不是害你的生意出问题了?
  
  邱太太没有立刻回她的消息,可能是还没起床,倒是管家端着早餐,直接给厉琳琳送到屋里来了:“小姐,趁热吃,不然待会儿放凉了吃了胃更不舒服。”
  
  “啊,谢谢李叔。”厉琳琳踩着软绵绵的拖鞋,直接在小茶几旁的毛绒地垫上坐了下来,“就放这里吧。”
  
  管家把早餐给她放在桌上,厉琳琳试探着问他:“对了李叔,昨晚一然哥哥送我回来时,他心情怎么样啊?”
  
  “心情?”管家想了想,“像陈先生这样的人,不会被人轻易看出真实心情。不过你昨晚醉得不省人事,他应该是有些不高兴的。小姐以后还是不要喝那么多酒了。”
  
  “知道了,昨晚是特殊情况……”厉琳琳自己也在反省了,“那什么,李叔你不用管我了,去忙你的吧。”
  
  “好。”管家走了后,厉琳琳呼出一口气,拿起勺子一边吃早饭,一边刷刷微博。
  
  昨晚慈善晚会的热度还没有过去,卢思雨竟然还挂在热搜榜上。厉琳琳咬着勺子撇了撇嘴,不想看她那些八卦消息,便直接点进了自己的微博。
  
  昨晚工作室传了她的官方红毯图,评论已经快要十万了。厉琳琳去转了微博,配了段文字:“谢谢大家的夸奖,我也觉得裙子超好看der。[可爱]裙子是@陈熙工作室熙熙帮我做的,熙熙真棒!”
  
  微博刚发出去,手机就“叮”的响了一声,是邱太太回她消息了。
  
  鲜肉收割机:跟你没关系,生意上的事小孩子就别管了
  
  鲜肉收割机:对了,昨晚陈一然送你去哪儿了?
  
  厉琳琳:我家
  
  鲜肉收割机:是丽泽公园那边的别墅吗?
  
  厉琳琳:对,你知道?
  
  鲜肉收割机:我在那里也有栋别墅,跟你们一个小区。我昨晚就睡的这边,你要是今天没事,中午可以过来找我吃午饭,我下午就要去外地了。
  
  厉琳琳想了想,回复她:“我今天没课,你在哪一栋?”
  
  邱太太给她发了个定位过来。厉琳琳一看,还真跟他们家在一个别墅区。
  
  她磨磨蹭蹭把早饭吃完,又去画了个妆换了身衣服,便出门去找邱太太。
  
  这个别墅区很大,厉琳琳是走路过去,还是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才到。邱太太家里的佣人像是知道她要来,花园的门都是打开的。
  
  厉琳琳穿过花园,走到门口按了按门铃。
  
  很快有佣人来给她开了门,将她请进了屋。别墅里的暖气开得很足,厉琳琳把身上的长款羽绒服脱了下来,交给了帮她开门女佣。
  
  她里面穿的一件白色打底衣,搭配一条红色的吊带裙。裙子的下摆做成了花瓣的形状,非常有设计感。
  
  这条裙子也是陈熙给她做的,她曾经在活动上穿过一次。因为舍不得就此闲置,厉琳琳平时也会穿穿。
  
  “来了?先坐一会儿吧。”邱太太穿着一件蓝色的真丝睡袍,从楼上走了下来。她化了淡妆,头发随意地披在身上,看上去竟然比平常还要年轻一些。
  
  厉琳琳正想跟她打招呼,就见一个年轻男人跟在她后面,一道下来了。
  
  男人身上穿着跟邱太太同款的睡袍,领口开得比邱太太低,恰巧露出了修长白皙的脖子和锁骨。厉琳琳一愣,看清这个年轻帅哥的脸后,她更是说话都有些结巴:“这、这不是昨晚的Nick吗?”
  
  Nick朝她淡淡地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邱太太在沙发上坐下,看了眼身旁的厉琳琳:“有必要这么惊讶吗?小女生就是纯情。”
  
  “……”厉琳琳稳住情绪,跟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不、不是说昨晚我们去的是正规场所,不能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吗?”
  
  邱太太笑了一声,接过Nick递过来的咖啡:“在会所是不能,但是私下,我们有自由交往的权利啊。”
  
  厉琳琳:“……”
  
  好一个自由交往,棒。
  
  厉琳琳在心里给她比了个大拇指。
  
  “邱总。”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过来,跟沙发上邱太太道,“车子已经备好了,您是下午三点二十的飞机。”
  
  “知道了。”邱太太点了点头,男人便退了出去。厉琳琳好奇地问她:“你是要去外地旅游吗?”
  
  带着Nick一起。
  
  邱太太笑了一声,喝了口杯子里的咖啡:“旅什么游,去出差的,你以为我每天只用吃喝玩乐,然后等着老公给我钱吗?”
  
  “呃……”
  
  “公司的事我都自己打理,我的项目也都是我自己谈下来的。”
  
  她提到项目,厉琳琳又想起了吴慧跟她说的话:“你和华创……”
  
  “你真是三句话离不开陈一然。”邱太太看着她,似笑非笑,“他可能以为我接近你,就是为了公司跟华创的项目吧。不过也没关系,这个世界又不是只有他陈一然,不跟华创合作,我还能找别人。”
  
  “对不起啊……”厉琳琳始终有些过意不去,“要不我跟一然哥哥解释一下吧。”
  
  “你现在敢找他吗?”
  
  厉琳琳:“……”
  
  “看你的样子就被他吃得死死的,我劝你还是换一个对象吧。”她说着摸了摸Nick的脸,还给他送了个飞吻,“像Nick这样温柔帅气的小男朋友不好吗?”
  
  厉琳琳:“……”
  
  邱太太真是一个对得起她微信名的女人!
  
  “算了,阿win,把我的钱夹拿过来,红色的那个。”邱太太让女佣给她送了个钱夹过来,然后从里面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厉琳琳,“要实在不行,可以去找找这个人。”
  
  “嗯?”厉琳琳疑惑地接过名片,看了眼上面写的字。
  
  ——常心工作室。
  
  “这是……?”
  
  “一个算命大师,算得很准。”邱太太把钱夹交给女佣,让她放回原位,“他在A市上流圈子里很有名,许多人都找他算过。你要看风水看命格都可以找他,情路不顺应该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