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在男主的梦里当海王 > 10
感受到梁尘越不善的目光,盛子昂立刻把慕梨护在身后。
  
  慕梨却挽住他的手,笑眯眯地说:“放心吧,他不介意的,他喜欢我给他戴绿帽子。”
  
  “可是我介意,”盛子昂委屈巴巴地说,“我不想让你多看他一眼,想到以前你那么爱他,我的心就跟针扎似的。”
  
  “嗐,我那都是装的啦,他这种冷漠□□的狗男人,我会喜欢他才怪呢,我喜欢的是他的钱啦。”
  
  梁尘越:“???”
  
  “真的吗?”
  
  “真的,我发誓,我没爱过这个狗男人哪怕一秒钟,不然就让我天打雷劈。”
  
  盛子昂信了:“那我们进去吧。”
  
  被完全无视掉的梁尘越:“......”
  
  包间里,大家看到穿情侣装的慕梨和盛子昂,又看到面色黑如锅底的梁尘越,一时间都有点懵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子昂,你怎么和嫂子穿情侣装。”
  
  盛子昂说:“梁哥和梨梨已经离婚了,现在梨梨是我的女朋友。”
  
  朋友1:“是这样啊,那挺好的,哈哈。”
  
  朋友2:“嫂子想得开就好,我就怕你在梁哥这一棵树上吊死一辈子。”
  
  朋友3:“恭喜嫂子找到真爱,盛子昂,你以后可得好好对嫂子。”
  
  朋友4:“盛子昂你这混蛋下手也太快了,嫂子,我现在表个白,你可以考虑考虑我吗?”
  
  朋友5:“狗开,嫂子是我的,嫂子,你看看我吧。”
  
  “......”
  
  梁尘越气得要裂开了,一字一顿地说:“我们现在还没离。”
  
  “嗐,离婚协议都弄好了,这离和没离也就签个字领个证的事了,别太拘泥于形式嘛。”
  
  “你这都把嫂子这个宝当草多久了,别耽误她了,放过她吧。”
  
  “就是啊,放过她吧,嫂子值得更好的。”
  
  ......
  
  在朋友们七嘴八舌的征讨中,梁尘越脸越来越黑,最后猛然从床上坐起来。
  
  “???”又是梦?!
  
  他这是犯了什么毛病,为什么老会梦到慕梨给他戴绿帽子?难道他真的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想到盛子昂白天在办公室跟他说的,慕梨的爱慕者很多,只要跟他离婚,追求者绝对能把她的门槛都踏破,梁尘越不禁反思,他是不是从来都戴着有色眼镜看慕梨,导致都发现不了她优点所在?
  
  梁尘越深度剖析了一番他为什么不喜欢慕梨。
  
  他对她印象并不坏,只是高中时,她做的那两件事,让他十分介意,觉得她心思极坏,可这两件事已经澄清,是柳碧云做的。
  
  所以他是不是应该......重新审视一下慕梨?
  
  ***
  
  慕梨醒来后,内心有被这个这么长的梦爽到,同时又有点空虚。
  
  唉,她市场那么好,却偏偏要吊在梁尘越这棵歪脖子树上,真是恨呐。
  
  她忍不住把枕头拿过来,当做梁尘越狠狠捶了一遍,内心那股郁闷才下去。
  
  白天,她继续画设计稿,关娅这次选的主题是“君子如兰,空谷幽香”,主要以兰为元素。
  
  慕梨才看过她的设计稿,里面加了很多水墨画的元素,闲静雅致,像是轻微淡远泼墨山水。
  
  慕梨的设计稿贴合她主题的同时,又跟她风格大不相同,她的风格一向都是华美昳丽,喜欢浓墨重彩的落落大方,所以设计的衣服一样看过去就高贵典雅,很受高门小姐和富太太们的喜欢。
  
  下午的时候,慕梨接到梁夫人的电话,让她跟梁尘越晚上回老宅用饭,她想他们了。
  
  梁夫人还不知道他们之前差点离婚,还在美滋滋地等慕梨搞定梁尘越,给她生个孙子抱抱。
  
  生个屁的孙子,她现在只想把梁尘越摁回他娘胎去。
  
  一般他们回老宅,梁尘越都是从公司那边直接过去,今天却破天荒,他居然回来接慕梨了。
  
  慕梨听宋阿姨进来说的时候,难以置信地问:“梁......老公他回来接我了?”
  
  “嗯啊!”宋阿姨眉开眼笑地说,“你呀,我看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慕梨:“............”
  
  她是守得云开见鬼了。
  
  “太太,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怎么了吗?”宋阿姨说完,发现慕梨发白。
  
  慕梨咬牙切齿地扯出一个笑容:“我是太高兴了,高兴得都要低血糖了。”
  
  宋阿姨:“......”
  
  这是什么新奇的高兴方式?
  
  “老公,你怎么想到回来接我啦?”慕梨坐上车时,已经换上了衣服明艳的笑脸。
  
  “今天工作比较不忙,提前了半个小时下班。”
  
  “这样哦,我好开心哦!”
  
  慕梨说着,屁股往梁尘越的方向挪去,以往她这样做的时候,梁尘越肯定会出声警告她,让她安分点,今天的梁尘越却任凭她紧紧挨着她,不动如山。
  
  “......”完了完了,慕梨在心里默哀,这个狗男人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可是她最近也没做什么让梁尘越改变对她看法的事情啊。
  
  一定是她没缠着梁尘越,距离产生美,让梁尘越产生了错觉!
  
  想及此,慕梨软绵绵地贴在他身上:“老公~妈说她想抱小孙孙了。”
  
  开车的老吴又差点把车开进路边的花坛里。
  
  “老公,听说生娃有助于增进夫妻感情,我们晚上也造一个吧,刚好我这几天在那个期,你懂得。”
  
  说着,慕梨的手暧昧地在他大腿上摸一下。
  
  梁尘越最讨厌她撩拨他,只要她做出这种动作,他就会反感地推开她。
  
  快推开我,快让我别做白日梦,让我滚啊!慕梨内心急切地说。
  
  然而梁尘越并没有,他沉默了三秒,在慕梨都快要绝望时,梁尘越忽然问:“慕梨,你喜欢我什么?”
  
  梁尘越问完,自己都愣了一下。
  
  他会这样问,好像是因为慕梨在梦里说她只喜欢他的钱......
  
  慕梨愣了一下,随即从善如流地说:“当然是喜欢你的一切呀。”
  
  呸,要不是因为你有几个臭钱,老娘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梁尘越看向慕梨,慕梨的眼中满满都是掩饰不住的爱意,和昨晚梦里那个冷漠骂他狗男人的人判若两人。
  
  梁尘越不禁自嘲地勾了一下嘴角,他真是脑子出问题了,才会把梦境和现实扯在一起。
  
  要是梦里那个慕梨,现在早把他一脚踹下去了。
  
  可是这种梦他做了三次了,平时他都是一觉到天亮,一点梦都没有,唯独做这三次梦的时候,清晰明了,隔日起来记得清清楚楚,甚至连情绪都会受到干扰。
  
  饶是梁尘越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也有点怀疑这梦是不是什么预兆。
  
  慕梨内心全是忐忑,今天的梁尘越实在是太不正常了,想起小说中,梁尘越最不喜欢她做坏事,慕梨打算发挥她恶毒女配的本质,做几件坏事让梁尘越坚定讨厌她的信念。
  
  两个人各怀心思地回到了梁家老宅。
  
  慕梨一开始还以为是单纯一家人一起吃顿饭,到了老宅才知道,还有客人。
  
  是梁尘越的舅妈和表妹。
  
  慕梨他们刚走进客厅,就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撒娇说:“小姑,我跟那个杨泽真的不合适,您就别再撮合我们啦。”
  
  说话的人叫程滢,是梁尘越的表妹。
  
  梁夫人笑道:“都不先处处,怎么知道不合适?”
  
  程滢刚要说什么,看到门口进来的慕梨,口气变得阴阳怪气:“我听说他是有喜欢的人啦,强扭的瓜不甜,我要脸,不像某些人,是吧,表—嫂—!”
  
  慕梨当即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梁夫人的眉头皱了起来。
  
  舅妈呵斥:“滢滢,怎么说话呢!”
  
  “难道我说错了吗?”程滢蛮横惯了,一点都不怕她妈,“我这位好表嫂,就算守活寡被厌恶,用尽心机也要死皮赖脸地倒贴表哥,我都不知道一个女孩子的脸皮竟然可以厚到这个程度,呵呵!”
  
  “程滢!”随即进来的梁尘越不悦地喝道,程滢不怕她妈,但怕她梁尘越,见他满脸冷意,讪讪闭了嘴。
  
  舅妈非常尴尬:“不好意思梨梨,滢滢被我们惯坏了,等下我让她爸收拾她,你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来,过来坐。”
  
  慕梨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强颜欢笑说:“没事,我知道滢滢没有恶意,我不怪她。”
  
  话刚说完,一滴眼泪从她眼眶里滴出来,慕梨低头抹了一下:“我真不怪她,你们也别怪她。”
  
  程滢:“......”
  
  程滢差点气死了,正要出声说什么,被她妈横了一眼,最终不甘不愿地把话憋回去了。
  
  程滢之所以会这么处处针对慕梨,是有缘由的。
  
  高中时,慕梨是校花,学校不少男生都喜欢她,这其中,包括了程滢到现在还求而不得的男生,只是慕梨自始至终都只喜欢梁尘越一个,对那男生并没有任何心思。
  
  那男生就像疯了一样为她着迷,拒绝他也没用,程滢自己求而不得,就觉得慕梨是高段位养备胎,一方面说自己只喜欢梁尘越,一方面又吊着那男生,对慕梨充满怨恨,才会处处看她不顺眼,给她呛她。
  
  “梨梨,尘越,快过来坐。”舅妈招呼他们。
  
  慕梨刚还在琢磨着做点什么恶毒的事情,让梁尘越讨厌她,这不就来机会了吗?
  
  慕梨这样想着,款款走过去,在经过程滢面前时,忽然脚下一软。
  
  “啊!”慕梨惊呼一声,摔在了地上。
  
  ——程滢坐的是个小沙发,梁夫人和舅妈的视线被茶几挡住了,并不知道她有没有伸脚,但站在后面的梁尘越可以清楚地看到她有没有伸脚,很完美的陷害方式,够恶毒,够白莲,肯定能让梁尘越讨厌死她。
  
  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七手八脚地把慕梨扶起来,幸好地上铺了厚厚的地毯,她这一摔并没有摔到哪里。
  
  慕梨被扶着坐在沙发上,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掉:“表妹,你不喜欢我可以说出来,为什么要这样下黑手绊我呜呜呜。”
  
  程滢:“???”
  
  我不是,我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