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在男主的梦里当海王 > 第6章 11
程滢没想到慕梨竟然这么阴,一时间气得想动手狠狠给她一巴掌,但被她妈拦住了。
  
  “滢滢!你再闹我生气了。”舅妈严厉地说。
  
  程滢挣了几下没挣开,气得眼睛通红,咬牙道:“我没有绊她!我刚刚坐着一动都没动,分明是她自己假摔,想碰瓷我!”
  
  可惜,梁夫人和她妈刚刚都被挡住了视线,程滢又是个被宠坏的小公主,蛮横无理,说她会做出伸脚绊人这种事情来,在座的众人没一个不信。
  
  加上慕梨在众人心中,一直是纯良无害的温柔乖乖女,几乎没人怀疑她说了谎话,程滢这辩驳十分苍白无力,根本没人信。
  
  这下连一向疼爱她的梁夫人也不悦地看着她,说:“滢滢,你这次太过分了。”
  
  “我没有!”
  
  程滢急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想起什么,看向一边的梁尘越:“表哥,你可以为我作证的对不对,刚刚你那个视角肯定能看得到,我没有绊她!”
  
  梁尘越:“没有注意。”
  
  慕梨:???
  
  你妈的白演了。
  
  “但你这次太过分了,”梁尘越显然是信慕梨被她绊倒的,冷冷道,“给你表嫂道歉。”
  
  程滢不可思议地看着梁尘越,她不敢相信她表哥居然为了慕梨让她道歉,他不是最讨厌慕梨吗?
  
  “快给梨梨道歉。”舅妈也催促道,她今天尴尬死了。
  
  程滢不可思议地看着都逼她道歉的人:“你们都不信我?”
  
  答案很明白。
  
  程滢何时吃过这种哑巴亏,她冷冷地看着慕梨,仿佛在说你很好,算你狠,你这个心机婊。
  
  慕梨满脸楚楚可怜。
  
  “......”太气了。
  
  数秒后,她仰头,冷傲地说:“就算是我绊的,也是她活该,我凭什么要道歉?我不会道歉的,你们都信她这个恶毒女人,总有一天你们会看清她真面目的!”
  
  说着,程滢挣脱她妈的手起身,“噔噔噔”地跑出去了。
  
  她妈十分不好意思地冲他们笑了笑,也追了出去。
  
  慕梨成功坑了程滢一次,内心有点爽。
  
  这个程滢,以前处处针对原主,在梁尘越面前说她的坏话告她的状,在其他人面前说她的坏话骂她倒贴货不要脸,可恶得很。
  
  这种人,就应该被社会多毒打几次。
  
  但可气的是,梁尘越怎么没看到呢!不然肯定爽度加倍啊。
  
  程滢被气得饭也没吃,直接气冲冲地回家了。
  
  梁夫人今天叫了不止舅妈他们,还有一些别的亲戚,都是些长辈,男男女女的,坐了满满一桌子。
  
  她开了几瓶好酒给众人喝,慕梨一开始还跟着乐呵,后来发现大家都在有意无意灌梁尘越时,就乐不出来了。
  
  等等,这架势,莫非......
  
  她看向梁夫人,梁夫人冲她眨眨眼,一副看我厉害吧得意样。
  
  慕梨:“......”
  
  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梁尘越被长辈轮番灌酒,想推脱他妈就会站出来说他不懂规矩,在外人面前,他不好不给他妈面子,梁夫人大概也是看中了这点,于是,他只能来者不拒。
  
  饶是梁尘越酒量再好,也耐不住这样的喝法,晚饭还没吃完,就醉眼朦胧了。
  
  “哎呀,尘越怎么喝醉了呀,”梁夫人故作惊讶地说,“那今晚就歇在这里吧,你们两个,快把少爷扶上去休息。”
  
  “是,夫人。”
  
  两个佣人扶梁尘越上楼休息,梁尘越残存点意识,本想说不用,可两个佣人的行动比他这个醉鬼的速度快多了,扶着他飞快上了楼。
  
  梁尘越:“......”
  
  “梨梨呀,你要是吃好了,就去照顾尘越吧。”梁夫人又冲慕梨说,还给她使眼色。
  
  慕梨:“......”
  
  这真的是亲妈,还带这样坑儿子的。
  
  慕梨只好先上楼,她听说男人喝了酒,其实没那个能力的,可是好多事情都发生在酒后,所以酒后到底行不行呢?
  
  不过,假设梁尘越喝醉了,这个故事,必须从她主动开始,只要她不主动,就没故事了。
  
  梁夫人应该不至于在梁尘越的酒里下那啥药吧。
  
  可万一,梁尘越酒后失德怎么办?
  
  她也没见过梁尘越喝醉的样子,谁知道他喝醉后会不会兽性大发。
  
  慕梨的脑海里天人交战一番,走进房门后,忍不住脱下高跟鞋,拿在手上,梁尘越那个狗男人敢强迫她,就赏他一鞋子!
  
  这里是梁家老宅,房间都是套房式的,进门有个客厅,穿过客厅再进去,才是卧室。
  
  慕梨蹑手蹑脚地穿过客厅,然后扒在卧室门口向里看,却发现床上没人。
  
  咦,没人?
  
  “你做什么?”梁尘越冷冷的声音自慕梨背后响起,吓了她一大跳,差点反手一鞋子抽在他脑门上。
  
  好在及时忍住了。
  
  慕梨转过身,身后的梁尘越除了脸有点红,毫无醉意。
  
  靠,这个狗男人居然装醉,真阴险!
  
  那么问题来了,她现在该怎么解释她对着喝醉的梁尘越,不是饿狼扑食,而是举着鞋子想打人,该怎么解释?
  
  “嗯?”梁尘越抄手靠在墙上,挑眉看她,也在等她解释。
  
  “就,我听说有的人,喝醉酒会打人,你平时那么讨厌我,对,你那么讨厌我,万一打我怎么办,我总得防着点!”
  
  慕梨为自己这个借口点了个赞。
  
  太完美了,她怎么这么聪明啊!
  
  梁尘越听完这个借口,微微皱眉:“我没有讨厌你。”
  
  ???
  
  不不不,你就是讨厌我,你小说里最讨厌的人就是我,比讨厌许妄那个死对头还讨厌,我是你人生的耻辱,一定要记得这个设定啊狗男主!
  
  “真的吗,那你是喜欢我吗?”
  
  你敢说是我就抽死你!
  
  “......”梁尘越沉默一秒,忽然问,“你今天为什么要故意跌倒?”
  
  !
  
  原来他看到了啊。
  
  刚刚因为梁尘越说不讨厌她受了巨大打击的慕梨听到这话,立刻如吸饱了水的小白菜一般精神起来了。
  
  “哼!她每次都针对我,当着大家的面让我下不来台,我就故意跌倒栽赃她怎么了!”慕梨一脸我没错的理直气壮。
  
  快说我恶毒,快说我这人怎么这么坏!
  
  梁尘越:“下次别这样了。”
  
  啊哈哈,看不下去了吧。
  
  慕梨想说我就要,下次我要来个更狠的,我不会放过她的,却听到梁尘越说:“下次我让舅舅冻她一个月信用卡,绝对能让她更涨教训。”
  
  慕梨:???
  
  这招也太狠了。
  
  狗男人,你变了,变得恶毒了。
  
  关键是,这一刻,慕梨居然觉得这个狗男人有点帅。
  
  呸!一定是她被猪油蒙了双眼。
  
  造孩子的事情当然没成功,梁尘越跟她说完,就去别的房间睡了,慕梨躺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梁尘越忽然对她改观了。
  
  她到底做对了什么,她改,她改还不行么!
  
  ***
  
  “他改变主意不跟你离婚了?”
  
  贵妇美容会所中,虞昕昕躺在按摩床上,享受着高级美容师的按摩,敷衍道:“那恭喜啊。”
  
  其实虞昕昕可太想慕梨跟梁尘越离婚了,她想不通那个狗男人到底有什么好,值得慕梨这么喜欢。
  
  慕梨躺在她旁边的按摩床上,明明内心郁闷,却还要戴上微笑面具:“对呀,而且他对我态度也改了好多,你说他是不是终于发现我的好,爱上我了?”
  
  慕梨实在想不通梁尘越的态度转变,只能来请教恋爱大师虞昕昕。
  
  “爱上可能还不至于,但肯定是对你有好感了,可以啊梨梨,你到底做了什么,让他对你改观了?”
  
  听到他对她有好感几个字,慕梨内心十分绝望,她赶紧把最近和梁尘越的相处说出来,包括他出差时跑梁夫人面前告他状,无理挂掉柳碧云的电话,然后梁尘越提出离婚,去酒吧买醉被抓包,给他买情侣装,还有故意绊倒他表妹被发现等等。
  
  虞昕昕:“......”
  
  虞昕昕听完沉默了。
  
  慕梨见她不说话,口气期待地问:“你帮我分析分析,他到底从哪件事情上对我产生了好感,我好对症下药。”
  
  “大概是,”虞昕昕叹了口气说,“眼瞎了吧。”
  
  慕梨:“......”
  
  虽然但是,她没这么差劲吧。
  
  “还有种可能就是......”
  
  “什么?”慕梨看向她,眼中充满希冀。
  
  “他被你的美□□惑了。”
  
  慕梨:???
  
  虞昕昕却觉得自己说得十分有道理:“你想想啊,你那天在酒吧的时候,多迷人多少男人喜欢你啊,别说梁尘越是个正常男人,他就是个太监,幻肢也要被撩得蠢蠢欲动,男人啊,都是视觉动物,你信我。”
  
  慕梨:“......”
  
  “所以啊,你以后,可以参考那天去酒吧的打扮,把自己打扮得艳丽好看点,穿得露骨点,他肯定就是喜欢你这种调调的,你按着他的喜好打扮,保证不出一个月,梁尘越就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慕梨若有所思,有道理。
  
  她懂了。
  
  转眼到了周六,梁尘越他们一群朋友的聚会日。
  
  由于慕梨厚着脸皮要加入,梁尘越的朋友们也起哄他带嫂子,梁尘越只好带她一起去。
  
  可能是受那个梦的影响,见到慕梨的第一秒,梁尘越居然是下意识地去看她的着装。
  
  没穿那件情侣卫衣,不过,今天慕梨的穿着,有点......
  
  慕梨里面穿着一件高领打底装,外面一件薄牛仔衬衣,衬衣扣子一直扣到了最上面,下面一条酒红色的紧身裤。
  
  “老公,我今天的穿着怎么样?”慕梨原地转了一圈,问道。
  
  梁尘越:“你不热?”
  
  现在虽是仲秋,可还没冷到穿高领的地步......
  
  “不啊,我还觉得冷呢,想裹一件呢大衣。”
  
  梁尘越:“......”
  
  你开心就好。
  
  慕梨时刻注意着梁尘越的表情,见他一脸一言难尽,很好,果然这个方向是对的,他肯定很无语。
  
  他们这次聚会选择的是BBQ,地点在他们当中某个富二代家开发的别墅群外的大草坪,他们烧烤的食材都是从国外空运过来的,都已经提前处理腌制好了,品类丰富,看起来像一场盛大的狂欢。
  
  因为慕梨跟梁尘越之间没有什么感情,她结婚后几乎没有跟梁尘越的朋友一起出来玩过,这是他第一次带慕梨来这种朋友性质的聚会,大家对慕梨还蛮热情的,纷纷夸赞嫂子好漂亮,梁哥真有福气等等。
  
  梁尘越想到那个梦,表情有点微妙。
  
  不过他向来面无表情,别人也看不出来他这点变化,只当他不习惯这么多人,体贴地邀嫂子到一边品尝自己烤的各种美食。
  
  慕梨以为这些总裁少爷们烤出来的肯定是黑暗料理,一开始是拒绝的,这现场明明有请大厨,为什么要荼毒她的胃。
  
  直到她吃了盛子昂叉给她的一根烤肠,才发现这些顶级的食材,就是随便在烧烤架上摩擦,也能烤好吃,于是很乐意被众人照顾。
  
  “先生,您的牛排。”
  
  厨师把一份六成熟的牛排端到梁尘越跟前,恭敬地问:“您还想吃点什么吗?”
  
  梁尘越看着正在开心地吃着“百家饭”的慕梨,又想到了那个梦,全部人都向她表白的场面,不禁有点烦躁,他摆手让厨师忙去。
  
  “慕梨。”慕梨正在吃不知道谁递给她的一串烤蘑菇时,忽然听到梁尘越叫她。
  
  慕梨温言谢绝一位男士的烤虾,走过来,微笑地问:“怎么啦,老公?”
  
  “我想吃烤羊肉串。”
  
  那你叫厨师啊,叫我有屁用!慕梨内心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说:“你等等哦,我去给你拿,你要多少呀?”
  
  “我要你烤的。”
  
  慕梨:???
  
  你在想屁吃!
  
  慕梨满脸写着高兴:“那你等等哦,我现在就给你烤!”
  
  慕梨走到烤架前,拿起几根羊肉串,旁边的厨师见到她动作生疏,走上来为她指导。
  
  “小姐,要烤焦了,翻面,翻面。”厨师看她烤了半天都不翻面,焦急地说。
  
  “没事,我老公他喜欢吃焦的,说这样香。”慕梨说着,继续就着一面烤着。
  
  厨师:“......”
  
  真是特别的爱好呢。
  
  慕梨等那面烤成焦炭了,拿起旁边的孜然,厨师又赶紧提示她:“这另一面还有血水,要等两面烤熟才能放调料。”
  
  “不用了,我老公就喜欢这种一面焦一面熟的。”
  
  厨师:???
  
  你老公可真特别呢。
  
  梁尘越没等太久,慕梨就把一个盘子放在他跟前,笑眯眯地说:“吃吧,我亲手烤的,肯定特香!”
  
  梁尘越:“......”
  
  只见盘子里的羊肉串,一面黑如焦炭,一面肉眼可见生肉,还洒满了辣椒粉,说它是黑暗料理,黑暗料理都要哭泣。
  
  你有本事叫我烤,你有本事吃下去啊狗男人!
  
  慕梨笑得越发温柔:“刚刚那个厨师一直在旁边夸我烤得比他烤的好呢,你快尝尝是不是比他烤的好吃。”慕梨希冀地看着他。
  
  梁尘越:“......”
  
  那厨子一定是瞎了。
  
  “来,老公,我喂你。”慕梨见梁尘越迟迟不动手,拿起烤得最焦的一串,就要喂梁尘越。
  
  梁尘越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只听说过假酒害人,原来做梦也害人。
  
  “我自己吃。”
  
  梁尘越说着,拿起一串看着正常点的,咬了一口。
  
  “怎么样怎么样?”慕梨看着他,“是不是超好吃?”
  
  慕梨加的这个辣椒粉太多了,梁尘越刚入口,就被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嚯”一下站起来:“我去个洗手间。”
  
  说着,快步往别墅走去。
  
  “老公,你怎么了老公!”慕梨忍着爆笑的冲动追在他身后,想看他出丑。
  
  但梁尘越那厮走得实在太快了,慕梨没能追上,她转身,却跟不知道何时站在她身后的人撞了个满怀。
  
  身材真好,这是慕梨的第一反应。
  
  “小心。”那人扶了她一把,说。
  
  “不好意思啊,”慕梨道歉,抬头看了下被她撞的人,却是一愣,“是你。”
  
  被她撞的人看起来二十岁出头,还是个大男生,他笑得有点羞涩:“慕梨姐姐你还记得我呀。”
  
  怎么不记得,这不是之前虞昕昕看她一直被梁尘越冷落,都快成怨妇了,让她包养试试的某个型男小明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