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春日颂 > chapter 04
回国的机票订在周三下午,令嘉需要在中午十二点前抵达希斯罗机场值机。
  
  黛西此前已经将大部分东西提前打包寄回国内,需要携带去机场的只有些她日常换洗衣物跟洗漱用品,一只行李箱足够装满。
  记忆中,这似乎是令嘉往返国内和伦敦,行李最轻便的一次。
  
  令嘉拿着箱子怕滑倒,干脆赤脚踩地毯拎着高跟鞋从二楼下来。
  奶妈正在厨房忙碌准备午饭,黛西见她下楼,忙上前接过箱子。
  
  一楼客厅大部分地方已经被盖上白色防尘布。
  
  “已经打扫完了吗?”
  “是的小姐。”黛西回答。
  
  令嘉茫然四顾。
  当公寓里柔软复古的沙发,精致的摆件、壁画……都被遮上之后,住了七年的地方就好像恍然陌生起来。
  
  这间公寓是她在伦敦唯一还没有出售的房产。
  
  主要原因在于肯辛顿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段,确实很难在时间内找到合适的大手笔买家。
  其次便是令嘉自己内心其实也不大舍得,这里是她爹当年结婚时候在伦敦置的第一份不动产,算是父母的婚房,有特别的纪念价值。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国内什么情况,只能回去之后走一步看一步了。
  
  没等从情绪中抽神,客厅的座机响铃打破了宁静。
  奶妈在厨房,黛西在摆餐具,令嘉离得近,便顺手将电话接起来。
  
  一楼的座机平日用得不多,令嘉接起电话时候,没有想过这是远在新加坡奶妈的儿子来电,直到挂了电话还久久不能回神。
  
  ……
  “小八,用餐了。”
  奶妈抬手示意她面前的餐碟,又一次提醒。
  
  令嘉迟迟没有拿起餐具,她盯着桌面,小声问,“Lum,你为什么没告诉我,你的孙女出生了呢?”
  奶妈愣住。
  
  “你半年前答应了要回去照顾小孩,现在出了这些事,不忍心跟我开口吗?”
  奶妈连忙解释,“不,小八,是我想再陪你一段时间。”
  
  令嘉从未想过奶妈离开自己的可能,连回国机票都毫不犹豫买了两张。
  她打生下来就是Lum在照顾,迄今二十年,续了三次长约,久到她都快要忘记她也有自己家庭、背井离乡仅仅是为了赚钱让自己的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
  
  这个月刚好是第四次五年约到期的时间,也是Lum原本的计划中停下工作,回到祖国和家人团聚的日子。
  因为噩耗接踵而至,她到今天也只字未提离职的事。
  
  令嘉执拗地垂眸,不肯抬头,强行忍着不让挂在睫尖的泪珠滚落。
  “你回家吧,Lum。”
  
  “我已经成年了,早晚要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她拿起叉子戳中面包一口塞进嘴巴。
  这是她在刚刚沉默的十五分钟里想明白的道理。
  
  一手带大的孩子,Lum哪里看不出令嘉真正的情绪,她心如刀绞,却毫无办法。
  二十年来,她跟令嘉相处的时间多过自己的孩子百倍千倍,亏欠家人的实在太多太多,已经无法一再拒绝儿子催促她回国的请求。
  
  -
  
  令嘉睁着眼睛渡过了从伦敦到S市的十二个小时,落地是陈东禾来接的机。
  
  作为令父的左膀右臂,陈东禾已经在宝恒工作十几年,对令炳文忠心耿耿,他是极其不赞成令嘉回国的,但大小姐先斩后奏,把房子都卖了跑回来,这下也没办法再把人赶回去。
  
  他接过令嘉手中的行李箱,没有在令嘉身后看到熟悉的人影,疑道,“大小姐,Lum没跟你一起回国吗?”
  
  “我已经成年了,不需要奶妈。”
  在陈东禾不变的注视下,她才既生气又委屈开口,“合约到期,她的儿媳生产,回去照顾孙女了。”
  
  到底还是熟悉的大小姐啊。
  令嘉只对亲近的人生气,能把份委屈憋到下飞机才吐出来,已经是长足的进步。
  
  接机之前陈东禾还挺害怕,害怕看到一个完全消沉颓丧,悲观崩溃的孩子。幸好,过去二十年良好的成长氛围让她拥有了健康的心态跟抗压能力,让令嘉起码没有被挫折击垮,还能迅速做出退学回国的决定,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
  
  小公主前二十年的世界富足温柔,连指尖划道口子,都足以使令家上上下下大惊小怪,叹息扼腕,如今遭逢大难,却是要用她稚嫩的肩膀扛起所有的事情了。
  
  —
  车子上了返城高速,开往直达医院的路线。
  四十分钟,陈东禾跟令嘉讲了许多一开始没打算细说的事。
  
  宝恒的情况比令嘉想象中还更糟糕,绘真集团来者不善,谈判进行得异常艰难。
  
  正常企业进入破产程序后通常有三种走向,清算、重整或者和解。
  绘真想要清算,简单说就是联合其他股东和小债权人,拆解公司卖东西,最大限度收回债务。
  而以令父为主的一群人想要公司艰难活下来,通过重整起死回生。
  
  如果说他们的诉求原本还有一丁点儿余地,那么,随着令父这个宝恒的灵魂人物中风入院,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只剩下公司几位元老苦苦支撑,谈判陷入僵局。
  
  令嘉料到回国会有很多需要钱的地方,却万万没想到,竟然需要那么大一笔!
  她英国带回来的上千万英镑,在宝恒这座即将坍塌的大厦跟前,像是螳臂挡车,已经无力回天。
  
  退一万步,就算绘真肯在并购合同上签字,宝恒进入破产重整,公司起死回生,她父亲个人名下的三亿多债务并不会就此蒸发,她带回来这笔钱只能还上三分之一。
  
  “把我爸国内名下所有的财产估值加上,够还吗?”令嘉问得小心翼翼。
  “大小姐,”陈东禾不忍,“除去给你的部分,董事长名下的所有财产已经抵押给银行了。”
  现在都是银行的东西。
  
  像是被兜头泼了盆凉水。
  令嘉这个从生下来就没为钱发过愁,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会为两亿多人民币的债务发愁。
  
  她来不及想更多,因为医院已经到了。
  隔着病房的玻璃窗往里望的时候,令嘉只觉得自己宁愿背上十亿、一百亿的债务,也不愿见父亲不得动弹躺在这儿。
  
  她迅速背过身低头不敢再看。
  从陈东禾的角度,只能见她眼泪劈啪噼啪落在脚面上,像极了小时候令嘉不愿写作业,被令父在庭院里罚站的样子。
  
  “董事长是那天跟绘真的会议结束后倒下的,入院意识还清醒的时候他给自己签了手术同意书,手术还算成功,命保住了,目前就是不能出声,动弹不方便,医生说好好治疗复健,以后也许能慢慢恢复。”
  
  陈东禾说完叹气,“大小姐,虽然董事长并不希望你回来,但是,你能回来真好。”
  
  令嘉最后擦干眼泪平复呼吸,推门进了病房。
  短短几周内,令父的发根尽是新长出没被染黑的白色,从意气风发的中年男人变得脆弱懵懂,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看到令嘉也并没有特别的情绪起伏,只是咿咿呀呀几声,吐出了几个无意义的音节。
  
  令嘉猛地回头,“我爸不认识我了?”
  “医生说这是由于大脑受损,以后淤血散干净,记忆可能会清晰起来。”
  
  令嘉想过任何一种情况,父亲可能瘫痪、失语,唯独没想过他会连认都不认得自己。
  
  她唇口微动又想哭,好在陈东禾及时打断她,“大小姐,董事长现在的身体情况,懵懂也许反而是件好事。”
  总比脑子清醒却又不能动弹的痛苦好得多。
  
  —
  令嘉在病房住了一个礼拜,绘真集团跟宝恒的谈判进程终于拖到了不能再拖的地步。
  她必须代表她的父亲,作为宝恒最大的股东,出席周一最后的谈判会议。
  
  “陈助,我的专业是哲学,你让我说尼采康德,我还有点心得,让我商业谈判去说服别人,我完全一窍不通啊!”
  令嘉头大,抓紧病床扶手腿软打抖,不愿出门。
  
  这个礼拜里,她跟着陈特助早出晚归去争取大大小小的股东,劝服他们统一阵线坚持资产重组。
  可惜树倒猢狲散,父亲这颗大树倒下后,令嘉才真正明白什么是人间真实,从前见她恨不得认她做亲闺女的叔叔伯伯们现如今一个个变了脸,要不四两拨千斤云里雾里绕晕她,要不口风模棱两可不给实话。
  
  她没把任何人劝服,倒是差点被人劝服,短短的几天就被这群社会人整出阴影来了。
  
  “大小姐,秘书室给你写好台本了,你就背下来坐那儿,到哪句按着本子上回答就行,其他人会辅助你的。”
  “可他们要不按台本来呢?”
  
  这确实是个大问题,谈判桌如战场,形势瞬息万变。
  陈东禾端详了令嘉半晌,提议,“这样……你到时候披着头发,戴上耳机,台本上没有的词,我在耳机里告诉你,你就负责转达。无论如何,得让绘真看到宝恒的主心骨,不管是对方还是我们自己,只有瞧见希望,大家才会有信心。”
  
  可见事情确实已经到了最后一步,连陈特助这个最以稳沉见长的人都只能使用这样的下下策。
  令嘉就算是只鸭子,也只能硬着头皮爬上架了。
  
  寄回国的行李还没拆,令嘉不通庶务,是个生活白痴,没了佣人帮忙便完全不知道自己需要的东西在哪只箱子,翻来翻去倒腾得一团乱,最后只能临时从父亲的衣柜拿了件男版西服外套应急。
  
  好在令父身型不大,西服剪裁挺括,肩线流畅,令嘉在里面配上泛光的黑色绒面及膝裙,系紧皮带收腰。
  再搭十寸一字带恨天高,左右一边一个流光闪闪的银质耳链,走时装周大小姐的范儿好歹是出来了。
  
  “怎么样,陈助,这么穿能镇得住场子吗?”
  令嘉整理着大波浪长发,从卧室走到客厅还是不怎么自信。
  
  令嘉的外貌随便伪装一下,比想象中能唬人。
  陈东禾点头,“非常好,只要您说话不露怯,就完全是王者归来的气场。”
  
  —
  从家里到公司,令嘉一路上都在紧张地温习台词。
  生意上的东西她不懂,只点亮了背书的技能点,背词儿是她唯一能努力的部分。
  
  会议室的大门近在眼前。
  左右的秘书将门推开最后一刻——
  
  陈助压低声,最后一次郑重叮嘱她:“大小姐,您一定得演好这一场。”
  “宝恒未来的兴衰成败,全看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