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在全民监督下赚钱 > 第2章 高贵但贫穷

第2章 高贵但贫穷

对于地球人肖瑶来说,这绝不是什么将属于父亲的王位从叔叔手中夺回来的大好时机,上辈子她即便在最不懂事的年纪也从未做过什么当君主的春秋大梦。
  
  毕竟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这个道理她在看韩剧《继承者们》的时候已经深深领悟并镌刻心中了。
  
  于肖瑶而言,还是这三个月来在庄园里好吃好喝咸鱼一般的养老退休生活更符合她的梦想人生一些。
  
  ——既然都穿越到了别人奋斗一辈子也未必能达到的终点了,还努什么力作什么死呢,抢那个位置过来干嘛,非得跟雍正一样劳心劳力干上一辈子累得早早送命还吃力不讨好,是闲得慌吗?
  
  所以不必了,王位什么的就留给肖策陛下他未来的子子孙孙好了。
  
  肖瑶她想得很明白,也活得同样很明白,所以她让庄园管家措辞了一封委婉的回绝信递给了王室办公室,大意就是自己仍为当年父亲的身亡而深处忧郁之中,恐怕不适于担此重任。
  
  来自王室办公室的回信也十分优美客气。
  
  对方先是关切地慰问了一番肖瑶的身心健康,接着温和地说明帝都行宫中有专门为王室成员服务的心理医师,可以确保她的精神状态到时能承担一切王位继承人应尽的义务。
  
  意思是殿下莫矫情,心理问题不耽误她为国家服务。
  
  ——Firstblood.
  
  接着还绵里带针地附上了半月前私人医生替她体检后签字盖章的报告单,检查结果显示她身体状态十分良好,一切正常。
  
  意思是她别想再用什么身体不适来当做借口。
  
  ——DoubleKill.
  
  最后对方温柔却直接地申明:根据《希尔王位继承法》,倘若王室成员在没有其他人选的情况下仍拒绝作为王位继承人接受训练,即视为拒绝承担王室成员应尽义务。
  
  当此类情况发生时,便会视为对象自动放弃王室身份,国家对其将停止向其供应王室津贴,即日起只作为希尔平民享受普通国民待遇。
  
  这就是说:胆敢拒绝,停薪断粮。
  
  ——TripleKill.
  
  一套连招打下来,堪称绝杀。
  
  肖瑶彻彻底底给《希尔王位继承法》跪了。
  
  全场最佳MVP,没有第二。
  
  剧情发展到如今,一切幺蛾子都因这部破法而起,如今这部破法终于对她也下手了。
  
  肖瑶此刻面临的情况不容乐观。
  
  作为王室成员,她空有一个殿下名头,却身无一技之长。
  
  在前世她虽然是个画手——为爱发电,靠几个老主顾勉强温饱那种——但到了这个比地球科技先进了数百年的世界中,她过去赖以为生的技能在这里很难有用武之地。
  
  毕竟她不太了解这个世界的审美和萌点,而且人家都玩上了机甲、星际舰队、基因改造、精神力开发、生化机器人等等等等了……她难道去给机甲、星舰画图吗?
  
  人家在帝都大学学个四年机甲设计专业或是经过七年的星舰学院训练才能在毕业以后做这行,根本轮不到她。
  
  至于原本的肖瑶殿下接受的教育?
  
  所谓王室特聘教师的私人定制化教育,听起来是十分高贵优雅没错,但是到就业市场上甚至连个小学文凭都拿不出来,地球老板都不会雇佣这样的人,换到希尔帝国也一样。
  
  如果纯靠王室名头作一个名人四处走红毯剪彩来赚钱呢?
  
  换成别的王室成员倒不是不行,但她却绝对不行。
  
  毕竟肖瑶殿下从八岁以后就在王室庄园中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十几年来从来没有在公众面前曝光过,如今早已女大十八变地长成了另一番模样,请问谁还能认出她是哪根葱?
  
  所以说,如果没有王室津贴,她绝对找不到任何一份像样工作,要不了多久就得流浪街头。
  
  但如果谁要说肖瑶自小领津贴至今,存下来的钱都够美美地度过下半辈子,还扯什么工作不工作,一定是不了解一个王室成员的开销能有多大——
  
  王室津贴一个月至少上百万,要说少绝不少,但是光是支撑这个偏远庄园的日常运转,几乎就花得差不多了。
  
  这还是在王室庄园的日常安保和景观绿化都由国家出资的情况下,她自己实际只需要雇厨师、保姆、管家、私人医生各一位,负责各科教育的私人教师共四位……
  
  由于她目前还没有参与各项公众活动,所以还不需要聘请随行翻译等工作人员,但即便如此,她已经需要每月付八位专业人员的工资了。
  
  实话实说,给他们开的工资并不算高,甚至远低于市场价平均工资,倒不是她抠,王室成员们给的价格一般都是这个水准。
  
  毕竟能够在王室工作过,离开后也能作为辉煌履历得到更好的工作机会,所以还是有大把人愿意前来应聘的。
  
  但就这么每人1~2万+的最低工资,还是把她的钱袋子掏了八成空。
  
  再加上什么生活日常的开销啊,个人服装费用啊,再买一点什么小物件啊,基本上就差不多光荣地加入月光族阵营了。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她目前的情形就是——
  
  高贵,但贫穷。
  
  倘若王室津贴一旦停止发放,转成普通国民待遇,肖瑶就会立刻成为一条无处可去的光棍。
  
  综上所述,她除了老老实实按照国家吩咐去当她的王位继承人也即王储外,别无他路。
  
  于是,在肖瑶的默认许可下,希尔帝国的官僚系统便开始不受阻碍地高效运转了起来,为她离开王室庄园,前往帝都行宫接受王位继承人的传统训练进行一系列准备——
  
  首先,庄园中她原本聘用的私人教师、私人医生、厨师、保姆、管家等都需要一一解除雇佣合同,遣散费由国家出,因为同普通王室成员不一样,王位继承人身边的随行人员要求更高,需要进行一系列背景调查来确认是否可靠。
  
  与此同时,王室办公室将会为她招募更专业可靠的随行人员,以及更具资格的教师人选,以便她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提高学业水平,从而通过帝都大学的入学资格考试——希尔帝国的每一任君主和未来君主几乎都就读于帝国大学,就像肖靖与肖策当年也是一前一后从那毕业。
  
  另外,还会有一位私人秘书来替她安排日后的公务活动行程,让她能够在学业之余能够开始承担起作为王位继承人的责任,见缝插针地抽出时间来进行公众活动、外出访问、旁听会议、接受采访、答复信件等等等等。
  
  肖瑶本来以为时间还长,她还能最后好好享受一下天高皇帝远、自由自在、无人管束的生活,但没想到在各种繁杂手续的交接办理之中,几个月很快就忙忙碌碌地过去了。
  
  几乎是倏忽之间,肖策陛下他三十五岁的生日庆典就近在眼前了。
  
  各大新闻媒体与电视台都已纷纷开始按捺不住地报道起来,连着好几天,新闻头条都是肖瑶将在肖策生日当天重返帝都,重新开始接受王位继承人训练的消息。
  
  至于被漫天遍野新闻的报道的主人公肖瑶,她向帝国势力妥协了没错,却发自内心地抗拒着去帝都。
  
  王室办公室已几次通知她返回帝都的时间安排,都叫她以各种理由往后推迟了。
  
  今天推后五天,明天推后三天,后天推后两天,再往后就是一天一天地往后推,久而久之,王室办公室从下至上的官僚们几乎都跟她通过了话——
  
  一开始来问殿下何时启程的是普通秘书,后来换成了副秘书长,再后来换成了秘书长……无论来人是谁,官衔几何,肖瑶都是同一副说辞‘庄园交接事务繁杂,尚未处理完毕’。
  
  也不算是谎话,实际上住了十二年的地方要一夕之间离开,各种交接手续,物品入档存档等确实很复杂。
  
  最后连王室办公室的总负责人都出动了。
  
  管家将对方的通讯请求转接给肖瑶的时候,她正戴着一双墨镜,靠在庄园三楼的露台栏杆上边晒太阳边吹风。
  
  手腕上的微型机震动起来,肖瑶很鸡贼地没有立刻接通,而是先问了管家这总负责人是什么级别。
  
  原主的记忆只有八岁前是在王宫里的,八岁以后就一直在庄园里了,所以对这些官僚头衔并不是那么清楚。
  
  而她这个刚穿来半年多的西贝货就更不了解了——毕竟就地球人看来,希尔帝国的官衔制度像是中式和西式、古代与现代的混合体,皇帝、首相、元帅、大臣、秘书长扎一堆儿……简直就是一锅大乱炖,你都分不清谁手中的实权更多一些。
  
  不过就肖瑶的判断而言,叫这种头衔的大概也不是什么需要重视的大佬。
  
  毕竟听起来就像是个办公室主任,大概就是那种整天公文文件里打转儿,一身官腔满嘴程序和规条的文官头头。
  
  ——最多也就拿《希尔王位继承法》来威胁威胁她这种处在弱势的过气王室成员了。
  
  但没想到,管家居然叹了口气,然后一脸严肃地将手举在了头顶上方,比了一个非常非常高的姿势,然后停在了稍微降下来一点的位置。
  
  肖瑶不由瞪大了眼睛。
  
  这类官衔等级的问题一直出现在最近几个月中,至今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那个头顶上方最高位置就代表着皇帝和首相的级别,算是“站在希尔帝国权力金字塔顶端的两个男人”。
  
  而这个听起来比打字员高级不了多少的‘王室办公室总负责人’居然就比那两个惹不起的大佬低一点点?
  
  是她孤陋寡闻了。
  
  肖瑶现在的心态有点儿崩。
  
  这种感觉就像是你大学没赶完期末论文DDL,本以为只会被辅导员批评两句,谁知居然接到了年级主任亲自打来的电话——无比忐忑,感觉要完。
  
  但通讯请求都来了,也不能挂掉。
  
  肖瑶只好以拆炸弹般的心情点下微型机通讯按钮——
  
  耳机里清晰地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本以为会如想象般是年级主任那种德高望重的声音,谁知道传进耳中的嗓音年轻得让人意外。
  
  甚至比之前的副秘书和秘书长都年轻些。
  
  但年轻归年轻,声音之低沉却确实有年级主任那老成持重的味儿了。
  
  于是连带着肖瑶回答对方问话时也下意识地正经了起来。
  
  阳光晒在脸上,微风吹着发梢,但她心情却一点儿不轻松,低头一边抠着露台栏杆,一边将之前应付前人的借口又重说了一遍。
  
  肖瑶越心虚话越多,而且是控制不了的话多,于是那位不可小觑的负责人除了开始问了一句后,就再没能插上过半句话,他就这么沉默地听她连珠炮似的逼逼了整整五分钟,等肖瑶终于陈述完毕时,她简直自己都嫌弃自己了,而出乎她的意料,对方只用最平淡的语气低低回了一句话。
  
  “殿下的情况目前我了解了,接下来一切交给我们处理。”
  
  但怎么处理并没有说,对方说完这句话以后,这个通讯就结束了。
  
  干脆利落得不像个文官。
  
  肖瑶半天没反应过来,她总有一种自己明明表现超烂,却不知怎么被放水而逃过一劫的恍惚感。