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春日颂 > chapter 10
周伍虽然不是资源最厉害的经纪人,但比起后几组金牌经纪人,他有更多的时间倾注在令嘉身上,也给了她更多的关注和耐性。连妙则是令嘉小学同学,比起别人有种天然亲近,每天早上她都还没睡醒,对方已经把洗澡的热水放好、早餐摆在她床头。
  
  每当这时候,令嘉会觉得老天爷到底对自己没有坏到家。
  至少她现在有了一份赖以为生的工作,有很好的搭档和工作伙伴,在学习新的东西,每天结束公司的包装培训,还能抽出时间到医院去探望爸爸。
  
  这份幸运一直维持到了她开始试镜。
  
  周伍费心拿到了一个好本子,是国内新生代喜剧片导演韩也的作品——《旧金山大逃亡3》。
  顾名思义,这是部系列电影,因着成绩不错,一路从一拍到三,票房节节攀升。
  
  令嘉试镜的角色是女四号,系列电影的新增角色,一个因到旧金山旅行而意外被卷入男女主逃亡旅程的富家千金,表面温柔内心叛逆,在逃亡旅程中解放天性,找到真正的自我。
  
  全部台词不到十页纸,就算一刀不剪放大荧幕加起来估计也就五分钟镜头,但对新人来说已经弥足珍贵。
  一直到试镜结束时,制片人和导演们都还满面笑意,他们觉得令嘉气质和角色非常贴近,试镜表现也很棒,当场敲定了由她出演。
  
  谁知就隔了一夜,片方突然打电话过来,通知周伍这角色给别人了。
  
  “哥们儿,我他妈香槟都开了,其他本子也推了,就晚了几个小时签合同,溜我玩儿呢?”
  “不好意思了周伍,毕竟现在什么都得给流量让道,我听说你的艺人也才刚签康纳没多久,别那么着急接戏呀,新人多沉淀沉淀,也是好事儿……”
  
  沉淀你妈,收老子几条烟的时候怎么不说要沉淀。有种让那小爱豆出来比划比划,看看到底是谁需要沉淀!
  
  周伍怒气冲冲结束通话,拳头都快捏爆了,在办公室暴走几十圈,平静下来才拨通令嘉号码。
  
  “角色是被一唱跳选秀综艺出来的爱豆拿走了,想靠噱头多圈点儿票房,所以妹妹你也别多想,不是你演的不行,纯粹是这帮孙子没点契约精神,出尔反尔,好处他们都想占全了,我#&*%……”
  
  令嘉自动静音掉脏话,放下手机后发了一会儿呆。
  
  她试镜的上一个角色被副导演女朋友截胡,再上一次,是给了赞助商还在上高中的小女儿。
  令嘉有点怀疑周伍是不是在骗她,事实是因为她演得不够好,所以被淘汰了。
  
  毕竟屡战屡败后自我怀疑,是大多数人的本能。
  老话都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人总是很难理性认清自己,她还不明白旁人口中,自己飘忽不定、看不见、摸不着的天赋究竟在哪儿,只能一遍遍复盘自己仅有的几次试镜经验,回想她的表演到底出了哪些破绽。
  
  令嘉打小有个毛病,喜欢往衣帽间躲,甭管是作业没写完爸爸找麻烦、还是过生日了想妈妈,躲进去睡一觉就好了。
  毕竟离家出走太危险她不敢,呆在客厅等训好像又挺傻的,还有就是缺乏安全感时候,人都喜欢找个四面黑漆漆的地方把自己包裹起来,久而久之,令炳文也知道了女儿的习惯,不会擅闯她的小天地,只在第二天来敲柜门叫她起床。
  
  可惜公寓的空间不比从前宽敞,令嘉上个月住病房沙发的落枕刚好没多久,这晚在柜底反省一夜,又复发了。
  但她不觉得这和自己睡衣柜有什么关系,要怪就怪有人凌晨给她发短信。
  
  令嘉是看完一部九七年的老片子后抱着手机入睡的,消息进来时感觉刚睡着没多久,被接连两声急促的短信鸣音吓得一哆嗦,从柜子里滚出来,这就又落枕了。
  
  她半梦半醒间捂着脖子点开手机,瞧清发件人的瞬间,顿时睡意全无。
  是傅承致发来的。
  
  大佬告诉她——
  “令嘉,来马场。”
  
  接着进来的第二条就是S市西郊马场地址。
  
  时间一晃过去大半个月,令嘉都快以为傅承致把当时随□□易的内容给忘了,毕竟她清楚很这些金融界的大人物时间有多紧张,时间按分秒计算是常事,不知道多少人想倒付钱给他当陪练,听他讲个一言半语的。
  傅承致几乎是用了一个最简单的条件同她交易。
  
  这么一点微末小事,令嘉万分想做好让他满意,可说一千道一万,她的马还没到啊!
  奶思运回国很麻烦,只能走货运,师兄在那边帮忙办完了一堆健康证明疫苗证件,落地后还得在机场检疫隔离30天。
  
  令嘉往后撩了一把头发,撸起睡衣袖子,就地盘腿双手开始往键盘里打字。
  
  “傅总你好,我的马还没到、”
  没打完又迅速删空,她总觉得这样回复似乎很没诚意。
  
  “傅总对不起,我的马正在机场隔离——”
  怎么越读越像小学生收假,作业没写完找的借口?
  
  她思索再三,终于编辑好一条态度端正的,眼睛一闭发了出去。
  “实在抱歉傅总,我的马入境检疫还需要一周才能结束隔离。您看这次有什么其他我能为您做的,非常乐意效劳。”
  
  过去半个月来,傅承致往返纽约伦敦数趟,又在瑞士呆了一个礼拜,一半以上时间都在飞机上工作渡过,这会儿刚落地就给令嘉发讯息,可惜没收到他想要的答案,遗憾叹口气解开安全带起身。
  
  他伸手穿好身后霍普拎来的外套,低头系扣。
  “告诉我考珀昨晚的收盘底价。”
  
  霍普迅速从脑海中调取答案为雇主答疑,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严阵应对,以为老板又要来点儿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操作,没想话音才落,下一秒傅承致的话题已经完成了跳跃。
  
  “上个月让你买的房子有室内网球场吗?”
  “室内没有,但有露天网球场,对了,还有泳池。”霍普小步跟上补充。
  
  天平在打网球和游泳间徘徊了一秒,大抵觉得初次约会就让女孩子穿泳装目的性太强,傅承致很快做出选择,“那叫人把网球场打扫干净吧,我要接待令嘉。”
  
  傅承致没有在国内长住过,直到上月才授意霍普在S市购入一处房产。
  和他所有的居住地一样,首先要舒适、宽敞,有足够的活动范围、运动场地,毕竟想要保持充沛的精力赚钱首先要养成强健的体魄。
  
  比房主更早入住这栋别墅的是几条小布拉班特猎犬。
  猎犬是三年前他的朋友乔治、合宜的首席法律顾问送的,苏黎世的夏天仍然冷清安静,对几条伴侣犬来说实在憋闷,傅承致干脆叫人将它们都运过来,过个热闹暖和的夏天。
  
  下车脚踩上地面的一瞬间,闻见熟悉的味道,院子里的猎犬飞快围上来,争先恐后亲热拱主人的脚。
  
  “Down!”
  傅承致皱眉,指令发出的瞬间,五六条猎犬乖乖在地面伏下。
  
  他嫌弃从自己西裤上摘下来几根毛发,向一侧的管家发问:“换毛期还没结束吗?”
  “本来在春天就结束了,我想是因为苏黎世和S市有些温差,所以才会又开始掉。”
  
  傅承致接过毛巾擦干净手,叮嘱管家,“把项圈拴好,不要惊吓了我今天的客人。”
  
  瞧它们趴在地上也止不住摇晃的尾巴,兴奋的眼睛。
  傅承致施恩般依次给它们挠了挠下巴。
  
  “拉比,好孩子,霍克……”
  自己取的名字,第三条就想不起来了。
  
  “格林,Sir。”
  管家提醒他,“还有波比和瑞恩。”
  
  —
  另一边,自签约便没有休息过的好孩子令嘉,清早起来给伍哥打电话请假。
  事情有点复杂,但为了尽可能取得经纪人的理解,她还是把事情的经过用三言两句简述了一遍。
  
  “你是说,他帮忙把你父亲的公司从清算边缘拉回来,但只要求你偶尔陪他练习马术,强健身体?”
  “是这样没错。”她认真强调,“傅先生真的是个好人。”
  
  令嘉没有解释伦敦那一段前情,所以她理解任何人对这件事的质疑,他们大抵都以为傅承致对自己有所企图,事实上全然不是这样,宝恒和绘真的谈判结束到现在,傅承致没有以任何借口打扰过她。
  
  而周伍则认为:大小姐被父亲保护得太好,不知道人心险恶。又谈过一次恋爱,还不明白有的男人倘若对女人动了心思,耐性毅力、花言巧语能厉害到把天上的月亮哄骗到手心。
  
  电话两端,他们彼此都善良地原谅了对方的无知。
  
  “这样吧,妹妹你晚点儿出门,我还能顺路送送你。”
  周伍建议,“毕竟是到异性家里,你现在多少是个艺人了,叫连妙陪你一块儿,晚上回来安全,还多一个人陪你们打网球,咋样?”
  
  安排得非常周到。
  令嘉点头,又才反应过来人看不到,“谢谢伍哥,就是麻烦妙妙姐了。”
  
  “不麻烦。”
  令嘉听见话筒那边连妙抢声,这才笑起来挂了电话。
  
  —
  卧室窗边有一支插花瓶里的小雏菊,朝阳爬进来,在写字桌上划出一道斜影。
  
  令嘉左右拧了拧脖颈,爬起来洗澡,最后推开衣帽间门,翻找连妙帮她收整好的运动套装,最后挑出一件打网球穿的收腰白色短袖,还有运动百褶裙。
  
  换完了又在床边趴下,吃力拖出一只箱子来,里头装着她从中学时期到现在买的所有网球拍。
  
  令嘉过去所有的事情都有奶妈和佣人代劳,搬到这间公寓后,她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从连自己的校服都找不着放哪儿——能精准寻到自己哪粒扣子摆在哪只格子的转变”。
  
  可见人的潜力都是逼出来的,不是令嘉不能做好,而是过去她压根没机会学。
  
  她挑了只顺手的,试着挥动两下,刚放下球拍,门铃也适时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