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在全民监督下赚钱 > 第3章 揭秘最年轻的政府高官

第3章 揭秘最年轻的政府高官

在那个通讯后,肖瑶才知道,原来王室办公室在希尔帝国就相当于皇帝自己的参议与执行机构,只对皇帝负责,享有各种特权。
  
  ——就像皇帝每次被丞相宰相什么的把持了大权后,总要给自己弄个军机处锦衣卫东厂之类的机构一样。
  
  怪不得有着如此朴素的头衔,却是地位仅次于皇帝与首相的人物。
  
  为了更好地记忆希尔帝国错综复杂的官衔官职,肖瑶发明了一套自用的官衔黑话体系——这位‘王室办公室负责人’从此在肖瑶的黑话体系中自动被更名为了‘东厂总督九千岁’。
  
  自从肖瑶一紧张就把‘东厂总督九千岁’给忽悠了后,内心还是很怂的。
  
  她这种手上无权头上无名,在荒山僻野的庄园里待了12年的小透明王室成员,真说起来份量还真不比不上一个手握实权的公职人员。
  
  对方表面上是肯定不会对她不敬的,但真有心的话,随便使个小绊子什么的,还是够她喝一壶的。
  
  但那之后什么都没发生,一切都风平浪静。
  
  甚至连当初说的‘交给他们处理’也没有出现什么下文。
  
  那次通讯之后,总督九千岁和他的属下们连着数天都没有再打扰过肖瑶在庄园内的逍遥日子,就像是真的相信了她的说辞。
  
  但肖瑶心里却不太踏实。
  
  她不相信能坐到那个位置的人,会这么容易轻信那番鬼话。
  
  一般跟这种位高权重的角色耍花样,对方要么不搞你,要搞你都搞一发大的。
  
  肖瑶很担心自己马上要被那发大的砸一头包。
  
  提心吊胆了数天后,仍然什么事也没发生。
  
  肖瑶转念一想,觉得自己大概是被日渐逼近的回归日期给整成惊弓之鸟了,对什么都过于敏感。
  
  大概九千岁贵人多忘事,早就把这档子事儿忘到脑后了也说不定。
  
  想通以后,肖瑶给心中长鸣的警报按下了暂停键,开始在最后几周里尽情地放松,享受在庄园里最后的快乐时光。
  
  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力还是一步步逼来,三楼露台上的晒太阳和吹风不再那么惬意,庄园里的网球场、游泳池和不远处的私人海滩与小树林对肖瑶而言也不再那么有意思,就连先进了地球数百年的虚拟游戏也不能再让她放松下来了。
  
  一想到很快就不得不去帝都,此后就得接受作为王储的人生,肖瑶就开始焦虑起来。
  
  马上就不再有属于自己的个人生活也罢,更可怕是还要参加一场场漫无止境的无聊会议,在公众活动上被全世界评头论足,还要为不知哪天会突然响起的黑枪、可能藏在食物里的毒药和随时可能捅进心脏里的刀子而提心吊胆……更别提还有那怎么看怎么邪恶的皇叔在虎视眈眈。
  
  肖瑶同志越琢磨越觉得人生无望,甚至不能再没心没肺地玩耍了。
  
  在无尽的焦虑之中,肖瑶突然有一天终于醒悟——与其躺在床上担忧,不如提前了解一下未来要去的地方。
  
  于是,万年不看书的肖瑶一大早起来,既没有拉人去网球场打比赛,也没有去游泳晒太阳,而是独自一人去了她穿来大半年都不曾踏足过的一个地方——王室庄园的私人藏书室。
  
  命运赋予的压力太大,逼迫得向来学渣且不以为耻的肖瑶都开始在藏书室一排排蒙尘的书架上来回翻找。
  
  她把书名里任何跟王宫和王室成员沾点边儿的书,任何可能记载有希尔帝国宫廷密料的书都拿了下来,然后叫来了两个路过的工作人员帮忙,将它们全数吭哧吭哧地用推车给推回了卧室。
  
  肖瑶是这么想的——既然整个藏书室都任自己使用,那干嘛还要一本本借,不累吗?
  
  既然未来要承担王储的巨大责任,那先把王室该享的福一分不漏地享了再说,不然未免太亏。
  
  但以管家为代表的工作人员们,却统统被公主殿下突如其来的学习欲给惊到了。
  
  半年不看书,一看就看两车书,公主殿下是受了什么刺激?
  
  难道是身份带来责任,即将成为王储的公主殿下终于意识到了学习的重要性和国之储君应有的承担?
  
  几个自小看着公主殿下长大的工作人员不禁颇感欣慰——公主殿下终于长大了,未来可期,国家有望。
  
  肖瑶却没有在意自己自己这半年多来设立的‘吃喝玩乐吊儿郎当混一天是一天’的咸鱼人设在最后崩塌碎了一地,并莫名其妙地在工作人们心目中有了一层‘浪子回头,学渣奋起’的神圣光环。
  
  她只是发现最近管家等人看自己的目光十分诡异,就好像她每天从卧室走出来之前都为了希尔帝国跟什么入侵小怪兽殊死搏斗过一般,反正无论走到哪里,工作人员都用从未有过的热情态度为她服务。
  
  连她每天三餐都比平常的供应量多了一倍。
  
  这是怎么了?他们不对劲,肖瑶想。
  
  自从她穿来以后,一直吃的不少,毕竟一个整天靠外卖续命的平民穿成王室成员后,很难不被国宴级别的厨师征服。
  
  所以平常这些工作人员为了希尔的公主殿下不要变成一个胖球,整天都在奋力阻止她向厨房靠近的步伐,甚少有主动让她多吃一点的情况出现。
  
  肖瑶心想,大概是觉得我马上要离开了,而给予的最后怜悯吧。
  
  就像死刑犯的最后一餐通常比较丰盛。
  
  这么一想,肖瑶更加心塞,于是更加焦虑,每天泡在卧室里看书的时间更长了……然后工作人员们越发觉得公主殿下辛苦了,于是一餐比一餐更丰盛。
  
  短短一周,肖瑶胖了三斤,但脑袋里对王室历史的知识却并没有增加多少。
  
  不是她不努力,而是平时没有看书习惯的人,就算突然想通开始奋起努力,把书看进脑子里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她总是没看几页就不知不觉地开始困倦,然后上床躺一会会儿,这个‘一会会儿’又总是以数小时为单位的,所以每次醒来后都惊讶地发现天都快黑了,便在自责的心情下,开始挑灯夜战。
  
  这么一来,更是在工作人员心目中制造了巨大的误会——
  
  公主殿下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平时虽不太靠谱,但发起狠来不是人!
  
  ……其实并没有。
  
  这么多天的挑灯夜战,最后什么有用的东西也没学到,光是装了满脑子宫廷八卦风流史,以及一堆谁知道是真是假的密料。
  
  其中大半八卦和密料都出自一个叫费诞的宫廷传记作家。
  
  他出版的传记大多是跟希尔王室成员相关的,但是跟别的歌功颂德大唱赞歌的作家不同,费诞对王室成员们向来不太友好,笔下总是带着一种半调侃半讥讽的态度,近来300年的希尔重要王室成员和一些跟王室关系近的重臣,几乎没有一个没被他黑过的。
  
  虽然他总是被严谨的史学家批评为主观色彩太浓厚,一点不尊重事实,仅凭捕风捉影与个人癖好来评价一个人物,但不得不说,他的书很对肖瑶的胃口。
  
  尤其是他有一本书里大逆不道地调侃了肖策陛下与他三任王后的情史。
  
  其中有一段是这么说的——
  
  “我怀疑肖策陛下之所以不断离婚,不断续娶,立了这么多位王后,只是因为想要生出一个子嗣,以免王位最后落到王室庄园里那位著名灰姑娘身上……但不知是王后的问题,还是他自己的问题,至今一直未能如愿。——我个人更倾向于是他的问题。”
  
  被点名的著名灰姑娘肖瑶同志看这段时都快被乐死了。
  
  接下来的一段爆料更是让她本来对帝都大学的恐惧消除不少——
  
  “众所周知,肖策陛下的身体从小就不像他的好王兄一般康健,虽说在政治、历史、经济等方面虽然表现出了一定天赋,但在帝都大学毕业的历任殿下中,肖策陛下绝对是体术成绩最差的一位,最后甚至是通过贿赂考官才勉强通过的机甲作战测试。所以他的第三位王后到底怀的是谁的孩子?……就我听到的传言而看,王后在宫中曾与多位重臣有过从甚密的嫌疑,所以那个胎死腹中的孩子也未必就是陛下的。”
  
  精彩绝妙的一个大料。
  
  肖瑶第一次大半夜看一本宫廷传记看到拍床。
  
  这一段黑得实在是酣畅淋漓,简直痛快极了。
  
  除了肖策外,费诞连肖策身边的重臣也没放过,那位‘东厂总督九千岁’也连着在另一本书中被黑了个体无完肤。
  
  “至于那位希尔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王室办公室负责人薄靳寒,实际上也根本不是什么官僚中的典范,年轻人的楷模……
  
  媒体这些年来之所以将他吹捧成一个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的官场神话,大概只是因为那些摄影师们提着他们的碍事炮筒左拍右拍,也难以把一群秃头肥肠的中年官僚们拍出媲美男明星的吸睛度。
  
  常年来这些发福老迈官僚们的乏味照片即便出现在新闻头条也难以让人有点击欲望,而横空出世的薄靳寒则满足了媒体为迎合民众的最肤浅需要——年轻而英俊的脸蛋。”
  
  “如果人们能放下对外貌的肤浅追逐,就会发现薄靳寒这位年轻的高级官僚业务能力并不比别人好到哪儿去,他不寻常的快速崛起只是一个押宝成功、鸡犬升天的典范罢了——
  
  众所周知,肖策陛下当年一直活在大殿下肖靖的身后阴影里,同如今那位庄园里的灰姑娘一般毫无前途可言。但当时以实习秘书身份进入王室办公室的薄靳寒,却在这位人人不看好的二殿下身上押了重宝,作了最好的人情投资,而结果你们也看到了,他赌对了,也飞升了。”
  
  原来如此。
  
  肖瑶内心盘桓了数日的疑惑不但得到了圆满解释,还从中找到了不少乐子。
  
  结果就是她这一觉睡得极为酣甜,直到第日上三竿才从丢了满床的书籍堆里晕晕乎乎地醒来。
  
  肖瑶不紧不慢地刷了牙洗了脸,顶着一头忙于读书几天未洗的油腻乱发,穿着宽松格子睡衣,踩着毛绒拖鞋,咯吱窝里还夹着昨天那本未看完的人物传记晃晃悠悠地下楼去用餐。
  
  不知道今天厨房又给开了什么爱心小灶?
  
  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肖瑶一边迈下最后一节楼梯,她漫不经心地看向大厅,然后在看清面前景象时,大脑登时变为一片空白。
  
  ——什么情况???
  
  往日这个时候根本不会有人的一楼会客大厅,此时不知为何或坐或站地挤满了十几个西装革履的政府官僚。
  
  那位押对宝而得以鸡犬升天的‘东厂督主九千岁’正从窗边转过身来,平淡沉静的目光正好对上了她因惊慌失措瞪得溜圆的双眼。
  
  然后肖瑶脚一软,手一松,咯吱窝里夹着的那本书就咣当一声掉了下来。
  
  薄靳寒的视线缓缓停留在那本书的封皮上——
  
  《揭秘最年轻的政府高官——‘投机者’薄靳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